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扬
飞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6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飞扬对话
      和洋洋一起吃早饭,6:35送洋洋上学。

        7:15分到建大。

        校园里很清静,从停车场到大楼的门前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不知道蚕是否知道它的使命是吐丝,蜜蜂是否知道它的使命是酿蜜,我就假定蚕的使命是吐丝,蜜蜂的使命是酿蜜吧,这样,我的使命或者说生命的意义就是写字或者打字。多写或打出的每一个字就像蚕吐出的一寸丝,或者蜜蜂酿出的一滴蜜。人在这个世界得到什么没有意义,也没有人关心,就像没有人关心蚕或蜜蜂到过哪里,吃过什么一样。人们关心的是你贡献了什么,留下了什么。不过,为了多吐些丝,吐些好丝;多酿些蜜,酿些好蜜,应该多注意身体,多看点好书,多去些好玩的地方,多吃点好的,让自己的情绪好着点。想开这个问题,心里踏实了一点,眼睛看到的一切都多了些靓色。

        记住:我的使命是写字(打字)!

        在工作室里备课。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飞扬对话
      开车还是不开车,这是我今天面临的一个问题。

        我开车出过的几次事,都发生在去年的三月,而且都发生在星期一,而且是连续三个星期一,三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第二个星期一和第三个星期一,吓得我第四个星期一没敢开车。今天又是三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真有点胆秃。胆秃归胆秃,孩子好不容易让我送了,能用这样一个理由不送孩子吗?还得送。不能委曲孩子就委曲委曲自己吧!今天坐学校的班车上班。现在想想这样一个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很符合我的风格,中庸或者说兼顾,对命运不信中有信,信中又有不信。但是说实在的,如果不是送孩子或是送别人而是自己用车,我今天肯定不动车,我想这能说明,如果不涉及别人,就我自己而论,我对命运是信的成分大于不信的成分。

        6:35送洋洋上学,7:00回。

        在早市买5斤鸡蛋。

        9:20坐学校班车上班。到东院时信息学院的申淑琴书记上车,正好坐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飞扬对话
       6:40送洋洋上学,7:01回。

        做一个好父亲和希望自己的孩子更有美德之间有时是一个两难选择。自从有车以来,我就一直面临着这个两难选择。我想做个好父亲,天天送孩子上学,接孩子下学,可是孩子不让我送,也不让我接。一说送他或接他,就拿出要和我急的样子,好像用车送、接他上下学犯了他什么大忌似的。就连刮风、下雨、下雪的天气也是自己骑车或坐公共汽车上下学,想到他顶风冒雨骑车上学的样子,看到他被雨淋湿,冬天耳朵冻得通红的样子,弄得我做父亲的好不心疼。但是,不用我送接这件事反映出孩子的美德,知子莫如父,孩子也是一个低调的人,家里买车后,孩子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一般孩子那种高兴或者说优越感,他不愿意和同学有差别,一有差别很不自在。我坚信任何一种美德中都有克制,我很高兴看到孩子知道克制。我欣赏克制,同时,不依赖父母也是一种有出息的行为。本周怪了,可能是新学期模拟考试早晨起不来,再加上我说我上班带你顺路,他竟同意了,带了几次,可能是嚐到甜头了,本周竟让我送了5次。只差两次成了称职的父亲了,可是又觉得孩子怎么有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女人幸福不幸福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到了水上渔港,又见到小惠。只要看见小惠和学琦在一起,小惠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最幸福女人的感觉就会经意不经意地表现出来。
     
  虽然小惠本人十二分优秀,受过良好的教育,全国重点大学毕业,有专业,外语又好,留学欧洲,上过杂志封面,孩子去加拿大后和学琦又重回二人世界,想上哪就上哪,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但她给我的最深印象永远是她嫁学琦后的幸福。可以说小惠是我认识的最幸福的女人。她得到了她的同龄人所能得到的一切,当然也包括女人必有的一点虚荣。

  女人是一朵花。学琦能让小惠这朵女人花开得如此绚丽,凭此一点,学琦就不枉为男了。男人所做的一切不就是让自己爱的女人感到幸福吗?否则即便打下一个江山又能怎么样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数学最好的鄂眉

      鄂眉大姐是我们专业数学最好的同学。我们这个专业是文科中学数学最多的专业,文科的学生本来数学就差,再加上我们大多是文革中上中学的,没怎么正经八摆上过多少课,数学差之又差。而鄂眉大姐是老高中生,又当过中学数学老师,数学比我们好多了。第一学期上高等数学时,鄂眉大姐经常在课下辅导我们两个班的同学,我倒没有直接问鄂眉大姐什么问题,但别人问的时候,我跟着听过,也间接受过教益。我现在还记鄂眉大姐给我们讲题时,特别循循善诱,引导大家通过已知的逼近未知的,总爱在解题过程问:“这对吧!”问时眼睛看着我们,两只手还向下一摊,直到最后结果出来。


                           泳姿最美的梁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刚结婚那段时间里我们经常下跳棋,谁输了谁洗碗。后来下得少了,也就什么也不赢了。

