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ye
Fa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876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我的介绍

浙江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

第十五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第十六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第十七届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一等奖

江南名校:绍兴市稽山中学

鲁迅文学社社长

《府学新荷》学生主编

现就读于:周口师范学院

任《周口师院报》采编部部长

合集出版《玉痕的味道》

文章发表于各大杂志报刊网络

在一段时间

我喜欢一段音乐,
听一段音乐

我怀念一段时光。
坐在一段时光里

怀念另一段时光的掌纹。
那时听着那歌是怎样的心情?
那时的我们是否相遇?

是相遇还是错过?
还是,

没有结局的邂逅?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杂七杂八2


时间的记忆是无花的蔷薇

却似麦糖温暖,甜蜜

它是飘香的记忆

永远不会败落^^^

那麦芽糖似的记忆

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

永远不会被时间分化……

而我终究没有留住那一段岁月

我发现很多记忆

悄悄从我的枕着的月光里溜走

模模糊糊

像月光下渐渐消失的影子……

我喜欢一句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很多人的理解都不同

但是……

这就是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你可以想到很多

人的心胸要开阔

人不可以轻易言弃

人要有远大的目标

人要执着追求属于自己的梦!

心有多大

舞台就有多大

在属于你自己的舞台里面

尽情地舒展你的灵魂

跳跃在自己心跳的节奏中吧!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文 赵飞雁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绒绒的柳絮,被绵软的春风吹落了一个池塘,只是前几日洋洋洒洒的柳絮好像就在立夏这一天,突然沉寂了。

        立夏,小满,芒种,夏至,这都是有关夏天的名字,也都是有关岁月的精准刻度。你看落在紫藤萝上的日影,就等着倚靠墙边的蔷薇绽开,在被节气划分的时光里,你可以嗅见气味变化的微妙,起初是春雨后的混合青草味的湿土清香,然后就是石楠酝酿出若有若无的淡香,等银杏树叶开始有些许媚态,等月季开始迎风招摇,太阳就开始有了炙烤衬衣的暖意,可以把人心都融化成蜂蜜。

       立夏的到来,就像是一场不曾清醒的梦,不可捕捉。

       记得去年在台湾的时候,五月的立夏,坐着火车去了台北,手里拿着一杯酸梅汤漫无目的地穿过淡水老街,晃晃悠悠地走在淡江边上。看着雾气绵延的江面,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淡江的空气里就是水的味道,老街就是酸梅汤的味道,但那时候的感受只能打出六个点,省略掉,但想想生命是无法以六个点的省略号代替总结的,工作可以日日加以重复,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2 22:34)

文 赵飞雁

       喜大普奔,学校开运动会,对于不参加运动会的学生来讲就是一个小长假。

       4月是一个非常值得出去玩的假期,去年台湾交换利用四月的春假去了高雄-垦丁-台南。今年我当然也不会亏待自己。

      在武汉,成都,西安三个城市里犹豫之后,选择了西安。

      旅途是从星期三晚上开始的。

      晚上七点,踏上从周口到郑州的火车,再从郑州转车去西安。从郑州去西安已经是晚上11点35分,由于订票比较晚,没能订到硬座,便在硬座上晕晕乎乎地背着单词打着瞌睡。一个车厢的人挤人坐的满满的,一位大哥抱着一个硕大的包坐在我们对面,一脸狐疑,“怎么这个星期怎么会这么多?”我跟小伙伴想在车上补一个卧铺,结果被告知,“到西安站之后才会有硬卧!”列车员也更是纳闷,抱怨,“这不是节假日的,咋学生恁多?都一起逃课了?”

      一问左右的同学,才知道,郑州,洛阳,许昌的学校也都选择在这几天开运动会。

      这是我第一次坐长途硬座,从晚上11点35分,到第二天早上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 赵飞雁

        在我连续多次去图书馆,都找不到座位的状况下,我终于打算来一波吐槽了。

        甲:同学同学你知道吗,学校闹鬼最多的地方是哪儿?

        乙:厕所?揽月湖?凌云峰?

        甲:不,是图书馆!

        乙:为什么?

        甲:因为每一次指着一个空位问别人,这儿有人吗,他们都说“有人”!

       

        这一期微信,我们就来聊一聊图书馆占位的事情。

        

        相信很多高校都会出现这种状况:

         基本一到四六级考试,期末考试,考研,考公务员,考各种资格证期间,图书馆人员总是爆满。

        人一多,那么问题就来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占座!

