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鹤
冯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712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主——
冯鹤,山东人;1986年10月入伍,1988年入党,曾担负首长公务员、文字秘书、某部首长专机安全保障等工作,三次荣立三等功;《反腐网》执行总监、评论员\清风书画协会执行秘书长、某兵器集团总裁助理、众廉军乐演奏艺术培训创始人。
个人简介
震\耳\欲\聋——本人新解:人世间哪怕是像天塌地陷的大事,无论是你道听途说还是亲耳所闻,在你想了解或是想解释一些什么时,最好的明哲保身之法就是装聋作哑,充耳不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工作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05 13:44)
    前几天翻箱倒柜找东西时,偶尔发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在总政军乐团时我军著名曲作家郑路恩师写给自己的信,都快风化了,爱人说赶快去塑封一下,易保存。怀念年少时的恩师们——你们可安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昌奎

死刑

故意杀人罪

民意

检察机关

杂谈

分类: 学知类

  2008年,在云南昭通卫生学校上学的21岁女孩吴倩,被一名叫赛锐的男子活活刺了27刀不幸身亡

  2009年5月,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被告人赛锐虽在被追捕过程中向警方投案,但他的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法不应从轻处罚。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投案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成立,但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及其他辩护意见不成立。

  经审理,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赛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随后,被告人赛锐提起上诉,云南省高院将此案改判为死缓。

  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19岁少女王家飞与3岁的弟弟王家红被村民李昌奎残忍杀害。

  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判处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

  近期,随着李昌奎案准备再审有了实质性进展,这个昭通市李昌奎案的第二个版本吴倩被害一案,也渐渐走入公众视野。

  就因为有了“死缓”这个“免死牌”,一字之差的判决书,顿时间在被害人家属之间和网络上引发了热议,网民、法律界法官、律师、专家、学者轮番上阵,各抒己见,其热衷程度,可谓空前。

  副院长赵建生借用今年的刑法大修废除了13种死刑为例谈了眼下此案的看法,并称“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因此,当法官要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时,必然要慎之又慎,要考虑各种各样的东西”。这是一名法官应有的理性和大爱。不过,我倒认为这种大爱是错爱。诚然,人命非草芥,有罪之人也是一条命。但放眼很多国家,在许多问题上,不能不看到远虑。但凡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其社会整体结构、法律制度及公民素质和社会形态都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前几天日本足球,队长在踢球前先播放日本大地震视频录像画面,其用意不言而喻,最终这个不起眼的球队战胜了美国球队。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种“公民整体素质和民族精神”的现实,这是自发的觉悟,这种觉悟并不需要几百年的锤炼,而是需要每一个人“团队精神、道德约束、理性克制”的综合素养。如果一个人不能清楚什么事儿做了是光彩的事情,什么事儿做了就是万劫不复,那这样的人即便是活着,那也是行尸走肉,这样的人多了,这个社会的整体素质就甭想得到提高。

  死刑是震慑犯罪特别是恶性犯罪的利器,假如在一个泱泱大国社会整体素质没有得到相应提高的前提下就废除,那么人们有什么矛盾就一定会恶从胆生、刀兵相向,那就是对邪恶的纵容,也是对良善的伤害,对恶贯满盈的人不制裁就是对守法的人最大的伤害。死刑是对一个生命的剥夺,看似残忍实则人道,是对社会对他人的人道,毒瘤清除社会才得以健康。这种推断同样可以针对那些还在将手伸向人民财产的贪官污吏身上,前几日对“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和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案”最高人民法院已对这两起案件的被告人许迈永、姜人杰依法核准死刑,这两名罪犯已于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毫无疑问以前的年代法律极端不健全,权力和政治干预司法大行其道,受到各种影响对死刑的使用极其不严肃,随意性比较大,而且现在和以后也拥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是少杀、慎杀并不代表不杀,矫枉不能过正,不能因为纠正以前的错误而陷入另一种错误。现在有种观点认为是民意杀人,甚至称“不能以公众狂欢的方式判一个人死刑”!这是极端错误的,什么是公众狂欢,民意怎么可以用狂欢这样的言词来形容,难道是民意不理性吗?难道是人们都很残忍吗?如果公众反之称谓“不能以法官狂欢的方式纵容一个人免死”,我们又如何以对呢?为什么法院的宣判和民意差距那么大,难道真理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笔者不敢断定“2008年在云南昭通通卫生学校赛锐活活刺死吴倩,昭通法院先是判其死刑后其上诉至高院又获死缓”这宗杀人案李昌奎是否知晓,两起类似的案件,同属一地,时间前后也极其接近,是否知晓只有李昌奎自己心里最清楚。

