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元轶
张元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1-20 14:11)
分类: 世间随想

对于济南和胶东地区的人来,几乎没有不知道勾级这项牌类运动的,总觉得如我等山东好汉,才适于玩这种大砍大杀、豪情冲天的游戏。

勾级中看人性,看品德,看修养。勾级,就像一个舞台,又像一个小社会,人生百态,无不尽演。浮躁的人,摸到好牌掩盖不住脸上的喜色,一手臭牌时又禁不住一脸的沮丧,经验老道的人完全可以察颜观色,从其表情中判断他的牌,从而调整自己的思路和打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4:09)
分类: 世间随想

昨晚回家时很晚了,快到家了,猛的发现,天上的月亮特别的皎洁明亮,地上洒满了银色的月光,洁白如玉,将平时漆黑呆滞的夜晚照的恍然如梦境、如仙境,仿佛一盏巨大的灯悬在天空中,照亮了整个大地。我呆住了,停下脚步,抬头看月亮,竟有些刺眼,细听,月光却似有流水般细细的声音,再听,又如金属般清脆响亮的声音。

问自己:有多久没见过月光了?

其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4:01)
分类: 世间随想

今天看《东方时空》时,看到一个镜头:两个人走在漫漫无际的高原上,走上四五步就在头前、胸前、腰前双手合十,然后全身伏地,起身后再走几步,再合十,再跪拜……他们走在尘土飞扬的青藏高原上,背后是连绵不断的高山,两个人手掌上绑上了木板,膝上也绑上了皮子,防止手掌和腿磨破,他们头发凌乱,面色乌黑憔悴,衣服破烂肮脏,但两人的脸色是虔诚的,他们的身体有些虚弱,但动作是坚决的,――他们是要到心目中的圣城拉萨朝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3:52)
分类: 世间随想
 毕业这么久,一直想念农校门口的胡辣汤。其实毕业后也没喝过几次胡辣汤,但有数的几次喝起来却不如农校门口的好喝。
  不用我多说,大家也知道,农校食堂里做的饭实在难吃的很,汤汤水水的菜,黑黑的馒头,只有早上的烧饼还说得过去,记得早上我们都买一袋辣椒酱,涂在两个烧饼之间,吃起来还是不错的。不过就是吃多了容易上火,所以也得吃咸菜,可是那咸菜也是很坑人的,一片要一毛钱,所以那时经常是两个人吃一片咸菜,然而那咸菜片是一个人吃就多点,两个人吃就有点不够,所以有次董峰感慨的说:什么时候等我有了钱,我一定自己吃一块咸菜。
  总之,学校食堂的饭真的不怎么样,所以大家都爱到学校门口去吃饭,或者去小食堂,再上档次一点,就是去宏海了。
  到了最后一年,我开始和王振搭伙吃饭,我们每天早上去门口吃油条和胡辣汤,热乎乎的胡辣汤,稠稠的,里面的花生很多,倒上胡椒面,喝一口下去,从嗓子到肚子里都是烫的,那个痛快啊,就连里面的面津吃到嘴里都会有吃肉的感觉。要是再把油条撕成小块泡在汤里吃,那就更香了。冬天里,喝一碗暖暖的胡辣汤,头上浸出微微的细汗,一天都暖暖和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3:47)
分类: 家有爱女

相信有孩子的人,都有过给孩子“叫魂”的经历。

小孩子身体抵抗力差,总会有个头疼脑热的,病了打针吃药,可是有时总也不见好,所以孩子的爷爷奶奶、邻居家的老人就会说,孩子可能是吓着了,给叫叫“魂”吧。

照民间的说法,小孩子容易被一些突如其来的东西所惊吓,从而会把“魂”吓掉,所以要给孩子叫回来,具体的方法,好像是到晚上,等孩子睡了,由孩子的奶奶或妈妈拿上孩子的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3:45)
分类: 家有爱女

