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05 13:06)
标签:

张晓云的诗

分类: 诗诗歌语

 

*满月

今晚的月亮,大圆大亮
我承认时时渇望满
但我又刻刻想着空

空,就是一个人
像条胖虫吃得很多很多
躺着歪着呀呀大叫又睡去
再醒来还是婀娜多姿

空,就是一场惊雷
惊他的梦,惊他的魂
你只咬住一朵云尾巴,云游

亘古漫漫
踏月归来的人
一个个,畏罪潜逃

月,更圆更大的空
跳进去就难再出来

但你甘愿一步步走进去
直至,把自己盘成一枚圆月

 

*饮春


你的两只眼
一眼抚摸玫瑰乳房
一眼探寻子宫深泉

一同丰盈,然后
丰盈喂予
爱人与孩子
一半肉体,一半心性

也就是说
你的玫瑰乳房
蓄积着孩子的远方
你的子宫深泉
浇灌了爱人的天下

也就是说啊
如你一样的女子
让提刀夜行者有了远方
或天下

你春光满怀
不差小红娘
不求凤冠妆
你就是放野山林的小母狐
这当儿楚楚可怜,那当儿
忽地一溜,不见了影
撩人心急



一块夜色

夜尽,未尽
你扯来一方布,涂鸦一块夜色
涂鸦一个莫须有的小慰藉

而那些时间:上班开会,聊天喝茶……
更多时候,流连手机里虚拟的春天
有一大片鲜花,吻你也吻我
簌拥你也簌拥我

谁能真正做到孤绝。最后
分享这小块夜色
不可痛饮,当帕擦月
明晨作废

 

*虚度
虚度,与突如其来的冷
无关。与懒惰无关
虚度是回望
一年来发生了三件悲伤的事
虚度这悲伤的花儿,瓣瓣飘落
虚度是秘密的种子
一点一点地冒,一点点的芽
在虚度的当儿
小心呵护
虚度是英雄王子,跃马掠过
一手拽公主入怀,飞奔
不料,一箭在其肩后射中
隐忍,再隐忍飞离

 

*史说
他与她爱得面目全非
留下一地暗红
有人说那是贞血
有人说那是
擦不干净的污迹

后来,暗红变成浅红
浅红变成淡无
只有他们养大成人的好儿子
是一个注脚,含泪梦回
爸爸妈妈今世是一双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3 15:38)
分类: 随手一记

滚滚红尘

 

    只因青春撞上了凋零。固执的人把一只手剁了,另一只手伸过来说:一起剁了吧,留着无用。

    亲,你也这么认为。我知道。

  多年后,在少妇的深夜一个女孩怀喜而生。拿着一朵最初的玫瑰最后的惊喜,一跳一跃。在身后,在广大的天边,深夜的云为她们配舞。

  至此,一次刻骨烙下余生怪病:喜欢深夜,在落雨敲窗的深夜微醉。微醉盈盈:说出她们。她们其实是同一个人。一个生长缓慢的女人,一个在角落王国捂热一些词语,誓死保护一段岁月的女人。

 

  观音菩萨前,焚三炷,跪拜三次,默念三次:
  红尘万丈,
  再遇你,
  仍是桃花烟雨
  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2 12:16)
标签:

张晓云的诗

分类: 诗诗歌语

 

 

*大海啊

海浪打过来,卷起千堆雪
一条五彩鱼趁机翻了个身
我屏息,叹息
海水深啊

海上明月升起
我低下头,搜寻,定格:
那一朵最初的玫瑰最后的惊喜
半开半掩
海水蓝啊

大海啊,我找不到泉眼
但我留下渴的唇 
一任后人
三两干花生,半斤老酒
海风轻轻吹

*风景

海景看久了有点头晕
三亚湾遛狗的女人为零
想巧遇衣米一有一定的难度
衣米一住在这片海域
她诗写简洁,身边带一条叫摩卡的狗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出发点
与其抽时间来相约
不如用念想来邂逅
我只要自然地喊:
啊,衣米一
你诗歌我爱读
顺带多说一句费话:你裙子好看
记住,衣米一之前没出现在梦中
之后也没发现在梦外
都是海与沙滩的一部分风景

都栖居在电影情节中

*把苦水倒给大海

入夜,海温柔歌唱
她对着海,抽一根根娇子烟
夹在她指间的烟一闪一灭
她说多了,又停歇半晌
反问,若是我该如何走
是啊,该如何走
我记不住她说了多少
我却明白我与她相逢于夜黑风高
且自问相同的一句话
年轻时是个美人胚子
年老了要端出什么花样来
她把烟一掐,打破所谓的迷局
请给我一杯开水吧
把苦水倒给大海,漱漱口

*火车上

在一列长途火车上

有人一直盯着手机
有人吃个不停,有人睡了又睡
有人看祖国大地发呆
在一列似乎隔世的火车上
时间淌开来,四处流
痛快地,大方地
每分每秒
送给愿意或习惯消遣它的人
而人也愿意或习惯被它消遣
多么难能可贵啊
和衣而卧,学习静默
诸神存在,火焰与星云存在
在此之前,我忘记冰山
沿着逼仄的空间
压向我疲惫的体内

*姐姐
在三亚有个姐姐似的朋友
姓吴,名文兰
她与夭折的晓兰二姐同名
她更像晓琼大姐良善一方
姐姐给我儿子剥虾喂饭
一刻不停地与儿子轻言软语
我得以从内心的风暴里悄悄出走
来到白云身旁

要知道,一个人的崎路上
找寻哥哥多年,哥哥多情不羁
横三笔是浪漫
竖三笔是忧伤
空腾出大片空白,半生流浪
姐姐啊,没想到
是你的纯朴旧音
安抚了归人的荒凉

*我的女人

 

一如怀孕的小女人
已经积攒足够的资本
贴着一旁的男人撒撒女儿娇
同时,母性的光辉围绕着一日三餐
迎着黑夜的锅沿小心翼翼为爱讨口饭
完成以上功课,我的女人
你仍记得,在某一时刻
悄悄换上艳装,聚拢一下
依然高高在上的双乳
而后,复归原位

 

 *一直在仙气海南

 

死于春日花开
又任一夏莺飞草长
积蓄的羽翼压在八月案头

十月唱晚秋,逼近冬眠
为爱,四季讨饭

凉雾加厚
海天一色只是无关紧要的闲笔
迎来空阶雨度昏暮
回望阑珊,长哨向阳
四季瓜果香
我一直在仙气海南

 

*除草

除草吧,这经年的疯长
上个月得贵人寄来的花种子
一定要种点花草
 

一定要渗透血
月亮升起来,换上麻布裙
散出小径
一旁种上识温良的草

今后的日子都不熟悉了
有点空旷的干净,有点悄悄的静
有点茫茫的白。而许多只鸟
还未飞来
轻啄夕阳

*秋意


第一,不是吃月饼,而是亲你
第二,不是赏月,还是亲你
第三,不是停留悲喜,是悲喜爱着你
唯有如此,才觉得活着
活着吧,看看光阴
把一对厮守缠绕的纸蝶风筝
画出骨骼

 

*互动

 

日子老打哈欠的,提不上神儿
大智大款的人走上台
他吼一两声
唱一首歌,说一两句
人们鼓掌,笑,尖叫
有人才觉得有趣起来

大智大款的人躬身退去
跟随者复归乏味
有人自言自语:他真能讲
有人附和。更多人一声不吭
日子腰酸背痛的,哪都不对劲
 
 

