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张墩墩
张墩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40
  • 关注人气:3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墩墩简介

张墩墩,1982年生于河北张吕卷村,现居石家庄,写诗和小说。

QQ:99051904

如欲转载本博文字,请联系我。

新浪微博
干2

 

《干》网刊第二期,最牛逼的纯文学网刊。下载

饿虎扑食

我的短篇小说集《饿虎扑食》,欢迎下载,没事看看。下载

我看过的东西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为放弃小说写作而寻找理由(或借口),我希望这样的理由主要不是缘于自身的困顿乃至匮乏,而是来自外部,最明显的我想就是来自影视、网络的冲击,让文学尤其是小说,越来越边缘、小众甚至频临灭亡……我以为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是一个不可逆的事实,我基本看不到任何小说复兴的希望以及必要。对那种把文学的衰微与当代人精神堕落联系在一起的看法我也不敢苟同,本来小说以至文学就不是也不应该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必需品,怎么会没了小说乃至没了文学人类精神生活就堕落了?再说,当代人的精神怎么就堕落了?

 

  当然,这话题太大了,就算是我的一己之见吧,而且是饱含着幸灾乐祸的一己之见——反正我也写不动了,那就让小说也赶快灭亡吧,要玩儿完大家一起玩儿完。

 

  确实,这些年我越来越有一种写不动了的感觉,人到中年,体力下降精力不济,一方面上有老下有小琐事缠身,一方面残余的那点体力精力还要面对各种诱惑的考验,我说“诱惑”完全是高抬自己了,其实就是吃吃喝喝而已,对我而言就是喝,更具体说就是“大喝”……但这些自身的麻烦和困扰,应该不成其为放弃写作的理由,按通常说法,中年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所有的动物中,我摸过最多的是兔子。但严格来讲,我很少摸完整的兔子。我所摸的都是兔子的皮——从兔子身上拔下来的皮。

在我出生的地方,兔子统治着人们的生活。我的家人亲戚大多靠加工兔皮为生。从我记事起,兔皮就常伴左右。有新鲜的兔皮,毛的另一面布满红艳艳的血丝;还有搓了盐的兔皮,在温暖的日子里不会掉毛腐烂;也有晒干的兔皮,直挺挺,硬邦邦,需要浸泡一整天才能变软;甚至有进口的兔皮,冻成一个个大冰块,每个冰块里有一百张,说有一百张,就有一百张,外国人做事很认真。

不管什么样的兔皮,都要一张张经过我们的手。浸泡,清洗,铲皮,下缸,下料,加热,出缸、晾晒,铲皮,配褥子,拉褥子,缝褥子……加工程序一道又一道,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书。等一张兔皮褥子制作完成,已不知被我们摸过多少遍。

而当兔皮还在兔子身上的时候,被主人摸过几次?应该不会超过十次,其中最后一次,也是最关键的一次——兔子被人一把捞起,后脑挨上重重一击,兔命归天,而后兔体倒挂,刀过脖颈,血流出来。众多兔子挂成一排,犹如一片白云,血雨倾盆。屠夫手持尖刀,刀走大腿,游刃有余,再把刀叼在口中,双手抓住兔皮的开口,向下撕扯,像脱袜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偶然找到一些旧诗,大部分写于2003至2005年(那段时间写得真多啊),最早写于1998年。这短短几年,我慢慢丧失了写诗的能力。如今的我,不再写诗,苟且偷生,只是活着。现在读这些旧诗,好像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看自己当年在运动会上赛跑的视频。选几首,发上来,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曾写诗,不妨找找自己旧作读读。

《生活中的声音》

有音乐
透过窗户飘到了外面
有风
把音乐声吹得更远一些
后面还有狗叫
干净的空气
以及我提着一大袋垃圾
转过楼梯的拐角
炒菜声是朋友在厨房
制造出来的

当我们男人谈论到
喉结的大小
喉结还长在我们各自的脖子上
吃饭时说这样的话题
未免有些不合时宜
让我们把吃饭声
尽力传到外面
让那些坐在树下的
已经断气的人听见
2004-7-7

《背书包的女孩》

我把那个背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得好!

