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2018的了无痕
2018的了无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037
  • 关注人气: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人来人往,花开花落,都是一些再自然不过的事情。长大,成熟,又老去,时光用手轻轻遮住我们的双眼。
新浪微博
公告
  
 
      ◆做人原则:多雪中送炭,少锦上添花。
  ◆我看写作:在时间的无情与无痕中,写作,也许仅仅是为了验证一种活着的状态,提醒自己做个有情有心的过客。
  ◆开博原则:如果眼睛里没有泪水,灵魂中也不会有彩虹。写字,只问心。
自定义模块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6-03-29 13:07)
前面的话:去年至今,因故数次奔波于各地的各类医院,耳闻目睹了另一番人间景象。今读到诗人这组诗,被深深触动。非身临其境者,绝对写不出这些悲欢苦痛的细节和况味。


《急诊室一夜》


作者:包苞


1


在痛苦的人群中,我也是被疼痛捏着脖子的人


消毒液、来苏水,甚至各种体味、血渍、泪水


以及呻吟、尖叫、哀嚎的交织,像一幅斑驳的油画


在它们重叠的地方,我看到夜的凝紫,曦光


的殷虹,甚至被逼迫的光的喷溅


而我,必将以一滴液体的形象,缓慢地,穿过它们


2


疼,是什么?


是无法消解的占有?是宿命的呈现?是一段必经的


历程?还是肉体对心的惩戒?


但我必须要经过科学的指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6 23:21)
标签:

杂谈

每个清晨
一些疼痛总是先于我醒来
每个夜晚
它们又总是迟迟不肯安睡
每一种疼痛都会让我想起你
你看,奶奶
现在的我和当年的你
多么相像

一生操劳、命运多舛的你
不到40就花白了头发
不到50就掉光了牙齿
多种病痛如影随形陪伴了你大半生
可你娇小瘦弱的身躯
依然在这人世蹒跚了80多年

奶奶,如今
我走着你在这世上没有走完的路
疼痛着你留在这世上的疼痛
才真正懂得了你走过的那些路
疼痛过的那些疼痛
有时半夜醒来
听见自己轻轻的叹息
也多么像你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3 10:59)
标签:

杂谈


东庄
这个太过寻常的地名
第一次作为一首诗的题目写下来
真有些陌生
这是我出生、长大
后来又远离的村庄
几乎没什么好写的
没有名人也没有达官显贵
和所有不知名的村庄一样
地处陇东黄土高原
坐落于两道巨大的沟壑之间
一条越走越窄的小路穿过村子
从那里走出来的人都像我不会再回去
哪怕记忆中血液里魂牵梦系 
东庄
这两个字
说出来或者写下来
都有一种悲伤的陌生感
就像我们说出或写下自己的名字一样

(注:图片来自弟弟,摄于老家。此时,忽然想起方文山的一句歌词: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pic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咏怀 开秋兆凉气》

开秋兆凉气,
蟋蟀鸣床帷。
感物怀殷忧,
悄悄令心悲。
多言焉所告,
繁辞将诉谁?
微风吹罗袂,
明月耀清辉。
晨鸡鸣高树,
命驾起旋归。
(作者 / 阮籍)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这是魏国第一个皇帝曹丕的诗,虽然全诗格调一般,倒是写尽了秋意,也给魏晋的乱世定了一个不那么吉祥的调子。所谓魏晋气象,我总感觉是秋的意味更浓烈一些,汉魏晋三朝皆以篡位相接续,一派肃杀景象,在知识阶层看来,这是信仰与节操的危机,这也在阮籍的另一首咏怀诗中,十分含蓄地表达了出来:“秋风吹飞藿,零落从此始。繁华有憔悴,堂上生荆杞。”

在这种景象之下,人的心绪也只有更加悲凉萧瑟——所谓“感物怀殷忧,悄悄令心悲”,“殷忧”就是深切的忧伤,“悄悄”是指悲伤的样子,不是说偷偷的悲伤——但是为什么痛苦为什么悲伤却始终不提,言辞隐晦、欲言又止,可以算是那个时代的朦胧诗代表。“多言焉所告,繁辞将诉谁”,阮籍终其一生也没找到一个可以吐露心事的人,确实是非常非常苦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杰克逊高地》

五月将尽
连日强光普照
一路一路树荫
呆滞到傍晚
红胸鸟在电线上啭鸣
天色舒齐地暗下来
那是慢慢地,很慢
绿叶藂间的白屋
夕阳射亮玻璃
草坪湿透,还在洒
蓝紫鸢尾花一味梦幻
都相约暗下,暗下
清晰,和蔼,委婉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作者 | 木心