 

 

 

*江湖人语

日已西斜,我走了哪条道上
可否靠近你的圈子
我只知道,稍一转身,就会闪腰
我一没请喝二没引诱月色
我还携刀尾随
话语与行动的吻合点,辨别纯度
但我是沉默的,无论黑白
我一律点赞

我深明大义。总不能说
活人比死人更没劲
我找不到你,没有关系
我准备了一床厚棉
谁从云朵上跳下来都不会摔死
谁一脸哀伤地归来
我隔着重门
丢出一句:都是一样
外冷内冷,一块儿冷

我觉得春暖花开有待黑夜的动作
点上银灯,放下鸯帏
互道晚安。什么心底相爱
有多爱的天真无邪的人
通通赶去天边点燃繁星

哎,也真是醉了
我最后一句话
本该烂在肚子里——
谁能栽下我的坟墓
我哭得比谁都凶狠

*
薄云轻纱,壮阔海蓝
构成重要的布局
而后,海水熬沙白
岸上人独泣

天地低低叹息

云贴着海啊,我热爱
借出一只云鸥,如离弦之箭
驮进空茫
再请涌动的水波
载一条游鱼,轻微滑翔


*
冬至
冬走到头,阴尽阳生
我热爱的女诗人写到忍冬花
我的泪水直流,真好
一果一蔬,一粥一蛋,倾尽全力
打开一坛老酒

醉里挑灯,我的献辞啊
长夜与长日的衔接
不过是颤抖的泪滴
串成一枚扣儿
叫声亲爱。不动声色佩戴于心
一定要,锦衣玉行

 

*我们

他说,误入桃花深处,遇场大雪
而她南方之南无桃花之薰

亦雪肆无痕亦惊起一空云雾
彻夜笑谈。半夜起风

彼此取肋骨边的一点血暖心

 

此际,半是月眠半是乌啼

别后两宽,再生际遇
际遇逢际遇,无别
怀抱内,总有一滴泪浅露或深藏
这一切,都不如怀刀,刺向自己
三刻之后,有没有觉得稍微好

(收集,待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0 12:49)
标签:

张晓云的诗

分类: 诗诗歌语

 

  

*一日之昏,云彩更是兀自妖娆

白日的星星
藏着掖着,找出一颗
擦拭一下,光就亮一下
但大部分时间,闲置无用
只有光鲜亮丽的物质
喂养闲者,一日三餐

让人高贵丰盈的依然如谜
谁能阻挡刀尖上的时光,一刀刀
植入白发、风烟以及被嫌弃的眼神

日落未落时分
云彩更是兀自试衣裳,五彩的衣裳
铺在半空,拂过
隐隐作痛的心上

上帝,让你带伤看云是正确的
你再看,再看一一
云彩还在兀自妖娆,惦记它的霞光
而车水马龙,缓缓入夜
2016-6-27

 

*守寡的袍

一袭守寡的袍

爬满了虱子

被月光一遍遍清洗
神啊,时辰到了,请起轿_____

把她将暮未暮的光景
把她风韵犹存的心
再华丽地嫁出去吧



*
小夜曲
 
灯火通明,洗净肌肤
晚风叩帘栊
有一首轻歌,温柔回响
这些让人流泪的情景啊
它们都叫花
怀藏珍惜的花语,贴在
女儿锦年,儿子幼年
爹娘晚年
以及当下的,那风,那雨
那一树的花开花落

 

*花开花落

 

虽说是熬

但说洇在月色里吧

染在精巧细密的棉裙里吧

这样才是梨涡浅笑呢

不是么,一寸煎熬,一两享受

由青至熟,终归至一坨平淡

 

不是么,这熬出来的木棉红

这铺开来的一本火红

被风呼啦啦地读开某一页

忽儿又齐唰唰地停下来

云在林稍,鸟儿在叫

 

*三叶草 

 

一叶是祈求,两叶是希望

三叶是爱情,四叶是幸福

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找四叶草的幸福

四叶草的幸福

其实是由三叶草化生而来

所以有人——

生来细心,活着虐心,死了不瞑心

遇见三叶的爱情,就要压平对轴

带回家夹在书页中,由此纪念

由此,美好的情愫总是萦绕不去

孵生了——

美好中的小美好

三叶草成了四叶草

 

*座右铭

 
我潜在海底 
随时准备着伤人与被伤 
我是个不祥之物 
那些展现的美好江湖 
是我今世的遗恨 
那些,随着高空暗下来的 
也许就是我聚不拢的墓碑 
暮碑无法题字 
而关于我的爱人与孩子。请 
请把他们埋在泥土 
栽在人世间 

 

*哭泣的骆驼

一只受伤的骆驼
流浪,缄默
夜黑风高,涂了页桃花闲事
又撕掉
决定一路向南
掏出自己

薄薄的诗集

一路向南
一鸟飞走,一鸟死于弹下
另一只鸟唱歌
幽灵似的骆驼
兼承了沙漠植物的特质
无论什么日子
她都向世人行注目礼
年年相似
她无法告诉世人
真相就是
一个相框框住
一本相册流传

一路向南,她预测了一生的可能
唯一没有想过,故里在哪里
鸟鸣花开,眼里含泪

花落流水,眼里含泪
 

*我要,我还要

 

我走了很久,很沉

我要,我还要——

这柠檬味,这爽快的

无视伤痛的一杯

我走了很久,很沉

我要,我还要——

这蜜瓜儿,这始终在恋爱的

圆润多汁,不时地咬上一口

                                                  

我要活着,我还要不只是活着

我要秋天赶在成熟多姿时

表露粉嫩的小欢喜,我还要秋天无所顾忌地

敞开秋夜的乳房。总之

我要活得越来越不像话儿,我还要

 

*一天中一定有这样的一刻

 

我站在此刻,站在

刀尖,养云

这朵云只愿意穿白裙子

满大街都老了,耳朵

看不见眼睛的告白,眼睛

听不见耳朵的吻痕

 

在所有的日常之下

一些日常教我辩认入夏的跫音

太细,太轻,太多,若有若无

这朵云的白

就是太细,太轻

太多,若有若无

 

不管怎样,出售吧

一两云,一两两的云

只愿意穿白裙子的这朵云

看光阴,一点点地原路返回

 

*眉头的雨心头的风
             
美好的是那记忆的翠微
尽管已老得辨不清
是深绿地横过那夜的销魂
还是淡绿地斜过那午后的感伤
日子里只管放着
你的笑容我的哭歌
等待中忘记了等待

这半辈子吧
甘愿泅在彼此的一滴水里
做了痴情的水鸟
还有我们的窝
依然在梦里睡得芬芳
永远都吻不到的芬芳
不打算叫醒的芬芳

你眉头的雨
我心头的风
终于凝聚成
一篮寂草一束艳情
终于开得不为人知
却又醉得不省人事
不知岁月

 

*秋日

一夜微凉,半醒的梦长脚
慵懒地迎向恣意的风
风中,鳮鸣鸟叫
釆果的姑娘长裙带露一闪而过
我这是在哪里
那一年的山中
赤诚的树立在我的木房子周围
一个个苹果梨压弯了枝头
抚触我的青春
不忍凋零
不忍在字里行间挥霍
只有一个词语,没忍住相思
半裸着白嫩的风韵,半掩着多年后
赶来的风霜


