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三道四(言论评论)

关于莫言获文学诺奖,说几句。

曾经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算莫言同门师弟。这里没有丝毫炫耀意思,就文学创作而言,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俺想说的是,相对于一般读者,俺可能离莫言更近一些,无论其作品还是他个人,更能真实一点、公正一点对待莫言。

军艺文学系学员当年几乎把莫言当做一个神一样地敬重和崇拜。这的确是事实。在军艺文学系这个号称专造作家的班里,有人戏谑说一根筷子插进去,也能长成一棵树,信不信由你。为什么?因为他确实写得棒,某些篇章写得令人拍案而起,不佩服不行。俺记得读他的《天堂蒜薹之歌》(当时也名为《愤怒的蒜薹》)读得热血喷张、热泪盈眶。那时我们尚年轻,体制给我们灌输了太多的美好的憧憬。我不认为这种状态仅是单纯洗脑产生的后果,更宁愿相信这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依赖、信任、仰慕神的特质,一如歌迷毫无道理地崇拜歌星。说老实话,莫言的这部较长中篇小说撕碎了俺的单纯与无知,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9 15:02)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上风景(生活实录)

 2012年5月22日9:18分,我和我的同事开始了北京到拉萨的长途跋涉,5天时间跑完3901公里路程。

这一天,我们从北京六里桥出发(海拔31米),穿越河北石家庄(海拔80米)、山西太原(海拔778米)、陕西延安(海拔400米),22点到达宁夏银川(海拔1100米),行程1150公里。晚上,入住银川市兴庆区丽景北街锦江之星。

5月23日的银川天气少云,北风3级,气温12-23度。上午9:30分,我们的现代越野车踏上了甘肃兰州(平均海拔2200米)的行程,途中大雨滂沱,15点到达兰州,行程约600公里,住进了兰州市城关四星级西兰国际大酒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造空间(职业体验)

 



 

菜刀不菜 刀下见菜

 

——关于《魔鬼连——本遗失多年的特种兵笔记》的笔记

 

作者:黎锋

 

若干年前,大概是伟大的首都人民开始流行喝水井坊的那一年,我来到京城,参加某著名作家的作品研讨会。菜刀先生应邀出席了我们几个朋友组织的饭局。席间无美女,气氛不热烈,言语甚寡淡,几个大老爷们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吃肉,主动地喝酒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9 20:12)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上风景(生活实录)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

但反观中国GDP世界排名: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


其它比较:

教育投入
  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NP的比例为5.1%,发达国家为5.3% ,撒哈拉的南非国家为4.6%,印度为3.5%,最不发达国家为3.3,中国为2.3%(成为世界上投入最少的国家?)。
  200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41%,2003年为3.28%,2004年为2.7%,逐年减少。
  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受教育人口的中国,只用了占世界各国教育总开支的1.5%;美国两亿人口,教育经费为7千亿美圆,中国十三亿人口,教育经费仅0.4千亿。
  从2003年开始,肯尼亚这个经济落后国家克服重重困难,破天荒地实行了小学义务教育。需要说明的是,这个义务教育非那个“义务教育”,他们是真正的全免费教育,学生完全不交书本费、学费和杂费等一切学习费用。继肯尼亚之后,马拉维、莱索托、乌干达、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6 2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上风景(生活实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路上风景(生活实录)
 《光的赞歌》  
         艾青  
每个人的一生
不论聪明还是愚蠢
不论幸福还是不幸
只要他一离开母体
就睁着眼睛追求光明

世界要是没有光
等于人没有眼睛
航海的没有罗盘
打枪的没有准星
不知道路边有毒蛇
不知道前面有陷阱

世界要是没有光
也就没有扬花飞絮的春天
也就没有百花争艳的夏天
也就没有金果满园的秋天
也就没有大雪纷飞的冬天

世界要是没有光
看不见奔腾不息的江河
看不见连绵千里的森林
看不见容易激动的大海
看不见象老人似的雪山

要是我们什么也看不见
我们对世界还有什么留恋



只是因为有了光
我们的大千世界
才显得绚丽多彩
人间也显得可爱

光给我们以智慧
光给我们以想象
光给我们以热情
光帮助我们创造出不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事实上,审判机关将调解作为处理案件的首选方式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延至今日才羞羞答答表达出来,无外乎是将其肯定,“合法化”。

 

准确地讲,民事案件进行调解也是不合法的,更遑论将刑事案件中的所谓轻微故意伤害案、自诉案件纳入法庭调解范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要是我杀的人(赵振裳)回来了,你们打我的事情咋处理?”1999年,当被押上囚车时,赵作海说了这句话。

被警方怀疑为赵作海相好的甘花(化名),至今仍记得这句话。

赵作海1999年被拘,该案因证据不足数次被检察院退回。九次认罪,数次喊冤,最终他却选择了沉默,那个会议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2003年,赵作海被判死缓。

11年过去了,赵振裳真的回来了。

洗冤,只用了4天。

从未被证实的尸源

警察对赵作海的怀疑从1998年就开始了。

赵振裳失踪4个月,侄子1998年2月15日报案。警方将怀疑目标锁定在1997年和他打架的赵作海身上。

“现实的证据指向赵作海。”商丘公安局副局长赵启钟说了两个疑点。

当时赵作海脸上和身上都有伤。警察问他时,他说是在邻居家盖房子造成的。后来调查没有这回事,这引起警方怀疑。第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30 07:44)

很大的大甲板

 

搅成一堆的空投物

 

装饰了的战斗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4 09:53)

刘汉黄事件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吧?我为这个悲惨的打工仔鸣不平!

南方都市报对刘汉黄怒杀三台商被东莞中级法院宣判死缓一案进行了详尽报道,可谓字字血泪。权贵对弱者的剥夺,犹如小说《复活》的翻版,是的,再平衡的新闻写作,面对如此难掩辛酸的人间悲剧,跳然于纸上的,都只能是满腔的悲愤!实在是怒不可遏!

 

事件起于:

今年26岁的刘汉黄出生于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太平营乡永红村,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后出外打工养家。

今年6月15日,刘汉黄因工伤赔偿纠纷,用仅存的左手,刀捅东莞大朗镇展明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三名台湾籍高管,致2死1重伤。

11月2日下午,该案在东莞市中院公开宣判,刘汉黄一审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时赔偿被害人120多万元。法院认为,被害人一方在起因上负有直接过错责任,“刘汉黄亦有值得同情之处,有悔改之意”,故对刘汉黄酌情从轻处罚。

案情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