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ye
Fa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30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我的介绍

浙江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

第十五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第十六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第十七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一等奖

江南名校:绍兴市稽山中学

鲁迅文学社社长

《府学新荷》学生主编

现就读于:周口师范学院

任《周口师院报》采编部部长

合集出版《玉痕的味道》

文章发表于各大杂志报刊网络

在一段时间

我喜欢一段音乐,
听一段音乐

我怀念一段时光。
坐在一段时光里

怀念另一段时光的掌纹。
那时听着那歌是怎样的心情?
那时的我们是否相遇?

是相遇还是错过?
还是,

没有结局的邂逅?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杂七杂八2


时间的记忆是无花的蔷薇

却似麦糖温暖,甜蜜

它是飘香的记忆

永远不会败落^^^

那麦芽糖似的记忆

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永远不会被时间分化……

而我终究没有留住那一段岁月

我发现很多记忆

悄悄从我的枕着的月光里溜走

模模糊糊

像月光下渐渐消失的影子……

我喜欢一句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很多人的理解都不同

但是……

这就是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你可以想到很多

人的心胸要开阔

人不可以轻易言弃

人要有远大的目标

人要执着追求属于自己的梦!

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大

在属于你自己的舞台里面

尽情地舒展你的灵魂

跳跃在自己心跳的节奏中吧!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8-04 22:27)

玻璃球

文 赵飞雁

如果没有满天的星星

也许 月亮就会愤怒的坠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3 22:35)

文 赵飞雁

         还没回绍兴的时候,朋友圈就被《西小河的夏天》疯狂刷屏,想去电影院看,无奈却没有排片,只好在网上找电影的预告片看看,顺便怀念一下家乡。《西小河的夏天》预告片短短几个镜头,生生拉扯出了那些曾经有关于绍兴夏天的全部记忆。

         回忆在脑海里盘旋已久后,沉淀的画面从未静止,就像绍兴的河水一样,缓缓地在眼前划过——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河水气息,街道旁绿的发烫的香樟树叶,被凉水泼过骤然阴凉的青石板,晚饭桌上必不可少的笋煮干菜汤,在河水里晃晃悠悠的乌篷船,还有在弄堂里传来的隐隐约约越剧声,这就是绍兴的夏天吧?

      不,绍兴的夏天,可不止这一些。

      绍兴夏天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尤其在入伏之前,总是淅沥淅沥的连续下几天雨。记得6月底刚回家那会儿,晚上睡觉连电风扇都不扇,身上还搭一床空调被,一觉睡到天明。我总觉得,入伏前夏日的清晨是清爽的,甚至是可以说是灵动的。睁开眼,睡眼惺忪地走到阳台上深呼一口气,入鼻的就是一股绿色的青草味道,风掠过树梢,树叶翕动,清脆的鸟叫像是对话一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5 19:34)

文 赵飞雁

       《厕所英雄》是一部用一种放肆笑的语态,去描写一种与根深蒂固的传统宗教,文化习俗有关的非常沉痛的社会现象,尤其还电影讲的是36岁的男主凯沙夫,为了让妻子贾娅不用去野外方便,在为自家妻子建厕所的过程中,想了一个个“权宜之计”,与长辈观念、传统文化发生碰撞,最后与国家的文化和人民的观念为敌的故事 。

       整部电影的主旨,在于探讨印度的社会现状——印度农村家庭普遍没有厕所、妇女必须在野外如厕的现象。在印度对于男人们来说,上厕所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他们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方便。但女人们却只能在凌晨拿着夜壶结伴步行到离家很远的田野中去,期间还要躲避蛇虫的攻击以及流氓的闪光灯。这次外出,可能是她们一天里唯一一次方便机会,所以白天时只能尽量少喝水。之所以成群结队,是因为落单了很可能会被性侵甚至杀害。基于印度的这种现状,《厕所英雄》诞生了。

       但这种社会现状被提出,却因根深蒂固的“传统”习俗而阻碍了问题的解决。影片中,当凯沙夫为了妻子,向村里提案建造公共厕所时,最为受益的本应该是“尿壶妇女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6月7号这一天,无论是报刊,还是朋友圈,挤满了“高考”这两个字。

