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感谢上帝,帮助我们创造了无数美妙的文字,让我们可以在寂静中书写并阅读。能够写作和阅读是多么快乐的事啊,在倾诉和倾听之时,我们就成了大地上的美丽植物,沉醉地仰望星空。

公告
      愿你在这里得享一刻宁静与喜悦,愿上帝祝福每一位来茶室小坐的朋友:)
  这里的文章皆由茶室主人亲手烹制,若蒙偏爱转载,请注明出处或与本人联系,谢谢合作!
个人资料
书拉密
书拉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696
  • 关注人气:2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玫瑰花语
玫瑰花语:
广大而孤独的世界里,两个人的简单生活
哪哒心香
哪哒心香:
透过幻想与虚构的天窗,可以看见生命的真相
茉莉花开
茉莉花开:
生命中流过的种种印记,不见得总是大悲大喜,却常有花开花落般淡淡的喜悦与惆怅
百合清露
百合清露:
在百合轻绽的晨曦中,有透明的露珠滴落,那是一个孩子的祈祷
影色书音

影色书音

那些悦耳悦目的音符与图像,总是令人心生向往……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7-01 09:58)

书拉密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关于米果。

陈湘到我这儿来了,是我打电话让陈湘来的,我说我在米果的书柜里找到一只牛皮口袋,里面有一个深红色绒面的笔记本,侧面加了锁,牛皮口袋上写着“给陈湘”,我就打电话让陈湘来取。

陈湘来了,拿着那只笔记本看了又看,问我有没有钥匙,我当然没有。

陈湘把手探进牛皮口袋翻来翻去,发现仍然没有钥匙,就小声嘀咕了一句,似乎是怎么能没有之类的。

我不耐烦地冲他叫道:“没有,我当然没有,你那么重要,他怎么可能把钥匙给我呢?!”

陈湘忧怨地看我一眼,眼睛里有点儿闪光,也没说什么,把笔记本放回牛皮口袋,用手指在口袋面上刮了刮,似乎在审查牛皮口袋是否够结实,垂着头站在那儿前后摇晃了几下,用戴着手套的手背擦擦脸,走了。

我站到窗口,看着陈湘走远,米果要是知道我这么对陈湘大吼,一定会难过,他特别害怕我不喜欢陈湘。确切地说,他特别害怕我恨陈湘。

姐,你别恨。我看见他眼睛那么闪一下,盯着我,不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3 14:00)

发表于《杏花》2011年春季号 

后    

                                                  书拉密

肖玉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做晚饭,汤汤水水地摆了一桌子,倒不是为着什么特殊的事,秦从外地出差回来,按惯例为他接风的,又正巧赶上中秋放假。听出是肖玉的声音,我还以为她是节日问候呢,刚张嘴说了一句:“你的节日观念可够强的……”,话音还没完,她劈头打断我说:“裘飞死了。”

我拿着无绳电话,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很本能地问道:“谁?你说谁……死了?”

“裘飞。”

那一瞬间,这个名字非常刺耳,通过电话传过来时震得我的脑袋嗡嗡地响成一片,我突然感觉胃里空得难受,有只手在里面狠狠地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4 17:00)

一到六月,天就会热,热到让人窒息。

从早晨起来,就在说话、斟酌文字、收拾房间、洗碗、擦地、逗猫、瞄两眼艺术发展史、看我家的画家画画,得着一个空儿,吃了几只红樱桃……

坐在阴沉的天空下,听见鸟鸣。

有些事,无论用怎样的忙碌,都挡不住会想起,何况,还有那些铺天盖地的涂抹。越是想删除,越是能想起,仿佛一场痛定思痛的爱情……

 

什么时候,我可以,为你们献一朵真实的花呢?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19岁的少女,如今,已经44岁。

而你们,一直停留在那个年龄,有许多人因此心痛。

 

我们总是在期待,也许下个春末,不会这样窒息,我们不会总是坐在铁皮的屋里沉默,那些疼痛的人们,可以有尊严地表达思**念**……但我们还是一天天地期待着,似乎在无边的旷野上,看不到边际。

 

有时想,如果不是因为我还可以仰望,这样无望的等待,是不是足够残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2 12:21)
    这篇小说,陆续写了有一年,在心里反复修改了多次,包括人物的结局。最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愿意读小说的人越来越少了,但我对这种体裁的热爱却始终未曾减少。 若说有什么愿望,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写出中国基督徒的真实生活,在信仰中经历的痛苦与挣扎、软弱与跌倒、坚忍与自省、欢喜与平静……我希望我的心与我的笔,都是真实的镜子,不逃避不粉饰,但映射的却是来自于天上的光芒——

在井边

 

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09:47)

总有些日子,是无法忘怀的,就像一些气息或颜色,在某些瞬间,会让人生出疼痛的怀念,因为与某段记忆、某件往事相关。

 

看过《致青春》,突然明白,我不曾有过那样泼辣自由的岁月,因为那是90年代大学生才拥有的特权;

身为80年代的大学生,我们再如何试图跟着这个国度清除某段历史,都只会更清晰地看见它的存在。我们因此,而更懂得,什么叫真自由,什么叫真的代价。

 

连爱情,都无法与之抗衡。

 

有些日子,一过,就过了那么多年……

但我仍然带着理想的热情与诚恳,期待着,有一天,它不会被屏蔽,被抹杀,仿佛不曾出现过那样;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在世界上最大的广---场,献上鲜花,铺满地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8 13:29)