  诚然,对于李昌奎一案,网络上的评论难分伯仲,无论谁是谁非,法官判案,应当客观中立。云南省高院只是再为李昌奎辩解,却对作为公诉人的检察机关的意见只字不提,媒体在报道时,也只是引用了受害人家属及村民们、网民的观点,也遗忘了公诉人的观点。这是为何?被赋予法律监督职权的检察机关,既是刑事诉讼的起诉方,也是代表国家在行使法律监督权,其在司法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可缺少的。那么,在法官与民意争论不休时,也该公诉人站出来发表你的观点了,法官的裁判是否公正,民意是不是不理性的依法评判,民意是不是以牙还牙的同态复仇?

  有一点再次声明:笔者又堆砌了这些文字,终极目标不是是否处死李昌奎和赛锐,而是我们的司法机关应怎么公正履职,无论民意是理性的,还是粗暴的,抑或是像云南高院副院长田成有所言狂欢式的,应如何对待民意?负有监督职权的检察机关绝不能沉默。因为检察机关的沉默,不仅有旁观者之嫌,还不利于一个案件的公正处置,更不利于公民正确理解法律,不利于民意对司法公正与否的评价,也不利于民众对法院是否渎职的猜测。——《中国反腐网》评论员/冯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媒体报道“村民奸杀少女并摔死男童 ‘自首悔罪’获死缓引众民不满”和“云南高院谈李昌奎杀2人获死缓案”牵着众网民的眼球和神经,也引起笔者的极大关注。

 

  窃以为,但凡仁心宅厚之人无论在何种氛围、何种环境下,都不会对尚无反抗能力且手无缚鸡之力的两个孩子下此黑手,当一个失去人性和理智的成年人犯下如此丧心病狂的罪孽前,他不可能不知道“人命关天、杀人偿命”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既然知道,他还是下了重手,由此可以推断其人恶毒的心术不是一朝一夕练就出来的,如果对其宽恕纵容,待哪一天因一件小事而引起其不满,其“嗜人命如草芥”、“置人死地而后快”的心理还会占据上风,再犯下滔天大罪也不是不可能,这种人靠对其宽容或是对其心灵救赎让其回归良知是根本不可能的。诚然,法律是严肃的,但其建立的前提是量刑适当,是随着社会的进步而不断完善的,但这种完善公众不希望因律法中的哪条哪款引用来当作“免死牌”而建立在有失公允的基础之下,否则,再充分的理由,或许换来的是社会个别人等的效仿。

 

  但法律二审的结果是让其不死!从2009年5月16日李昌奎杀死王家飞、王家红两人到“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判李昌奎死刑,其犯罪手段特别凶残、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应依法严惩。虽李昌奎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家属王廷礼、陈礼金经济损失3万元”这一判决,再到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中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失重,改判为死缓。这起与一审时间相隔久远的案件在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一字之差悬而未决?由此引起了众人们对社会的信任危机和对法律公正性的再审视,自此,公众也许很难信任法律会以相对平等的方式保护个人的生存权。其次,人们更加趋利或追逐权钱的趋势会越来越烈,虽然李家并不是大户,但至少可以拿着彩礼去王家提亲,终因被王家拒绝而结仇,这仇早已结下了,在文章中有旁引类似案件的法官说“杀了他,两家都将世代结仇,留着他还可给这家人赎罪”的言词,看来,法官的这一想法只是单方的观点,放在本案中“李、王”两家未必就赞同或是适用,因为“旧仇新恨”的阴影终会萦绕在两家中挥之不去。公众的关注和社会矛盾的激化,总有一部分是坚持正义的,那么,如果法律不能让人信任,人们也许会自己采取一些其他手段去解决问题,而且这种解决方法也许会获得相当人群的支持,毕竟,正义是人类社会的人心所向。没有正义,正义得不到声张,人们就会失去安全感。没有安全感,人人自危的社会又会是如何走向呢?知错能改是不错,惩治救人也说的好,犯罪自首也值得提倡,但有一些过错,是注定无法挽回的,也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是应该逐渐的知道哪些是可以犯的错,哪些是要付出自己生命的错。总不能到了二十几岁,还像两三岁小孩那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恰恰相反,道德败坏根源在于正义得不到声张,邪恶得不到惩罚(李杀人的动机或许也是恶性循环,因其李家兄长的矛盾没有及时得到调解而导致事件的发生)。一个人做了坏事,但没有任何人指责或惩罚他,他会继续做坏事,其他人看他没事,纷纷效仿。诚然,这个社会有很多人逃脱了应有的惩罚,但不代表人人都可以逃脱。其他人逃脱,你也不要有任何侥幸,以为自己可以逃脱。毕竟在这个社会心存侥幸的人太多了,包括那些还在贪污受贿的个别贪官污吏,这些人总会抱有幻想、心存侥幸,却忘记了还有“秋后算账”这一说。
 
