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zsgpl
yzsgp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1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命运之书》:作为一种时代的标志

叶橹

 

昌耀出版了一部《命运之书》,在出版之前曾经引起一点小小的反响。不是由于诗歌本身有什么“轰动效应”,而是它的出版方式。诗人自己先后在《文学报》和《诗刊》上发表了《广告与前言》和《诗人们只有自己起来救自己》,以向读者预收订费的方式来筹集出版诗集的钱。我当时读到这两则出自诗人手笔的短文,内心所飘起的岂是悲哀或凄然之类的词语能涵盖得了的心绪?如今总算差强人意,书是出来了。可是,手捧这本诗集阅读时,依然不禁感慨万千:为诗人的备受冷遇与误解。

昌耀的名字在中国诗坛上所处的地位,他所享有的声誉与受到的冷遇,也可以说是当代中国文坛的一种景观。据我所知,昌耀的诗在一定的范围内享有极高的声誉,如意些人以嘲弄的口吻所说的,即所谓“圈子中人”罢。而在更多的人们心目中,他或许被目为怪物,或许对之一无所知。这种状况的所在,自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特别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5 10:02)

《慈航》解读

                                            叶橹

中国的诗坛一直在呼唤杰作,呼唤史诗,追求艺术上的轰动效应和适合群众欣赏趣味的雅俗合一。然而,在这些看似无可非议而又合情合理的呼声之中,诗歌却一直未能摆脱倍受冷遇的困境。即使在短暂的热点话题为诗坛带来某种骚动时,人们所关注的一些诗,究竟能够在何等意义上显示其真正的艺术生命力,也依然诗一个令人困惑的未知数。那么,在这十年出头的岁月里,是不是有少数诗人和诗篇,被我们的诗评界和大众的目光所忽略,而他们却的的确确代表着我们诗歌的新水平和新成就的呢?我想,我们不能否认这种事实存在的可能性。照我看来,昌耀的《慈航》一诗,至少可以说是没有得到足够的评价和充分的重视的作品。如果我们对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生命的解读者

——叶橹先生

庄晓明

 

 

诚然,如叶橹先生在发现并评论昌耀的文中所言,真正的诗人是以自己的诗篇作为它生命形式的呈现,而他的生命也就借此留存于他的诗中。同样地,一个真正的诗评家,在解读一首诗的时候,亦是将自己的生命以某种形式赋予了这首诗——那么就出现了这样的一种诗歌景观:在一首诗中,两个杰出的生命在静静地对话,交换,并相互注释,从而完成了一起现实中不可能的诗歌事件。在某种意义上,叶橹先生的生命,就是由这样大大小小的诗歌事件编织而成,他的解读诗歌,不仅仅是在解读诗人在诗篇中所展开的生命,同时亦是在解读自己的生命,而他的生命,又赋予了他所解读的诗篇以更为广阔深邃的空间——先生就这般以他的不懈地追求着的文字,完成了他的“生命诗学”。

从一开始,先生便获得了一种坚定而自信的风度,他的发表于《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杜鹃啼血与精卫填海

——论昌耀的诗

                            叶橹

 

 

诗人以自己的诗作为他生命形式的呈现。一个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和精力都奉献给诗的人,他的诗留存下来,也就是他的生命留存下来。生命的价值被具现于诗中,诗人也不枉来到人间一行了。

诗的生命之根在诗人心田那片沃壤。如果那是一片贫瘠的盐碱地,诗的生命之树时无发生长的。因此,当人们把诗看成是诗人生命形式的呈现时,诗的价值便是诗人生命的价值,诗的丰富或贫乏便是诗人内心的丰富或贫乏,诗的真诚或虚伪便是诗人性格的真诚或虚伪。在这个意义上,诗人应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主笔:叶橹

 

 

草在沉睡中发芽

菲可

 

草在沉睡中发芽

我在沉睡中梦见它

草沿着脚往上长

然后开花结果

成为树木

 

草有着比这更实惠的愿望

在我的陈述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01 10:57)

主笔:叶橹

 

 

相对距离

谢廷强

 

一生中有许多事情处于巧合

但又让人回味无穷

比如说在床前挂一面镜子

就不仅仅为了正衣冠

 

下雪的冬天雪鸟

在原野之上独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主笔:叶橹

 

乞力马扎罗的雪

北野

 

现在该轮到我了

一头豹子死在那么高寒的雪山

究竟为了什么

什么动机使它远离群体

 

豹子没有留下遗书

不等于它死的不自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30 17:57)

主笔:叶橹

 

 

渔父

朱涛

 

出则为水

入则为源

披蓑衣的渔父

悠悠

 

将心轻飘在阔大的天地间

让雨燕

象孩子一样嬉戏

忘记鱼是鱼

红螺不是自己

忘记炊烟

葫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30 17:56)

主笔:叶橹

 

 

 

   分 

             羊工

 

胸膛之门最难打开

心是惧怕见世面的

长年呆在房里

踱着规则方步

 

愤怒时想破门而出

但那是十分痛苦的

我们难以忍受

我们的四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主笔:叶橹

 

孤寂的深夜

独桥木

 

我直起身来向楼下张望

楼下自行车的两只轱辘在旋转偶尔一道寒光

自行车上无人

谁在蹬车?

 

一个人出现,一条大腿在动

我离开阳台  落在他的腿上你是谁

第二天早晨起来被窝里有两只车轱辘

十年前的地方 放着一个车架子

车架子前头有两只鞋  拼命踏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