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为流金师编完《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开始关注谱主的挚友、同为史家的丁则良。围绕着他致流金的遗札,写了《英年早逝的史家丁则良》(载澎湃新闻201716日《上海书评》)。但随着阅读的深入与史实的发掘,发现丁则良的经历与心路堪称复杂而曲折,折射出现代知识人直面时代剧变在政治关怀与学术追求间作出抉择时的纠结与取舍后的得失,而这种得失与纠结却最终铸就了他们的宿命。于是,再作此文以补前篇之阙,前文已详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想燕园和东湖的日子

——宋淇遗札摭谈


为流金师编《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处理一通落款“悌芬”的藏札,是写在香港中文大学信笺上的,笺上还有“比较文学与翻译中心翻译组”的中英文标识。咋见不知“悌芬”为谁,上网一查,原来就是宋淇。张爱玲走红后,作为其遗嘱与著作权的执行人,宋淇也颇引起读书界的关注。去年,由陈子善兄作序,宋以朗出版了《宋家客厅》,是围绕其父宋淇的回忆性传记,主要聚焦于钱钟书、傅雷、张爱玲、夏志清等文坛巨星。书中《燕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研究缘起与材料条件

2016年是程应镠先生(笔名流金)百年诞辰,我在2001年私家版《流金集·诗文编》附录《事迹诗文编年》的基础上增订编纂了这部《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下称《事辑》)。那个《事迹诗文编年》仅二万字,如今的《事辑》则扩增至30余万字。之所以发心作如此规模的订补,百年纪念因素固然是不容否认的因素,却还有其他原因。其一,流金师家人向我敞开了先师现存的全部遗稿,包括四种日记、若干遗信、“文革”家书、“文革”交代、未刊诗稿与友朋来函等,为这次大规模增订构筑了坚实的基础。其二,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科举制促成了士大夫官僚的崛起,构成唐宋社会变迁的主题之一。宋代奉行“取士不问家世”,“一切考诸试篇”的原则,向全社会各阶层开启了科考及第、出仕为官的门禁。诚如南宋戴表元所说:“名卿士大夫,十有八九,出于场屋科举”。有人统计过文天祥为状元的宝祐四年(1256)那榜进士,来自平民家庭与出于官员家庭的人数比约为73。倘将这一数据与范仲淹断齑画粥、欧阳修欧母画荻等经典故事相匹配,确实印证了贫寒之士由科举入仕而终成名臣的现实可能性,彰显出宋代科举的相对公平性,以致有学者把宋代称作“科举社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是先师程应镠先生(以下径称其笔名流金)百年诞辰,征得家属同意,特从他藏札里选出《我和冯契的关系》(下称《关系》)刊布在《文汇学人》上,以为纪念。这篇遗文原为编序“8号”《“文革”交代》,原稿共7页,并非流金师手稿;经家属辨认,也不是师母李宗蕖先生代为誊抄的。据落款196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在编撰《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下称《事辑》)时,先师(下径称其笔名流金)家人提供的藏札中有吴晗来函一通,书于国立清华大学函笺上,为10卷本《吴晗全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失收。兹迻录如下,略作摭谈:

应鏐弟:

不但山城快叙,已同隔世也,就是我现在提笔和你通信,也是隔世了,所幸大家都还挺得住,还有这一点热,一点感情,一点力量。不但今天,就是几十年后也还可以见面,不会有生疏之感,以此自慰,并慰亡者而已。

你的文章我见到了,挽词怕要到能纪念时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如今史学圈内,恐怕已少有人知晓丁则良其人与其事。这位西南联大为数不多的史学新秀,在新政权初期也算得上是光华乍现的史界明星。拙著《程应镠先生编年事辑》(下称《事辑》)编入了1947年他致先师(下径称其笔名“流金”)的两封遗札。两封信都写在外为函封内充信纸的简易信笺上。前一信封上开:“中华民国上海其美路新陆新村22  程应镠先生转李淑蓉女士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21:49)

據微信云鷄年首日北京空氣重度污染,而近聞氣象臺已停霾報,令人所感岂僅天候也哉!


元日京華聚霧霾,千門萬戶盡嗟猜。

晨雞何苦勤啼曉,不見早梅依約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文天祥<哭妻文>的前前后后》(收入《从陈桥到厓山·人物篇》)里,我曾提及,文天祥被俘后,他的挚友王炎午写过《生祭文丞相文》。其事在南宋祥兴二年(1279)的夏天。上年十二月,文天祥在广东海丰五坡岭被俘,吞冰片自杀未成,元军劝降失败,次年四月被押解北上。这一消息也传到了他的故乡,炎午就写下了这篇生祭文。这篇一千五百余字的祭文,反复阐明古今所以死节之道,一再陈述文天祥可死之义,议论犀利,引证广博,悲壮激昂,回肠荡气。元代文学家揭傒斯曾分析炎午撰写《生祭文丞相文》的深层原因:当国破家亡之时,其本人“欲为一死而无可死之地,又作文章以望其友为万世之纲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0 21:08)


对南宋爱国大诗人陆游(11251209),大家都不会陌生。他是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字务观,号放翁,能诗擅词,著有《剑南诗稿》和《渭南文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构成了陆诗的魂魄,但在其九千多首诗词中,有一组诗是他用以追思前妻的。凄婉哀感的风格,完全有别于《剑南诗稿》“兴会飙举,词气踔厉”的基调,如诉如泣地叙述着一个揪心断肠的悼亡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介绍

虞云国,浙江慈溪人,1948年生于上海。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主要从事宋代历史与文献的研究。撰有《宋代台谏制度研究》、《细说宋朝》、《宋光宗宋宁宗》等专著,主编《宋代文化大辞典》、《中国文化史年表》,整理标校《文献通考·四裔考》、《南部新书》、《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菿汉三言》等古籍十余种,发表《论宋代第二次削兵权》、《史坛南北二陈论》等论文数十篇。近年的文史随笔结集为《古今多少事》。最近,中华书局推出他关于《水浒传》的随笔结集《水浒乱弹》

新书《水浒乱弹》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