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7-19 17:40)

几年前吧,承蒙某晚报副刊的厚意,让我取个栏名,写点东西。踌躇了一下,就叫“三声楼读记”。但“必也正名乎”,总得说些理由。这里就拿那篇开场白权为代序。

读书人爱给书房取个雅名,其风盛自宋代。刘禹锡有《陋室铭》,说其中“可以调素琴,阅金经”,金经是泥金写的佛经,这陋室应是他的书房。但“陋室”即简陋的房室,并非书斋别称,可见自名书斋,至少中晚唐还不风行。但及至南宋,徐光溥已编了一本《自号录》,专录宋代士大夫的自号,“亦可以品量其器业之宏狭”。其“斋”、“庵”、“轩”、“寮”等类别中,多是书斋名,著名的有米芾“宝晋斋”,朱熹“晦庵”,辛弃疾“稼轩”。

“三声楼”也算我的书斋名吧。五十年前,我正读初中,课余借了一册《燕山夜话》看,有篇《事事关心》介绍顾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平心而论,王旦还算是一代名相,《宋史》点赞他:“伟哉,宰相才也”。有一次,他以翰林学士奏事,宋真宗目送下殿时对人说:“为朕致太平的,一定是这人。”拜相以后,他以俭约治家,有“门庭清肃”之誉;尽管相府里宾客满座,却没人敢以私事干谒的;有人受到他推荐,甚至终身都不知荐者为谁。政声如此,也算难能可贵。《孔氏谈苑》说,“外抚诸边,内安百姓,官吏得职,天下富庶,颂声洋溢,旦之力也”,尽管有水分,却不至于太离谱。

 宋辽澶渊之盟不久,在佞臣王钦若的撺掇下,宋真宗决定上演神道设教的连台本戏,借以掩饰城下之盟后君主权威的失落,内心却忌惮宰相王旦的态度。王钦若代达圣意,王旦听后仅表态尽力而为。真宗还不踏实,召他入宫,君臣欢宴后特赐酒一尊,叮嘱回家与妻儿共享这坛美酒。王旦归府,打开酒尊,见满是明珠,领悟到皇帝让他在即将开演的大戏上不要抗旨。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借宋元历史大背景敷陈故事。对小说中出场或提及的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对全真教创教者王重阳及其门弟子丘处机等全真七子,对朱元璋曾隶属明教教主张无忌的麾下,读者都是耳熟能详的。倘若有人读过小说,还想究诘这些人或事在历史上是否一如小说的描述,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的“杨讷史学著作四种”(包括已出的《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元代白莲教研究》、《刘基事迹考》与即出的《丘处机“一言止杀”考》)就有三种与此有关,值得金庸的拥趸们开卷把读。

由于治宋史,也须关注有交集的蒙元史,我早就知道作为元史名家的杨讷先生,1980年代已读过他的《元代的白莲教》。时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12:26)


孙奭是北宋著名经学家,他为汉儒赵岐的《孟子注》作的疏解流传至今。《宋史》说他“守道自处,即有所言,未尝阿附取悦”。晚年,他以翰林侍讲为少年宋仁宗授课,尤重立身“端庄”。上课时,小皇帝难免左顾右盼,甚至足敲御座,他便拱默不讲,仁宗不得不“竦然改听”。这里只说他在天书封祀时的正气与担当。


宋真宗正为宋辽澶渊之盟而沾沾自喜时,大臣王钦若却挑唆道:“这可是寇准以陛下为赌注,孤注一掷换来的城下之盟。”城下之盟,《春秋》所耻,宋真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宋画全集·日本卷》收有大阪市立美术馆藏品《送郝玄明使秦图卷》,乃画院待诏胡舜臣的赠别之作,其卷尾题跋说:“宣和四年(1122)九月二日,玄明大参有使秦之命,作此纪别。”令人感兴趣的是,卷末还有蔡京《送郝玄明使秦一首》:

送君不折都门柳,送君不设阳关酒。

惟折西陵松树枝,与尔相看岁寒友。

蔡京精书艺,北宋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蔡”原指蔡京,“后世恶其为人,乃斥去之”,代之以蔡襄。这幅书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水浒传》在描述方腊行刑后有诗为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果报观念,可以说是前近代中国民众的普遍认识。而一部小说,在决定人物命运上,往往体现着创作意图。读罢《水浒传》,掩卷深思,发现众多角色不得善终,但若干好汉却享天年。死生事大,其中的择别与取舍也许隐含着作者的理想寄寓与价值判断。《水浒传》虽由施耐庵定稿,却是宋元之际众多说话人与书会才人参与的集体创作。他们附丽在善终好汉身上的理想与价值,折射出普通民众的思想观念,构成另类思想史的素材与底色(尽管说到底,有的仍是统治阶级的思想)。

 

在百回本《水浒传》里,直到征方腊前,梁山好汉仍全伙在世,其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多年以来,《南方都市报》岁末都会让我推荐三四本好书,

列入《南都》好书榜,这是我今年的书单与推荐语,也算短书评吧!

 

 《梁漱溟往来书信集》,梁培宽编注,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转眼,已到张其凡兄的周年祭。今夏曾接其高足来电,命我写篇文章收入他在编的纪念集,以追思他的师尊。在宋史圈内,其凡兄是我往还最久相知较深的老友,于情于理,都不能推脱的。

与其凡兄初见,应在中国宋史研究会的成立大会上。1980年,我还就读于上海师院(后改上海师大)历史系,已定下治宋史的方向,暑假刚撰就宋史论文的处女作,呈送给程应镠(流金)师批阅。早在上年,他已受命协助邓广铭、陈乐素两先生筹建中国宋史研究会,具体工作由上海师院负责,成立大会也定在我校召开。看了我的初稿,流金师特许我以本科生到会旁听,我也成为唯一听会的在读本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向秀(约227272),字子期,魏晋之际的学者兼文学家。他注过《庄子》,“妙析奇致”,吕安为之赞叹道:“庄周不死矣!”郭象的《庄子注》据说大部分都是剽窃他的。向秀原有文集12卷,但仅有两篇文章流传后世,且都与嵇康有关。一篇是《难嵇叔夜养生论》,是让嵇康发表正面主张而作的引发性文字,未必代表向秀本人的思想,他与嵇康这种双簧式的文章,正体现了两人真挚的友谊。另一篇就是《思旧赋》。原文不长,全录如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按:许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也许久没写《浒边谈屑》之类文章了。写历史评论易染风云之气,有人说是借古议政,小民哪配更哪敢!那就写写《谈屑》之类的风月文章吧!不过一涉及那些鸟官,却又风月不起来,下次吧!


《水浒传》第8回写林冲受高俅陷害,押至开封府推问勘理,对府衙威仪有一段描写:

官僚守正,戒石上刻御制四行;令史谨严,漆牌中书低声二字。提辖官能掌机密,客帐司专管牌单。吏兵沉重,节级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主介绍

虞云国,浙江慈溪人,1948年生于上海。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主要从事宋代历史与文献的研究。撰有《宋代台谏制度研究》、《细说宋朝》、《宋光宗宋宁宗》等专著,主编《宋代文化大辞典》、《中国文化史年表》,整理标校《文献通考·四裔考》、《南部新书》、《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菿汉三言》等古籍十余种,发表《论宋代第二次削兵权》、《史坛南北二陈论》等论文数十篇。近年的文史随笔结集为《古今多少事》。最近,中华书局推出他关于《水浒传》的随笔结集《水浒乱弹》

新书《水浒乱弹》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