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亲爱的师弟师妹:

已经在博客上消失一年有余了,也许你们也知道,我最近转移到了微信上,建了个“考古学理论与方法”的群,做了个四百多人的群组,自任秘书长。这个群的建立源于我想分享在上学期给新墨西哥大学本科生开设“考古学方法与理论”,即国内的导论课时的笔记,同时建了个微信群和QQ群,前者匿名讨论问题,后者实名分享资料。匿名讨论的优点在于形式上的平等,而且大家可以隐藏身份,充分发挥自己对某一考古学问题的讨论;QQ实名实属无奈,有坏人渗透,发不适当的图片。几个月下来,这个讨论组做得还不错,没有沦落为拜年群,偶尔还有相当出色的讨论。如果你还没加入,记得申请加入哦。

这一年其实我主要是在做一件事——博士毕业,换句话说就是写完博士论文进行答辩。我的博士论文的开题报告是2016年的夏天通过的,2017年暑假回国探亲,之后去了云南帮助我们系的马夏雯教授做摩梭人进化人类学研究,后来因为中途病倒未能去很多地方看材料。八月份回到新墨西哥之后,开始着手写博士论文,完成了前三章。后来主要进行数据登录,把国内发表的细石叶遗存都做进了几个Excel表,结果发现意义不大。论文的正式突破发生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30 08:29)
标签:

科技考古

分类: 考古思想
科技考古可以说是二战以来发展最为迅猛的考古学分支。如果说之前有科技考古的话,最多说是萌芽阶段,提供的信息一般集中在时空框架方面。比如在考古学发展初期,就有沃尔塞、尼尔森和斯廷斯特拉普在自然遗存在考古学中应用的身影;也有英法古生物学家和考古学家在人类古老性上的探索。在二十世纪初,孢粉分析开始用于环境重建,并在格拉厄姆·克拉克的跨学科综合研究中达到过程考古学之前的最高水平。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信息并没有过多与人类行为结合起来考虑,而是作为了考古材料的背景信息。可以说,至此阶段,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提供的信息是各自孤立的,之间的联系是若即若离的。过程考古学的发展改变了这个格局,这个范式最关键的两步均脱离不了科技考古的支撑,第一步是重建文化系统,第二步是探索文化过程。文化系统和文化史不同,关心的是系统运行的内在机制,换句话说,考古学家虽然看到的是考古遗存,如陶片、石器和房址,但真正想了解的是陶工、石匠和泥瓦匠的世界,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是在一个社会单位吗,还是来自不同的单位?至少科技考古可以提供一些线索,比如他们有没有血缘上的联系(可以从牙齿和DNA上研究)?他们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离着上次写信已经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我居然没动笔,幸亏账户和密码没有忘记,就又登陆了。按照以前的惯例,我还是简单叙述一下过去一年两个学期发生的故事吧。

其实,早在留学的第三年,我已经修完了系里要求的学分,现在除了给基金会提交研究经费申请的稿子外,我已经完成了博士论文之外的所有要求。从一年半前开始,我所学的课程基本都是随便选的了,一种是很乐意学的课,如去年春季学期的地质考古和狩猎采集人类学,有的则是由于助教要求必选的两门课,我都选了类似独立研究的课。我还是从去年春天的课程讲起吧。

说是两门课,其实是三门,因为我导师想让我博士论文开题,我就得写出proposal了。有幸得知Robert Hitchcock教授兼职讲学,在我导师的极力推荐下,我选了他的“狩猎采集人类学”。我导师说的理由很明确,“It would be the only opportunity in your life”。姜还是老的辣,希区柯克教授果然是世界知名学者的水平。他1982年在我们系博士毕业,导师是宾福德教授,博士论文写的是卡拉哈里的布须曼人。他上课很有意思,有的时候用ppt,有的时候则是用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师弟师妹:

这半年一直没有动笔给你们写信,请见谅。前几个月忙于首尾不相顾的课程学习,这些日子家里没有网络,一直在处理很多事务。直到今天,零六年的新年,我才写下这些文字,等到学校的时候再贴到博客里。

刚刚过去的秋季学期可能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疯狂了。到底怎么回事呢,就允许我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厚骨薄金
厚骨薄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66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