 以前自己没有孩子的时候,听到人们津津乐道的说起自己的孩子怎么怎么样,总是觉得很烦,尤其是看到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聊,自己的孩子多大多大了,爱吃什么什么,更是觉得可笑,用长清话说就是“真粘糊”。如今,我的女儿已经7个月了,才体会到这其中的乐趣和烦恼。
  女儿刚出生,就比别的孩子嗓门大,用很大的力气哭,简直就是扯着嗓子喊。我没事时在妇产科那一层楼上转,发现没有像我女儿这么大嗓门哭的孩子了。
  孩子是剖腹产的,媳妇产后几天不能下床,所以只能是我和我妈照顾孩子,,女儿又总是爱哭,只好多抱着,医院里的暖气开到了25度多,所以当时虽然是阴历11月了,我还是抱孩子抱的满头大汗的,一边抹着汗水,一边哄着孩子,媳妇在床上看着,也只能干着急。
  出院回家了,每隔两个小时左右吃一次奶,每隔两个小时左右尿一次,一家人手忙脚乱的。当然,我还得“伺候月子”,给媳妇端饭,端水,倒痰盂......
  不说女儿肚脐长了脐疝,给她做了腰带日夜的扎着;不说女儿脸上长满了湿疹,痒的每天晚上大哭; 也不说女儿第一次发烧,吃了降烧药后体温降到了不到35度,我晚上每隔半小时给她测一次体温,直到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的死刑应该是由法警来执行,似乎是注射毒针。以前的行刑手一般从武警的入伍新兵中挑选,死刑犯被带到刑场后一排跪开,行刑手都是上刺刀的步枪,站在死刑犯的背后两步距离,然后由法医将刺刀顶在死刑犯背后的心脏部位,以保证击中心脏。最后验明正身后由一武警喊口令执行死刑。
  

  刑场上的气氛是非常恐怖的,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新兵临时怯场,要不就是扣扳机扣不完,要不就是没发射就跳开(一般开枪后向右边跳开),当时觉得很滑稽。开过第一轮后,由法医上前检查,如果发现还没断气的(一般第一枪不会死),那么还要补枪,我见到最多的一个是补了五枪。
  

  确定死亡之后在各公安、法院、武警等单位撤离刑场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3:22)

刚颁布的《中国贫富标准线》,看看我们生活在哪个层次?
  
 
  超级大富豪:年收入在5000万以上
  
  大富豪:年收入在1000—5000万
  
  富豪:年收入在300—1000万之间
  
  富人:年收入在100—300万之间
  
  高产者:年收入在30—100万之间
  
  中产者:年收入在15—30万之间
  
  低产者:年收入在8—15万之间
  
  穷 人:年收入在3—8万之间
  
  很穷的人:年收入在1—3万之间
  
  非常穷的穷人:年收入在5千—1万之间
  
  穷得没衣服穿的人:年收入在1千—5千之间
  
  穷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穷人:年收入在100 —1000元之间
  
  穷得几乎要死的穷人:年收入在30—100元之间
  
  死路一条的穷人:年收入在30元以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3:03)
分类: 世间随想

  大学城里的学生们开学了。

  大学生们对这个有些陌生的地方感觉很新鲜,不断的涌入我们这个小城里,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很安静很祥和的地方,三三两两的进出于各个商店和超市,购买生活用品和成箱的方便面、火腿肠,无聊地逛着为数不多的街道和同样不多的商店,同时也打发着无聊得看不到尽头的日子。

  小城的日子也被这些大学生们搅得有些骚动。人们兴奋地议论着街头走过的大学生,评价着他们的衣着打扮和一举一动。有学生礼貌地向人们打听某个地方,人们热心地为他们指引道路,不厌其烦的解释着该怎么怎么走、还有多远。而有时学生们打听的地方竟连自以为了解小城的一草一木的主人们也想不起在哪儿,就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忙着再向身边的人打听这些地方究竟在什么地方,于是,又重新了解、熟悉了一下自己居住的小城的各个角落各个单位。有次几个女学生问我妻子“大集”怎么走,妻子愣了,――-她已经有好多年没去过大集了,而小城的集市几经迁迁改改,一般人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2:58)
分类: 世间随想

忽然想起我的头发。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留起了长头发,当然,不是女人那样的长发,只是大约10多公分长的头发,相比我现在的短头发,那样的头发真的算是很长了。

那时我还在上学,学校里的男生好像都爱留长头发,虽然是男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