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ye
Fa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272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杂七杂八1

秋意是在这几天慢慢腾升而起的

这个时间

是绍兴在四季中最舒服的时候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

只是阳光不再浓烈

如同一个女人含情脉脉的“秋波”

整个整个城市都起着风

在大街小巷里兜兜转

走走停停,不曾停息。


这世间有太多巧合

一片金黄的叶子

恰好从我的头顶落下

在眼镜上短暂停留后飘落在地上

叶子在立秋的下落有多少意义

至少那一刻在我眼前掠过

我觉得那是特别的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杂七杂八2


时间的记忆是无花的蔷薇

却似麦糖温暖,甜蜜

它是飘香的记忆

永远不会败落^^^

那麦芽糖似的记忆

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永远不会被时间分化……

而我终究没有留住那一段岁月

我发现很多记忆

悄悄从我的枕着的月光里溜走

模模糊糊

像月光下渐渐消失的影子……

我喜欢一句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很多人的理解都不同

但是……

这就是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你可以想到很多

人的心胸要开阔

人不可以轻易言弃

人要有远大的目标

人要执着追求属于自己的梦!

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大

在属于你自己的舞台里面

尽情地舒展你的灵魂

跳跃在自己心跳的节奏中吧!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2-15 16:07)

文 赵飞雁

     朱玉英在猪圈门口把拎在手里的猪食拌了拌,然后深吸一口气走进猪圈。

     猪圈里的几只猪哼唧着湿漉漉的鼻子,盯着朱玉英手上的猪食,等她倒进泔水槽后就低头一阵饕餮。朱玉英皱了皱眉,数了数猪圈里的猪后,赶紧走出猪圈,吐了一口气。

     “又少一只母猪。”朱玉英自言自语道。

      远处,传来一阵阵凄厉且动听的猪叫。朱玉英甩了甩粘在手上的猪食,赶紧走进里屋。

      杀猪的就是朱玉英的男人。

       朱玉英的男人叫王卫平,是个屠夫。当初朱玉英的婶子在给朱玉英做媒的时候,就提着一块上好的五花肉上门,婶子语重心长地说,“玉英啊,你瞧着这肉多好啊,你若是嫁个杀猪的男人,以后日日都有猪肉吃。”

      朱玉英的爹在吃了一顿红烧肉下酒后,就立刻点头让王卫平来家里相看。王卫平一眼就看上了眉清目秀的朱玉英。只是这王卫平,许是杀猪过久,身上多少沾染了一些戾气和血腥味,五官紧巴巴地皱在了一起,嗓音更是被撕裂的,说起话来,无端让人感到惧怕。朱玉英的爹娘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23:43)

文 赵飞雁

       前两天,周教授在微信给我发了一条消息,“给我聊聊年味吧,你心里的。”

       我心里的年味?被周教授这么一问,我多少有些发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近几年,大家都在说,“年味”越来越淡了,只是这个年味,到底是什么?好像我也说不清楚,可又觉得,“年”又有滋有味地贴在心里。

      也许,年味就是香烛,锡箔纸燃烧的味道。

      每年过年,奶奶都会给我家折很多元宝,宝塔,米桶,银两,然后让爷爷在黄色的封条上写上名字和我家的地址,仔细地在宝塔,米桶两边贴好。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22:00)

文 赵飞雁

(接《夏之林(中)》)

7

        面对坐在自己床沿上沉默的父母,夏之林有些不知所措。一家三口拥挤在这样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倾听着彼此的呼吸。

        “爸,妈……”夏之林张了张嘴,又顿了顿。

        “你之前问家里要的那些钱,都用哪儿了?”母亲直勾勾地盯着夏之林的眼睛。

        夏之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选择了沉默。

        “昨天在火车上,我跟你妈查了查,短信里的这些平台是确实存在的。我知道现在骗子很多,你上当被骗也不知道,你老实跟爸爸妈妈讲,到底欠了多少钱?”夏之林望着父亲的脸,一如即往的严肃,却严肃的让人安心。

        就像小时候一张考砸的数学试卷,颤颤巍巍地拿给父亲看后,他也是一脸严肃,最后还是会签上他的名字,因为只有眼前的两个人才是家长,因为只有眼前的两个人才会对夏之林负责,才会不顾一切地真真切切对她好。

        “你说实话!”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21:56)

文 赵飞雁

(接《夏之林(上)》)

4

        一件寿衣,一张写着 “欢迎加入艾滋病聚乐部”的贺卡。

       这是夏之林20岁的生日礼物。

       这个礼物听着有点残忍。当夏之林满怀期待地打开生日礼盒的时候,迎面是一件红色的衣服,她喜悦地将衣服拿在身前比划,随后她看到那张红色丝带的贺卡,本以为会是有关于生日的真切祝福,打开却是一行“欢迎加入艾滋病聚乐部”。而那一件被慌乱丢在地上的红色衣服的内衬的标签上,写的是“一路走好”。

        那是夏之林第一次感觉绝望。

        像是考试不及格瑟瑟发抖地躲在家门后不敢进门,像是偷了同桌的铅笔盒后在漆黑的办公室的听着窗外风雨罚站,像是出门的时候弄丢了刚刚买来的单反相机那样,可这些事情都是可以被记忆覆盖的痕迹,夏之林只要自己安全的回家,认真地跟爸爸妈妈道个歉,还是有温暖的饭菜等着她。

        可现在,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脏了。

        甚至还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21:53)

文 赵飞雁

1

       你感受过绝望吗?

