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我是原野耕作的农夫,这里是我狂欢的舞台,我的汗水和泪水都流在这里,无关乎名利,无关乎世俗。
个人资料
西北土豆blog
西北土豆blo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69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豆言豆语
     我想特意花一些笔墨来记录我们的求医经历。
     最初住院的地方是我们所在区的一家三甲医院,就近求医,因为按入院时医生的诊断,我们对于病情比较乐观,预期几天就可以痊愈出院,所以我们没有去市里的眼科专科医院。
      在住院近一周后,老公的视力几乎没有好转,检查结果只有光感,视力仅0.01。此刻我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四处求医问药。
      这时候才发现,尽管我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几年,但是因为“打工者”的身份和圈子,我们的医疗资源非常有限。且算是有房有车已经定居这座城市,但我们依然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人群,不能不说进入中国体制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能不说这是体制外的我们的悲哀。
      先后去了市眼科医院,北大医院,华夏眼科医院,香港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以及两所中医院。然而,去的地方越多,心里越没底。一样的病情,不同的医生眼里,解释截然不同,归根结底都会说“外伤比较复杂,需要观察,需要慢慢恢复”,而有效的治疗办法却莫衷一是,没有任何一位医生或者专家能给予我们相对比较肯定的答复:用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豆言豆语
  天亮之后,我做出了以下的决定:
   1、把这件事告知在同一个城市的弟弟,还有刚子—我的大学同学、闺蜜的老公同时也是我家孩子他干爸;    2、找眼科主任了解老公伤情,寻求最好的治疗方案;
   3、找律师咨询类似的伤害事件如何处理更妥当,同时和冬梅、淑惠聊聊,听听她们的建议;
   4、找身边的医生朋友了解病情。
   我俩一晚上都没睡好,医生嘱咐他要半仰卧,病床摇成45度角,他应该是伤口痛,所以时不时翻身换角度。
   天刚亮,就有护士进来测体温,接下来就是护士交接班、医生查房。老公的两只眼睛都是蒙起来的,医生开了拍x光的单子后,我用轮椅推着他去拍片。
   早上九点不到,放射科等候区已几乎人山人海,别说坐,连站的地方都找不到。住院病人可以优先拍片,我推着轮椅艰难地从人流中穿过去。
   拍完已是十点,电话响起,是刚子到了。我们两家这些年在深圳情同手足一般,大小有事都会互相照应。
   在医院院子里看到刚子的瞬间,我忽然鼻子一酸,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豆言豆语
      接到老公电话的时候,我刚从外面回来时间不长。
      那天中午是两位许久不见的大学同学冬梅和淑惠几天前就预约的饭局,我特意还备了一支红酒带过去。“阳光煦暖,惬意小酌”,我们三个孩他妈从不到十二点边吃边喝一直聊到店里晚餐的客人陆续走进来,才依依不舍的各自回家。
      我是哼着小调接通老公电话的,一听我就懵了:他说自己打球受伤了正在医院,让我过去医院一下。我的好心情陡然掉入了深渊,脑子里“嗡嗡”直响,连手都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作为和老公一样的铁杆球迷,我们都非常热衷于打羽毛球,看各种比赛,不同的是老公偶尔有受伤,我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受过伤,毕竟在他眼里我属于“菜鸟”级别。但即便如此,他平时的伤也只是普通扭伤或肌肉拉伤,自己擦擦活络油而已,很少去医院的,用他的话说就是“离肠子还远呢,没事!”
      我带着朱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在急诊室看到老公的一瞬间,我几乎都要哭出来:老公在急诊室输液区等着输液,半边脸上、额头都是已经凝固的血迹,一只眼睛上蒙着白色的纱布。刚过完年天气还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7 15:12)
标签:

情感

分类: 故乡情怀
母 亲(二)