这是五月的最后一天,一年又过去了小一半儿。如果身体健康,不遭遇吃个饭也能被人打死那种飞来横祸的话,其实人生也已经过去了小一半儿,想要原谅一些事情还是觉得困难。但是不原谅又能如何?时间永在流逝,原谅不原谅你都在变老,宇宙也在变老。我们等不到宇宙崩塌的那一天,也不必活着就为自己准备棺木。

我不是木心粉,读他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喜欢这一首是因为,他纤细地感受到了这样一个时刻,五月一个漫长的黄昏。人在时间里对世界的观察,非常“清晰、和蔼、委婉”,鲜明的木心风格。

杰克逊高地位于纽约皇后区,可能是一个比较高大上的历史文化街区,大致相当于北京北新桥雍和宫五道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3 22:43)


总有那么一些感情,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和距离的遥远而疏淡。相反,倒会越久越浓、越存越醇,就像用心珍藏的一坛佳酿。
比如,乡情。
春节假期,再次踏上回乡的路。
许多年了,故乡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愈加破败、冷清。稀薄的冬阳,照不亮村庄的萧瑟和苍凉。儿时记忆中红红火火的“过年”氛围早已不再。故乡像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猥琐、孤单,在冷冽的北风中静默地坐着,不发一言。塬上大片大片的土地,空旷、落寞,像失去孩子的母亲。有些已经撂荒,长满杂草,枯枝败叶在寒风中摇摇晃晃。和那些人去屋空的宅子一起,张着空洞茫然的眼睛,似乎在守望什么,又似乎在期待什么。
我知道,一个人远离自己的村庄,要走许多年。走回自己的村庄,也要许多年。这期间,村庄里许多人都在不明不白地老去,和死掉。寒流一年年去了又来,在我的村庄里,已有数不清的老人,迈不过严寒厚重的门槛,止步在一个个隆冬的门前。82岁的奶奶,已是村里最高龄的老人。每次回家,都会听奶奶絮絮叨叨地说起,这家的老人走了,那家的老人殁了,每每让我无言以对。我已离开村庄多年,那些逝去老人的面庞,许多已想不起来,甚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7 22:20)
一夜北风
气温一个趔趄就跌到了零下十度
街道上许许多多奔走的人
幸福的人
悲伤的人
孤独的人
在零下十度的寒冷里
都一样猥琐

我却忽然想起另外一个人
一个我小时候经常看到的
在村庄里游走的疯子
我记得
无论刮风下雨
无论天气多冷
他都只趿拉着一只鞋子
另外一只
他用一根棍子挑着
边走边唱

很多年里
我都没弄明白
他为什么总是只穿一只鞋子
又为什么总是那么快乐

他活得很久
久到很多年后我要离开村庄了
还经常看到他用棍子挑着一只鞋子
在村庄里游走
边走边唱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8 22:38)
    一年的时光又仅剩最后几天了。每逢这样的日子,总不免有些感慨有些唏嘘。
    时光是个哑巴,所有的生命在沉默中迅速老去,恍惚间我也不再年轻。可是,那些浪漫美丽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心境,竟还一直都在。
    从小学第一次磕磕绊绊读《红楼梦》开始,就一根筋地喜欢那个冰清玉洁、才华横溢,却又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林黛玉——其实,同性之间,也可以很单纯地喜欢,这种喜欢,就是想做对方那样的人——许多年过去了,对她的喜欢丝毫不曾消减。
    后来,读金庸的小说,又深深地喜欢上了《神雕侠侣》中心无杂念、灵台明净的小龙女,能与自己心爱的人朝夕相伴,即使一辈子都待在死寂的古墓里,又有什么关系呢?许多年过去了,这份神仙眷侣的爱情,仍然让我向往。
    这些年来,生命里除了工作和生活,除了世俗的柴米油盐,还有诗歌,还有文字。夜深人静的时候,孤独的时候,它们是我最好的陪伴、最后的堡垒。张楚在一首歌里唱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想我应该算不上孤独,至少我有文字和诗歌。它们从来不曾远离和背弃过我。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9 23:20)



雾霾很重

灰蒙蒙的,像一场迷局

早安,隐身的陌生人

你用一场大雾迎接我

我们近在咫尺

像黑暗中触到的某个词

温暖,又无需知道彼此的模样

 

我还来不及转身

大雾就慌乱地掩藏了所有

在这似是而非的真实里

我不知道,该把眼睛睁大些

还是该闭起,让朦胧更朦胧

 

这无法还原的世界

我停在灰色的眸子里

我停在隐喻里

我停在荒芜里

 

多么好

这白茫茫、持续、又意外的大雾

不是我一个人

活在这世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米客
输入文本
好友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西米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