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遵义曾凡仲
遵义曾凡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8,648
  • 关注人气:8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数百篇(首),出版中篇小说集《桂花鸟》等。
    如需转载,恳请告知,真诚致谢!
   
   
良师益友

熊老

文化名人

王万兵

作家

李专

作家

赵剑平

作家

蔡顺华

演讲家

涂国文

作家

朱明东

作家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书信

《当代茶经》季刊是遵义市农委主管、遵义市茶文化研究会主办、遵义市文化艺术学会承办、遵义市茶产业发展中心协办的一本行业性刊物,设有专题、高端论坛、茶史春秋、茶事探幽、茶人茶事、茶韵悠悠、产业链接、本土茶风、品茗论道、异域茶俗等栏目。刊物立足遵义,面向全国,欢迎专家、记者、作家、行业达人和文友赐稿(包括图片),尤其欢迎有深度的新闻报道和有厚重历史文化内涵的各类专业文章(理论类和叙事类均可)。一经选用,酌付稿酬,赠送样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9 10:55)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不灭的乡情作者:蔡顺华演讲

演讲中国·春晖美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1-17 22:59)
标签:

喧闹

彻夜难眠

情感

分类: 诗歌

曾经过着喧闹的日子

众星拱月

掌声如雷

每一只杯子都是一份热情

每一只手都是一场赞美

每一双眼睛都是春光都是闪电

犹如山里的洪水

从高处轰隆而下

或者如一声爆响

从地底冲天而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9 00:24)
标签:

说明

郁闷

见谅

文化

分类: 杂文

1、本人自2006年在新浪开通博客之后,获得了众多朋友的赞许。但是,由于工作原因,再加上新浪在点击方面反应越来越迟缓,要访问朋友、阅读朋友文章、发表见解、留言等等需要经过多次“实验”才能成功,所以有些厌倦,曾几次放弃。不过,由于感觉新浪博客是我认识世界、结交朋友的又一窗口,又还是选择复归,并且用了真名。遗憾,今天点开博客,在朋友作品后发评论,竟然只能使用“不老之荒”这个最初的博名了。准备改过来,却被告知“曾凡仲”这个“昵称”已经有人抢注。想我这个名字是从7岁读书起就使用的,各种档案里也是这个名字,甚至在各种报刊上发作品同样还是这个名字,博客中更是经常使用,今天居然好像是侵权一般被“驱逐出境”了,真是郁闷!无可奈何,只好按照朋友的提议叫作“遵义曾凡仲”了,因为目前我还想不起有什么更好的名称可以代替。

2、由于新浪博客使用起来极为不方便,所以,本人很少上博客,当然,对文朋诗友、良师益友我还会尽力经常拜访,及时学习。不过,如有推迟,还请见谅!

3、如需单独交流,可留纸条,本人告诉QQ号,欢迎指点一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6 20:00)
标签:

父亲

凄楚

泪水

怀念

情感

分类: 散文

母亲去世之后,父亲的眉毛突然平直地朝前面延伸出去,把一双浑浊的眼睛严严实实遮住,随着年龄增大,由黑色逐步变成黄色,再由黄色变成白色。而且,两边的眉毛都成锥形超前突出,像两柄矛尖一样,一寸多长,似乎很锋利的样子。

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四十三岁,在今天,可以算得上青壮年。但是,他却很快走向衰老,脸上布满忧愁,布满伤悲,一天比一天憔悴。

那时我十五岁,弟弟十三岁,妹妹十一岁。大哥另居,比我长两岁的大姐承担了整个家务,还要负责耕种土地。一年半时间里,母亲和奶奶相继染病,相继辞世,家里负债累累,每月不到三十元的工资显然难以支撑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家庭。而且,母亲去世,父亲在精神上完全陷入了孤独的境地,长时间借酒浇愁。所以,我的印象中,父亲那有别于常人的眉毛是被无尽的苦痛熬出来的。

但是,不管多艰难,他对我的培养却是丝毫不放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0 08:23)

