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翟业军
翟业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628
  • 关注人气:2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简介
 翟业军,男,江苏省宝应县人,1977年1月出生。2004年6月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同年留在南京大学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心任教。
  研究成果
  代表论著:
  《蔼然仁者辨——沈从文与汪曾祺比较》,《文学评论》2004年第1期
  《无神时代的约伯——评库切〈迈克尔•K的生活与时代〉》,《外国文学》2006年第2期
  所授课程
  中国现代文学史
  京派与海派作家研究
  “十七年”与“文革”文学审美选择
请输入标题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12 14:00)

处处有事件,全局无故事

——谈徐则臣《北上》

翟业军

艺术家的创造即如创世,每一位有自觉的创世者在开创一个世界之前,都应该思考一下自己与世界“是”或者“应该是”什么关系,因为关系就是态度、世界观、方法论,有什么样的关系,就会有什么样的大小、高低、远近和浓淡……比如,小津安二郎的摄影机始终只比地板高几十公分,与人物坐在榻榻米上的高度齐平,以至于他的摄影师茂原英雄因为长时间贴在冰凉的地板上而弄坏了身体。一成不变的机位设置,源自小津的强烈的自觉:日本人是盘坐在榻榻米上看世界的,要忠实再现他们所看到的世界,机位就必须是低的,如果把摄像机架起来,就有另一种统摄性的叙事声音强行闯入、改造这个世界。再如,侯孝贤一直让他的摄影师远一点,再远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像查理那样骗我吧,我给你钱!

——说《新喜剧之王》

翟业军

中国文化真是太老了,它喋喋不休的是对身份、对因缘网络、对“在世界之中”的恐惧,心心念念的是走啊,回家去,田园将芜,胡不归,以至于中国人还没有学会如何把自己嵌入世界,就已经认定这个世界是不值得嵌入的,世界无非是樊笼,是疯人院。星爷天赋一双幼稚的眼睛,他根本不关心你成了什么以后会怎么,而是紧紧盯着刚刚上路的作为“无名之辈”的你有没有可能给自己冠上一个你所钟爱的名字。打个比方,我们小时候都写过长大了我想干什么的作文,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理想,但我们很快就忘记了这档子事,就像忘记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多少有些尴尬、羞赧的遥远的笑话,我们径直以自己能够而不是曾经想要的样子嵌入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宝盒宝盒我爱你!

翟业军

万历年间,国子监监生李甲游教坊司,偶遇相传“院中若识杜老媺,千家粉面都如鬼”的十娘杜媺,一见倾心、郎情妾意,两个人就在院内做起了恩爱夫妻。过了一年,李公子囊箧渐空,鸨儿要把他扫地出门,幸赖十娘和友人解囊,他奇异地为十娘赎身,二人束装还乡。临行,十娘假托姐妹馈赠,带上一只描金文具,装有自己数年积攒下的不下万金的百宝。彤云酿雪,船泊瓜洲,公子鬼使神差,竟把十娘卖给孙富以获千金,悲愤的十娘抱着宝匣跃入江水。这一则出自《警世通言》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可谓家喻户晓,我在这里重提这个老故事的目的在于重审宝盒在杜十娘心中的分量以及宝盒与爱情之关系的古今变迁。

沦落风尘的十娘必须世故。她懂得宝盒的沉重,乡关万里,人生漫漫,跨出去的每一脚都可能踩空,听到的每一句承诺都未必作数,但只要有宝盒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楚门推开那道天梯之门

——论鲁敏《奔月》

翟业军

这是一次既舒适又危险的写作。

舒适是因为有章可循。“奔月”是一个亘古已有、中外皆然的迷人主题,谁的心中不曾偷偷怀有一个朝向月亮飞升的冲动和梦想,哪个行吟诗人不试图以自己的吟唱加速度地逃离这片令人烦闷的、从这里绵延向无穷远方的土地?于是,嫦娥奔月,武陵渔人误入桃源,霍桑《韦克菲尔德》的主人公离家出走,在另一个街区默默注视家人二十年,《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无论如何都要冲出生活了三十年的巨大的摄影棚,是枝裕和的人物心中闪烁着一丛注定要吞噬他们的“幻之光”,就算是卡夫卡的大甲虫被囚禁在自己的硬壳之内,这种囚禁也未尝不可视作一场朝向自己心灵深处的无止尽的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批评的冬天到了,更凛冽的寒冬还会远吗?

——从许、李对谈说开去

翟业军

今年817日,许子东、李陀携各自的新书参加上海书展,顺道做客凤凰网,做了一个题为《文坛要有争论,当代文学批评非常软弱》的对谈。有理由、有底气指责当下的文学批评“非常软弱”,是因为他们心中矗立着一个永远回不去的文学批评的黄金时代——八十年代。以八十年代为参照,朝向没有具体所指因而空洞成“虚指”的当下批评开炮,原本就不是一次真实、有效的批评行动,而是这两位八十年代文学批评的风云人物所完成的又一次的自我祝圣仪式,他们骂的越狠,他们心中的神圣感就越强,他们在强烈的成圣幻觉中误以为自己就是当下批评的救世主,忘了自己也是“非常软弱”的批评界之一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啊,这么庸俗的成功学!