   小时候,做过无数次母亲去世我痛哭不已的梦,甚至经常从梦里哭醒来。母亲那时对我诚惶诚恐讲述的关于她去世的梦,总是哈哈一笑,并安慰我:那是给我添寿呢,不怕!
    05年父亲中风住院,我有孕在身未能前去照顾,一年后带着小外孙看父母的时候,发现他们老了许多。背也驼了,牙齿也都不太好用了,尤其是父亲,因为生病而性情变了很多。他们真的是老了。
   尽管已近不惑之年,但是对于生老病死依然很难坦然面对,尤其是自己的父母。我无法想象将来二老西去的场景,也永远做不好心里准备去接受这个事实。所以眼下我尽自己所能去陪伴二老有生的日子,希望他日不要有太多遗憾。
    母亲是非常孝顺的媳妇,也是外婆最懂事的女儿,我自小就亲眼目睹了母亲对老人的种种好。
    外婆经常晚上心口疼(按说应该是胃痛),但凡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6 15:11)
标签:

情感

分类: 故乡情怀
 母 亲(一)

   在所有所有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母亲对生活的乐观,以及对苦难的淡定。她从来没有被生活压力所吓倒,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的。
   在大姐还没有出嫁的一年秋天,顶着大雨拉着一架子车包菜回家的父母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河边翻车了,母亲被压在翻倒在小河的架子车下面,等大姐和父亲喊来邻居帮忙的时候,母亲已经在不到10度的水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从此,母亲每天晚饭后都要吸一支烟,否则总是打响嗝,很痛苦的感觉。而母亲总是自我解嘲: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啊,这下和你爸待遇一样了'。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弟弟出生。
    农家的孩子少不了干农活,在我们那个年纪,偶尔的犯懒或者不情愿也是在所难免。
    当我们清晨踩着没散的露水走进地里摘菜,打着哈欠不情愿的时候,母亲总会鼓励我们说:“这么好的菜,老天爷成给了(意思是老天眷顾,菜长的好),要是天天都有,我天天都愿意来摘啊!”
    夕阳下田野里,当我们拖着晒了一下午的疲惫的身体收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4 01:27)
分类: 故乡情怀
故乡的冬天

      故乡属于典型的北方,自然冬天很冷,是的,对儿时冬天的记忆只有一个字“冷”。
      我曾经用喝水的茶缸接一缸子白开水,撒上一些白糖,睡觉前放在外面的窗台上,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享受自制的“冰棍”。
      尽管家在县城,但是在我读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学校都还没有供暖气的条件,教室里唯一取暖的设施就是一个炉子,勉强能满足取暖的需求。
      煤炭在我们那个年月弥足珍贵,经常听见传言:**偷了学校的碳拿回家了,**班级的碳被偷了。供暖设施由学校提供,但是,学校每周一次发的碳往往支撑不到周末,于是,总有最后的两天或者三天需要班级的同学轮流带自家的碳到教室,于是,早上上学路上总能看见手里抱着碳的同学(记忆中那个年月似乎没有塑料袋,孩子们都是直接拿着一块碳到学校)。
      下雪的天气总是很开心的,那时候的棉鞋基本都是手工做的,雪地踩久了会湿,但是为了玩似乎顾不得那么多。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1 02:16)
分类: 故乡情怀
儿时的愿望

小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有限,于是滋生了我在那个“特殊时期”的许多特殊“愿望”,写出来几个权做对那个年代的记忆吧。
棒棒糖——那是8岁以前的事了,我8岁上学,而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学。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是奶奶的亲戚:一位和奶奶年纪相仿的老太太,带着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孩。至今我对那祖孙俩的相貌没有任何的印象,唯一记得男孩手里拿着棒棒糖在吃。
奶奶做好了饭招呼他们去厨房吃饭了,小男孩把没吃完的棒棒糖放在桌子上,晶莹剔透的大红色,真诱人!我盯着看了很长时间,但是惧怕奶奶的威严而没去动。
我应该感谢奶奶的威严,在她的影响下,那时的我根深蒂固的认为,如果我动了这根棒棒糖,自己的行为一定会为别人不齿。
项链——上小学了,每天上学放学,在街上总能看到摊贩兜售各种东西,最让我动心的是一串彩色珠子串成的项链。珠子有各种颜色和各种形状,在那时候我的眼里,太美了!以当时的条件,作业本要写正反面后才能丢,铅笔削到最后套一个钢笔的笔帽还能再写几天,买项链无疑是非常奢侈的行为,于是,我最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6 00:02)
分类: 故乡情怀