  堆砌这些文字并不代表本人就一定非要让李死或是什么,笔者与其无冤无仇,本来也毫无关系,但是那么多各色人等跳出来不断的挑战笔者的道德底线,就会有些话要说。也许,等某天,某个杀人犯,结果了某些重要人等的亲人,罪孽之人在被迫无奈之下投案自首,且态度比李犯更为诚恳,如果法官还能“圣人”般宽恕、原谅杀人犯,本人自当非常敬佩,但同时也很清楚的告诉大众,至少本人做不到。所以笔者也忍不住就写了这些文字,权当与众人商榷。因为,人命非草芥,不可不珍重。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两家人”不结仇才算好,用公权力解决社会问题不与公众这个大“家”结仇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基石,更何况不明不白死去的两个孩子毕竟还很喜欢这个世界,虽非亲属,我视他们为亲属,这篇小文也是为“王家姐弟”而撰,是为祭。——
《中国反腐网》评论员/冯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网络反腐

道德自律

突发事件

舆情处置

杂谈

分类: 文学类

网络反腐 期待公正博弈和道德自律

□ 冯 鹤

 

  20091015,新华网在《中共积极探索网络反腐迫使官员检点言行》一文中,率先将《党的建设辞典》收入“网络反腐”词条一事称之为“互联网在反腐败中的作用得到中国执政者认可的一个重要标志”。此举凸显高层日益看重网络在民意采集和政情下达中的作用,而在过去几年中,网络反腐正成为网络问政中最被民间关注、成效最为显著的一点。而另一点,网络也为执政者和施政者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平台和崭新的对话方式,可以更为清晰、理性、全景式的把握民众心理和社会舆论氛围,从而有的放矢的开展工作,与时俱进的提高执政、施政能力,在内部减少并消除腐败发生的可能性。

  “网络反腐”收录《党的建设辞典》不到一年,越来越多的地方领导开始重视网络舆情,而网络反腐的强大威慑力,也正在引发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的焦灼。各地党政机关加大了舆论引导和应对的学习研究,客观分析政府在历次突发事件中采取的宣传策略的成败得失,总结经验,汲取教训;而面对历次的网络舆情,我们也不难发现,被群论汹汹推至“风口浪尖”的突发事件,或多或少地存在道德自律和是否有允公正的问题。网络对官员来说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既尴尬又回避不了的“盲从”阶段。从一个纯粹的信息渠道到与官员的执政能力、水平和理念结合起来,这一切对于一些上了年龄的官员而言,在短短的一年间来得太迅猛。

  在网络办公日益常态化的大环境下,被人类喻为发明火以来第二项最重大发明的“互联网”,极有可能将整个官员群体包括廉洁度、诚信度等在内的政治道德以及执政能力、执政水平置于社会的“放大镜”之下。而政府或是官员们要直面这个庞大的网络和群体需要的显然是勇气和智慧。一旦缺失这两点,在网络和舆论的双重互动下,极有可能还未交锋,便失“城池”。这是因为,网络发帖的隐蔽性较强,要想将网络像其他事物一样来管理是很难做到的,实现有序管理也较为困难。这种监管上的困难体现在了对待“网络非理性”上的无力。网络话语以发现、揭秘、质疑和公论的方式,向办案人员施加压力,从而使案件处理减少了腐败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网络话语依旧没有能力还原事件的原始过程,也无法在营造所谓“事件透明化”的过程中让人们获得更为成熟和理性的思考。由此以来,公正与否就会让民众产生质疑。

