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百良的博客
张百良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74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2-23 13:34)

 

1.

早年的冬天冷啊

我皴裂的小手小脚,流着暗色的穷

一场雪接一场雪落下来

矮坯房被压得直哼哼​

 

我起大早在柴火垛里找鞋垫

父亲也在那里找

我们把软一点的玉米窠拽下来

平整的垫进鞋里​

 

我只垫进了童年

父亲却垫进了一生

2.

晚上母亲给我们每人一个袜底托

就着昏暗的煤油灯我们补袜子

我每补一针母亲便纠正一次

童年满是针线痕迹​

 

母亲一辈子没放下针线

她把日子缝补的温馨、欢快

她从不说穷

因为有一窝儿女

每个儿女都揣着,感恩​

 

2016年2月1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3 13:32)

 

这个字

太重,像后檐下的青石板

现在它只需在那卧着

我可以坐上去歇歇气,顺便

躲躲毒日光​

 

但我现在已掀不动它

庭院的光线不定期变化

一个字就是一树花开

就是一片瓦

齐整整走上屋脊​

 

我坐在堂屋的木椅子上

看着木头长出芽

看着木头把我长进去

看着惆怅,水一般

哗哗落下来​

 

2016年2月1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爱过许多事物

它们有的成了化石,有的成了空气

爱过独特的画面,也爱过声音

唯独没有爱过,声音里的雨​

 

我爱的一定不够深

我爱着雾水般的人,她只给了我潮湿湿

的表情,我的心就潮湿了

现在,我爱上了你声音里的雨​

 

磁性的雨使我心智大开

忽然发现还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自己是束多么微弱的灯

一直走在,颠簸地带​

 

2016年2月1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眼中的灰尘已死去多年》​

 

我正在遗忘,活着的人

活着的人,也正在遗忘我

时间在平衡中被单元

各自的尘世

仿佛我眼中的灰尘已死去多年

怀念被遗忘

遗忘被遗忘

城市继承了墓塚

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宣布了死

死受到保护:

不定时出访

不接受拜访

事实上,许多活着的人

早就死了​

 

2016年2月22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5 17:00)
标签:

情感

文化

不愿去想

瘦驴肩头的硬风

地里崛起的蒿草

颓败心事 


路那么薄
像久病的婆婆
老实的老榆树,只顾长粗
只顾把自己
伸出村外
 
墙头草经年摇晃
不知哪位先人策划
一亩三分地,烙着箴言
老家的狗不叫
 
往来的是亲戚里道
三百年屯风,铸一把锁
炊烟上方,一锅玉米
即将出嫁

 

 

2015年7月3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5 16:43)
标签:

情感

文化

正当午时

所有语言,都枯萎

所有走过的路,都塌陷

一个游魂,找不到

寄放骨头的家


找不到副刊
 一个版本,被无数次赝制
 到处都是标签
 写着某年某日
 虚妄揣测

我知道类似的
源于经年积累
一个影子想覆盖另一个
但他绝不是
最终

虚空部分
有猎鹰觊觎
打开无措之举
古堡荒凉,落日荒凉
看园人目光长满草 
 

2015年8月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5 16:37)
标签:

情感

文化

凌晨三点

房间穿梭着风

蜘蛛蹑手蹑脚

它知道这房间的深邃


一段梦被回味
新的框架开始充盈,并蓄积
开始崩溃
村庄逃难

啼哭贯穿
一群水在路上,寻找
一扇未知的门
凌晨三点
灵魂那么脆弱,清白
 

2015年8月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3 15:38)
标签:

情感

文化

《白》

天正白下去
白过了清晨的牙齿
白过了一截树干
白过了一个好玩的笑话
它还在白
当然,想要一下子白过白天还很难
有些地方已经坏死,而有些
正在与死神秘密幽会
我只能先找到活着的部分,然后招呼白
白过自己的身体
再白进,魔鬼心脏
 
 
2015年2月12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3 15:37)
标签:

情感

文化

《钟声》

该有个人起来,一边走一边敲打铜臭
他敲打的节拍不快不慢,类似骨头撞击

敲打到凌晨十二点时,所有的犬吠都停止了
大地上出现一个洞,一些暗流开始聚集

一滴水试图逃离母体,但它被钟声撞碎
午夜的剧场座无虚席,序幕徐徐后退

敲钟人奏响一阵空气,金戈嘶鸣
舞台上的金面具开始溶化,直到一个恶灵出现

它跪服的速度让秒针,快了十个百分点
鸡鸣开始登场,开始有观众爬上舞台

开始有演员卸妆下来。有人
用头盔聚拢钟声,那手法显然笨拙

钟声又响了,有人独白,良知出炉
时针指向地面,草绿了

2015年2月12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3 15:32)
标签:

情感

文化

《情人节在做啥》

我约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它们都走在路上
它们要从潋滟的目光中穿过,从盛大的水中夺目而出

我用一片即将消融的雪昭示旧爱,用粗略的胡须梳理花瓣
这天的胭脂红没淹没,停留在餐桌以外的多余目光

我的酒杯与其它酒杯一样满而不溢,它们相互酝酿着缺憾
我们的嘴巴始终都在花朵上踉跄,杯子不时撞碎一些静音

直到下午的白天流尽日光,四个男人的手才握着一个约定
他们说着不见不散的谎言,说着明年的情人看不见的红

打开傍晚的一扇小窗,群友们的舌尖互吐着芬芳
我看见漫长的一条河,它不承载,也不流动

我看见一些网友的口袋装满信誓,被玫瑰压扁的眼神
几只笔卖弄着爱情,而那些别离无丝毫感情色彩

我看见海军的诗,从一场大水中湿淋淋走出来
向着天空的祭坛,焚上三注香,虔诚的做着礼拜

我摸着深夜的尾巴,想想虚中的实,实中的虚
想想路途遥遥的花树,该给这一天,种上个花籽了

2014年2月1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