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晓晨
杨晓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089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5-07 21:54)
标签:

情感

百年之后

那些

很多

物件

分类: 原创散文

我不是一个恋旧的人。

每次整理家的时候,都要舍弃一些旧衣、旧物,以至于,除了零落的文字和相片,手头便是翻箱倒箧,也寻不见那些成长的岁月中、那些有泪有笑有痛的片断里跟着我一起走过来的见证。

我也不是一个善于收纳的人。

除了朋友的赠品,自己的东西,再喜爱,有人来讨,也会郑重的相与,只要那人比我更爱它。

所以,身边并没有多少藏品。

有,又有什么用呢?

对生命每看透一分,对执念便少了一分,对自己的残忍便多了一分。

 

走过的路,攀过的山,淌过的水,真的需要物件来证明吗?

经过的人,说过的贴己,拥过的体温,真的需要物件来记忆吗?

 

记得安葬母亲那天,随车带了一堆她生前的东西。墓前,我一包包地打开,一件件地投入火中,泪眼下,神情专注而又冷酷。

那些东西,最后都不见了,彻底干净,象她的人一样。

象世世代代活过的人们一样。

也象百年之后的我,百年之后我身边本就不多的物品一样。

睹物思人,只会徒增伤悲。

 

那天去朋友处小坐,因着她的出游,聊了起来。她打开抽屉,景区门票、地图、纪念物、日记本,一一指给我看。

“你一次次全都留着吗?”我忍不住问。

我的意思是,这一生,总要走近又走远很多很多地方、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刻骨铭心和不以为然,你能列存每一幕吗?

她起身续了续茶,沉默了一会儿。

“我都是存在这里,”我指了指额头接着说:“存不下的都是不重要的。”

她转过头,看着我,也象是看着我身后那一片空旷,说:

“回忆往事的时候,我总是选择那些美好,而那些不愉快总是一略而过,或者是遗忘或者有意删除,你不觉得这些实实在在的才是可靠的吗?它们是真实人生的见证者。这也是我对那些自传不可全信的原因。”

听后默然。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正在做的,可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于己,是大破、大立、大轻松、大解脱。

 

中年之后,我也算是一个旧人了。

每次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时,我的记忆都在过滤、筛远,都在让自己走向深远,走向波澜不惊。

舍,也是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那些

麦子

麦收

馒头

分类: 原创散文

那天,下山的路上,你说,以后出来的时候留个意,选个归处,将来的那一天,就长住上面了。

当时我正开着车,心,忽地一动。

是的,这也是我想的。

一直以来,你是我唯一愿意在山路上同行的人。

那些征服,那些累,那些汗,那些自虐的快感,他们体会不到,也不愿意去体会,除了你,没有别人。

我们是真正爱山的人。

记得在网上看那些图片的时候,那些在八千米高的珠峰上遇难的人永远地沉睡在上面的图片,我把地址发在了群中,后面跟的人我都不记得了,唯一感触的只有LU的一句话,其实只有两个字,他说,挺好。

真的挺好。

这是热衷于这项运动的人最好的归憩。

你感叹着,我也是。

 

你还记得麦收吗?

那些日子,那些麦子成熟的季节,那些需要人力收割的年代,全村子里的人都出动了,赶着在雨前把麦子收回家。

那时,是要在地头拖着石碾一遍遍地压平一块场地的,是要用推车把割好的麦子一车车的堆在地头的,是要一户户抽签排着队脱粒的,排到的时候,脱粒机轰隆隆地拉过来不停地运转着,家人、亲戚、帮忙的也跟着机器不停地运转着,哪怕是午夜。

那一年,终于把麦子拉回家后,一个工友倚在炕头上沉沉地睡着了,就那么半倚着,手臂耷拉在胸前,手里半握着一块馒头,馒头咬了两口,嚼在半张着的嘴里还没有咽下去,嘴角还有馒头渣。。。他太乏了。

所以那天,你说,你一直想要一种感觉,一种攀越后手臂抬都抬不起来的酸沉感,你说,你要的是一种极限的体验,一种拚尽全力后虚脱的快感。你说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麦收后的画面,以及,那个泪水和汗水一同滑落的青春。

痛,并满足着,快乐着。是你的隐忍,也是我的。

 

其实,写下这些,与你没有关系,我爱的只是自己。

想到这个世上,原来有人与我有一样的信念,原来自己并不孤单;想到独行的时候,另一个时空下,还有一个人,迈着和自己同样的步伐,走在同一条路上,嘴角都会上扬;想着那些不解,那些匆匆而过的无视,任何时候,都会默默支撑着,以自己的名义。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欣慰?