  有些地方官员这样陈述基层政府的无奈:在社会转型期,很多潜在的社会矛盾累积在基层,很容易激发,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在网络上炒作。但最后事情应该怎么来解决,如果只是领导看到问题在哪个网站上被炒作起来了,就签字处理这么简单,那么这个问题值得推敲研究。

  于是,面对负面的网络舆情,一些地方政府或个别官员的焦灼与不安最终转化为对互联网舆论施加限制。

  ——20095月,《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要求论坛实名制被质疑以实名化扼杀网络反腐。

  ——20102月下旬,因涉嫌在网上“侮辱诽谤”县委书记,湖北郧西网民陈永刚被当地警方处以行政拘留8天。这一事件通过网络迅速传播放大。在来自全国各地网民的巨大压力下,35,十堰警方提前释放了陈永刚,并公开向其道歉。

  ——20107月中旬,记者仇子明因报道“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遭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公安局网上通缉,后经报社方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和丽水警方责令下而撤销;

  从近期媒体报端的新闻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出,政府面对突发的网络舆情所表现出的措手不及和无所适从。而抓人这种无奈的决策,说到底无非就是利益问题,当网络上的民意与既得利益者产生严重抵触时,管制则不可避免。

  “虽然大家都知道,‘堵’不是根本,‘疏’才是根本。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的做法是一有问题就屏蔽。”一位地方官员坦承,这像是地方政府出于本能的自我防卫,是否正当显然不在考虑之内。其实,面对负面新闻事件或是网络舆情,大可不必恐慌,更不要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网络群体极化事件发生后,政府或相关的当事人和权威部门要及时、全面地公布真相,不能“缺席、失语、妄语”,首先在网络上要积极引导舆论,防止谣言四起。同时发挥传统媒体的权威优势,在新闻发布上及时跟进,发布真实信息和相关评论以引导舆论,使网络群体极化现象消失在萌芽之中。而最为理智的做法就是找出问题所在,将“坏事”转化为“好事”。变被动为主动大致可从以下几点入手:一是迅速启动善后处理机制;找出问题根由、理清脉络,宣传部门跟进、正面引导;二是成立律师小组;从舆情中找出发帖者事件披露过程中的漏洞,事实清楚的,要加以改进,有“影射”、“谣言”之嫌的由律师负责进行起诉。切不可随意抓人,将舆情扩大化,同时启动网络新闻发言人制度,及时正面跟进对事件进行澄清式宣传;三是从法律的角度删贴;从法律角度看,任何一桩负面新闻事件或是舆情类网贴都会或多或少的存有法律意义上的语句错误,律师从中挑出三点便可向相关媒体、网站发律师函要求删贴,逾期不删,可追诉其相关责任及赔偿。

  这仅仅是社会公正博弈的一种诉求,即使我们做的完美无暇,那显然还是不够。这是因为,体现社会公正博弈的大前提是道德自律。无论是“网络反腐”还是“网络舆情”,背后折射出的网络“舆论争霸”现象不容忽视。网络民意作为一种“公共舆论”,从某种意义上是可以被人为操纵的。虽然网络上人人都有平等的话语权,但其“非理性”特征一旦被某些“网络推手”所利用和操控,就很容易形成“多数人暴力”。

  在网络面前或是在道德自律面前,人与人之间的素养不尽相同,人与人之间的目的也就不一样。网络作为一种“公器”,既能达成反腐的目的,有时也会成为腐败分子“漂白”自己、“抹黑”他人的工具。在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尽管众多的网民通过网络这个平台表达民意,但谁又敢保证躲在屏幕背后的发贴者存有什么目的,谁又敢保证个别官员不是因为私利而对自己的上司进行恶意诋毁。网络反腐从经历草根发起到政府参与,从个人行为、集体行动到目前决策层一直理性“呵护”,最后收录进《党的建设辞典》,这些变化无疑使网络反腐成为新时期反腐败斗争的一种重要方式。越是重要,越是要提倡道德自律。那些打着“反腐败”旗号敲诈勒索党政机关,收取举报人、上访者钱财的个别人及“假冒反腐维权网站”严重扰乱了互联网正常秩序,肆意破坏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通过编造虚假信息等手段实现获取钱财利益等非法目的。这种在法律和道德上被痛斥的恶意行为,给当事人带来的是更为直接的精神侵害和地方建设的重大损失。