       从棋艺上看,当然我高。下棋是我最大爱好,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围棋、五子棋、跳棋、军棋、我都会玩,英只会下跳棋。因为英和我在下棋上花的时间和精力不成比例,虽然我玩跳棋的绝对时间不一定比英很多,但我有其他棋的底子,棋理是相通的,所以我和英下跳棋时,我的心里优势极大,就认为我肯定能赢。英最大特点之一就是不服男的,她不认为我一定能赢她,所以,我们每次下跳棋都是动真格的,特别是她,每次都想赢我。我和英下跳棋,每次都能感到她在想着赢,所以不敢太大意。

       英下棋只想自己的棋,不看对手的棋,只搭自己的桥,想不到拆对手的桥,我做人和英一样,只想自己的事,从不想对手的事,但玩棋则不是这样。除了搭自己的桥,也想着拆对手的桥,知已知彼吗。我这样说,好像我的跳棋水平比英高很多,其实不然,只高一点,因为下棋时英把全部心思都用在设计自己的桥路上了,她对自己桥路的设计好于我;而我一半心思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中午到瀚宇宛家里休息,看见其中一个居室的床上铺着一个从市内家中拿过来的床单感到很亲切,因为市内的家里两个住人的房间,床上铺了一个多月席子了,席子虽然凉快,但看上去却没有床单美观。躺在床上,望着屋里墙上挂着的几幅放大的英的照片,想起和一起拽床单的事。
      英上街的时候喜欢看床单,也喜欢买床单,我们也得过几个床单。所以家里床单很多,差不多一个多月,英就要换一次床单。换下来的床单一般都是英洗,洗完在阳台上的晾衣架上晾,晾的活一般是我干,晾的时候,英都会告诉我拿抹布把晾衣架擦干净点,晾时多用几个大卡子夹上,别让风刮到楼下去。
      床单晾干了,英都叫我和她一起拽床单。每次都是先从一个方向抓住床单的四个角一起使劲向后拽,拽两下后,手向中间收一下再拽,直到床单在我们各自的手上合拢,然后反过来,从另一个方向抓住床单的四个角再拽,开始时,我总是在快拽好时,调弄英一下,本来应该向后拽时向前一下,让英退一步才能站稳。我调弄英,英却一次也没调弄过我,我们之间仿佛调弄对方是我的专利。后来,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和英在一起的时间里,星期天最多的活动就是回娘家。
      第一次回娘家是结婚后的三天回门。那时我们在58068部队住,在砂阳路这边的商店买了四样东西,坐3路无轨到实验中学下车,英的娘家在实验中学。那天岳母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好在岳母家每个星期天都有姐妹们去,都要炒一大桌子菜,那个星期天吃得都不错,基本上吃的不用特意准备。记得那天岳母从冰箱里拿出里面最好的东西做,吃饭的时候让我喝白酒,还亲自给我倒了一小杯白酒。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回娘家过。结婚一年以后,我们在新乐分了房子,离岳母家近了,无轨车3站的距离。一到星期天,我们一般都在家里吃早饭,早饭后,收拾一下,在商店或市场买两样菜,坐6路无轨10点多钟到岳母家。星期天到岳母家的极少是我们一家,一般都有两三家,全到的时候也不少。中午饭一般是对付对付,正餐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开始,这期间,有时我们上太原街购物,如果不出去,英一般都是带着洋洋和父母,姐妹们叨喀,然后把自己家带的两个菜炒了,大家一起喝酒、吃饭。每次星期天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谁家姑爷如此优秀?

       国运大哥的人品、相貌、性格和学习成绩都很出色,如果把这些方面综合起来看简直无人可比,加上身上一点恶习没有,是女生搞对象的最佳人选。也许是国运大哥刚入学时已经结婚过了搞对象年龄的缘故,同学们可能没想过这一点,从搞对象的角度看,国运综合条件最好,是女生可以托付终身的人,领到家里见女方的父母,保证一看就能相中。
      谁家姑爷如此优秀?

      亲密接触
      刚入学时,有一次上滑冰课,借冰鞋时需要用学生证,我的学生证忘带了,见国运大哥在教室里自习,问他,他说不想去了,我就和他借学生证,那时我们还不太熟悉,国运大哥一边从上衣口袋里往外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3 17: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情感天地

       真正的男儿----辛旭

       辛旭是一个真正的男儿,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有着男人的豪迈,无论是在人烟稀少的澳洲,还是在黑人和白人混杂的南非,可以肯定他在这个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顶天立地,不失血性,他是一个让男人在他身边都有安全感的大丈夫。是先天的禀赋和独特的际遇造就了他。珍宝岛上苏军的炮火给了他战士的豪情;异国谋生,世界市场上的喧嚣,各国商人的奸诈,异域女子的风情把他熏陶成一个世界级的硬汉,只有回到亲人和同学中间,我们才能看到他多情的一面,听到他激越的歌声。

      亲密接触
      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中午在食堂站排打饭,辛旭在我前面,我的饭勺掉在地上,我正要拾时,辛旭先我拾了起来,还用手扑落扑落饭勺上沾的尘土,呋呋地吹了两下。我总也忘不了辛旭弯腰拾勺时身体弓成的弧线,扑落勺和吹勺时认真的表情。辛旭太有大哥样了,这一幕永远难以忘怀。
      有一次我们班的钟铁良请辛旭,我有幸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