醒在铺满落叶的背上

我读的那一页还在那一页

*致相爱

天太热,读个小说细节:
麦桔垛洁柔,芦花掏个洞钻进去
她的情人幸福得心急
也钻进去……

心事在北,脉脉
身体在南,挥汗如泪
又被日子蒸发掉
最苦的煎熬来了

没有一个理由可以留下花朵
活下来的藤蔓却不肯枯萎
在盛夏,在南方
藤蔓坚持地唤,水,水
一个和自己作战多年的人
追寻雨水

雨要来的,雨与南方人的交情
就像芦花的情人,他爱北方
温柔的麦洁垛

*传递

 

喧嚣白日,我
倦鸟般
衔妈妈生前的气息修补巢穴 

躺在地底的娘,可以声声
低唤。也能,咽回泪水
给幼儿煮水冲奶
静默中,抚摸娘留下的针脚
渐渐,逼回刀锋
神啊,时刻在嘱咐:
我也可以,请草木吻过碑文
让儿子抚摸我

直到又迎来一轮风霜侵蚀
夕阳受青山一拜
托明月升起

*一生的事业
       
身体里有三个男人来过
一个男人盗走了她的青春
又一个男人与她生儿育女后
仿佛已经完成任务
再一个男人,一番努力
最终如星辰葬入海

灵魂相依的爱
一直到老都渇慕成烛
下一个男人在哪
小鸟叽叽喳喳叫

当下,这疯女人
这肤浅的悲情被悬在深崖
一生与鬼拼

君不见,三四月桃花开
乳房涨。五六月,星光灿烂
唢呐娶走的女人在做爱
七八月,暑气难耐,少妇罩个男人长衫

打着光脚在室内走来走去

九十月,风韵弥漫

肥婆姑娘柔指绕成百炼钢

十一十二月,美人迟暮

忧伤在心底回旋,清唱

一二月,睡美人醒来,时代骤变

总之十二个月里的女人是我们的女人

十二个男人将出现在十二个月
只要敢想象
就是一生的事业

当下,她就是累趴了
休息中,待春风荡涤

*忘记

春天忘记高歌
秋天忘记甜蜜
大地忘记四季
我忘记你曾奉献给我的殷勤爱意
天空高远,一头牛,绝口不提
伏身而行,潜心默立

仿佛一个世纪
神明在上,谁谁谁
忘记拥抱众人的目光
在月光安睡时,划开祥云
独自望着一无所有的天堂喃喃自语
“我已来过,我选择地狱”

其实地狱的世界没有什么坏人
只有寻找天堂而四处碰壁的人
就是这样,请你也试着忘记
仿佛一生,我还在娘肚里
未曾见光度世

*忽略

阴,阴雨,阴冷,循环往复
只管让肌肤补水。其他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大抵如下:
风吹人间,迟迟未欢
而惶恐,才不指望来世消化
就算一天比一天悲鸣,也是
野草疯长,河流宽阔
每一滴水都在寻找岸的母亲
但以上鳮汤,一气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具体事宜:
一个中年妇送幼儿上学后
匆忙返家,快速整理房间
摆摊一寸光阴,叫卖十寸金
而此类生活进行曲,当自行忽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09:20)
标签:

端午诗

分类: 诗诗歌语

*端午粽,一生粥
                      
陈旧的生活有条不紊
睡早点,把艾叶挂门上
以免半夜惶然醒来,令人惶然
睡早点
把大半黑夜睡走
晨起,迎来端午
姐姐寄来的一粽一叶清香缕缕
姐接替娘,姐就是娘
传唱一个家族的歌谣

这就够了
寂寞的一条江水流了多少年
流出端午粽,一生粥
有端午的人家哟
吃了粽子,行事足
什么圆圆在天上挂
什么圆圆照脸上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8 09:44)
标签:

张晓云的诗

分类: 诗诗歌语

*博奕

夏雨如注,不发呆
更不奢求顿悟
关于残疾的情感
一边自疗,一边眩晕
在哪里?这不重要
这正如我爱肉体
但不与肉体睡觉
 

是的,大雨滂沱感觉不到了
好像被扔到一个星球
寂静,空灵
一枝一叶秘密生长

有五千亩的忧伤雨泼水瓢
映衬滴水不漏的不安
五大洲,四大洋
海南,海口
一盏灯昏,一户平民家
一句话穿过大雨雷鸣,着实惊艳:
我余生要打开的结
宛在尼姑庵
2016-6-7

 

* 宝贝

又度过快乐的一天
孩子临睡前说
温良的孩子,大人绝不后悔
把雪吃了,含着冰凉
一字一句缓慢地拉开
灯火通明的帷幕

有三千斤的云情深在眉
有五百亩的花田缘浅在睫
深浅在天

只有孩子稚嫩的声音
是一条线索
贯穿始终。沿着线索
又度过快乐的一天

2016-6-6

 

*时光

一边纵欢,一边
蛰伏着孤独,一起发酵
慢慢,不费那力气了
明知情生江畔
却能行云而去
后来,什么都省了
让行云行他的云
让情生她的江畔
天天陪着
命运这个老家伙
投掷子

 

*一杯柚子茶

哈啰,一杯柚子茶端上来了
姐,你也会努力吗
把孤独的柚子做成柚子茶
人人爱喝柚子茶
看看天,叹口气
我只想把那片云,那片云
怎么把它折叠起来
怎么带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这样,一杯柚子茶就做好了

 

*与混蛋无异

衣柜里没有一件诗裙
可以穿得出门
没有花园没有落叶小径
拉长身后飘逸
没有人告诉你
今天抚摸你的是太阳
还是雨滴

城市里有两个男人
可以找
后来你又放弃
老女人变成姑娘的唯一途径
就是形单影只
就是遇见一个混蛋
:滚,混蛋

但在黑暗中。有人亦指过来
:混蛋,滚
不知道谁是混蛋
看不清混蛋的脸

难道,所有人
混混沌沌活了一世
与混蛋无异

 

*默默唤声娘

人人说母亲。母亲节
我只有沉默
沉默的人,背着山
沉默的人,写来涂去
就是想写一个沉默的人
如何沉默
沉默了又如何
娘,我想起娘
生前默默地备好寿衣
走时不发一言,没挂累儿女
而让儿女,欠您今世
2016-5-7 

 

*凡人手记

 

话说南方之南
插根竹竿能发芽
需要经历多久的沉默
割下疼
栽下痛
再不要相信云朵
半夏深宵,温柔转向
泪落如雨
一定这样:默默庆祝自己
终于是自由的角
沦陷的时候
已经失忆
新的,刚出生的言语
如翅,帮助自己
步步飞离,尘世的眼
结局如何,已是次要
找个地停下来,抚摸繁茂的
老。附着时光
悠悠荡荡

 

*化蝶

一只蝴蝶在前世的花溪流连
不舍不忍,经年的痛漫过了
无边的风烟暮色
衔起残阳,飞回寂寥

今世的一个女子
无房无车无财,独身,坐拥山中
与蝶为伍,画蝶入梦

很久,人间无色,万物不愿醒
蝶一片片,幻化飞舞
不愿说是
一遍遍的低低抚摸

累了,也说不出
纵有内心之火,一个朝代已疯了
黑夜,吻蝶
泪水流尽

努力飞回吧
飞回花草千里的海洋
在来世吗
蝶无语,蝶在,还在。在刹那
星光落尽,雨绵无际时分
 
 2016-5-6

 

 