很多年前,有两个被我们叫做“幺爷”的,参加了湘黔铁路的修建。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在我们小孩的心中有一种神秘感,甚至觉得他们是很了不得的人物。

发幺爷与我们共一块坝子,房子连在一起,我的心目中,他就是一个飒爽英姿的人。有一次他回家探亲,全生产队大人小孩都到了,他把带回来的东西分发给大家,我们也庆幸分发到几颗糖果。这之后,我更觉得他很了不得。

然而,他家却是全生产队最困难的,每家每户都有过年猪杀,就他家没有,每家每户或多或少总要给他家送一点生肉或者熟肉。幺爷不在家,幺娘独自一人带着几个还很小的女孩,日子自然会非常艰难。我们家送的东西比别人的要多,几乎什么都送,猪肉一送就是好几斤。

湘黔铁路通车了,两个幺爷回来了,但是,发幺爷的派头最大,包括毛线衣、牛皮鞋什么的都有,集体出工都经常穿着。而且,他特别健谈,似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要他说出来了,别人都不能说是错的。所以,不管哪家有红白喜事,他的声音总是最大,可以听到他大声吹牛、大声吆喝、大声吵闹,甚至还可以听到他特别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字典

孤独

玩物丧志

教育

分类: 散文

参加工作的时候刚好十八岁,是在一所区中学。没有别的嗜好,更没有条件进入那些吃喝玩乐的场所,一门心思就是如何才能上好课。资料奇缺,一张简易的办公桌上就两本教材和参考书,另有几本师范时候的课本。除外,还有一本新华字典。

刚开始上课,感觉很多东西都与教学需要有很大距离,需要不断学习,而资料书的奇缺却是我最大的苦恼,连拥有一本新华词典也是一种奢望。尽管如此,我还是抱着那几本可怜的书,如饥似渴地翻看,一遍又一遍。至于字音,更是有疑惑就必查字典,绝不敢有半点马虎。也许就因为这样,我很快赢得学生的普遍欢迎,家长也是好评如潮。

工资三十八块五,还带着弟弟妹妹读书,手上有多拮据是可以想见的。但是,我还是要千方百计购买一些书,哪怕不吃不穿,甚至是负债也在所不惜。几年时间下来,我的书居然码起了高高一书架,差不多成为了学生的“图书室”,很多学生经常来找我借书,而我也毫不吝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2 08:36)

当你的手冰凉冰凉的时候

你渴望夏天

当夏天来临的时候

你渴望我的手

我把你的手紧紧握住

有如春风被我揽入怀抱

我感觉我的手是山的骨骼水的肌肤

 

谁能做到不离不弃

只有花朵的幻想

在我的手里绽放

我终于知道

你的手

是我反复吟唱的那一部分

余音缭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5 10:45)

已经过去很多年,我却还记得女孩哀哀的眼神。

那一年,女孩大概十六岁。

十六岁,女孩必须远走他乡,因为她还有残疾的弟弟,还有父母,还有爷爷奶奶,还有一个斑斑驳驳的家。

女孩是准备跟着一个女人外出的,据说这个女人专门物色相貌姣好的女孩,做通家长的工作,把女孩带到远方。至于做什么,我们不知道。当然,我们不用知道,知道了也许会更纠结。

真想和女孩说点什么,但是女孩似乎不想说什么,也许只是偷偷看了我一眼。她始终就坐在那个女人的沙发上,身上是一件红色的西服,是那种质地很差的红色西服。进初中那一年她就穿的这件衣服,直到初中毕业,直到离去,这件红色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7 11:38)
标签:

喜鹊

雪花

女孩

母亲

情感

分类: 诗歌

树枝唰唰唰地摇

摇落几只喜鹊

摇落几片雪花

我梦中的所有情节

还挂在树梢上

我听见

我的那一湾河水

掀起一朵朵乐呵呵的浪花

那是一个女孩的笑声

坠落水面

 

我坐在一块长青苔的石板上

看那摇动的树枝

有如我青春的火焰

我真想抱起那一湾河水

像母亲一样歌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