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淮剧记

    淮剧

       

二胡 
这断肠的悲切之音
在我的故乡
以钢丝般的尖锐

撕裂江淮平原上那些庸常的事物


自北向南的运河两岸
密如针脚的槐树柳林桃李杏花
水墨般简单的饮烟和芦苇

唯有这陈年的淮调给我四邻八乡的亲人们以——

词曲之欢
光芒之爱
生死之恨
流离之怨

 


              

是啊,这些苦若黄连 
柔似银杏之心的声腔
就诞生在这曾经的荒年灾年之地

在里下河任意一处河堤边 垛场上
街头镇角 
你都能听到江淮小调旋转的音律
老调清唱   油头粉面

人人都是祝英台
个个都是秦香莲


            

这情感如同
我不能想起的春天 
一想起春天
满目都是母亲苍白的脸
她一生只演一个角色
是龙套也是主角
……

想到她我的眼眶瞬间开满桃花
无人能解


             
 
乡村戏台上
魅惑妖娆的红妆总能
在拉魂腔里拉出人间悲剧

既便是一声唢呐也能吹得杨柳泛绿
竹子开花 
侍奉公婆的女子
素衣的男将
那些埋葬在田头地角的祖宗们
哪个不是听着这曲调
生老病死 迎亲嫁娶?


             

就像里下河地区
河汊里的那些莲花
以美的姿态出场
胸腔里却堆满了莲心之苦
 
在乡镇集市
只要老淮调跺板一响

看客们便蜂拥而至 

其中不乏天寒衣薄之人
空腹无食之人
这世间就有这样的人
爱苦胜甜
可弃食弃衣唯不可弃
这锣鼓喧天琴声悲切的戏曲

他们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命

              

人世之苦 暗如深渊
东南飞的孔雀在里下河徘徊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青衣的刘兰芝低眉顺眼  水袖一飘

看戏的妇人们便心气难平
思母念父想兄妹
日常不曾有的泪 在此时便名正言顺地哭个够

然尔哭天抹泪后  曲终人散后
日子还得熬  

琴声抽泣 
唢呐依旧辽阔

王宝釧在寒窑苦守
官人一马离了西凉川


           

哪一壶茶里不泡莲子心?
哪一张饭桌上没有苦瓜?
哪一块湖水里不长茨菇?
哪一家门前不开桃花?
哪一条河汊里没有昌蒲?
那一块田里不开油菜花?

这便是我的故乡

女人贤良 
男人强壮 
儿孙孝道
老人慈祥
他们都有说不出的幸福和忧伤   


           

杨家四姑娘少时爱听淮剧,出嫁那日,穿着红袄绣鞋跑去淮安城看《女审》,此后再没回家。传说她跟了淮剧团一个吹唢呐的跑江湖了……

她总能在这些戏文里想到自己的往昔
她要趟过命里九曲十八弯的河汊
穿过比大年三十还要黑的夜

只为那片能捧在手里的月光
她要天赐良缘
她要寻翩翩小生而去

她想要的这些只有戏台上才能给她——

我保你绫罗绸缎
我保你良田万亩
我保你穿金戴银……

她痴心于戏  妄想于生活

她用逃离或隐匿来摆脱潮湿和阴霾
她把自己当成一出戏

四乡八邻传唱至今


        

那些水和水里的植物从来都是
甘苦相连

这一夜里下河上演一出大戏
水漫泗州

水  你这万物高贵之物
此时却似钢刀砍杀了我的村庄集镇
 

寺庙里的烛火微似荧光
众生难度苦厄

一出无曲调的淮剧在水里排演着
无数的亡灵还没来得及留个只言片语
那怕再听上一两声老淮调
再哼一声“小奴家本姓杨”
再看一眼戏台上孝子贤孙们的表演
 
此生只沉溺于苦戏的人啊

为何运河再长也没带来吴越欢歌
淮河再远也没带来燕赵悲歌
今夜你独自飘零沉沦

叶子调拜年调香火调都不是回乡的调
鼓乐琴声在一场大水之后

“九莲”“十三英”“七十二记”
哪一出才是寻母记
哪一出才是“回乡记”