        占座,起初是因为一些同学在学习的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3 19:41)

文 赵飞雁

       纷纷春雨,纷纷行人。

       这是第三个没有回家的清明,没能跟着爷爷奶奶上山给祖先扫墓。在我们家族,亲戚朋友聚集的最齐的是两个节日,一个是春节,一个是清明,这也是多年来固定的习惯,就连清明扫墓的流程也是固定的,上午上山扫墓,中午一起吃饭,下午去公墓见祖奶奶。        

       其实这么多年扫墓,我只认识公墓里的祖奶奶,而上午上山祭拜的祖辈,我并不认识,更谈不上感情。每每扫墓,我们小一辈的,总是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在“寻花问柳”,而爸爸辈的,有人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子,篮子里面装有碗,菜,酒,有人兜着一个巨大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奶奶早就准备好的纸钱,银两,鞭炮等一系列祭祖物品。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爷爷辈的都走在前头引路,可常因冬去春来,草木萌生而找不到路,每年小爷爷都会很自信地在扫完墓后说,“放心我这一回做好记号了!下回来只要找这个记号转弯就行!”可当新的一年的清明再去,便再找不到去年做的记号,年年复复,复复年年,爷爷常说,“这条路你们小一辈的要记住啊!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5 21:46)
标签:

文化

文 赵飞雁

         这一年,可能看不到学校里一团团追逐成球的杨絮了。

         西边操场北面的一排高大挺立的杨树,只留下了一个个矮小的树桩。远远看去总觉得有些许不习惯,高高的杨树在视线里消失了,抬头望天,总觉得天更远了一点。

         即便如此,在一阵一阵将暖未暧的风里,三月,还是渐渐地被吹出了春天的味道。

         放假坐火车的回学校那天晚上,遇见了春雷,今年春雷比惊蛰来的更早,穿着呢大衣坐在暖烘烘过的车厢里,车窗玻璃上的水珠追逐聚集,窗外本该黑色的天空在闪电与春雷的召唤下变成了绛紫色,火车就这样不慌不忙地停了下来,闪电声,雷声,雨声,风声,齐齐呼喊着春天醒来。

       回学校那几天还是冷的,睡觉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蜷缩在被子的一角,哆哆嗦嗦地把脚往被子的更深处探去。唯一开心的就是天上挂起了太阳,穿着一件大衣就可以轻轻便便的出门,只是学校里的锯木声不曾停止,那横躺在地上的杨树,在失去的生命后,只能称之为木头,圆滚的,干燥的,平静的。对于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5 15:36)
标签:

杂谈

文 赵飞雁

   一个保姆,怎么会赌赢一套房子的。她哪儿来那么多钱下注,又有什么勇气下注,这是我跟陈姐都好奇的问题。随即我跟陈姐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我们都想起了,平安家政的小郑。

       片刻的凝神之后,陈姐用发颤的声音问我,“你说,刚刚,孙奶奶为什么跑出去?”

      我们都把孙奶奶忘记了,在这个闭塞的,如同骨灰盒的中介所里,我们坐井观天,对于外面的事情什么也不知道。

      走出中介的大门,天空就翻着红光和蓝光,警笛刺耳。我拽着陈姐的手往前跑,名爵府邸的小区门口,乌泱泱的有好多人头。

     “啧死哉,屋里头的人不晓的有没有出来……”

     “这个火怎么烧起来的哦?噶猛!”

     “门口不是有那个消防栓的啊,如果能走出家门的话,应该问题不大的。”

     “会不会里面还困着哦,他们上去看了没啊?”

     ……

     名爵府邸门口嘈杂的声音让人觉得很不安,我仰着脖子抬头看去,也不知道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5 15:36)
标签:

杂谈

文 赵飞雁

        就像孙奶奶说的那样,陈姐是不愿意跟两个老人住在一起的。

       她变成了我的房客,当然我也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一点房租费,我家的这个破旧的骨灰盒好像有一点死灰复燃的迹象。

      在天还没有热起来之前,陈姐很果断地离了婚,并且不愿意再跟那一家人有任何瓜葛。孙奶奶的儿子儿媳回了一趟国,准备办理移民。

      “小陈啊,我说你的心也太硬了一点吧?”孙奶奶慢悠悠地剥开一个橘子。

      “不是我心硬,而是他们把我这颗热的心捂冷了。冷了,才会硬。”陈姐捧着装着热水的玻璃杯,热气腾腾地往上升。

       “孙奶奶,你跟着你儿子他们一起去美国?”我随便找了一个话头,希望能把聊天延长,我受不了那种空旷的安静。

       “总要去的吧?难道他们留我一个老太婆?养儿防老。”孙奶奶说完朝我笑笑,笑容里带着一丝抱歉。当然我也不介意,寡妇这么久了,还在意别人说孩子,只是陈姐……

      我把头扭向她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5 13:44)

