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9-30 08:29)
标签:

科技考古

分类: 考古思想
科技考古可以说是二战以来发展最为迅猛的考古学分支。如果说之前有科技考古的话,最多说是萌芽阶段,提供的信息一般集中在时空框架方面。比如在考古学发展初期,就有沃尔塞、尼尔森和斯廷斯特拉普在自然遗存在考古学中应用的身影;也有英法古生物学家和考古学家在人类古老性上的探索。在二十世纪初,孢粉分析开始用于环境重建,并在格拉厄姆·克拉克的跨学科综合研究中达到过程考古学之前的最高水平。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信息并没有过多与人类行为结合起来考虑,而是作为了考古材料的背景信息。可以说,至此阶段,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提供的信息是各自孤立的,之间的联系是若即若离的。过程考古学的发展改变了这个格局,这个范式最关键的两步均脱离不了科技考古的支撑,第一步是重建文化系统,第二步是探索文化过程。文化系统和文化史不同,关心的是系统运行的内在机制,换句话说,考古学家虽然看到的是考古遗存,如陶片、石器和房址,但真正想了解的是陶工、石匠和泥瓦匠的世界,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是在一个社会单位吗,还是来自不同的单位?至少科技考古可以提供一些线索,比如他们有没有血缘上的联系(可以从牙齿和DNA上研究)?他们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离着上次写信已经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我居然没动笔,幸亏账户和密码没有忘记,就又登陆了。按照以前的惯例,我还是简单叙述一下过去一年两个学期发生的故事吧。

其实,早在留学的第三年,我已经修完了系里要求的学分,现在除了给基金会提交研究经费申请的稿子外,我已经完成了博士论文之外的所有要求。从一年半前开始,我所学的课程基本都是随便选的了,一种是很乐意学的课,如去年春季学期的地质考古和狩猎采集人类学,有的则是由于助教要求必选的两门课,我都选了类似独立研究的课。我还是从去年春天的课程讲起吧。

说是两门课,其实是三门,因为我导师想让我博士论文开题,我就得写出proposal了。有幸得知Robert Hitchcock教授兼职讲学,在我导师的极力推荐下,我选了他的“狩猎采集人类学”。我导师说的理由很明确,“It would be the only opportunity in your life”。姜还是老的辣,希区柯克教授果然是世界知名学者的水平。他1982年在我们系博士毕业,导师是宾福德教授,博士论文写的是卡拉哈里的布须曼人。他上课很有意思,有的时候用ppt,有的时候则是用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这半年一直没有动笔给你们写信,请见谅。前几个月忙于首尾不相顾的课程学习,这些日子家里没有网络,一直在处理很多事务。直到今天,零六年的新年,我才写下这些文字,等到学校的时候再贴到博客里。

刚刚过去的秋季学期可能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疯狂了。到底怎么回事呢,就允许我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请原谅这五个月以来音讯全无。这个暑假在拜师访友、投石问路的过程中,我才得知你们就在我遥远的身边。在读者中,不止有你们,我亲爱的师弟师妹,也有我的师兄师姐和同学,甚至还有几位老师。如果得知你们这么喜欢读我的博客,我应该经常动笔,和你们分享我的喜怒悲欢,分享我在这边学的知识。

结束了第三年的学习,系里要求的课程都结束了,但我想学的远远没有结束。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过那么多辉煌的文化,有的尽管看起来黯淡无光,比如美国西南部没有瓷器和青铜器(铜铃还是外来的)、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没有发展出和其它大陆匹敌的文明却一直处于史前时代、玛雅人念念不忘雕石头,更可悲的是复活节岛上的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历史成为史前史。他们却都经历了自己的辉煌时代,他们形成了对当地环境近乎完美的适应,而现代农业则披着科技的外衣加速破坏积累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文化生态,比古代文明的崩溃来的还要彻底。我学习考古学,感触最深的就是每种文化形态的兴衰史,它们应时而生,兼具天时、地利与人和,除了一些大灾难,比如厄尔尼诺三十年大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学生们:

第一次给你们写信,尽管我知道你们还没有开始接触考古,有的正在为高考而奋战,有的正在生活在幸福的童年。

学习考古是幸运的,因为只有你们才有真正的机会去全面了解人类的全部历史,在长时段的研究中思考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宏观问题,也可以从个人体验出发去阐释文化现象,不断解读出新的信息。

是你们的声音让我做出决定,回国做你们的老师。其实绝大部分出国读书的都留在这边了,毕竟人家是发达国家,生活幸福指数比国内要高很多。你们长大了出来了也会面临这个抉择,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在我的内心深处,达尔文的影子总是存在,物种演化向来都是为后代负责,后代接受自然选择,让优秀的基因流传下去。教育是对下不对上的,你们不必为我负责,虽然我们为人师表的必然会对你们负责。

只有回到你们身边,我才会获得信念的力量。家国天下总是紧密相连,虽然为师对传统道德进行了最大的扬弃,但公众利益还是存留于心,这并不是西方所独有,而是根植于文化基因的流传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推荐文献