         

     
谁料到整个元朝之冤案竟是从
窦娥的一曲《滚绣球》中唱出的
楚州三年不雨   六月大雪

平民之冤细如尘埃  
歌舞升平的喧嚣背后是一个
步履维艰的人世 

当文人和病入膏肓的官府相遇
争者哀伤   颂者优渥

词曲缭绕的朝代必是生长谗媚和冤案的朝代
 
悲欢离合的剧情如这生生不息的春天
南方草长莺飞 北方坚冰似铁   

而今在我的楚州城
  
白墙青砖的窦娥巷啊
我是宁愿你寂寞而死
也不愿你含冤名天下

        十一

我的里下河地区的亲人们
——爱戏   
却不爱才子佳人   男欢女爱
不爱江山社稷   后宫三千粉黛
独爱秦香莲独爱楼台会独爱那冤屈的六月雪

 

 
       十二

一场大雪如期而至
拥抱我故乡的麦子
镇上礼堂正在上演《梁山伯与祝英台》
在十八相送之后在楼台会之后在化蝶之前
白衣的祝英台一声叫板“梁兄啊”

看客们的热泪瞬间滚滚而下
这世间再浩大的礼仪节庆在此刻
都细如草芥

而化蝶的祝英台也只是一个看客
 

个人简介
刘季,媒体编辑。1983年写诗。1993年写小说。作家协会会员。第九届“青春诗会”会员
2013年重新诗歌创作。
个人资料
刘季
刘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756
  • 关注人气: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6-10-14 10:12)

中  国  京 剧

 

1:

自幽黯之中

自弦的弦外之音

自深色丝绒的柔幔之下

 

小嗓的女声

“官人且慢-------”

初春的清香之苦

便这般

一步跨入鲁国的桑园 

 

我抬头望月

胭脂的粉红 

假意的调笑

这民间的小欢喜

时代的大荒凉

都被青衣白袖一曲揽入怀抱

 

官人打马而来

趁兴而归

这代代相传的爱情

实在美得空虚而源远流长

 

2:

226年前

运河之城  

还在一担茶叶的叫卖声中

徽之调

词曲旖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湖.断桥(外一首)

 

仍是这一缕白袖
飘着初夏的波浪
水或艾香
渡船边的回眸
伞下有女声的小嗓
一一公子转来

我的西湖就这般
于静幽中回旋而至

舞台明亮   水声环绕
烟雨起伏里
许先生依稀呜咽着
我爱这传说
如爱你虚构的柔软
这惊世的青白
让我倦意悠长


                               西湖龙井

你看
这初夏的苦香
再次以问候的美意
回到你的体内
流入一种俗套
藏匿的,流浪的,坚硬的或更温软的
都可以构成细小的尖锐
放大你的往事
多年来,你被谁采摘
又被谁在热锅里翻炒

那遇水伸展的姿态
让我看见
你深藏的秘密
拥有惊心动魄后的宁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5 18:30)
标签:

杂谈

 

清明记


父亲去19年了
墓碑旁的松树几乎没长高

半山坡上,阳光深切泥土厚重
站在亡者身旁的松树啊
我们从未给过你,哪怕一次
……缤纷或欢乐

人间的悲伤真的如此辽阔吗
连树都怀抱这低矮的恩情
不愿老去

我最难忘的
是你站在父亲的墓前
哭着说:老刘,你到底上哪去了!
老刘活着时
你们吵架呕气相互诅咒

你病到不能动了
我抱你
就像抱着一团棉花
一团再也
捂不暖的棉花

母亲
你爱过我的每一寸肌肤
我爱你时
你已空如棉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3 17:37)
标签:

杂谈

 

诗三首 

1.立 春

又平静地活过了一年
冷眼旁观
黑夜仍以
光芒的名义升起
如同那句经典——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年三十晚上
再次到河边折梅
这千年不变的芳香
这不能开口作证的事物
又一次壮了我的贼胆