文 赵飞雁

      上帝总是无时无刻地像我们展示他的编剧才能,他把所有的故事伏线都埋藏的很深。我们所有的人就像多米诺骨牌,推下一张后,一个又接着另一个地倒下。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孙奶奶的孙子在国外准备申请大学,她的儿子儿媳也去美国一个月,陈姐老公老家的房子正拆迁,陈姐也总是火急火燎地乡下城里两头跑,中介所也丢给我看管。

       中介所的人却一如既往的多,好在孙奶奶也闲了,她除了早饭不跟我一起,午饭和晚饭在很多时候也都是在我这里马马虎虎地糊弄,除了偶尔几次会被子欣邀请去她家吃。

       “小陈的那套房子估计有点悬啊。”孙奶奶慢悠悠地往嘴里吸溜着鱼汤,“她老公在老家只有一个房间,何况还有个弟弟。”

       “现在不是都以房票的形式支付了嘛?多少总能分到一点钱。”我嚼着一根青菜。

       “钱归钱,房子归房子,你可别忘了还有两个老人呢。你说以小陈的个性,会愿意让两个老人跟自己住在一起的?”孙奶奶笑着摇摇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5 13:43)

文 赵飞雁

​        一直到了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能很清楚的记得有关那个下午的任何细节。我在想,如果那个下午没有那么热,或是更热一点,会不会一切都变的不那么一样?可是,如果终究没有如果。夏日的热浪终究燃烧成熊熊的烈火,映红了天边的云彩,照亮在那个推开门的小女孩黑光发亮的长发上,点亮了那个抱在母亲手里的小男孩的眼睛。

       “孙奶奶!”稚嫩的童声从门口传来,小女孩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特别灵动可爱,活活泼泼地坐到了孙奶奶边上。

       “童童下课啦?”孙奶奶搂了搂这个孩子,伸出手朝小男孩招了招。小男孩突然裂开嘴,身子从母亲的胸前往前侧,张开双手往孙奶奶这儿涌来,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孙奶奶”。

      孙奶奶眯着眼睛咯咯咯地笑着,“橙橙要奶奶抱啊,来奶奶抱抱,橙橙有没有变胖。”

      那个母亲笑了笑,“胖是没胖,高了点儿。”

      孙奶奶高兴地又掂了掂橙橙,“橙橙高了啊。”

      橙橙用力地点了点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5 13:41)

文 赵飞雁

​       跟很多行业一样,在保姆行业总有几个黑名单。黑名单上榜上有名的人,若是中介和雇主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可能就不敢再用了。毕竟保姆在雇主家进进出出的,要是有过信用危机,总归是不放心的。

       比如这个莫尽欢。

       陈姐和孙奶奶一起对着莫尽欢的简历一起沉默着,不知道一起在沉思什么。刚想问问陈姐记不记得那天小郑的话,要不要打个电话跟莫尽欢说别过来了。

      陈姐就在我张口时发了话发话了“孙奶奶,不如一会儿你一起帮我看看。这个人的能力应该不错的,会有很多人要,只是……哎,先看看吧。”

       孙奶奶“是是是”的应和着,抿了抿嘴巴,说,“是要看看,这人应该还是不错的。”

      从陈姐手里接过莫尽欢的简历,我才发现,她并不是通过家政公司进来的,而是直接通过简历投递,中介费给的极高。这种自己投简历的找工作情况在陈姐这家私营的中介也不是没有见过,因为通过家政公司要递交的材料多,短时间内不容易找到工作,大多时候,在陈姐这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杂七杂八1

 



时光如细沙一般从手指间滑落

许许多多的过往

都在记忆的河流里被冲走

那些曾经我们以为

能够记得的事在不知不觉

早已忘却

那些曾经让我们刻苦铭心的脸

早已斑驳不清

一切的一切都早已沧海桑田

没有人可以拉住时间的脚步

时光从未停止过

我们一直在流逝……



虽说雁过留声,人过流痕,

而白拘过隙的山阴里

找不到痕迹的流动

留年的浪花总是条荡在

渺远的心迹

水波涟淇徐徐荡开

风中的花瓣轻轻坠落

是什么?

再促使我们——

忧伤 快乐 痛苦

化过丝丝雨露……

在静谧的夜中

发出又一轮的攻击

是时间,时间,时间……

 

杂七杂八3



世界并不庞大

只是因为我们太过渺小

生活永远不会

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

走在人生的路途中

我们选择了一个终点

你只是向着目地去努力

只是你错过了无数的沿途风景

放慢脚步去长大

你会收获你想不到的东西

而我不知道生命有多长

世界究竟有多大

上帝的恩宠眷顾究竟余了多少

所以我尽情的挥霍着

燃烧着  飞翔着 



杂七杂八4

  
  耳。没有喧闹。
  眼。 没有缤纷。
  嘴。沉默不语
 

我们害怕岁月,

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
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

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
甚么时候,

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
忘掉岁月,

忘掉痛苦,

忘掉你的坏。
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