*春眠觉晓

我每天的功课
想一下长眠地下的娘
问侯孤独在世上的爹
贴紧小儿稚嫩的脸蛋
听听女儿粉嫩的声音
只有爱情,我找不准哪个句子来描述

我的天,下雨,闪电,雷鸣
而人间四月的天,友谊的天
教人终止伤心,终止恨

我的天衔接人间的天
中间需要扮演的角色环节:
被咒死的坏女人
被打跨的爱神。被困死的鬼

零度线向人间缓慢移动
请给点久违的掌声
请给点真心的赞美
掌声与赞美,我们的功课啊
实际上石沉大海
而人生的多事之秋啊,放大,放大
再放大
已模糊不清,皆模糊不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8 09:38)
分类: 诗诗歌语

张晓云的诗

 

《小溪流,哗哗》

小溪流,哗哗
我听它欢快地毫无顾忌地唱,我也要唱
可我还唱不出来,我先流泪
我也流不出泪,我得先舍弃
舍弃生命的一部分困惑和未知
就算我暂时舍弃不了困惑与未知
那我先放下恍惚的清醒与醒后的麻醉
对!这剂半梦半醒的毒药
服了太久,不愈,必须丢弃
小溪流,哗哗
我听它欢快地毫无顾忌地唱,我也要唱
2016-4-1


悄悄

悄悄地,在尘世睡醒
不急着起来,活动一下身子
感觉呼吸。在这个城市流亡已久
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挂

悄悄地,种下冰块
凄凉的是人世
不羁的是半生
谁也别奢求原谅
终明白,一两次醉访
皆不堪浮云深重
 
悄悄地,备食粮,款待未死身
此生坎坷,够了吧
无须回答
跌荡起伏的剧情,继续
悄悄地,沉下几万米的深渊
问询此刻的呼吸
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挂


《送别》

亲爱的人离去
代表时光崩解,溃败成谜
那么,悲伤只是徒劳
乔装打扮了几天的悲伤
必须还原自己,轻装上阵

天色未晚
人们书写的春天与我有关
我行走的夜色与几百年前相同
亲爱的,一路走好
从此,风轻轻,云淡淡

 


《与女书》

我幻觉青春还在,羞涩的眼眸还在
可你已经二十岁。你的青春,你的羞涩的眼眸
你取代了我
女儿,我有点恍惚
更多是波澜不惊,春暖花开

我给你什么祝福好呢
都是女人
我给自己的也是给你的
最好,每走一步都要轻
不要让自己与他人感觉到累

人生箴言繁多
我只想长话短说
飞翔是鸟,开花是树
各有使命,生的灿烂,活的精彩
 
简而言之,我与你,所有女人
跟随或转身
最亮的衣要穿着
最美的笑容要通向长天
尽意弥漫,不得亏欠

2016-3-31

 

清明

图书馆早早闭馆
你折入眼镜店,配了黑边镜
爱美不是此刻的旨意
你只是想证实在车水马龙的世界
迷茫了,还有哪条呼吸可以走
奔波的人群像一场雨
下着,下着
只有刚从乡下墓园归来的人
洗了桔叶水躺下,把雨关在窗外


《一生的事业》
       

身体里有三个男人来过
一个男人盗走了她的青春
又一个男人与她生儿育女后
仿佛已经完成任务
再一个男人,一番努力
最终如星辰葬入海

灵魂相依的爱
一直到老都渇慕成烛
下一个男人在哪
小鸟在叽叽喳喳叫

当下,这疯女人
这肤浅的悲情被悬在深崖
一生与鬼拼

君不见,三四月桃花开
乳房涨。五六月,星光灿烂
唢呐娶走的女人在做爱
七八月,暑气难耐,少妇罩个男人长衫

打着光脚在室内走来走去

九十月,风韵弥漫

肥婆姑娘柔指绕成百炼钢

十一十二月,美人迟暮

忧伤在心底回旋,清唱

一二月,睡美人醒来,时代骤变

总之十二个月里的女人是我们的女人

十二个男人出现在十二个月
只要敢想象
就是一生的事业

当下,她就是累趴了
休息中,待春风荡涤

 

《不》

花,一片一片地落
缓慢有定
来到了泥土
而云
一烛烟,已沧海化桑田
此时此刻,风无言
一枚赌币抛悬半空:
一面离,一面圆
 
黑夜路上
有人没心没肺,指着星星
说眨眼睛
有人哀哀而鸣,老死孤岛
有人百毒不侵,已集毒一身
此时此刻,箫失声
黄梁上
请赐失忆,从此踪失

 

《取经》

很静,很好
连吵闹的小儿都突然乖了
他肚子痛。我笑笑,帮他搽药
然后扎堆臭男人群里,老女人帮里
不论男女老幼公共空间里
一声不吭。保持微笑

每天看日落的某兄弟。学习他
只夸晚霞很美,很好
现在,假装明天就是女人节
一个姐妹说,这是提前生活
最后,大家提供一条经验或者真理
家里各个角落放钱,假装忘记
某一天翻出来
就是一小笔意外之财啊

 



《致万事万物,敬不由自主》
      

关于某人是诗坛男神的决定
需要缪斯发来文件吗
我铺一床温柔
需要言语吗
春风又绿南海岸
需要春天发来消息吗 

当梦给我们香甜
当月色给我们抚摸
当菩萨的光轮普照人間
 
 
《忘记》

春天忘记高歌
秋天忘记甜蜜
大地忘记四季
我忘记你曾奉献给我的殷勤爱意
天空高远,一头牛,绝口不提
伏身而行,潜心默立

仿佛一个世纪
神明在上,谁谁谁
忘记拥抱众人的目光
在月光安睡时,划开祥云
独自望着一无所有的天堂喃喃自语
我已来过,我选择地狱

其实地狱的世界没有什么坏人
只有寻找天堂而四处碰壁的人
就是这样,请你也试着忘记
仿佛一生,我还在娘肚里
未曾见光度世



《错误 

走了很久的路 
一定是疼,迫使我沉默 
新年快乐,快乐 
那疼已成了风,只图喂饱浪漫的风 
风马牛不相及 

打从开始,忽视阳光的一滋养 
丢弃了一饭一蔬,相濡以沫 
熬制黑暗中陈年的疼,是一剂药 
是不可挽回的戏码 
挟持着悲欢离合 
我是它麾下持久的人质 

《座右铭》

 
我潜在海底 
随时准备着伤人与被伤 
我是个不祥之物 
那些展现的美好江湖 
是我今世的遗恨 
那些,随着高空暗下来的 
也许就是我聚不拢的墓碑 
暮碑无法题字 
而关于我的爱人与孩子。请 
请把他们埋在泥土 
栽在人世间 


《我所能想到的温暖角落》

接近咳嗽与失眠熬制的时间
只差半个时辰了 
我披上白色镶蓝色碎丝的袍 
我还带上一把刀 
我不由自主带了刀,我努力地 
斩断水流 
水流。水在流

我感觉水一直流在今生 

这时候,晚风不吹,星月也不灭 
我终于只剩下一面镜子 
我看到了那个藏起来的我 
还有水,流水,开始蓝了 
在众音靡靡的时候 
我看见了一个世界的角落 
一个被眼睫毛包围的海 
微波涌漾。而所有照得见它的辉光 
都在黎明轻轻颤抖 