       高考,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记得高考前一天晚上爸爸还特意打开我的衣柜,拎出一件红色的短袖放在我的床头,说,明天就穿这件吧,开门红。所以,我能记得,我高考第一天穿的是红短袖,第二天穿的是绿色短袖,第三天穿的黄色短袖。高考前一天晚上,我没有睡着,好像是因为蚊帐里有一只蚊子,打开电灯抓了半天蚊子后,又躺下,可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忍不住去砸爸妈的房门,妈妈给我吃了半颗她提前准备好的安眠药,那天晚上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三年前的6月7号,浙江绍兴,下了一场雨,很凉快。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爸爸的车上,看着车行驶过熟悉的街景。一路上脑子里想的,是这一次考试到底能考几分,语文选择题最好能做全对。爸爸陪我走到校门口,看着我从郦郦那里领取准考证。朱校长,任校长,郦老师,叶老师,黄老师都抱了抱我,告诉我“加油”。虽然我不是一个学霸,可能是因为教师子女的身份,总能获得更多老师的关注,可惜,即便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7 21:13)

文赵飞雁

蝉鸣一起,夏日已至。每当我走进夏天,都会想起她。

我仍能轻易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微笑地介绍自己:姓郦,教数学,是班主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班里的同学都背地里亲切的叫她“郦郦”。仿佛在自然地称呼自己的一个朋友。只是,我一直对她亲切不起来,可能是从小到大,数学成绩一直拖我的后腿。而郦郦又是数学老师。我这个数学“困难户”自然而然因为数学成绩“恨屋及乌”。

每每数学作业本发下来的时候,就是我最纠结的时刻,我害怕翻开作业本看到郦郦在我作业上画下愤怒的叉叉。鲜艳的红色叉叉像是划在我的心上一样,这让我总在数学课上诚惶诚恐的低着头,逃避她频频貌似向我飞来的目光,我害怕她会让我回答问题。我总低着头,发现她每天都穿着一双俗艳的玫红平底鞋,从心里对她产生一种莫名的厌倦。

由于对她的排斥一直不减。几次单元测试下来,我的成绩不尽如意,我被她召唤去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极不情愿地从座位起身,磨蹭着走进办公室。

我慢慢地走近她,看她着低头在办公桌专注地在我的试卷上写着什么。试卷上是密密麻麻的红色,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跳跃着刺痛了我的眼。定眼一看,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30 23:29)

文 赵飞雁

        深夜,空气里弥散的是淡淡的花露水的味道。

        夏意渐渐浓了,夜晚的睡眠开始变得清浅,然后就被一阵风声惊醒,辗转反侧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坐起,打开放在床头paid胡乱地乱划。

     《TheSoundofSilence》。

        大提琴和钢琴的纯音乐,就流动在忽明忽暗的天花板上。我就这样睁着眼睛,听着歌曲一遍一遍地循环,毫无倦意。寂静之声,什么是寂静,大概这个夜晚就是了,呼吸随着低沉的大提琴慢慢变缓,忽然害怕有人打扰这一份寂静。

        就这样,莫名的,想起加缪《局外人》里的这样一段话,“现在,我面对这个充满星光与默示的夜,第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有爱融洽,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仍然是幸福的。”

        家里有两本《局外人》,一本是紫色封皮的,还有一本是和《鼠疫》的合集。第一次读《局外人》是在高中的一个冬夜,缩在被窝里,开着床头的日光灯,看到那一段,开始流眼泪,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绒绒的柳絮,被绵软的春风吹落了一个池塘,只是前几日洋洋洒洒的柳絮好像就在立夏这一天,突然沉寂了。

        立夏,小满,芒种,夏至,这都是有关夏天的名字,也都是有关岁月的精准刻度。你看落在紫藤萝上的日影,就等着倚靠墙边的蔷薇绽开,在被节气划分的时光里,你可以嗅见气味变化的微妙,起初是春雨后的混合青草味的湿土清香,然后就是石楠酝酿出若有若无的淡香,等银杏树叶开始有些许媚态,等月季开始迎风招摇,太阳就开始有了炙烤衬衣的暖意,可以把人心都融化成蜂蜜。

       立夏的到来,就像是一场不曾清醒的梦,不可捕捉。

       记得去年在台湾的时候,五月的立夏,坐着火车去了台北,手里拿着一杯酸梅汤漫无目的地穿过淡水老街,晃晃悠悠地走在淡江边上。看着雾气绵延的江面,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淡江的空气里就是水的味道,老街就是酸梅汤的味道,但那时候的感受只能打出六个点,省略掉,但想想生命是无法以六个点的省略号代替总结的,工作可以日日加以重复,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2 22:34)