——论张艺谋《影》

翟业军

影子与本尊,脸与面具,赤裸生命与身份,被打上斜杠的主体与大他者,这是一种多么迷人又酷烈的关系啊,其中纠缠着祝福与禁止、绞杀与新生。在黑泽明《影武者》中,影子一开始排斥、恐惧于影子的身份,因为本尊堂皇得令他目眩,更因为本尊的根本性缺位让影子注定要彷徨于无地——没有本尊,何来影子?不过,影子渐渐感到逝去的本尊从各种人、事身上朝他折射而来的反光,他开始懂得,有一种火是永恒的,不可能熄灭,他不由自主地渴望自己变得更庄严一些,他甚至奢望自己分有本尊的神力从而尽可能地延续本尊的霸业。于是,影子投水追随早已沉湖的本尊的结尾,就不能只是视作身殉,而应看成回归,正是在这样的回归中,影子获得了恍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贾樟柯的江湖梦,早醒了

——谈《江湖儿女》

翟业军

贾樟柯钟爱废墟,建筑的废墟,秩序的废墟,心灵的废墟,因为废墟意味旧权威的坍塌,新可能的诞生。废墟之中的生灵方生方死,他们有一段飘渺的旧梦,也有一个不可期到令人绝望的未来,于是,他们就像一些买不到车票的旅客,孤独地站在时代的长长的“站台”。去秩序的废墟是一座弱肉强食的丛林,一片腥风血雨的江湖,它的基本逻辑是,有钱就是真老大,拳头才是硬道理,《任逍遥》中的小季和斌斌捆着假炸药包去抢银行,却不知道带上打火机,他们怎么可能干得过拿着真枪的乔三?废墟中被碾压、被锤击的弱者当然渴望一个“义”字,因为只有“义”才能让他们感到自己与那些强者生存在同一个共同体内,才能让他们凭空生出一腔作为共同体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些拒绝被勘测的沙丘

——谈《英国病人》

翟业军

201878日,1992年度“布克奖”获奖作品,加拿大小说家迈克尔·翁达杰的《英国病人》获颁“金布克奖”,成为“布克奖”五十年来最佳。不出所料,在发表获奖感言时,翁达杰致谢电影《英国病人》的导演,已于2008年病故的安东尼·明格拉:“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我怀疑是他操纵了这次投票的结果。”“金布克奖”是在专家审读、推荐的基础之上,由读者投票选出的,属于“最受欢迎奖”,《英国病人》能够大受欢迎,显然离不开1996年这部横扫奥斯卡的同名电影的加持。我不怀疑参与投票的读者是否读过这篇小说(当然,那些指责《英国病人》“毁三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爱这种浑然,这种认真其是,这种庄严的做作”

——说《邪不压正》

翟业军

《邪不压正》说的是啥?当我这样提问时,千万不要以为我有这样一种预设:这里有深邃的内里等待挖掘,有重门等待被推开。不,这一提问只是在表达我的疑惑:这不就是乱七八糟一锅粥嘛,啥都说了,啥都没好好说,啥都没说好,所以啥都没说,姜文,你到底想干啥?我猜,姜文自己也是乱的,说不清的,他只能用一一否定别人的说法的方式掩耳盗铃地守护着一块领地,这里好像、仿佛也应该有点什么。你看,编剧之一的孙悦就用一种很不确定的口气试探性地抛出一个说法(他这样说的时候会不会还偷瞄了一眼姜文那张跋扈、嚣张的脸):“我觉得还是讲成长吧,是一个很深情的故事,很深情的故事里面讲了很多别的事。”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传还是不传,这不是一个问题

——谈《超人总动员》(12

翟业军

现代性从根子上是反传奇的,把每一个常人“嵌入”密而不乱的网络中的某一个小格子,以便他们完成属于自己的一生,这是现代性的旨归,也是动力。于是,当洋人的枪炮砸开了中国的国门,当火车穿坟过墓地破坏着风水,东方的大梦因此没法子不醒的时候,老舍《断魂枪》中的“神枪沙子龙”顺势就把他的镖局改成了客栈。这是一次意味深长的转身:镖局是传奇,是诗,是老中国一场悠长的梦境,客栈(注意,不是沙漠里的“新龙门客栈”,那里才是江湖厮杀的漩涡)则是完全世俗的所在,只有吃喝拉撒和一个个疲惫的午夜、披星戴月的清晨,就像“一地鸡毛”的生活本身。客栈老板沙子龙怎么可能跟孙老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