就在月亮与太阳吻别的时刻 
我烧了一桌好菜,删除十首情诗 
我死,得其所 

《回不去了,良辰美夜 

我傻了。这半辈子 
关于良辰美夜 
羞愧满面啊,钻地洞吧 

遇见蚂蚁排队 
又细又小且慢吞吞 
关键是体面。对,体面 
雨天,我费力地想云,那都已是浪费 
晴天,我还在云外游荡  
尚未知道调理一场春疾  
不晴不雨的日子,就是现在
我想做只体面的蚂蚁。也是空想 
                                                                           
这半生,小鸟啁啾 
以为都是思念丛林 
当然是有过丛林的思念 
那个又美好又恰好的窝 
那只小兔一蹦一蹦  
在落叶铺满秋意的窝边跳格子 
乖乖,萝卜与青菜  
我不说,你都给我
                                                                         
已回不去了,良辰美夜 
也就是说,我连羞愧满面都省了 
请允许我点根蜡烛 
就着夜,摸着了黑

 
《忽略》

阴,阴雨,阴冷,循环往复
只管让肌肤补水。其他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大抵如下:
风吹人间,迟迟未欢
而惶恐,才不指望来世消化
就算一天比一天悲鸣,也是
野草疯长,河流宽阔
每一滴水都在寻找岸的母亲
但以上鳮汤,一气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具体事宜:
一个中年妇送幼儿上学后
匆忙返家,快速整理房间
摆摊一寸光阴,叫卖十寸金
而此类生活进行曲,当自行忽略

《过年》
     
我要伸几个懒腰,打几个呵欠
但我绝不能说我已厌倦
因为我的肋骨和心脏告诉我
我要呼吸,深呼吸
人间的喧嚣
就算被迫挤出骨骼的疼
我也开了年
我也迎来了春

假如,你听到了寂寥
那证明我生活如常
假如,你感到了悲伤
那证明我已经身陷劫难
虽然不能让一念一起皆是欢喜
但至少相见了平安
 
我不喊恭喜,不喊发财
不喊红包滚滚来
不喊百年昌
不喊世代顺
 
我要喊自己归来
我要抛弃经年哀歌的药引
我裹着浓稠的夜色。我要沉默
我要用指尖沾酒,凌空弹出水花
敬天敬地敬自己
我要对自己深鞠一躬,埋下头去
一饮而尽

《春愁》

花影在此脚界下凡
三月在彼天落雨,雨声未竭
阳春就未揭

梦,撕了口,逃生
在怆惶中频频张望,不舍
解救人间的药丸还是梦
若非梦,春天将被活活疼死

时光兵分两路一一
仿佛老了,永久雨葬
仿佛藏着惊天秘密
一朝公开,满目阳光

《真相》

这一夜过后,你回到故纸堆
我回到从前的私语中
浪漫一季又开始重温

但满月下,你我欺骗不了
一个萝卜和一个坑
在泥里,他们的相拥如此迷人
纯粹。是谁
偏就扛不过自己
木棉还未红透
就被红娘催眠
结果,早到一步

《记得》

有人夜夜笙歌
有人马不停蹄在寻找
有很多人,才华横溢
誉满人间  

而我舍不得这深夜
是因为空,所以新
依着我性情,陷入柔软温暖
哪怕是一个人,熬着月亮
我也把自己许给了神 
盛装 。圣水。新娘般
 


愿你用悲凉写温柔
愿你用浩荡书忧伤
愿你用才华点燃世态炎凉
愿我圣母一夜

愿今生记得

《祥林嫂》

月种云耕,偶落于酒前。问醉
低下眉锋眼稍
埋于别人的春梦里
我仍是伤心的

我只求,兜兜转转后
阳光下开满了花
每一朵都来到我妆前
亲吻与抚摸
我的白丝与纹路
每一朵都在说:我行于野,抵达陌路
如此,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天地一片死寂

《我们》

他说,误入桃花深处,不小心遇场大雪
而她南方之南无桃花之薰,亦雪肆无痕
亦惊起一空云雾
一夜笑谈
黑夜。起风。屋内人各取肋骨边的一点血
暖心

此际,已足够
一别两宽,再生际遇
际遇逢际遇,无别
或苍凉。或踌躇满志
怀抱内,总有一滴泪浅露或深藏

我突然握刀,刺向自己
一刻之后,我觉得稍微好
我觉得没那么痛


《我们需要怎样的相遇》

给一个小时,我们能成一首诗
能成哪样啊
啊,搂一个小时就如搂着珍宝
熬一个小时有可能就撞上疯疾

小悲易表,一小时内
我们彼此做做梦,说说春天
还忍不住惜惜
若是大悲呢
一小时后,命运向东向西

如果我们还能相遇
并且痛哭流涕
那一定是在骨血写就热烈的
分行里

 《如是永诀》

春色来临
柳梢如眉
谁非人间三月,无福消受
再一次沉水
一袭薄衫滴尽泪
水水流逝

追问踪迹,总是迷糊,微醉
深陷迷迭香
不喝酒,深疾埋
出得门去,世人歌春光一片
却只见寂寥人声

如是永诀,桃花殉葬
亦是赶不上
怒放的尘世一粒尘土
其愿归沙

春色来临
柳梢如眉
谁非人间三月,无福消受
再一次沉水
一袭薄衫滴尽泪
水水流逝

 《擦肩是为了留情》

优雅,在光亮处稍稍停留
她的声音,非常造势
她说有空一起喝茶
我附和说好好
下次,下次

彼此没有下次
排除没有相识的必要
主要是有限的时间
让一个人疲于热情
另是疏离的名字遗落尘土
惦记着的名字就破土而出

 

 《月白,风清》

忙碌的身影
不经意间瞥见,还能瞥见
月光透过窗泄在地上的白
心里突然柔软起来,即刻
澄明起来

可以月下对酌,一响贪欢
也可以不动声色
静静地,慢慢地
把月白藏起来
月白总是风清啊
月白原来喜欢的是风清啊

 
《纪念一次意谋出行》

乘过海火车没想象中的浪漫
也没经历中的不堪
火车的况且况且真是况且的感觉
他的呼噜仍是与往常相似
我们要抵达广州
抵达一句相亲相爱的诺言

许是身体与身体的无形胶着
走出火车站,进入地铁口
我就与丫头无异
他抱着儿子,频频回首叮嘱
我安静地跟着他
只要他在前,我就安然在后

地铁出口旁。天一酒店
天一,多么童话的名字
它故意的倒置仿佛是在说
我住一天酒店,有风雨                                                       请给它换一种风,一种雨

好的。走入致青春茶馆
单是闲吃点心
就着风雨的街,进行
青春的对话。待会走走越秀公园
逛逛北京路与珠江桥
我们就成了这城市的熟客

哪也不要去,啥也别买了
出行就是约会,你就是天堂
这句话我不敢说出来
我怕,每一颗无精打釆的心会
反弹回来
给我当胸一击

但我愿意。就此减少
被风雨识破的忧伤
就此增加,情奴般透明的泪光
一定要记住
哪里都有故乡的风貌
情人的雨痕挂在高高天上



《我的海南》

一件大衣,一条围巾
海南的眼泪从不挂冰
流水一洗,潜入光阴的句子
伏得更低
暮色还未咬进云层
半条月亮已炫出来

有时候稍为激动是因为一条狗
一条东盼西顾的狗,它对着月乱吼
它不知道,月陷在自己亮里
这就如同漫漫冬日
我的女人,惹无其事地梳妆
在雾霾外,在侍弄花草
我的男人,长得不高
在海边,不疾不徐地行走
天天怀着一腔蓝拥抱高天