2.寂静的年

一只黑猫
在雪地里行走
转头的瞬间
我看见
两朵红梅

3.是的,雪花决不给你抒情的机会

在深夜
雪花来过了
对,她对人间没有爱
也没有恨
她一生苍白轻薄
她不要温暖
也无需问候
就像一个绝情的人
独来独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6 17:19)
标签:

杂谈

 

1.透明

多少年了
酒桌上
一拍两散
玻璃的破碎声中
两张好看的脸
年轻的骂声
羊肉卷牛奶番茄酱
热气腾腾的窗户
什么人在
什么时间里
掉落
或拾起
真没那么重要

2.乍暖还寒

二月中旬了
接到快递包裹时
好像刚从冰箱里
拿出的冻肉一样

3.说谎

恶人活过百岁
就成了圣人
谎言被一次次
照亮和点燃

一个孩子哭着对父亲说:
你一直教我讲真话
可是每回我说了真话
你又要打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6 15:39)
标签:

杂谈

 

立春

又平静地活过了一年
冷眼旁观
黑夜仍以
光芒的名义升起
如同那句经典——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恶人都有活上千年的欲望

年三十晚上
再次到河边折梅
这千年不变的芳香
这不能开口做证的事物
逐渐壮大了我的贼胆

2019.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3 16:56)
标签:

杂谈

 

冬至十首

1.玛瑙

连最微小的部分
也没能逃脱
粉身碎骨

透明的一滴血红
这山崩地裂中唯一的幸存者
命理神秘

在乱世中闪耀
一旦入世
从此喑哑

2.钢琴师

每看一次
都要把自己从泥淖中
拽出来
狠狠地搓洗一次
或捶打一回

十九世纪的
钢琴家
和穿心而过的子弹

你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
而不是一个战士
你是
自由和战犯最艺术的注解

3.你热爱的必是致命的

渴望自由的
不是囚犯
是那些沐浴在阳光下
来来往往的你
或你们

4,恐吓式教育

我们的被教育
最先出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高速

此刻是凌晨两点

京沪高速

一辆五十二客的大巴

被一辆载着原木的大货车赶超

几秒钟的时间

我看到大树的皮

纹路以及断面

和断面上

隐约着的白色英文字母和编号

2.卖烤梨的老人去世了

南门小街

烤梨的小店关门了

几只黑黢黢的梨

丢在雪地上

巷口里有吹哀乐的锁呐声

我咳嗽着

低头往回走

3.废刀也是刀

在一堆废品中

看见一把锈刀

突然想起

在微博上看到的

一个日本年轻人

专门捡拾那些废了的刀具

重新打磨抛光

经过他的手

废刀

一把把寒光沉迷

有着兵器般的冷峻


4.睡相

睡眠很好的我

偶尔发现

最常用的睡姿

是投降

5.企业的宗旨

楼下有个房产门市

三台电脑前

坐着三个着黑西服白衫衣的年轻人

每天早八点

老板来点名

站在门店前

老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9 15:08)

1.迁徙

 

它们又来了

一群

又一群

每天早上

撒把小米在小区草坪上

中午或下晚

能看到它们

低头啄食

这两天一只也不见

大寒降临

雁南飞

 

2,看电影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

1972年夏天

上小学二年级时看《卖花姑娘》

学校包场

电影院里的哭声

盖住了影片中的对白

也更加坚定了

孩子们解放全人类的信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2 17:11)
标签:

杂谈

 

砍砍伐檀

车窗外偶尔
闪过小汽车的车身和车牌
一束强光
突然从车后刺来
一抬头
一辆满载原木的大货车
瞬间和我并行
那威风凛凛的架势
让我困意全无
一车粗壮的原木
凭直觉
每根直径都在80厘米之上

此刻是凌晨两点
京沪高速
一辆五十二客的大巴
被一辆载着原木的大货车赶超
只几秒钟的时间
我看到大树的皮
纹路以及断面
和断面上
隐约着的白色英文字母和编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5 09:48)

龙 套

 

你是最高明的隐者

大隐隐于市

从没点过火

却烧了草料场

从未拿过刀

却是真正的郐子手

大幕落处 

琴弦婆娑

落日仓皇

穿梭起舞的我们

身挂腰刀

用谎言说出了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