文 赵飞雁

       喜大普奔,学校开运动会,对于不参加运动会的学生来讲就是一个小长假。

       4月是一个非常值得出去玩的假期,去年台湾交换利用四月的春假去了高雄-垦丁-台南。今年我当然也不会亏待自己。

      在武汉,成都,西安三个城市里犹豫之后,选择了西安。

      旅途是从星期三晚上开始的。

      晚上七点,踏上从周口到郑州的火车,再从郑州转车去西安。从郑州去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35分,由于订票比较晚,没能订到硬座,便在硬座上晕晕乎乎地背着单词打着瞌睡。一个车厢的人挤人坐的满满的,一位大哥抱着一个硕大的包坐在我们对面,一脸狐疑,“怎么这个星期怎么会这么多?”我跟小伙伴想在车上补一个卧铺,结果被告知,“到西安站之后才会有硬卧!”列车员也更是纳闷,抱怨,“这不是节假日的,咋学生恁多?都一起逃课了?”

      一问左右的同学,才知道,郑州,洛阳,许昌的学校也都选择在这几天开运动会。

      这是我第一次坐长途硬座,从晚上11点35分,到第二天早上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在我连续多次去图书馆,都找不到座位的状况下,我终于打算来一波吐槽了。

        甲:同学同学你知道吗,学校闹鬼最多的地方是哪儿?

        乙:厕所?揽月湖?凌云峰?

        甲:不,是图书馆!

        乙:为什么?

        甲:因为每一次指着一个空位问别人,这儿有人吗,他们都说“有人”!

       

        这一期微信,我们就来聊一聊图书馆占位的事情。

        

        相信很多高校都会出现这种状况:

         基本一到四六级考试,期末考试,考研,考公务员,考各种资格证期间,图书馆人员总是爆满。

        人一多,那么问题就来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占座!

        占座,起初是因为一些同学在学习的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3 19:41)

文 赵飞雁

       纷纷春雨,纷纷行人。

       这是第三个没有回家的清明,没能跟着爷爷奶奶上山给祖先扫墓。在我们家族,亲戚朋友聚集的最齐的是两个节日,一个是春节,一个是清明,这也是多年来固定的习惯,就连清明扫墓的流程也是固定的,上午上山扫墓,中午一起吃饭,下午去公墓见祖奶奶。        

       其实这么多年扫墓,我只认识公墓里的祖奶奶,而上午上山祭拜的祖辈,我并不认识,更谈不上感情。每每扫墓,我们小一辈的,总是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在“寻花问柳”,而爸爸辈的,有人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子,篮子里面装有碗,菜,酒,有人兜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奶奶早就准备好的纸钱,银两,鞭炮等一系列祭祖物品。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爷爷辈的都走在前头引路,可常因冬去春来,草木萌生而找不到路,每年小爷爷都会很自信地在扫完墓后说,“放心我这一回做好记号了!下回来只要找这个记号转弯就行!”可当新的一年的清明再去,便再找不到去年做的记号,年年复复,复复年年,爷爷常说,“这条路你们小一辈的要记住啊!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杂七杂八1

 



时光如细沙一般从手指间滑落

许许多多的过往

都在记忆的河流里被冲走

那些曾经我们以为

能够记得的事在不知不觉

早已忘却

那些曾经让我们刻苦铭心的脸

早已斑驳不清

一切的一切都早已沧海桑田

没有人可以拉住时间的脚步

时光从未停止过

我们一直在流逝……



虽说雁过留声,人过流痕,

而白拘过隙的山阴里

找不到痕迹的流动

留年的浪花总是条荡在

渺远的心迹

水波涟淇徐徐荡开

风中的花瓣轻轻坠落

是什么?

再促使我们——

忧伤 快乐 痛苦

化过丝丝雨露……

在静谧的夜中

发出又一轮的攻击

是时间,时间,时间……

 

杂七杂八3



世界并不庞大

只是因为我们太过渺小

生活永远不会

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

走在人生的路途中

我们选择了一个终点

你只是向着目地去努力

只是你错过了无数的沿途风景

放慢脚步去长大

你会收获你想不到的东西

而我不知道生命有多长

世界究竟有多大

上帝的恩宠眷顾究竟余了多少

所以我尽情的挥霍着

燃烧着  飞翔着 



杂七杂八4

  
  耳。没有喧闹。
  眼。 没有缤纷。
  嘴。沉默不语
 

我们害怕岁月,

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
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

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
甚么时候,

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
忘掉岁月,

忘掉痛苦,

忘掉你的坏。
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