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冷
微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01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诗中国杂志征稿

诗论坛(www.poemchina.net/bbs)主办刊物——《诗杂志》面向世界范围内的华语诗歌创作者征稿,欢迎赐稿。

特约编辑:贵州微冷

投稿邮箱:zhangtingfa1983@163.com

贵州微冷

贵州微冷,本名张廷发,贵州金沙人,83年生,2010年开始热衷于现代诗歌创作,有诗作见于《崇武文学》、《作品》、《名家诗歌》、《作家村》、《诗》、《核桃渊》、《无界诗歌》、《光海诗刊》、《轨道诗歌》、《金沙日报》等刊物。

 

诗观:诗歌是什么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写诗是我的一种修行方式。

迷途知返

1、持久的争辩意味着双方都是错误的。

2、不是灌输东西,而是点燃火焰。

3、,要给想学习的人以学习的机会。

4、没有你,我不快乐!

5、时间,拉着我们的生活,拉着整个世界,连手都不摆一下就匆匆离我们而去,感到时光不饶人,不幸堆积了年龄的诗人,更加意识到所有人都是时间的戮杀中完美的失败者。要逃出这个困境,只有安静,忘我。

6、细节决定成败,这对于诗歌也一样。

7、思考,写诗,赏画。人生中三件美事!

8、诗歌是有生命的。一首诗完成于诗人之手后,变成了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在蜕变。最后,我们读到它时,可能和它的创造者无关。

我的诗歌方向

 

像潜藏于

幽幽之中的隐士

玩弄黑色幽默

于股掌之间

但你的心仍朝向

世界洞开的大门

你是不守陈规的鱼

随时等待钓者的垂青

 

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在大山深处

你像躲在门缝里

窥视世界的懵懂少女

是那股无意间

进入茅屋的风发掘出你

荆钗布裙,风鬟云鬓

你以简陋的姿势

擦亮了人们的眼睛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12-22 23:52)

北风来了,真的。队形齐整,纪律严明

我断然不能敌。草木皆兵走了

望风而逃也走了,我成了无兵之帅

心穿着重重的鞋,放眼望去

心情,是一个一个深深的脚印窝

原来攻城掠地并不需要计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8 21:04)

我的同事有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儿,时常跟在她的后面,仿佛她的尾巴。虽然才三岁,这小“尾巴”却非同寻常。她看起来瘦弱矮小,胆子大得惊人,五岁大的孩子手里拿着她喜欢的东西,她也敢去抢。和她一般大的孩子,总是被她弄伤弄哭,谁也不愿意和她做朋友。其他孩子的父母见到她,都责备她,说她调皮,讨人嫌,不礼貌,爱打人……许多不好的帽子都扣在这小孩子头上,让她越来越坏,越来越顽固。同事为此非常苦恼。

一天,我们一群人在御风豪庭吃饭,同事也带着她的“尾巴”。“尾巴”在包房里闲不住,一会儿搬桌椅,一会儿爬沙发,一会儿把垃圾吐到桌上,好动得很。

一个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廷发

 

    同事国庆节的婚礼,我帮他料理一些杂务。迎接新娘时,我们都在宽敞的客厅里看热闹。礼仪先生在神位下安上一张简易的麻将桌,桌上放两个空回沙酒瓶子。两只红色大喜烛插在瓶子里。一叠敬奉神灵先祖的纸钱和一瓶未开封的酒放在桌子的中间。桌子的前面,放着四个小酒杯。

    我看这陈设,十分简单,不禁后悔起来。

    我和妻子举行婚礼时,由于进亲时间快到了,新郎的衣服还未找到,搞得大家都手忙脚乱的。最后,我就直接把妻子背到洞房里去了,没有拜堂……

    同事的进亲时间和我的一样,也是午时。十二点半,就见新郎搀着新郎的纤纤玉手,款款而来。新郎一身黑色休闲西服,挺拔,厚实,英姿飒爽。新娘拖着白色婚纱,长头发盘成美丽的新娘结,面部的淡妆不是一般新娘的艳丽,却更显得眉清目秀,楚楚动人。礼仪先生叫人拿来两个枕头,放在桌前,就把新娘新郎叫到桌前。接下来,就是三跪九叩的拜堂。

    拜完天地,礼仪先生把枕头搬到右侧,又把新郎的父母叫来,进行“二拜高堂”。新郎斟满双杯酒,端到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4 17:58)

 张廷发

 

题记:某日,第一次认真地看脚下的路,心生惊悸。

 

不知什么时候,从爱情的回眸一笑出发

一直走啊走。把这条路

走得阳春三月,花草芬芳

把随心所欲的甜蜜,柔情,山盟海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3 15:18)

 

贵州微冷 

 

 

如果在人肩头

你就是一个沉重的名词

 

如果在牛的肩头

你就是一个艰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7 22:36)

 

张廷发

 

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

你的呼吸,压着我的呼吸

仿佛两条蛇纠缠着

彼此承受着来自对方呼吸的倾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5 00:29)

张廷发

 

罗马闹市在缺盐时代活跃起来

马帮的吆喝,苍茫,悠远

嵌进盐粒闪光的晶体里

随着盐号大铁门打开的咯吱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23:42)

 

张廷发

 

母亲几次打电话来,说本月十九,是家族中大爸家嫁女儿,我结婚时,下着瓢泼的大雨,大爸也赶到金沙来看望了,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回老家一趟,就算是还了人情。到了三十岁,时间就像风一样,呼呼地吹走,记性也不如从前,老是忘这忘那的,于是,做事的条理性就很差,仿佛有好多的事情忙不过来。我还以为十九还早着呢,不想,电话响了,是母亲的。她问我要到了没有。我愣了半晌,才说我在上课呢。

好在我的课三点十分就结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9 23:33)

张廷发

 

灵心静气,渐臻佳境——我握着毛笔的顶端,用尽全身力气,在宣纸上用《石门颂》的笔意写下这几个大字,心里却开始烦躁不安。开始想到这八个字时,没有什么感触,待到写完,泅开的墨迹显示出的,就不再仅仅是汉字,它们的意义像这夏天的闷雷,隆隆地从心灵的旷野上滚过。

世界上,有谁不渴望上帝赐予自己通灵的能力?仰望星空思量宇宙的哲人,饱览诗书通达古今的学者,都把自身的灵气发挥到极致,功名昭著,青史留名。他们的人生境界,令我等不能望其项背。如今,我已然站在“三十而立”的当口,却没有“立”起来,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8 22:03)

张廷发

 

春风仿佛吹进了花苞的骨子里,不多时,一朵艳丽的或者素净的花朵,便在阳光下闪耀着上帝赋予的光彩。每次目睹这样的情景,我总是感觉到无所适从。人不是要致知格物吗?就连这么渺小的野花,都是那么完美,都是那么神秘莫测,同样渺小的人,怎么致知啊?怎么格物啊?

目睹一朵花养精蓄锐,又目睹这朵花欣然绽放,最后是它飘零花瓣,羽衣翻飞,好像无限的离情必须要通过这样忧伤的形式才能完全表达。我空留艳羡的目光,不能挽留它美丽的生命于灿烂的春华中。我甚至用尽所有心力,也不能走进它短暂的生命历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