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骑驴赶集张小五
骑驴赶集张小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666
  • 关注人气:4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锐博客
 
人民公社——

 
左邻右舍

老刀

黑暗·需要颠覆

有财

且行且饮·林总醉

贾东岸

隔岸观火

汗胖

品种不错的纯爷们

灵丫

我叫她鸟鹛鹛

林子

俺管他叫林子哥

唐小冲

貌似一代女俠

青原

嘴里能吐象牙

麦子

这个女人不寻常

弱水

心似止水字如刀

老黑

第一任村支书

邓十二

这小伙儿挺白的

人淡如菊

常去闻菊香

麦铃

江湖人称麦表姐

万小刀

新浪著名民工

杨磊

我下注,赌他成大腕儿

阿潘

姓阿哒都是人才

大李段氏

兰花指·一指禅

小溪

过得有滋有味

木子园丁

循循善诱

雪中独舞

一个人比划

鱼战楚

大约就是鱼蘸醋

南宫灔

宫里溜出来哒

百米阳光

这是个帅锅

坐听琴岛

好“色”之图

老逛

闲来无事逛大街

Lilas

战斗在法兰西的大侄女

红粉知己

俺的铁杆粉丝

古丽

我的维族姐妹

图片播放器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1-09-06 17:30)

写下这个题目,就想好了要解释一番。秋·分与气候和节气没任何关联。正值秋季,暑气并未全退。沏口茶,小憩片刻,顺手拿分字渲染一下气氛。

 

我一直觉得这个“分”字很中听。

分就意味着分文不掏,拿了便走。当然,做人应该厚道些,分到手的咱也就别再挑肥拣瘦了。

分地、分房、分钱、分粮直到分赃。发迹初期的党从农村包围城市,首先就是发动农民兄弟把地主老财家给分了个精光。六十年后,当年嚷嚷着重新分配的不少人摇身一变成了地主老财,哥们之间再分谁也不合适。于是,把手伸进百姓口袋,不声不响把当年分出去的的连本带利再掏回来。这经验绝对值得发扬光大。

 

我一直想当回“张麻子”,带领弟兄们平了鹅城。把县太爷们的家产一股脑分给百姓,临走把县衙砸个稀巴烂。

 

武汉人艺解放前是英国人的跑马场。“武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一块铜质匾额说明了它的身份。当年解放大军还没渡江,英国人就收拾好行囊牵上马匹回大不列颠了。之所以连匹马的影子都没见着,是因为比赛的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6 18:00)

收拾父亲遗物时,又见到了那支擀面杖。老红木的,大小刚刚趁手。

 

除了烧得一手好菜,父亲包的饺子在人艺大院里几乎无人不晓,尤其是韭菜猪肉馅堪称一绝。饺子出锅前总有不速之客敲门。以至于每次开门总是心里发慌,担心饺子包的不够吃。

 

包饺子的活儿我和妹都乐得掺和,靠我们的速度能按饭点吃上饺子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包不了几个我和妹就已经满脸挂彩了。等母亲一出声,也就顺水推舟在旁讨个清闲。远远看父母搭档包饺子是种享受。父亲揪面剂子大小均匀,擀面杖下面皮如飞。在江南女子里,母亲包饺子的速度和外形算是无可挑剔了,但仍是撵不上父亲擀皮的节奏。余光见到饺子皮成堆了,父亲会停下来随手捏上几个。馅上皮,双手合抱一压,一次成型。这招到现在我也没学成。

 

饺子上桌前,父亲和我早已面对而坐。

我几乎没正经八百的叫过一声父亲。通常父子见面,不是勾肩搭背、就是称兄道弟,酒桌上更是没了大小,母亲对此早就见怪不怪的了。“饺子就酒,越喝越有!”有了这话,母亲自然是拦不住父亲的兴致。父亲好喝一口也是出了名的,只是酒量远不及儿子。很多时候我只是在陪父亲,母亲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4 16:08)

观其形,浑圆精剔,凹凸有常。看其纹,龙盘绕覆,杂路可寻。

闻其声,玉撞石鸣,如古琴瑟。评其价,如金似玉,静观其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4 03:00)

                                    下 

                                 中秋夜,京郊西坞马场醉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08-24 13:08)

吃过午饭,忙里找闲去邮局给母亲寄药。

人很挤,大多是附近工地干活的民工,才想到应该是他们发工资的日子。大约是在往千里之外的家乡寄钱。

 

填写好地址装好药,手往口袋里一摸,这才想起出门匆忙竟然忘了带钱包。幸好身上有昨晚去超市买东西找回的二十二元钱,一算邮费二十二块五。这事闹得,足以让我抓耳挠腮。柜台里的女服务员望了望我,脸色煞是难看。

 

我下意识地继续翻裤兜时,和一个男孩子的目光不期而遇。

男孩子十三四岁,套在一件尘土扑扑的大号工装里。不用说也看得出来,是工地上民工的孩子,跟着大人们来寄钱的。站在柜台的角落,瘦小得像棵豆芽菜。四目对视,他的眼光里满是犹豫。抿着小嘴,似笑非笑。揣在裤袋里的手不自觉地挪动。

 

营业员不耐烦地提醒我一边找去,不屑一顾的表情让我抽丫一耳刮的心都有。NND,不就五角钱嘛!