因为他们知道,不出几日
太阳就送来
只一条薄布衣衫,一蹦一跳
的孩儿

 

《小溪流,哗哗》

小溪流,哗哗
我听它欢快地毫无顾忌地唱,我也要唱
可我还唱不出来,我先流泪
我也流不出泪,我得先舍弃
舍弃生命的一部分困惑和未知
就算我暂时舍弃不了困惑与未知
那我先放下恍惚的清醒与醒后的麻醉
对!这剂半梦半醒的毒药
服了太久,不愈,必须丢弃
小溪流,哗哗
我听它欢快地毫无顾忌地唱,我也要唱
2016-4-1


悄悄

悄悄地,在尘世睡醒
不急着起来,活动一下身子
感觉呼吸。在这个城市流亡已久
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挂

悄悄地,种下冰块
凄凉的是人世
不羁的是半生
谁也别奢求原谅
终明白,一两次醉访
皆不堪浮云深重
 
悄悄地,备食粮,款待未死身
此生坎坷,够了吧
无须回答
跌荡起伏的剧情,继续
悄悄地,沉下几万米的深渊
问询此刻的呼吸
一无所有也就一无所挂


《送别》

亲爱的人离去
代表时光崩解,溃败成谜
那么,悲伤只是徒劳
乔装打扮了几天的悲伤
必须还原自己,轻装上阵

天色未晚
人们书写的春天与我有关
我行走的夜色与几百年前相同
亲爱的,一路走好
从此,风轻轻,云淡淡

 


《与女书》

我幻觉青春还在,羞涩的眼眸还在
可你已经二十岁。你的青春,你的羞涩的眼眸
你取代了我
女儿,我有点恍惚
更多是波澜不惊,春暖花开

我给你什么祝福好呢
都是女人
我给自己的也是给你的
最好,每走一步都要轻
不要让自己与他人感觉到累

人生箴言繁多
我只想长话短说
飞翔是鸟,开花是树
各有使命,生的灿烂,活的精彩
 
简而言之,我与你,所有女人
跟随或转身
最亮的衣要穿着
最美的笑容要通向长天
尽意弥漫,不得亏欠

2016-3-31

 

清明

图书馆早早闭馆
你折入眼镜店,配了黑边镜
爱美不是此刻的旨意
你只是想证实在车水马龙的世界
迷茫了,还有哪条呼吸可以走
奔波的人群像一场雨
下着,下着
只有刚从乡下墓园归来的人
洗了桔叶水躺下,把雨关在窗外


《一生的事业》
       

身体里有三个男人来过
一个男人盗走了她的青春
又一个男人与她生儿育女后
仿佛已经完成任务
再一个男人,一番努力
最终如星辰葬入海

灵魂相依的爱
一直到老都渇慕成烛
下一个男人在哪
小鸟在叽叽喳喳叫

当下,这疯女人
这肤浅的悲情被悬在深崖
一生与鬼拼

君不见,三四月桃花开
乳房涨。五六月,星光灿烂
唢呐娶走的女人在做爱
七八月,暑气难耐,少妇罩个男人长衫

打着光脚在室内走来走去

九十月,风韵弥漫

肥婆姑娘柔指绕成百炼钢

十一十二月,美人迟暮

忧伤在心底回旋,清唱

一二月,睡美人醒来,时代骤变

总之十二个月里的女人是我们的女人

十二个男人出现在十二个月
只要敢想象
就是一生的事业

当下,她就是累趴了
休息中,待春风荡涤

《不》


花,一片一片地落
缓慢有定
来到了泥土
而云
一烛烟,已沧海化桑田
此时此刻,风无言
一枚赌币抛悬半空:
一面离,一面圆
 
黑夜路上
有人没心没肺,指着星星
说眨眼睛
有人哀哀而鸣,老死孤岛
有人百毒不侵,已集毒一身
此时此刻,箫失声
黄梁上
请赐失忆,从此踪失

 

《取经》

很静,很好
连吵闹的小儿都突然乖了
他肚子痛。我笑笑,帮他搽药
然后扎堆臭男人群里,老女人帮里
不论男女老幼公共空间里
一声不吭。保持微笑

每天看日落的某兄弟。学习他
只夸晚霞很美,很好
现在,假装明天就是女人节
一个姐妹说,这是提前生活
最后,大家提供一条经验或者真理
家里各个角落放钱,假装忘记
某一天翻出来
就是一小笔意外之财啊

 



《致万事万物,敬不由自主》
      

关于某人是诗坛男神的决定
需要缪斯发来文件吗
我铺一床温柔
需要言语吗
春风又绿南海岸
需要春天发来消息吗 

当梦给我们香甜
当月色给我们抚摸
当菩萨的光轮普照人間
 
 
《忘记》

春天忘记高歌
秋天忘记甜蜜
大地忘记四季
我忘记你曾奉献给我的殷勤爱意
天空高远,一头牛,绝口不提
伏身而行,潜心默立

仿佛一个世纪
神明在上,谁谁谁
忘记拥抱众人的目光
在月光安睡时,划开祥云
独自望着一无所有的天堂喃喃自语
我已来过,我选择地狱

其实地狱的世界没有什么坏人
只有寻找天堂而四处碰壁的人
就是这样,请你也试着忘记
仿佛一生,我还在娘肚里
未曾见光度世

《错误 


走了很久的路 
一定是疼,迫使我沉默 
新年快乐,快乐 
那疼已成了风,只图喂饱浪漫的风 
风马牛不相及 

打从开始,忽视阳光的一滋养 
丢弃了一饭一蔬,相濡以沫 
熬制黑暗中陈年的疼,是一剂药 
是不可挽回的戏码 
挟持着悲欢离合 
我是它麾下持久的人质 

《座右铭》

 
我潜在海底 
随时准备着伤人与被伤 
我是个不祥之物 
那些展现的美好江湖 
是我今世的遗恨 
那些,随着高空暗下来的 
也许就是我聚不拢的墓碑 
暮碑无法题字 
而关于我的爱人与孩子。请 
请把他们埋在泥土 
栽在人世间 


《我所能想到的温暖角落》

接近咳嗽与失眠熬制的时间
只差半个时辰了 
我披上白色镶蓝色碎丝的袍 
我还带上一把刀 
我不由自主带了刀,我努力地 
斩断水流 
水流。水在流

我感觉水一直流在今生 

这时候,晚风不吹,星月也不灭 
我终于只剩下一面镜子 
我看到了那个藏起来的我 
还有水,流水,开始蓝了 
在众音靡靡的时候 
我看见了一个世界的角落 
一个被眼睫毛包围的海 
微波涌漾。而所有照得见它的辉光 
都在黎明轻轻颤抖 

就在月亮与太阳吻别的时刻 
我烧了一桌好菜,删除十首情诗 
我死,得其所 

《回不去了,良辰美夜 

我傻了。这半辈子 
关于良辰美夜 
羞愧满面啊,钻地洞吧 

遇见蚂蚁排队 
又细又小且慢吞吞 
关键是体面。对,体面 
雨天,我费力地想云,那都已是浪费 
晴天,我还在云外游荡  
尚未知道调理一场春疾  
不晴不雨的日子,就是现在
我想做只体面的蚂蚁。也是空想 

 

