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物居涂睿明
长物居涂睿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155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2012年在微博上发现老树画画,很喜欢。那时候,老树画画刚有点火,知道的人远不及现在这么多。何方神圣,搞不清楚。

2013年买到他的《花乱开》,一看作者介绍,居然是刘树勇。我的大学老师!

赶紧跟大学同学散布:知道老树画画是谁吗?刘-树-勇。四大财子那个刘树勇。像个八卦的八婆。

13年我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就地出发-当代陶瓷艺术国际大展》,展览前去看老师,也是邀请他去看看展。想不到,他居然也做瓷器,海聊了一大通。

我们读书那会儿,老树基本上是上大课,大学美术、摄影之类。都是任选课,不太影响学分。对于中央财经大学这样一所纯经济的学校,老树的课并没有特别有价值的吸引力。报他的课,多数就是凑学分。

不过听他的课的确有意思。比如摄影,放放幻灯片,看一张,自己先沉醉一会儿,冒一句“多棒!”啪,换下一张。偶尔多评两句:“他妈的,多棒!”或者“真他妈棒!”惜字如金。

他上课一向口无遮拦,随性而发,像是一个人在唱卡拉OK,自己爽够就可以。听得懂的,就跟着爽爽;听不懂的,他反正也不退学费。

有时候,他还邀些朋友来讲课。有一年讲大学美术的是梅墨生,讲电影的是戴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又是新的一年,然后今年呢,课程上面也会在做一些新的尝试和调整吧。今年也还是会针对陶瓷方面的入门的一些知识,会做一些系列的讲座!今天第一次呢就会来跟大家聊一下青花瓷这个话题,我想通过三次的内容,重新去梳理一遍这个青花瓷,希望用一种更简单直接的一些方式能让大家更快的熟悉和了解青花。


青花瓷是一个大家既熟悉又非常陌生的话题,为什么说大家熟悉?是因为青花确实是太有名气,它在历史上几乎已经成为了瓷器的代名词,就是大家一说到中国古代陶瓷的时候,可能脑子里首先冒出的是青花。青花在历史上也就是非常流行,影响范围之广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欧洲,荷兰的有一种在欧洲非常著名,到现在为止也非常著名的一种陶器叫代尔夫特蓝陶。那代尔夫特蓝陶其实就完全是欧洲人长期仿青花。

现在,近几年这个最流行的当然是这个周杰伦的青花瓷这个歌让大家重新去找到这个青花的感觉那当然,近几年里面青花进入公众的视野,还有像元青花的鬼谷子拍卖等等,就是让大家都对青花瓷非常的熟悉。而对于现在一个普通人来说呢大家能够看到并且使用的青花瓷呢实际上也跟历史上最著名,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到山与海,如今想到最多的要数《山海经》,这部神奇的古书,居然在现代成为超级IP。但过去民间要说到山与海,恐怕马上浮现脑海的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不过如果你看到大海的影像或者图画,脑子里首先蹦出来的,又可能是:“啊,大海!”,像你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其实古代中国虽然一度海上活动频繁,海上贸易一度也相当发达,甚至也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其舰船之巨,船队之大,人数之多,竟使百年后的欧洲船队如同过家家。不过,对大多数中原以及江南一带的百姓而言。一生也难有机会面对一次大海。所以,古代绘画中有山水画,有江有河有瀑布有溪流,却少有海。宋代马远画的著名的水图十二幅中有一幅《云生沧海》,却很难让人联想到海,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见过大海。​

​倒是民间的工艺中,倾注了对大海的一腔热情。比如画着水浪的纹样,都被称为海浪纹,而海浪自然可以指代大海,而大海意味着神与仙,可以给人们带来众多虚幻的好处,比如福,比如寿。

在这样的诱惑面前,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沈从文先生1948年之后不再写小说,而是转向了文物研究,很有点像清代文字狱大兴而小学(古文字学)大盛,也是一种无奈。对文学界,或是一大损失,对沈从文先生,就未必了。

沈先生古物研究最大的成就,自然是《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但对古代的工艺美术,所涉甚广。这倒未必是沈先生兴趣广泛,古代工艺美术各个门类,相互影响借鉴,是常事,更是必然,专研一项不及其余,就很难把问题搞透,容易失于狭隘。服饰与陶瓷,是古人生活最重要最广泛的部分,相互的影响,当然更多。比如沈先生的《花花朵朵坛坛罐罐》一书中,《谈皮球花》一文,就是个很好的例证。这篇文章谈皮球花纹,少不了说到陶瓷,但只是个配角,匆匆而过。