考试题目

分类: 学海无涯
(注:忽略highlight,没有意义;如果想看看题目可以单独与我联系,涉及版权,就不在博客中公布了)

推荐阅读文献:

金庸
    《倚天屠龙记》,着重看张三丰部分
    《天龙八部》,着重看天山童姥和虚竹部分

考古学的历史与理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你们要问了,这家伙去哪里了?1月6-9号是我的大考——传说中的博士资格考,之前的一个月我一直在办公室,只有四个晚上例外:圣诞节去了历史系教授Tim家共度佳节;元旦去了师兄家和导师一家一起包饺子吃饺子;还有两个晚饭是在好朋友家吃的。当Crown教授看到New Yorker杂志上提到中国学生准备高考的压力就想到了我,毕竟每次来办公室都可以看到我在读书,也就自然而然地理解了中国青年的状况。考试结束之后,我们已经上了两周的课,今天刚刚得到了信函,给我的定性为Pass,虽然没有得到High Pass,但总归是通过了这个考试,之后遇到的考古教授都和我们这次参加考试的每个人都打招呼,握手,这意味着我们五位同学经过了他们的考核,并且真正成为系里的一员。

这个考试的英文名是qualifying exam,在我们系特指这个综合考试(comprehensive),之后的论文开题是第二次,那时候几乎就是自己谈的导师也不明白,成了独角戏。在来到这里开学典礼上,我就听说了这个考试,一年一次,一个人有两次机会,如果过不了就只能截止在硕士学位了。我告诉系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让你们久等了,这学期只写过一封信,不知不觉整整一个秋季学期已经随风而逝。用一个词来概括这学期的生活,就是疯狂。随着明天我担任研究生助理的欧洲石器时代考古考试的结束,我的这个学期也正式落下帷幕。我还是分享一下这个学期的收获吧。

陶器分析是这个学期唯一的专业课。很喜欢Crown教授,按照现在的流行语,她就是我的女神;另外一位女神是Loa Traxler教授,一位玛雅学家。她们气质高雅,学术造诣很高,而且对学生认真负责。陶器分析是这么多学期以来我上的最累的一门课,也是收获最大的一门课。陶器分析尤其是实验研究的框架从无到有在我大脑中建立起来,成为我终身受用的财富。尽管这门课极有可能打破我的全A记录,但我丝毫不对当时的选择后悔。我无法得到A很多原因是实在没有精力投入了。既讲课又上研究生的课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遗存分析如果不在显微镜的层面上进行,成本是不高的。可惜美国的院士没有那么多资金,不然Crown就可以建立豪华的实验室了,二十多年来的实验室建设仅仅是从课程费用中慢慢购齐设备的(不包括高级的显微镜)。我也相信,将来在国内的考古系和考古研究中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七浪

分类: 学海无涯

亲爱的师弟师妹:

       新学期开始已经有三周了,对于为兄而言,好像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当翻开日记本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会变卦,青春没有留下日记,乌丝却已经变成白发。这学期可能在我的一辈子中不会出现第二次,不会这么劳累,不会将一切娱乐活动都取消。

       八月九日结束了在合同考古办公室的打工岁月,虽然挣到了对我而言不菲的收入,但也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未能见伯父最后一面,也未能和国内考古同仁同舟共济。新学期开始之时,我已经预料到闲云野鹤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在汉语助教培训的第一天已经感受到滚滚而来的海浪,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卷入波涛之中,另一个则是埋好自己的双腿,任波浪呼啸而过,拍摄最惊险的瞬间。无疑,我选择了后者。

       我意识到,迎面而来的是层层叠压的七个波浪。

       第一浪:陶器分析。陶器分析是我错过的课程,两年前来到新墨西哥大学,按照美国学生的安排,我应该选三门课,合成九个学分,而考虑到破破的英语水平,我只选了两门,一门是考古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今年暑假没有回国,已经是第二年没有回国的暑假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作为志愿者参加了克洛维斯遗址和阿拉斯加有关最早美洲人的发掘,今年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边挣钱一边学知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我们学校的合同考古办公室工作了。它隶属于麦克斯维尔博物馆,但保持了一个独立的机构,英文名为Office of Contract Archaeology,简称OCA,有兴趣可以Google一下。你们可能有兴趣了解美国的发掘和整理工作,我就在此唠叨一番,也希望对中国田野考古有借鉴意义的地方。

      美国很少有考古所这样的称呼,除了国家公园系统和其他文化遗产系统的项目之外,考古公司占有很大的比重,承担了主要的抢救性发掘工作,一般称为合同考古学项目。公司性质决定了这个机构是盈利的,必然也要在市场中竞争。在当代美国,经济已经不再是整个国家和社会的中心,和发展中国家很不一样,按一位考古学者的话说,美国是以文化为中心。如果有基建项目和文化遗产发生冲突,文化遗产则具有决定权,经济项目则会拖很久。美国的发掘速度很慢,除了不太重要的遗址,一般是需要用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厚骨薄金
厚骨薄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16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