这半生,小鸟啁啾 
以为都是思念丛林 
当然是有过丛林的思念 
那个又美好又恰好的窝 
那只小兔一蹦一蹦  
在落叶铺满秋意的窝边跳格子 
乖乖,萝卜与青菜  
我不说,你都给我

 

已回不去了,良辰美夜 

也就是说,我连羞愧满面都省了 

请允许我点根蜡烛 

就着夜,摸着了黑


 
《忽略》

阴,阴雨,阴冷,循环往复
只管让肌肤补水。其他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大抵如下:
风吹人间,迟迟未欢
而惶恐,才不指望来世消化
就算一天比一天悲鸣,也是
野草疯长,河流宽阔
每一滴水都在寻找岸的母亲
但以上鳮汤,一气忽略

独坐一隅,写中年书
阳光已使用过多,如今
尽可开始节制地使用

具体事宜:
一个中年妇送幼儿上学后
匆忙返家,快速整理房间
摆摊一寸光阴,叫卖十寸金
而此类生活进行曲,当自行忽略

《过年》
     
我要伸几个懒腰,打几个呵欠
但我绝不能说我已厌倦
因为我的肋骨和心脏告诉我
我要呼吸,深呼吸
人间的喧嚣
就算被迫挤出骨骼的疼
我也开了年
我也迎来了春

假如,你听到了寂寥
那证明我生活如常
假如,你感到了悲伤
那证明我已经身陷劫难
虽然不能让一念一起皆是欢喜
但至少相见了平安
 
我不喊恭喜,不喊发财
不喊红包滚滚来
不喊百年昌
不喊世代顺
 
我要喊自己归来
我要抛弃经年哀歌的药引
我裹着浓稠的夜色。我要沉默
我要用指尖沾酒,凌空弹出水花
敬天敬地敬自己
我要对自己深鞠一躬,埋下头去
一饮而尽

《春愁》

花影在此脚界下凡
三月在彼天落雨,雨声未竭
阳春就未揭

梦,撕了口,逃生
在怆惶中频频张望,不舍
解救人间的药丸还是梦
若非梦,春天将被活活疼死

时光兵分两路一一
仿佛老了,永久雨葬
仿佛藏着惊天秘密
一朝公开,满目阳光

《真相》

这一夜过后,你回到故纸堆
我回到从前的私语中
浪漫一季又开始重温

但满月下,你我欺骗不了
一个萝卜和一个坑
在泥里,他们的相拥如此迷人
纯粹。是谁
偏就扛不过自己
木棉还未红透
就被红娘催眠
结果,早到一步

《记得》

有人夜夜笙歌
有人马不停蹄在寻找
有很多人,才华横溢
誉满人间  

而我舍不得这深夜
是因为空,所以新
依着我性情,陷入柔软温暖
哪怕是一个人,熬着月亮
我也把自己许给了神 
盛装。圣水。新娘般
 


愿你用悲凉写温柔
愿你用浩荡书忧伤
愿你用才华点燃世态炎凉
愿我圣母一夜

愿今生记得

《祥林嫂》

月种云耕,偶落于酒前。问醉
低下眉锋眼稍
埋于别人的春梦里
我仍是伤心的

我只求,兜兜转转后
阳光下开满了花
每一朵都来到我妆前
亲吻与抚摸
我的白丝与纹路
每一朵都在说:我行于野,抵达陌路
如此,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我仍是伤心的

天地一片死寂

《我们》

他说,误入桃花深处,不小心遇场大雪
而她南方之南无桃花之薰,亦雪肆无痕
亦惊起一空云雾
一夜笑谈
黑夜。起风。屋内人各取肋骨边的一点血
暖心

此际,已足够
一别两宽,再生际遇
际遇逢际遇,无别
或苍凉。或踌躇满志
怀抱内,总有一滴泪浅露或深藏

我突然握刀,刺向自己
一刻之后,我觉得稍微好
我觉得没那么痛


《我们需要怎样的相遇》

给一个小时,我们能成一首诗
能成哪样啊
啊,搂一个小时就如搂着珍宝
熬一个小时有可能就撞上疯疾

小悲易表,一小时内
我们彼此做做梦,说说春天
还忍不住惜惜
若是大悲呢
一小时后,命运向东向西

如果我们还能相遇
并且痛哭流涕
那一定是在骨血写就热烈的
分行里

 《如是永诀》

春色来临
柳梢如眉
谁非人间三月,无福消受
再一次沉水
一袭薄衫滴尽泪
水水流逝

追问踪迹,总是迷糊,微醉
深陷迷迭香
不喝酒,深疾埋
出得门去,世人歌春光一片
却只见寂寥人声

如是永诀,桃花殉葬
亦是赶不上
怒放的尘世一粒尘土
其愿归沙

春色来临
柳梢如眉
谁非人间三月,无福消受
再一次沉水
一袭薄衫滴尽泪
水水流逝

 《擦肩是为了留情》

优雅,在光亮处稍稍停留
她的声音,非常造势
她说有空一起喝茶
我附和说好好
下次,下次

彼此没有下次
排除没有相识的必要
主要是有限的时间
让一个人疲于热情
另是疏离的名字遗落尘土
惦记着的名字就破土而出

 

 《月白,风清》

忙碌的身影
不经意间瞥见,还能瞥见
月光透过窗泄在地上的白
心里突然柔软起来,即刻
澄明起来

可以月下对酌,一响贪欢
也可以不动声色
静静地,慢慢地
把月白藏起来
月白总是风清啊
月白原来喜欢的是风清啊

 
《纪念一次意谋出行》

乘过海火车没想象中的浪漫
也没经历中的不堪
火车的况且况且真是况且的感觉
他的呼噜仍是与往常相似
我们要抵达广州
抵达一句相亲相爱的诺言

许是身体与身体的无形胶着
走出火车站,进入地铁口
我就与丫头无异
他抱着儿子,频频回首叮嘱
我安静地跟着他
只要他在前,我就安然在后

地铁出口旁。天一酒店
天一,多么童话的名字
它故意的倒置仿佛是在说
我住一天酒店,有风雨

请给它换一种风,一种雨

好的。走入致青春茶馆
单是闲吃点心
就着风雨的街,进行
青春的对话。待会走走越秀公园
逛逛北京路与珠江桥
我们就成了这城市的熟客

哪也不要去,啥也别买了
出行就是约会,你就是天堂
这句话我不敢说出来
我怕,每一颗无精打釆的心会
反弹回来
给我当胸一击

但我愿意。就此减少
被风雨识破的忧伤
就此增加,情奴般透明的泪光
一定要记住
哪里都有故乡的风貌
情人的雨痕挂在高高天上



《我的海南》

一件大衣,一条围巾
海南的眼泪从不挂冰
流水一洗,潜入光阴的句子
伏得更低
暮色还未咬进云层
半条月亮已炫出来

有时候稍为激动是因为一条狗
一条东盼西顾的狗,它对着月乱吼
它不知道,月陷在自己亮里
这就如同漫漫冬日
我的女人,惹无其事地梳妆
在雾霾外,在侍弄花草
我的男人,长得不高
在海边,不疾不徐地行走
天天怀着一腔蓝拥抱高天

因为他们知道,不出几日
太阳就送来
只一条薄布衣衫,一蹦一跳
的孩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9 10:50)
标签:

张晓云的新作

分类: 诗诗歌语

 *花开花落

 

虽说是熬

但说洇在月色里吧

染在精巧细密的棉裙里吧

这样才是梨涡浅笑呢

不是么,一寸煎熬,一两享受

由青至熟,终归至一坨平淡

 