我最早见到皮球花纹,是在一件斗彩的瓷器上,第一个感觉竟然是:这一定是件日本瓷器。的确,散点式的圆形装饰方法,在日本装饰中极为流行,以至于我们常常以为这是典型的“日式”,一如和服。

​不过,这种装饰方法非但可以追溯到久远的古代-据说最早可以在3000年前的青铜器上找到充分的例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日本极简主义设计遇到中国古代传统青花,当原研哉设计灵魂遇到中国瓷人的匠人精神,当无印良品遇到长物居,……穿越、跨界的交流具有强大的黏着力,正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制瓷笔记


去年开始做观味杯,已经陆续做了三四十个杯形,今年要完成一百款器形,不算难事。一方面会设计一些特殊的杯形,一方面其实也是在经典的器形上做些变化。说不上器形上的整体规划。有时候看到欣赏的杯形,拿来主义,做调整和改良;有时候可能只是灵光一闪,有了新的样式,说不出什么道理。
今天做的这款,仍然是马蹄形,不过气质上要显得纤细,有点柔弱的娇气。杯身与高马蹄很像,但气质上却完全不同。高马蹄的弧线如弯刀,刚挺,带着杀伐气。而这一款的弧线就要“肉”点,利坯的时候,要留得住刀。这对利坯师父,是个考验。
想像一下自上而下挥刀猛砍,必然是道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瓷器

杂谈

文化

分类: 杂七杂八
    昨天刚刚读完《玻璃笼子-自动化时代和我们的未来》,今天就被阿法狗战胜人类的消息刷屏了。 
    不过这次已经来得没有那么惊讶,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比起深蓝在国际象棋上战胜人类,围棋的难度据说要大得多,但看在计算机发展的速度上,人们早就做好了迟早被超越的准备。
    人类还有什么不会被战胜吗?技术上似乎没有。唯一能够显示人类骄傲的,只剩下“灵魂”,或者说心灵。虽然科幻小说断言,人工智能早晚也有意识,但似乎还属于科幻,不是事实。因为一旦我们承认了这一点,而人工智能的进化速度当然远远快过人类,那么人类在机器面前,便彻底丧失了存在的价值。
    事实上,现代工业文明发生以来,人类就在不断的被机器所替代。近来甚至连汽车驾驶,也已经不是人类的专利,很多人乐观的认为,不远的将来,开车也完全不用人了。《玻璃笼子》的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4 09:22)
标签:

杂谈

2、即便从公元1004宋真宗元年赐名景德镇开始,这个举世著名的小镇也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辉煌制瓷史,需知得皇帝的赐名,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更无来者,彼时的制瓷业,已是高度发达。元明清各代更是独领风骚,至明末,已使得几乎所有的历史名窑尽数断烧。而其在世界文化交流上的地位,甚至超越茶与丝绸,成为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文化产品。但是这样千年的历史,却未能凝聚成品牌。景德镇制,成为一个泛称,或是一个传说。反观欧洲瓷器,十八世纪以来,各国陆续成功烧制出自己的陶瓷,数百年的历史虽不比景德镇,但却都凝聚在一个一个具体的品牌上。如英国的韦致伍德。于是,今世的中国陶瓷品牌,反倒没有一家,有这样悠远的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0 10:20)
标签:

杂谈

1、古代陶瓷虽然辉煌,却似乎一直并不太受文人重视,即便喜爱,也很少谈论,或是“玩物丧志“的魔咒,无法摆脱。连为各类瓷器取个像样名字的热情都没有。白的叫白瓷,绿的叫青瓷,黄的叫黄釉瓷。明代早期高温红釉如日中天,被叫做”宝石红“,像现在的“土豪金”。唯有豇豆红,曰孩儿面,曰桃花片,曰美人醉,曰乳鼠皮。即便烧得糟糕,也不放过,称“驴肝马肺”,形容一番。显然豇豆红太受文人的喜爱,实在忍不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瓷器

手工艺

陶瓷

文化

分类: 制瓷笔记
  


  烧第六窑时我已经回了南昌。不过烧窑这件事,有没有我在,不影响。最多是我请大家吃个宵夜。
  26号满窑,27日烧,28日开窑。一切顺利。


  烧的几款观味杯的新款,都不错。至于受不受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