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科举制促成了士大夫官僚的崛起,构成唐宋社会变迁的主题之一。宋代奉行“取士不问家世”,“一切考诸试篇”的原则,向全社会各阶层开启了科考及第、出仕为官的门禁。诚如南宋戴表元所说:“名卿士大夫,十有八九,出于场屋科举”。有人统计过文天祥为状元的宝祐四年(1256)那榜进士,来自平民家庭与出于官员家庭的人数比约为73。倘将这一数据与范仲淹断齑画粥、欧阳修欧母画荻等经典故事相匹配,确实印证了贫寒之士由科举入仕而终成名臣的现实可能性,彰显出宋代科举的相对公平性,以致有学者把宋代称作“科举社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是先师程应镠先生(以下径称其笔名流金)百年诞辰,征得家属同意,特从他藏札里选出《我和冯契的关系》(下称《关系》)刊布在《文汇学人》上,以为纪念。这篇遗文原为编序“8号”《“文革”交代》,原稿共7页,并非流金师手稿;经家属辨认,也不是师母李宗蕖先生代为誊抄的。据落款196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编撰《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下称《事辑》)时,先师(下径称其笔名流金)家人提供的藏札中有吴晗来函一通,书于国立清华大学函笺上,为10卷本《吴晗全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失收。兹迻录如下,略作摭谈:

应鏐弟:

不但山城快叙,已同隔世也,就是我现在提笔和你通信,也是隔世了,所幸大家都还挺得住,还有这一点热,一点感情,一点力量。不但今天,就是几十年后也还可以见面,不会有生疏之感,以此自慰,并慰亡者而已。

你的文章我见到了,挽词怕要到能纪念时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如今史学圈内,恐怕已少有人知晓丁则良其人与其事。这位西南联大为数不多的史学新秀,在新政权初期也算得上是光华乍现的史界明星。拙著《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下称《事辑》)编入了1947年他致先师(下径称其笔名“流金”)的两封遗札。两封信都写在外为函封内充信纸的简易信笺上。前一信封上开:“中华民国上海其美路新陆新村22  程应镠先生转李淑蓉女士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21:49)

據微信云鷄年首日北京空氣重度污染,而近聞氣象臺已停霾報,令人所感岂僅天候也哉!


元日京華聚霧霾,千門萬戶盡嗟猜。

晨雞何苦勤啼曉,不見早梅依約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文天祥<哭妻文>的前前后后》(收入《从陈桥到厓山·人物篇》)里,我曾提及,文天祥被俘后,他的挚友王炎午写过《生祭文丞相文》。其事在南宋祥兴二年(1279)的夏天。上年十二月,文天祥在广东海丰五坡岭被俘,吞冰片自杀未成,元军劝降失败,次年四月被押解北上。这一消息也传到了他的故乡,炎午就写下了这篇生祭文。这篇一千五百余字的祭文,反复阐明古今所以死节之道,一再陈述文天祥可死之义,议论犀利,引证广博,悲壮激昂,回肠荡气。元代文学家揭傒斯曾分析炎午撰写《生祭文丞相文》的深层原因:当国破家亡之时,其本人“欲为一死而无可死之地,又作文章以望其友为万世之纲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0 21:08)


对南宋爱国大诗人陆游(11251209),大家都不会陌生。他是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字务观,号放翁,能诗擅词,著有《剑南诗稿》和《渭南文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构成了陆诗的魂魄,但在其九千多首诗词中,有一组诗是他用以追思前妻的。凄婉哀感的风格,完全有别于《剑南诗稿》“兴会飙举,词气踔厉”的基调,如诉如泣地叙述着一个揪心断肠的悼亡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思勉原创奖学术研讨会”主办方指派给我的任务,是评点葛兆光教授的发言。他的题目是《温故知新》,如果我的猜想不太离谱的话,他从事《中国思想史》研究时,就温故言,第一,当然要重温中国史上有名者或无名者的思想史料之“故”,采铜于山,这是人文学科原创的第一要件;第二,学界在他之前已有同类名著,所以也要温习前辈研究之“故”,才能找准自家的原创点。说到知新,我想,他的大著能够荣获“思勉原创奖”应该是评审专家对其原创性的肯定,用不到我再来饶舌。不过,我发现,他的发言没在这两点上现身说法,或许是那部大著的《导论》卷已有充分的阐述,自然也无须我来辞费。他的发言围绕着晚清民国学术与所谓国学,倒是说了许多高见,我只得临阵磨枪,活学活用,说点一孔之见。

先说晚清民国学术。拿出那一时期的学术来说事,与当下的学术当然是互为参照系的。葛兆光教授认为,人文学术的朝代间比赛,标准既不统一,排名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世纪70年代末与80年代初,至今令过来人顿生感慨而不胜怀想。那时,“十年浩劫”噩梦乍醒,改革开放大闸初启,万物复苏、人心思治,无不以为中国从此永别“文革”式苦难,诸多愿景似乎都有望实现当时流行一句时髦口号,叫做“把耽误的十年夺回来”。现在想想,未免自欺欺人,有谁真把那“耽误的十年”夺回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进入本世纪以来,虽然仍在生产正儿八经的学术论文,但历史随笔书评的写作从未中辍过,尤其在退出饱受诟议的考核体制后几乎成为了我的主打。对我来说,宋史相对谙熟,涉笔也最频繁。前年将宋史以外的随笔书评结集付梓,有自序告白:“关乎宋代的文章最多,准备另编专书”。梁由之先生获知鄙意,厚爱如故,慨允将其纳入他所擘划的《长河文丛》由九州出版社梓行。书稿编迄,自应作序交待。

先说书名。记得两年以前,也是由之兄邀我编那册小集,曾代拟书名曰《放言无忌》。沉吟再四,我还是改为《放言有忌》,那自序曾说理由:“既然宪法是划出范围的,更兼之还有某些说之不宜的话题負面清单,放言还是有忌的”;“而每个公民都应在宪法阈度内,执着守护权力与自觉践行义务,继续为这种前行之势放言与助力,藉以汇成大輅无从逆转、覆辙不再重蹈的巨大合力”。《放言有忌》中涉及现当代史若干问题,才有了这番话头。时与世移,今昔异趣,如今的集子只说宋史,既无关乎“放言”也不涉及“有忌”之类的话题,但书名总要取的。

我在宋史领域略有影响的大众读物,大概算是《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介绍

虞云国,浙江慈溪人,1948年生于上海。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主要从事宋代历史与文献的研究。撰有《宋代台谏制度研究》、《细说宋朝》、《宋光宗宋宁宗》等专著,主编《宋代文化大辞典》、《中国文化史年表》,整理标校《文献通考·四裔考》、《南部新书》、《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菿汉三言》等古籍十余种,发表《论宋代第二次削兵权》、《史坛南北二陈论》等论文数十篇。近年的文史随笔结集为《古今多少事》。最近,中华书局推出他关于《水浒传》的随笔结集《水浒乱弹》

新书《水浒乱弹》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