  文中提到的湖北某县被“侮辱诽谤”的县委书记实施“跨地逮捕”事件发生后,网上舆论的“一边倒”让这位县委书记觉得十分委屈。这是因为,在郧西县,绝大部分干部群众对所举报的“七夕工程”举双手赞成。但因网络发贴,这项工程在网民眼中变成了一项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这在一定程度上对郧西的发展带来了因负面影响而造成的巨大损失。

  以此事件为例,除了网民陈永刚因举报前届书记之后“声名鹊起”而尝到了“名望”甜头之后,又在新任县委书记的行政规划中“指手划脚”,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了传统社会规范的约束作用在“网络社会”中某种程度的“失灵”。加上目前“网络社会”的规范还相当不健全,决定了更加需要加强网络公民的道德自律性。利用网络反腐败,不只是法治问题,也是道德自律问题。此外,网络环境与规范监督机制的新特点(更少人干预、过问、管理和控制),也要求人们的网络行为具有较高的自律性。试想一下,偿若每一个网民在网络上的各种言论肆意泛滥,很难想象会不会使各地官员“谈网色变”,从而导致施政延缓或经济建设发展滞后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面对“网络反腐”,我们在注重道德自律的同时,更要对隐藏在屏幕之后的“网络推手”提高警惕,对于“网络推手”,对其进行自律教育不敢奢望。而在道德方面,也看不清其是在维护社会公正还是践踏司法正义。譬如今年3月份,贪官吴艺珍之女“网络救父”案遭热炒,湖南省网宣办通过研判分析,发现发帖量最多的前10ID疑似为“网络推手团队”参与,这些个人博客的注册时间大多与吴案受到关注的时间相吻合,而且博客内容大都涉及吴案,都在为吴艺珍鸣冤叫屈。一时间,网络舆论成“一边倒”。无论从道德还是网络自律方面看待这个典型案例,吴艺珍案被炒作的消极影响主要有:类似案件的不断炒作,对中国试图建立一个法治社会的努力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本案中舆论监督的介入,只会让官方把证据进一步做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对法律和相关专业知识不甚了解的大量网民的情绪性发言,打击了舆论监督的公信力。

  “网络反腐是一把双刃剑,把握得好可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把握不好也可能成为影响和谐稳定的策源地,要实现民间反腐与制度反腐进行有效对接,还要让网民反腐的热情和积极性找到制度化出口。进入网络时代,执政的理念和方式都必须迅速适应来自网络的挑战。件件舆情事件告诉执政者,应对网络再也不能采取埋头不理的“鸵鸟政策”。要高度重视网民对反腐倡廉建设的意见和建议,积极回应网民关切,对大案要案以及群众关心的其它反腐倡廉热点问题,要给民众以公正博弈的机会,及时发布权威信息,解疑释惑。要加强互联网阵地建设,通过开办合法的互联网站、反腐倡廉网页等形式,巩固和扩大网上舆论阵地,推动网络道德自律和勤政、廉政建设。

  鉴于依法行政与道德自律的显著区别,在网络社会,法律对于道德自律的依赖性以及法律自身的局限性,决定了法治社会秩序的形成更加依赖于道德自律精神,尤为需要大大提升网络道德自律的内在要求。在虚拟的互联网世界里,要形成自觉、自律、理性的网络秩序,须臾也离不开网民的自觉、自律。法律规范在社会领域中的贯彻实施,须借助于每个网民的道德自律。所以,在“网络反腐”日益被决策层和草根网民认可的网络社会里,道德自律是实施法律规范的基础和必要环节。“网络反腐”既应从制度层面规范,有针对性地制定一些在网上发布和传播虚假信息的惩罚性制度,又要引导网民做守法网民、道德网民、知性网民,在没有准确信息和成熟的思考之前可以静观事态发展,少发帖或迟发帖,以免为“网络推手”所利用。(作者系《中国反腐网》评论员/原载于中央党校党建类权威期刊《现代领导》杂志2010年第10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中国反腐网》