关于秋千

记事的时候起,院子里有几排树。小时候的我无师自通,拿起父母绑东西用的绳子,找两棵距离不太远也不太近的树上一拴,一个简单的秋千就做成了。这个秋千并不舒服,屁股坐上去直接勒的屁股以下腿发麻,但还是玩的很开心。

后来改良了一下,拿一块木板垫在绳子上:这下舒服多了!唯一的不好是需要掌握平衡,那时候在这个简易的秋千上,因为没放好木板我被摔下来N多次,挺惨!

关于挨打

这是儿时留在记忆中最糗的故事了。因为我最调皮捣蛋,时常给父母计划中的事情节外生枝,所以我没少挨打,而且动不动被打的天昏地暗。母亲惯用的“刑具”就是去院子里的白杨树上直接折下一个拇指粗细的树枝,“唰”的一下撸去树叶,然后朝着我的屁股抽下去,'好疼!'这是至今想起来唯一的感觉。

关于爷爷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只有7、8岁,印象已经不深刻了。

能记着的就是一次我去拿奶奶搁在房梁上的篮子里装的“盘馍馍”(小时候特别爱吃这个,奶奶数着数蒸好的“盘馍馍”老被我偷吃的缺数,所以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下午在同学QQ群里看到肖老师病逝的消息,第一件事情就是和老家的同学电话确认消息的准确性,问过了两三个人确认不是谣传的那一刻,眼泪终于止不住涌出来.......

       高中毕业已经近二十年,我和肖老师没有任何联系,听到他病故的消息时,群里的同学一片悲恸,大家都开始述说他的种种好,种种善,以及当年求学时对自己的各种帮助..... 一位教师,他能让毕业二十年的学生如此怀念,如此称赞,可见肖老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

       确切的说,在我就读靖远二中的时候,肖老师并没有正式教过我哪门课程。

       95年前后他是靖远二中的教导主任,那时候他经常穿梭在教学楼各个楼层,偶尔会静静地站在某个吵闹的教室门口看着里面,等着吵闹声渐渐平息,然后用家乡话或调侃,或训诫几句。有时候,肖老师还会把教室里个别调皮捣蛋的学生喊出来,站在教室外面做一会思想工作。那时候同学们眼里的肖主任,威严但是受人尊敬。

       我读书的时候肖老师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4 00:11)
标签:

情感

      曾经和朋友玩笑,讨论“喜欢”与“爱”的区别,他说:“喜欢是浅浅的爱, 爱是深深的喜欢”。

      8岁的时候,喜欢是一条漂亮的裙子,一根彩色的发带,或者是一支悠扬的歌曲,那时候,喜欢得很清澈,很纯净。

      14岁的时候,喜欢是一个小纸条,一张精心挑选的贺卡,或者是一封远方的信笺,那时候,喜欢的很羞涩,很专心。

      18岁的时候,喜欢是一个眼神,一个背影,或者是郊外伴读的朗朗书声,那时候,喜欢变得心跳加快,甚至进入梦里。

      24岁的时候,喜欢是花前月下的喃喃细语,是朝朝暮暮的陪伴与关爱,那时候,喜欢有了漂亮的外衣,叫“爱”。

      36岁的时候,喜欢是一个眼神,一个背影,是风中飘过的熟悉的味道,是坐在桌前窗外的风景。经历生活的悲喜,喜欢早已洗尽铅华,褪去“爱”的外衣,风来雨去,荣辱不惊,她就在那里,不声不响。

       人至中年,喜欢是在内心埋下的爱的种子,随着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