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杜甫草堂,中国文人心中的圣殿。到成都,一文一武的武侯祠与草堂是必去的点。离开武侯祠,打车去了草堂。草堂,就有三间草房吗?我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犯着嘀咕。

相比武侯祠步步人文,草堂的自然景色好多了。进门我们走了逆时针,首先看到一座不高的塔。转了一圈没找到塔的名字。只能在下面遐想,当年的杜甫,有没有常常登临此塔,畅怀寄啸?塔下两只石狮子相貌奇特,我觉得那大大的眼睛特像狗,有意思。转进月洞门,门上写着“荷塘映梅”四个字。夏日的荷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20:05)

四月十四号,按说不是出门首选的日子。我在整整七个月后,第一次离开家,开始主动寻找解脱的方法。我和女儿将目的地定在了成都。我们退休前计划最多的城市。我们曾经想在成都租房子住上半年左右。现在不可能实现了。由于对成都有过太多的规划,以至于女儿想到出行,第一个念头就是那里。那就去吧,践约,权当有你陪伴,只不过计划做了调整,由长住变成了短游。短游也行啊。感觉好再来二刷,这是你常说的话,我深存于心。

早上的风很大,让我一次次想到四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丞相祠堂何处寻”?少时读杜甫《蜀相》,被他第一句震撼。何处寻,是寻不到的意思吗?紧接着,他回答了:“锦官城外柏森森”。让我白白虚惊一场。“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首《蜀相》,一咏三叹。为诸葛亮,为蜀汉。由不得想起了李白的《怨情》:“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英雄泪与女儿泪,固然不同,伤心伤情的感觉,却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一个城市,必逛博物馆。参观后,我感觉博物馆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宝贝重器,而是谜。每一件国宝,便是一个等待揭晓谜底的谜面。我收集了不少趣谜,与大家分享。

  

连座青铜禁,禁了几千年,酒文化怎么更发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杜甫草堂,成都一个著名的所在。杜甫和诸葛亮不一样。他出生在中国人最骄傲的大唐,却不是盛世。这是他和李白最大的差别。在唐代,他的名声没有李白大,自己是李白的粉丝一枚。在他的诗歌里,有十多首与李白相关。而李白诗中说到他的只有三首。不能说两人友情不好,只能说他们有差距:身份的差距,年龄的差距,艺术风格的差距。当我们享受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潇洒时,想起杜甫的是什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他诗中悲悯沉郁的气质,给人压抑,少了跳脱。


草堂今犹在,不见故主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20:52)
标签:

健康

历史

情感

美食

旅游

分类: 散文

扬州,自古烟柳繁华。“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名唤作瘦西湖”。销金窟的由来除了旅游玩乐,在今天,品尝美食更是最大的一个选项。

外地人到扬州,如果跟团,只能走寻常景点;自由行,或者多了寻常巷陌;由土著带着,别一番滋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玫瑰,爱情的花

520,一个被创意的数字,爆了。年年岁岁520,岁岁年年人不同。我没想到,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佛学

健康

分类: 随感

   

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第一等好事,无非读书。在电子产品充斥的时代,捧一本纸质书,有点奢侈。有一段时间,对读书看书不再感兴趣。不仅是我,更多的人都是如此。“低头族”,只看手机,新诞生的族种,显然不是一两个人。曾经有家长为了戒断孩子的网瘾,花重金不说,极端的还丧了孩子的性命。今天,不说网瘾了。打游戏也可以成为职业。智能手机的普及,男女老少都患了病,人们全不管颈椎的呐喊,腰椎的抗议,每天不摸出手机多少次,简直都对不起手机了。

我好像稍好点,眼睛老花了。手机看多了眼睛吃不消。看电视吧,电视剧有段时间成了消磨时间最好的工具。可是看多了就会厌烦,某一天忽然觉得很无趣。看电影?好片子固然有,粗制滥造的更多。所谓大片,看了就不大了。偶尔看看手机,很长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诸葛祠

分类: 随感

  武侯祠,本是汉昭烈庙。用今天年轻人的话来说,后来者居上,被诸葛亮抢了头条。


汉昭烈陵的名声,远远比不上武侯祠

  历史上先有惠陵和昭烈庙,好多年后才有武侯祠。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后,不知后主出于什么考虑,一直没有给诸葛亮建庙祭祀。以至于老百姓每到祭祀日,自发地在路边行祭祀仪式。据《汉书•诸葛亮传》中裴松之注引《襄阳记》说:“亮初亡,所在各求为立庙,朝仪以礼秩不听。百姓遂因时节私祭于道陌之上。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于成都者,后主不从。”这即是诸葛亮死时朝野上下有关请求为他立庙的实际情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蔷薇花开,春去了(图片来自网络,谢谢)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尽有谁怜?”《红楼梦》里,黛玉葬花的凄美,令人难忘。青春女子对于生命和春天,竟然是“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按照《红楼梦》无一句废话的理解,黛玉葬花,预示了她自己的命运。据说最早读过《红楼梦》原稿的清朝贵胄富察明义,曾有《题红楼梦》诗二十首。其中“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疴续红丝?”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