新年献词

杂谈

  当新年的钟声临近敲响,当最高层的声音——“十七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明年1月召开”从北京传出,在这新年的前一天,请让我们倾听一个久远的声音。六年前的今天,《中国反腐网》发表了2004年新年献词《倡导廉政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当新年的钟声将要敲响之时,这句标题仍是我们精神的圭臬。而在这六年激流般的历史行程中,《中国反腐网》经历过多少繁华或艰辛,却始终将这个标题视为宗旨仍然在每一个新年来临之时作为前行的推进剂。

  十年前,美国一杂志为互联网做了一个广告。该广告是黑色背景下一堆燃烧的柴火,旁白文字写道:“互联网是人类发明火以来第二项最重大发明”。

  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网民有87.9%非常关注网络监督,当遇到社会不良现象时,93.3%的网民选择网络曝光,远高于其他渠道选项。网络监督已经成为畅达民意、维护权益、鞭挞腐败的便捷而有效的手段,这93.3%代表着亿万中国网民的声音。

  2009年5月再版发行的《中共党建辞典》收录了一个新词条:网络反腐;

  2009年5月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修订后的《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明确将网络纳入举报渠道;

  2009年10月2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统一开通全国纪检监察举报网站,一位纪检干部表示,网络可以看成是党和群众共同反腐的一个结合点,网络反腐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大家共织一张网,贪官将无处藏身”。

  这一年,“网络举报”终于登堂入室;

  这一年,“网络反腐”迈出关键一步,在人类历史上,成为最低廉的传播手段;

  这一年,“网络监督“悄然改变着中国的民主政治进程,而网民无可替代地成为这一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中坚。

  年终岁尾,网络反腐热潮不减。而广大网民热情参与的同时,不应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公众尊重和敬畏的不仅是网络本身,还有借助网络探求到的事实真相——

  一个网帖让“天价烟局长”周久耕锒铛入狱;

  一个网帖让武汉经济适用房“六连号事件”中造假公职人员被查处;

  一个网帖捅破了河北邯郸“特权车”这个久治不愈的脓包;

  一个网帖踢开了内蒙古阿荣旗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的“豪车门”……

  在这些案件从曝光到查处的过程中,网民、媒体、政府部门之间积极互动,共同绘制了一张网络反腐“路线图”——网民发帖-网友顶帖-形成热点-媒体追踪-事件放大-政府介入-真相大白。

  2009年,由网民发起,媒体参与,政府介入,一桩桩“帖案”办成了铁案。这就是中国各阶层对网络和民意的重视程度。

  因此,让我们在这最单纯和美好的精神传统中相逢2010;

  让我们在自己的内心中汲取力量,寻找最热诚的信念,携手并肩继续前行;

  我们休戚与共,须臾不曾分离。

  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因为,我们是社会的中坚。

  当我们扪心自问之时,我们发现自己,对人的爱无可置疑,对国家的爱无可置疑;

  当我们扪心自问之时,我们的心中对这个国家深挚的爱已经给了该如何行事的答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仅赞美国家的进步,也批评它的不尽完美;

  为什么像捧着烛火一样捧着“真相”,在群论汹汹之际也坚持独立的立场;

  为什么若我们只能发出荧荧之光,也有崇高之意。

  我们毫不游移地支持那些人类共同的价值,支持进步、民主、自由、人权,支持中国走向现代文明。

  我们也曾忆起,一百多年前,先贤们发现故步自封于本国文化已不足以救亡图存,因此埋藏了心中痛苦,远渡重洋,以寻求国家振兴之道!那时起,西风东渐,建兵工厂以御外侮,建学校以期未来,建报馆以开民智。而在这漫长历史的此端,人类进步史上的一大奇迹——互联网,它正改变和改写着我们生活和发展的方式,改变着我们每一位国人的思维。

  我们也曾试想,这个国家的希望从何而来;

  我们也曾试想,如何延续这希望,以不误国家和人民的前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寻找最热诚的信念;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越是望向历史深处我们就越是坚定;