 

 

在认识上帝之前,有许多年,我都感觉自己过着双重生活——内心的我和外在的我有极大的分离感。表面上,我传递的是乐观向上明朗;但事实上,我每天都在执着于生命意义与价值的终极问题,因不可得,而魂不守舍,惶惶不可终日。最难堪的是,我无法和周围人说清楚这个问题,因为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纠结。

于是,到后来,我变得非常封闭,非常不情愿向人倾诉,认为说了也没用,没有人真能听懂,也没有人真能帮得上我。这种状态令我的内心变得日益刚硬,以至于不愿接受别人的帮助,甚至不做任何呼求的努力。

如今回望那段灰色时光,我得承认,从事实的经历上来说,我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幼年丧母外,我并未遇过多么大的坎坷、受过多么大的伤害,与我周围的许多人相比,我绝对可以算是个幸运儿,自小就受宠,长大了也几乎诸事顺利。但天性中的过度敏感和悲观,让我着实成了一个见叶落而悲秋、闻惊雷而哀春的人。记得最清楚的一种感受是,虽然我自小生长在东北,但每到秋末,秋风一过,我便油然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6 09:52)

 

 

那天敏姐来电话,说起自己的病情,显然又在恶化,而且疼得厉害。她在电话那边,声音暗哑,却很平静,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又不断地告诉我不用太担心。

我拿着电话,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突然笑着问她:“你预备好去见祂了吗?”

隔着电话,她一定也听见了我问话中的笑意,便也笑了一声,说:“是的,我预备好了,从里到外都预备好了,就等祂来接我。”

那一瞬间,我非常感动,特别想越过电话,抱抱她。

 

算起来,敏姐患鼻咽癌也有十六七年了,中间做过两次化疗,复发过三次。曾为她诊病过的医生看到她,总是惊讶于她的忍耐力和生存率。据说当年与她同期患病的人早已陆续离世了,以至于她因化疗后遗症留下的种种不适,医生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临床解决方案——很少有病人在化疗后能生存这么久,医生们无经验可循。

每每说到这些,敏姐都会笑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始终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中国的文艺将会有一次井喷,因为郁积的东西太多了,得到积累和受到磨砺的也同样多。当地下的熔岩涌流积聚到一定的时候,必要找到一个出口,肆意张扬地喷发出来,炽热与悲壮、雄浑与激烈……都将在中国和世界的上空绘出新的图案,那个时候,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我愿意期待,在这样一个仿佛看不到光明的时候——


 2012年8月18日,在北京东郊宋庄举行的“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开幕。简短的开幕仪式之后,放映独立制作剧情片《鸡蛋与石头》。影片开映半小时,遭遇拉闸停电。前来看电影的人们,一下子全都坐在了黑暗当中。有人马上发微博说,这是“史上最短影展”,刚开幕就闭幕了。这条微博被转发近两万次。

   实际上影片的展映并没有停止。它本来就没有固定影院,是在宋庄不同的艺术家工作室里放映,得益于艺术家们个人的支持。去年同期也发生过同样遭遇干扰的现象,开幕式原定的地点被取消,后来撤到了栗宪庭先生自己的小院里。这里本来是他的住家,现在成了栗宪庭电影基金办公室。这个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9 11:25)
 
    在暴雨中逝去的77条生命(姑且相信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如若他们从未听过福音,从未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罪人,是必然要死的,是需要被怜悯被拯救的,而拯救者就是耶稣基督,只需为罪而承认,便能因信而称义。倘若他们不曾听说过这个真理,这个责任在于我们,在于基督徒的不作为。
    无论政府的管理者们是否愿意说出道歉的话,身为基督徒,有责任向暴雨中的逝去者说出这句——对不起!
     福音需要在场,也需要针对当下。今日中国的可怕现况,知识分子有相当的责任,因为全面的失守和谄媚自私的生存态度;基督徒有相当的责任,因为只顾自己的得救而缺少国度的观念。
    愿上帝赦免我、赦免我们的怠惰和冷漠!对于这个世代、这个国家、这座城市,所有未认识上帝的人,我们大为亏欠!
 
    当天晴时,我们岂不应当尽快行动吗? 
    倘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中午给天津武清的牧羊地儿童村打电话,被告知他们那里目前还好,有两间房子进水了,但损失不严重,孩子们都好;但目前仍需要一些日常用品,她们提供了一份详单,我稍后会加上来。有谁想一起参与购买和同去的么?大家一起商量一下。我没组织过这类慈善事工,希望也得到一些建议和提醒。

 

这是儿童村的来信:

 

牧羊的儿童村需要 7.25

1. 冷冻虾 (15斤) 牛肉 (15斤) 鸡翅根 (15斤)
2. 酱油 米醋
3. 一次性鞋套 (50包)
4. 双汇火腿肠(20包)
5. 水果、酸奶 (长期)
6. 小灯泡 (小圆泡5瓦或 2U或螺旋5瓦/7瓦)(最好Phillips
名牌)
7. 电话机5台
8. 家具蜡 (3瓶)
9. 汽车竹子凉坐席一套
10. 回形针 大10盒,小10盒
11. 橡皮筋 5袋
12. 大蝴蝶夹 10板
13. 胶棒 5盒
14. 碳条 3条(传真用)
15. 毛巾
16. 布拖把
17. 一个移动硬盘(300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