不是么,这熬出来的木棉红

这铺开来的一本火红

被风呼啦啦地读开某一页

忽儿又齐唰唰地停下来

云在林稍,鸟儿在叫

 

*三叶草 

 

一叶是祈求,两叶是希望

三叶是爱情,四叶是幸福

爸爸妈妈带着孩子找四叶草的幸福

四叶草的幸福

其实是由三叶草化生而来

所以有人——

生来细心,活着虐心,死了不瞑心

遇见三叶的爱情,就要压平对轴

带回家夹在书页中,由此纪念

由此,美好的情愫总是萦绕不去

孵生了——

美好中的小美好

三叶草成了四叶草

 

*座右铭

 
我潜在海底 
随时准备着伤人与被伤 
我是个不祥之物 
那些展现的美好江湖 
是我今世的遗恨 
那些,随着高空暗下来的 
也许就是我聚不拢的墓碑 
暮碑无法题字 
而关于我的爱人与孩子。请 
请把他们埋在泥土 
栽在人世间 

 

*一天中一定有这样的一刻

 

我站在此刻,站在

刀尖,养云

这朵云只愿意穿白裙子

满大街都老了,耳朵

看不见眼睛的告白,眼睛

听不见耳朵的吻痕

 

在所有的日常之下

一些日常教我辩认入夏的跫音

太细,太轻,太多,若有若无

这朵云的白

就是太细,太轻

太多,若有若无

 

不管怎样,出售吧

一两云,一两两的云

只愿意穿白裙子的这朵云

看光阴,一点点地原路返回

 

*我要,我还要

 

我走了很久,很沉

我要,我还要——

这柠檬味,这爽快的

无视伤痛的一杯

我走了很久,很沉

我要,我还要——

这蜜瓜儿,这始终在恋爱的

圆润多汁,不时地咬上一口

                                                  

我要活着,我还要不只是活着

我要秋天赶在成熟多姿时

表露粉嫩的小欢喜,我还要秋天无所顾忌地

敞开秋夜的乳房。总之

我要活得越来越不像话儿,我还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11:21)
标签:

时间胶囊

分类: 散文诗
        时间胶囊

      今日有一种发呆,滋生于举头看手机,低头触手机间。这种发呆是动的,是手动的发呆。心底,也是静静地看别人的欢喜与泪水,寂寂地陪着自己。
       这一刻,想到打包,装进密闭胶囊。呆出来的表情,动作,无聊,作一首诗,病体,失眠等,通通打包,装进胶囊密封。
       放进岁月。
       十年后,我得想想,是否需要打开?如果我还是发呆,发同样的呆?我傻笑。

  即刻,我又发呆了。手机微信里朋友信息密密麻麻,我得点赞,赞,赞。身体内的痛,却止不住地咳。
  我想到安慰。翻看日日夜夜,我的安慰就是他的脸,他的脸,他笑我笑,他闹我哭。
  了无尽头的尘烟里,等他长大,很久,也好像很快人就老,不要急。
        急不急,也慢慢地虚度,用琐碎,用无聊,用一首首诗打发。
        这些,都是我不屑的。时间,如果一定要成胶囊,成良药,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如茧,化茧,才有破茧的可能。
2016-2-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9 11:13)
标签:

张晓云的新作

分类: 诗诗歌语
 《不》

花,一片一片地落
缓慢有定
来到了泥土
而云
一烛烟,已沧海化桑田
此时此刻,风无言
一枚赌币抛悬半空:
一面离,一面圆
 
黑夜路上
有人没心没肺,指着星星
说眨眼睛
有人哀哀而鸣,老死孤岛
有人百毒不侵,已集毒一身
此时此刻,箫失声
黄梁上
请赐失忆,从此踪失

2016-3-9 
《取经》

很静,很好
连吵闹的小儿都突然乖了
他肚子痛。我笑笑,帮他搽药
然后扎堆臭男人群里,老女人帮里
不论男女老幼公共空间里
一声不吭。保持微笑

每天看日落的某兄弟。学习他
只夸晚霞很美,很好
现在,假装明天就是女人节
一个姐妹说,这是提前生活
最后,大家提供一条经验或者真理
家里各个角落放钱,假装忘记
某一天翻出来
就是一小笔意外之财啊

2016-3-5 

《尊》

一个人每天有这样的姿势
踡缩在沙发一角
有时略带激动,半蹲起
摇来晃去,像个孩子
活到底,你不会知道
这个人在读诗,读了多年
好的劣的一般般的诗
这个人唯一的理想就是
争取多读点优秀的诗

多年前这个人是傻妞
这几年,叫她傻大姐,她没意见
活到底,她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
诗歌与青菜,不敢说谁最最重要
你只需与她保持距离
各自相安无事
2016-3-6 

          《热爱》

找寻某个句子切入我来到了春天
甩掉叹息的尾随
避开空洞无物的丧志
多年来虽然两袖清风
但我仍揣着声色,一生
都在待嫁他乡,书写远方

多么欢喜,声色犬马的组合
这一行还寂寥如水,屏息间
已巧妙移来一行酒
把盏细细啜饮,若有所思

醉意来袭,从身体中长出的双翅
我不急于飞翔
排山倒海的激情,同时滋生
我坐在云上,漾起一阵阵红潮
2016-3-7  
《忘记》
春天忘记高歌
秋天忘记甜蜜
大地忘记四季
我忘记你曾奉献给我的殷勤爱意
天空高远,一头牛,绝口不提
伏身而行,潜心默立

仿佛一个世纪
神明在上,谁谁谁
忘记拥抱众人的目光
在月光安睡时,划开祥云
独自望着一无所有的天堂喃喃自语
“我已来过,我选择地狱”

其实黑暗的世界没有什么坏人
只有寻找光明而四处碰壁的人
就是这样,请你也试着忘记
仿佛一生,我还在娘肚里
未曾见光度世

2016-3-3  

《致万事万物,敬不由自主》
            一一致敬我的诗人

乐冰是诗坛男神的决定
需要缪斯发来文件吗
我铺一床温柔
需要言语吗
春风又绿南海岸
需要春天发来消息吗 

当梦给我们香甜
当月色给我们抚摸
当菩萨的光轮降临人世

2016-3-6 
 《写生》

想起很久以前
一个人不再为另一个人
奉行一个慢性自杀的人生策略

想来温柔都是一样的
不能被惊扰
它只能在水里倒映
与倒映的山水一样美不可碰

但也有碰上的
或者说有更好的愿景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吃饭睡觉
偶尔不忘搂搂抱抱

而人生如海,不过微小一酌
微小一酌便能
自圆其身,至少是
当下。当下一笔一画写
云。有片刻的忘却
有转身的轻

2016-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晓云天
晓云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7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雨贝心

   我首先是一个情奴,然后才是情困,最后是情荒。或者倒过来:首先是情荒,然后才是情困,最后成了情奴。结果我发现,这两种都是苦。

   

 

雨贝愿
 

   我是独行在荒原上的牦牛,而你是我前行的绿洲。黑夜给了我黑色的衣裳,而我渴望穿上你白日温柔。不要问我能等你多久,请你给我一根绳,让我把上帝吊死在这棵树头我在你这棵树下要坐完我这一辈子,成奴,情奴!如果我哪天突然死了或者从人间蒸发,你一定要牢记我对你说过的话。因为有些话只对你一个人说过,原创、绝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