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昆仑树
昆仑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068
  • 关注人气: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阳光下

 

无数细小火焰

组成的秋阳

在青绿的老槐

演奏新鲜的乐章

母亲呵

我知道

那波浪摇动的枝叶

是你年轻时的容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多年前为一位逝去的年轻女孩而作。据说,黄巢喜欢过她。
        2004的绝唱-为《爱在第九世纪末》作序

                             刘长乐
 
  2004年的岁末,当人们思索着谁感动了中国的时候,我却把目光和思绪久久地定格在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上。她叫张晓鸿,是凤凰卫视的一名电视记者。在距离元旦只有三天的时候,这个刚满30岁的女孩离开了人世,与我们阴阳相隔。这使我们痛惜。想着她的笑,她的达观,她的努力,想着她如何让原本卑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学着点

俗语是民间流传的通俗语句,凝结着先辈们的智慧和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是一句俗语,最初是来自古代建筑房屋架梁结构部的严谨态度,后一般指长辈或者领导人行为不正,久之小辈或下属也跟着行为不正。那么,梁架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立此存照
今天是2017年12月13日,乃南京大屠杀80周年国家公祭日。西方文献及记录影片中陆续发表过很多有关南京大屠杀见证图片或镜头,其中不少是国内没有见过的。曾专门到几座大图书馆翻拍了其中一些展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12-31 12:05)

《飞天》后记

 张林


常书鸿与李承仙


有时候,人类的秘密人本身无法破译。在敦煌千佛洞的经卷里,一种世界上现存的最古老的乐谱和舞谱一直无人能识。有敬畏者称之为“天书”。也许真是天机不可泄露吧,企图破译古乐谱的两位中国学者,在自以为要成功的时候先后死去,使这种研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悲剧色彩。其中敦煌古谱专家席臻贯之死更是让人百感交集,患膀胱癌的他是在打了两支杜冷酊后,才硬撑着看了一眼自己破译的《敦煌古乐》的演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绘本画师熊亮说自己是个不想长大的人。但是到了他经常想到“有生之年”这四个字的年纪,他的灵感有了枯竭的危机,常常几天写不出一个字,画不了一幅画。直到有一天,他面对一片密林冥想了几天之后,决定走进他之前不敢进的森林深处。在陌生、潮湿、恐惧的寂静中,他与鸟兽为伍,欣喜地找到了灵感。绘著了这套长篇寓言故事(6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社会如果要繁荣的话,它就需要一定数量的、并不完全和一般类型相符合的个人。实际上,所有的进步,艺术上的、道德上的和思想上的,都取决于这些个体,他们一直是人类从野蛮状态向文明状态转变的一个决定因素。社会要进步、就需要一些不同寻常的个人,他们的行为虽然有益,却并不是应当普遍化那种。在高度组织化的社会里,对这些个体的行为,始终有一种过度限制的趋势,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社会完全不加控制的话,产生出一个有价值的创新者的同一种个人主动性,却也可能产生出一个罪犯。这一问题,像我们关心的所有问题一样,是个平衡问题,自由过少带来停滞,过多则导致混乱。

我们今天的艺术家在公共生活中并不像他们在很多年前那样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5 10:03)


如果没有竞争,普通人是不会幸福的,因为自从人类起源以来,竞争就一直是大多数重大行为的动力。因而我们不应试图消除竞争,而只是要注意让它采取不极端有害的形式。原始的竞争是一种将会杀死另一个人及其妻儿的冲突;以战争形式出现的现代竞争仍然采用了这一形式。但是在运动、文学以及艺术竞争中,以及在**政治中,它采取的形式就几乎无害,并且仍然为我们那些好斗的本能提供了相当充分的宣泄出口。

从纯生物性学的观点看,不幸的是,技术破坏性一面的发展远远要比创造性一面的发展更加迅猛。一个人片刻之间就可以杀死50万个人。但是他却不可能比我们的原始祖先更快地生儿育女。如果一个人可以像他使用原子弹毁灭50万个敌人那样迅速地生育50万个子女的话,即使付出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9 12:48)


2004年的岁末,当人们思索着谁感动了中国的时候,我却把目光和思绪久久地定格在一个年轻女孩的身上。她叫张晓鸿,是凤凰卫视的一名电视记者。在距离元旦只有三天的时候,这个刚满30岁的女孩离开了人世,与我们阴阳相隔。这使我们痛惜。想着她的笑,她的达观,她的努力,想着她如何让原本卑微的生命发出了绚烂的色彩,在最微不足道的事情上找到喜悦和快乐,在最难以坚持的日子里洒脱地对待生命与死亡,我们也许才能稍稍释怀。晓鸿最终提升了自己生命的质量。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提升了自己生命的质量,就是提升了人类生命的质量。千百年来,文明的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

 

我认识晓鸿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说写作是一场智力游戏,而李延芳的写作却是个重体力劳动,要承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她那只变形严重的右手无法直接操作电脑键盘,一是她的手指不可能同时按两个键,一些操作不能完成;二是手指按键时按不准,还会碰其他的键。“我这个手指不能伸直,我觉得手指奔那个键去了,可它按住的却不是那个键,所以我就手握一只笔去点键盘,这样目标比较准确。”

 

更让她愁肠百转的是创新的不易,总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不够“出彩”。连杜甫那样的大诗人都说,语不惊人死不休,可见写作是一件多么恼人的差事。为了把脑子里灵光一现的东西记下来,她白天写作累了一天,晚上还要把纸和笔放在床头上,想起什么就往纸上写。夜里看不见,有时记下来的字都摞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