  因为,我们是社会的中坚。

  此时此刻,让我们盼望和期待着2010年第一缕熹微曙光笼罩大地;

  祈盼即将召开的“十七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那来自最高层的凛然炽热;

  我们期待,期待和坚持让各种社会力量进行公正博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更加注重改善民生、保持社会和谐稳定,无论何年何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继续深化改革,哪怕时艰也要共克;

  这就是为什么公正、公平是我们必须达到的目标,无论发生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国富民穷的趋势需要彻底扭转,哪怕还要做更多繁复的工作。

  一切都因为,历史的接力棒已经在我们手中,我们是社会的中坚。不是因为我们身居高位,也不是因为我们资金丰足,更不是因为我们聪明绝顶。不,我们甚至并不比任何一代中国人优秀,只是我们有机会,我们有机会把中国变得更好,我们有责任把中国变得更好。我们不能彼此耳语,而要朗声高唱,这歌声要求着祖国和每一个国人的共同幸福,从一百多年前而来,回荡今时今日。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相信自己的使命,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了解真相,不能坠入一个失真的世界;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讲述自己对国家的爱时,可以平静、深邃和坚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既不随波逐流,也不凌空虚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现实主义者,求应然之事;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社会文明进程中的中坚。(首发于2009年12月31日《中国反腐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1 12:03)
标签:

杂谈

 

    那段岁月逝波

     又一次映入你眼帘

    刹那间

    你肃穆得如同一棵古树

     对土地充满了虔诚

   

    就这样

    延河向你流来

    带着一曲很浓很厚的信天游

    又一次感动了你的心

    连同那悠悠白云

 

    阳光下

    那灿然开放的窑洞

    分明在诉说着什么

    你极力追忆

    又一次侧耳聆听到了

    战马嘶鸣和炮声隆隆

 

    旋踵间

    山岗的寂静

    与小叶杨的眺望

    勾勒出一幅窑洞美景

  

    窑洞门虚掩着

    一位美国女记者同一位中国哲人

    在这里的对话

    于延河不息的音符

    晴空霹雳般

    给世界一个不小的惊动

 

    于是

    此起彼伏的信天游

    穿越时空

  在亿万人民的心目中

    唱和成一曲

    和谐颂歌

 

    而今

    我来到这条远近闻名的河畔

    为贴近一种感情境界而驻足

    昼夜不舍地

    憧憬着远方

    -----

    哦,延河之水

    从我心上流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有家庭的男人与曾经一起学习过的女同学产生了恋爱关系。后来他们成了仇人,女士悄悄离开了那位男士。

    有一天,这位女士小声问: “我们做知己吧”!她对他说。他说:“不,我承受不了那份永久的牵挂与思念,没有人能做好一辈子的知己。” “那我们做情人吧”!她对他说。他说:“不,因为你是善良的女人,尽管我们的感情没有阳光的青睐,但是这样暧昧的词语是对我们的玷污”。 “那我们做兄妹吧”!她对他说。他说:“不,我们的爱早已越过了兄妹之间的亲情,会有哥哥用带着柔情爱意的目光看待妹妹的吗?我不会做这样的哥哥”。“那我们做朋友吧,我只能给你这个了”她对他说。他说:“不,在我的心里你早已经是我的爱人了,做了朋友的身份,我无法面对你和你的另一半,也无法想像你和你另一半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无法抗拒和我的另一半同床共眠的时候不去想你。“唉,我们还是做仇人吧”!他对她说。既然我们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此生注定了没有相互厮守一生的幸福,与其这样相互的念着、痛着,仇恨的远离对方的视线,永远的找寻不到对方,也许会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她愕然了,他哭了。无法想像最后能给与对方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但是他们明白,也只有这样选择,才可以保留住对方的那份善良与纯洁,也不再会去伤害更多的人。从此,他们消失了,没有相互的祝福,就这样静静的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这个故事包含了同学、知己、情人、兄妹、朋友、爱人、仇人等七种关系。任何关系都有特定的内涵,如果角色错位,就很难选择,无论多聪明的人,在灵性情色欲面前,都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

    在爱的面前,只有选择,没有对错。做不了爱人应该做什么呢?