       那你,认识一个叫夏之林的人吗?如果你不认识,那就太好了。  

       其实,很多人都认识夏之林,她是X大的校花。

       有一年的元旦文艺晚会上,她有一个独舞表演——《最后一支舞》,当时连音乐舞蹈学院的教授都说,她比舞蹈专业的学生跳的好太多,也因如此,她经常被邀请去教授家里喝茶。而她跳《最后一支舞》的照片,也做成了展板,一直都放在学校的宣传展示窗前。只要有人路过,都会忍不住看她一眼。

       夏之林很美。

       她有点奥黛丽赫本的味道,当然,只是有点味道,因为她的美并不像赫本那样浓郁,而是不露声色的,但只要你见到她,就会不自觉地会被她吸引,一点一滴的,等她那星星一样的眼睛掠过你,你就下意识地会把她记进心里,但她的眼神又是清冷的,一眼,你就知道你走不近她。

       关于夏之林学校里有很多版本的传说,有人说夏之林的爸爸是市长,也有人说她是富二代,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雨,绵绵密密绵绵密密地落,到处都亮晶晶,湿漉漉的。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连呼吸都变的潮润润了。陪着著名作家柳岸(原名王相勤)为她的新书《西施传》进行“田野调查”的这几天,我重新认识了我生活二十多年的城市——绍兴,不,也许称之为“古越”会更合适。

诸暨 苎萝山

      距离现在2500多年前的春秋,想想在那个时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王老师的研讨会

作家王相勤(笔名:柳岸)老师来绍兴为她的新书《西施传》采风,很高兴作为“当地土著”接待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1 13:54)

文 赵飞雁

中间那个是我哦~

不过是一个晚上,醒来就是2019来了。

今早起来,在电脑上重新建立了一个文档,叫2019,希望,仍然坚持自己喜爱的,希望自己,万事顺利,平安喜乐。

晚上推送了一期微信,那一段文字,被我称为《2018年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9 23:05)

文 赵飞雁 

(接 宋晓雨(中))

7

       球场仍然是躁动的。

       宋晓雨把书包放在了自己的脚边,坐在观众席上,翻开的拿一本历史书,或者说历史书只是一个简单的道具。她费力地看著书,等待着球场沸腾平息。她好希望有一道目光会穿越人潮向她聚拢,可即便她的脖子因低太久而发僵,即便人群如同非洲草原上的动物完成了迁徙,那个人还是没有朝她走来。

       终于,宋晓雨还是忍不住抬起了头。可林森仍然对着篮筐投篮,没有回头。

       宋晓雨把书放进书包,走到篮球架旁边,深呼了一口气,低头想了想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还没有开口,就被截走了话语。

       “晓雨?你姐姐呢?”林森朝着宋晓雨憨憨地挠了挠头,然后笑了笑往她身后张望了一眼。

       “哦,她没来。”宋晓雨把声线往下压了压,缓和了自己原本要颤抖的声音。然后学着宋晓阳一样漫不经心地把眼睛往边上瞟,恰好迎上路过的同班女生投来的暧昧眼光。可这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暧昧却让宋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9 23:03)

文 赵飞雁

(接宋晓雨(上))

3

       学生会任职典礼后,副校长召集新一届的学生会成员开会,提到宋晓雨这个名字,副校长推了推眼镜,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十指交叠,在会议桌上扫视了一圈后,最终把目光停留在宋晓雨身上,又离开椅子靠背坐正后,和蔼地问“前几届的会长宋晓阳是不是你的姐姐?”

       宋晓雨扯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然后朝副校长点点头,当作没有看到其他同学投来的暧昧绵长的眼神。

       “好!好!好!”副校长连说三声好,然后扭头跟团委老师说“记不记得?宋晓阳,当年的高考状元,s大的朱教授前几天来学校交流,还提到她。”团委老师一直点头“对啊对啊,那年的国家三好生就是她拿回来的。”团委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把长发往耳后捋,然后朝宋晓雨望去……

       大概,这种感觉都已经习惯了,那些眼神,如同湿热的舌头,在身上来回舔舐,炙热过后是一阵粘稠,如同夏天放久后发馊的饭菜,有一股淡淡的腐酸味,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介绍

北京守望文化交流中心签约作家

毕业于江南名校绍兴市稽山中学

鲁迅文学社社长

《府学新荷》学生主编

现就读于:周口师范学院

任《周口师院报》采编部部长

合集出版:

《玉痕的味道》《小满》

文章发表于各大杂志报刊网络


很多时候许多看似拥有的

其实未必真的拥有。

那些看似离去的,

其实未必真的离开。

倘若因果真有定数,

有朝一日,该忘记的都要忘记,

该重逢的还会重逢。

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

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

另一份心境。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Mondaymorn





新浪微博
杂七杂八3


遗憾,

随时来随时去,

就是不会消失。

对于生活,对于岁月,

除了不停怀念,

更重要的还是去探寻的新的生活

新的快乐、新的人生、新的远方。

满城风雨,

我们从远方来,

而不再是曾经未涉世事

又备受宠爱的孩子。


杂七杂八4

 耳。没有喧闹。
  眼。 没有缤纷。
  嘴。沉默不语
 


我们害怕岁月,
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
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
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
甚么时候,
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忘掉岁月,忘掉痛苦,
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