迄今为止最好的科幻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无知者无畏。我觉得韩东没有错。如果换了我,也会这么干。你写得那么差,还好意思出版,还好意思寄给人家看,指望着写个序言啥的,利用下韩东的名声。结果你错了。你作品的低劣激怒了人家。韩东不给你面子,实际上是从文学的角度出发。你写得差,人家凭什么捧你?这就是韩东,敢说真话。要是换了别的作家,基本上说好话。现在你把韩东贬得一文不值。当初你干嘛去了?你既然早知道他是口水作家,那还把你的大作寄给他看?你的作品能出版,完全是因为你占有着出版资源,有这个便利,和文学无关。

梦想成为一只苍蝇的韩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2-21 15:15)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过完年了,同事们又见面了,都要聊两句过年的话题。很多人都说,越来越没有年味儿了。那么年味儿是什么?谁有能说得清楚?在我看来,中国的年味儿不过是大吃大喝,走亲串友,聊一聊赚钱的事,再互相恭喜发财……从这些方面讲,年味儿还是有的。只不过你过的年不是你理想中的年。
  当然,还有放鞭炮。我在农村老家过年,放炮是少不了的。可以这么说,一到过年,村里就炮火连天,空气中硝烟弥漫。很惭愧,我虽然身为一个老爷们儿,但对放鞭炮却很怵头。这都来自少年阴影——
  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孩子。那天是正月初五,家里只有姥娘和我。爹娘不在家。我姥娘是上供高手,不会错过每一个上供的日子。她上完供,需要我放几个大二踢脚,烘托一下气氛。而我对放炮也是很积极的。我头戴头盔,手夹烟卷,严阵以待。我很担心二踢脚一飞冲天之后落在我的头顶炸响。戴着头盔就算万无一失了。
  刮着东风,可风一来到院子里,就没了方向,东南西北乱刮一气。我摆在地上的二踢脚偶尔会随风摆动。我点了一个,背过身去,一声巨响,然后空中传来辉煌的爆炸声,就像回声一样。点第二个的时候,烟头刚触到导火索,一阵风袭来,二踢脚倒了,直冲南墙而去,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短小说

一个无zhengfu主义者的小说噩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情况属实
原文地址:张墩墩的鱼刺作者:魏思孝

回老家一个星期。

张墩墩来淄博出差,见了一面。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张的喉咙里卡了个鱼刺,先去口腔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陈凯歌身上有着严重的士大夫情结,表现为虚伪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此类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装逼,而且心胸狭窄,特别脆弱,经不起人说,一说就急眼。所以当年陈凯歌会状告胡戈。悲哀的是,他们在中国很容易混出来。  
  
  陈凯歌喜欢赵氏孤儿的故事,是理所当然的。这个故事里有人格魅力,有伟大的牺牲,还有恢弘的史诗。他搞了这个故事,最生气的,恐怕就是元代那位老先生了。赵氏孤儿,挺好的一个孩子,被陈凯歌毁了。孤儿名叫程勃,陈凯歌希望借此片真正地勃起,一雪《无极》之耻和《梅兰芳》之恨。但很遗憾,也很正常,他依然疲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陈凯歌的真实水平恐怕就是这样。他已经玩了半辈子,只侥幸拍出来一部还算过得去的《霸王别姬》。他躺在这部片子上苟延残喘,大有吃一辈子的劲头。现在他找到一个赵氏孤儿,像捡了个大西瓜,以为能重回那个并不存在的巅峰状态。结果他的瓜是坏的,一股馊味儿。幸好这两年中国电影界烂片迭出,一片更比一片烂,陈凯歌的烂被悄然掩盖。但我不能忽视。您头顶大师头衔多年,该还原本来面目了。  
  
  赵氏孤儿的题材十分讨巧,故事流传千年,剧本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