    人与人的交往发展,有一个心理过程,即精神决定角色,角色决定能力、行动与环境,反过来,观念、能力、行动与环境又决定着人的精神与角色,如此往复。角色决定一个人交往的层次。如果对方没有接纳你的角色,那精神应该随之改变。有些人为什么做不了爱人就选择做仇人呢?就是受到爱的强烈反作用。正确的选择是,你自己原有角度是什么,当不能相爱时,自己原来是什么还是什么,不能勉强,强人所难。如你是同学,做不成爱人,就做同学呀,如果是朋友,就回归做朋友吧。为什么非要做情人或知已?

    为什么不做爱人,就不可以做情人呢?

    情人是家庭社会中“问题婚姻”的一种现象。幸福婚姻范围内,是不存在有情人现象的。性爱的选择,本身是没有对错的。只是在阶级社会中,家庭道德规范与人性的排它性决定了家庭不充许有第三者。如果非要是第三者,那就是个“问题婚姻”的角色。如果没有相应的应变能力、性欲行为与隐蔽环境等条件,情人是不可能有生存空间的。就是说,情人是在“问题婚姻”的条件下产生的特殊现象。在没有确定为婚姻关系前,这种爱,是动物性的爱,这种情,是非常痛苦的情。这种情绪要求人性回归自然的角色。如果用情不当,就会朝向仇人方向发展。

    在做爱人之前,一般都是好朋友。做不了爱人应该做个好朋友,这是人性中的最明智的选择。有困惑的朋友,不妨这样试试,心态良好,关系也就相处和谐了。—— 献给那些因情所累还被困扰的朋友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虚拟

游离

网络

世界

沉默

杂谈

分类: 文学类

让沉默游离于虚拟的网络世界

 

  • 感谢伟大的网络时代
  • 草根们也享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 谁还甘于沉默?
  • 在网络面前
  • 时见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 人人摩拳擦掌——
  • 老子有话要说
  •  
  •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
  • 那一片刻的冲动
  • 也出于随波逐流的心境
  • 我也在网上开了博
  • 算得上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 那一瞬间
  • 似乎比第一次从事新闻行业时
  • 自己的作品见诸报端更让人期待
  • 毕竟
  • 这是个可以任由开垦种植
  • 奇花异草的无限量私人空间
  • 但是
  • 最初的兴奋过后
  • 更多的时候
  • 还是选择了沉默
  • 至今
  • 又有近三个月没有进行过更新
  •  
  • 沉默
  • 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孤高冷漠
  • 沉默
  • 也不代表一个人疏于言谈
  • 当生命跨越青涩走到某个时段
  • 世间的是是非非
  • 人情的冷暖炎凉
  • 再也不能掀起内心的波澜
  • 生命的因果得失业已无从计较
  • 于是
  • 语言渐渐褪去些许华丽花边
  • 空洞的辞藻
  • 繁复的阐释
  • 夸张的语气
  • 等等等等之后
  • 所剩也就不多了
  •  
  • 而多数时候
  • 面对人生种种际遇
  • 或宛尔一笑
  • 或轻声一叹
  • 沉默着
  • 继续着
  • 只为保持一份宁静的心境罢了
  •  
  • 沉默着的女人
  • 更多一份矜持
  • 沉默着的男人
  • 更多一份稳重
  • 而历经沧桑之后的沉默
  • 却能在黑暗中闪耀出一种神秘的力量
  • 随时随地照亮自己的内心世界
  •  
  • 当只身处于无人的山野
  • 沉默
  • 使你宛如已入无我之境——
  • 抑或
  •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抑或
  •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 身处喧嚣的人群
  • 沉默
  • 又会使你宛入无人之境——
  • 笑看红尘多纷扰
  • 青眼为知己
  • 白眼对鄙俗
  •  
  • 太阳无语,普照天宇;
  • 大地无言,哺育万物。
  • 正所谓
  • 大象无形
  • 大音希声
  • 它们是沉默者的垂范——
  • 沉默着,
  • 而不消沉。
  • 可叹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
  • 沉默绝不是沉默者的初衷
  • 只是——
  •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于是
  • 面对瞬息万变的网络世界
  • 我仍就选择——
  • 沉默
  • 沉默
  • 沉——
  • 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