 

我的衣角被轻轻地拉扯了一下。

小男孩怯懦懦的看着我,手从口袋里掏出来递向我,手里攥着的是一个五角的钢蹦儿。

 

叔叔,俺这有五角钱。

听完这句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7 12:30)

一直以来,我都算是个有理想的青年。

脑子里一旦有了对某种蓝图的勾描,就会想方设法去实现。

 

头回听邓丽君的“南海姑娘”是在杨思九的被窝里。地点不算合适,但方法是唯一的。

杨思九也算是“戏校”的名人。躲藏在学生澡堂的阴暗处,对着小师弟的身上撒尿,让他名声大振。

按常理,我是绝不会容忍像杨思九这样的人在我面前嚣张的。即使他大伯是副校长。

我还是容忍了,他手里的那个小匣子对我太有吸引力。

 

椰风挑动银浪 夕阳躲云偷看
看见金色的沙滩上
独坐一位美丽的姑娘
眼睛星样灿烂 眉似新月弯弯
穿着一件红色的纱笼
红得象她嘴上的槟榔
她在轻叹 叹那无情郎
想到泪汪汪
湿了红色纱笼白衣裳
哎呀南海姑娘 何必太过悲伤
年纪轻轻只十六半
旧梦失去有新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3 13:00)

我的泪腺很发达,套句很文艺的话说:这叫感性。

爷爷从小教育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对不起了,爷爷!母亲把流泪的基因传给了我,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今夜的感性,多少有些无奈。

周五的聚会,因为美女们的强烈要求改为周六。原因竟是因为HNTV的“快乐女声”今晚要十进七。

 

早就听说过这个曾轶可的大名。如此热烈的炒法,不可能做到一无所闻。其实,很多男同胞关心“快女”的最根本的原因,是要做到有话题和周边的美女们交流沟通。我的哥们林有财有句很精彩总结:信息时代的悲剧就是让每个人都成为捡破烂的,你得学会在一大堆垃圾里挑拣有用的玩意。这话相当符合科学发展观。

 

为了能在周六的聚会上保留自己的话语权,哪怕牺牲一回自己的听视觉神经,今晚我也要认真的观看“快乐女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口除了椰风海韵,还有条本地人熟知的南渡江。老曹和老曹家女人的茶馆,就开在这南渡江边。

因为好茶,认识了老曹。认识了老曹,自然认识了老曹家的女人。

 

三开间的小茶馆,一色绿竹搭建。半倚在岸上,半置身水面。几根裹着青苔的木柱稳稳地托起向水面延伸的部分。远望,如出航的小船。

乌黑油亮的土漆方桌,几把竹靠椅,几张长条凳,简单实用。每当天色一亮,那扇竹门“吱呀呀”打开,也就宣布开始了一天的营生。

 

与老曹的第一次偶遇是在一家茶叶铺里。他正声嘶力竭地和店老板讨价还价。

 

第一眼就看出老曹不是琼州人氏。海南人民长期生活在烈日的烘烤下,皮肤自然有了光泽,黑中透亮。老曹不同,皮肤白净,斯斯文文。鼻梁上架副眼镜,一边的眼镜腿儿上还缠着胶布。说起话来嘟嘟囔囔,含糊不清,可一口地道的四川腔调还是相当悦耳。

都是外乡人,自然多了份亲近。递过来张卡片——“小竹楼茶馆总经理”。

 

海口的茶馆并不多,至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是这样的。

即便有,也是本地人扎堆的“老爸茶”。在街边架上几张小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5 13:39)

即使家里出了两位名医,我对医院也没有任何好感。

消毒水的味道让人窒息,所有的器械都冰冷无情。——身着白大褂的不是天使就是魔鬼

 

坐在我对面的,是武汉中心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李明杰。能和这位名医面对面讨论父亲的病情,是因为我大学“密友”张丽华的鼎力相助。一个多小时的谈话让我开始重新解读医生这个称谓。抽完了最后一支烟,起身告辞。握手的瞬间,我确认,这次我是找对了人

明天,父亲的性命就托付给对面这个男人手里了。这是个天使,我深信不疑!

 

刚过五点,天就已经大亮了。

父亲漱洗完毕,还特地刮了胡子,静静的等待护士来做手术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8 10:48)
标签:

父亲

情感

杂谈

满眼都是生命的颜色,争先恐后。

可这个五月,一切都不再属于我了!

 

如果这个劫难无法改变,那我就挺直了脊梁去扛起它。母亲和妹妹在看着我,我不能倒下,上天也不会相信眼泪。一切为了我那可敬的父亲!儿子明天就回到您的身边,我会尽一切努力,哪怕是让我体无完肤!

 

死神,有种你就冲我来!

 

 

祝愿未村和所有的朋友们身心健康,珍爱身边的一切!

 

休博——这是我无奈的选择!但我还会回来,因为这里同样有我的牵挂!有我的兄弟姐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