 

淡淡岁月,总会有一个远方的遗梦。

温柔在以沫相濡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20:40)
标签:

情感

雏菊

小雏菊

山路

分类: 原创散文

喜欢菊,却从没有养过菊,也没有插过菊。

这或许总让人想到死亡,菊的身上承载了太多的寄托和思念。

 

那年深秋,母亲生日那天,我捧起一束白菊,走进了一座公墓。

那是一条折了三折的山路,除了清明,少有人影。我于是放慢脚步,努力地想捕捉到那个总在梦里出现的呼唤,可扯住我的却是花开的声音,伴着白的黄的耀眼的光彩,此起彼伏,这便是路旁怒放的小雏菊。

一朵一朵,牵着我的视线,从山脚一直牵着,一直牵到我的足迹终止的地方。

 

而后,很长时间以来,我固执地相信,雏菊是一种有灵魂的花。

我固执地相信,从母亲归于山中后,这种花一直跟着我。

在我越过的一座又一座山中,穿行的一条又一条山路上,攀上一块险恶的山石,她在;劈进一丛浓密的藤林,她在;覆身山谷,她们一丛丛地在野草间跳动着;极目百丈崖,她们仍会从石缝里探出身来。就那么直直地昂着头,候着我的到来。

而我是敬畏的,我甚至不敢碰一下,怕不小心伤了她。

我也是虔诚的,如果真的有花语,我想告诉她,可从哪里开始呢?从哪个词开始呢?

 

直到那天,那天阴沉沉的,不利登山却极利游山的一天。

云雾飘渺的山路上,心情大好。

雨点落下来的时候,几步躲到一块倾斜的山石下,环顾四周,我看到了那片雏菊。

那片风雨中的小雏菊,仿佛从叶子到花瓣都在笑,她们快活地舞着,唱着,是的,她们在唱,我听到了,她们抖落身上的雨珠,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唱着,笑着。我真的听到了,茎蔓间,骨骼里,她的,我的,血液汩汩奔流的声音。

 

生为植物,一株山中的植物,雏菊原本就是快乐的啊。

身在山中,一个人的山中,我更是快乐的!

在一大片雏菊丛前呆了足足两个小时后,我站了起来。

那一刻,如释重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20:38)
标签:

葫芦

多久

小葫芦

瓜秧

小雏菊

分类: 原创散文

开春时,想在阳台上种两棵小葫芦,曾找个花盆里撒了一把种子。

浇水,松土,十多天后陆续出芽。

开始是黄黄的两瓣,不消几天便一窝葱绿。

筛选是容易的,总有几棵强挤出来,抢占了更多的水土和阳光,更粗壮一些,叶子更大一些。移出来后,剩下的都淘汰了。

倒完垃圾,不经意间一转头,看到那些弱小的株苗在一车臭气中绝望地颤了颤,便暗淡了下去。

后来,随着阳台上葫芦藤的爬起,眼睛里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那些被自己活生生扔掉的弱者。

 

我不知那几株葫芦苗后来怎样了,是不是没有了回生的余地,也或者恰好处堆在垃圾填埋场的顶层,抢得一丝的空气和阳光,有了转机,慢慢地苏醒了过来,贪婪地甩了甩周边恶劣的气味,从污秽之中站了起来,开始了生命的延续。

 

也或许,在它们的不远处会冒出零零落落的青草,两三棵小雏菊,一片瓜秧,可以是西瓜、甜瓜或者南瓜,还会有几只蝴蝶,抑或再飞来一小群蜜蜂。。。

 

但那是真的,那里,那片少有人涉足的旷野里,生命恣意地张扬着,以一种大自然给予的从此无拘无束、无法无章的公平模式。

虽然它们脚下的土地需要长达几百年的时间才能伤愈。

 

这些年来,活着的队伍里,我们前拥着,后挤着,每次出队的往往总是我,当然有些时候是自己放弃了拼抢。渐渐地,挪到了社会的边缘。

可就是在这里,在懒散和无为里,我的心开始快乐起来,才真的体会到放下后有多轻松,放慢后有多适意。

我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有闻到花香了,有多久没听一听昆虫的欢唱,有多久没有弯下腰来看一群蚂蚁搬家,看一片白云飘啊飘啊,飘向哪里去。。。

 

至于那几株葫芦苗后来怎样了,我真的不知道,自然界有它残酷和无奈的一面。

这不过是说说而已,不过是想想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20:34)
标签:

佛学

分类: 原创散文

象你一样,我也喜欢那两座山。

我也常常一个人去。

我相信,如果有一个人能如此地享受山中的孤独,享受那种体能的透支,享受一种自虐的快感,那一定是你。

每次攀在上面时,我都会想,另一个时空下,你是如何地腾挪,如何地跳跃,如何在一座险要的山上如履平地。

你健步如飞的那条小路,那条两座山之间人为地踩出来的窄窄的山路,每次走在上面,我都会慢下来,慢慢地放出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

 

有几次,山坳里就我一个人,停在几朵叫不出名字的山花前,象以往任何时候一样,默默地蹲下来,摸一摸,就象摸着心底的那一份温柔。我没有摘过,从来没有,我不会折止哪怕一丁点活生生的美丽。就象,就象,你知道的,就象我不会丝毫打扰我们之间一抬头,一抹笑之间的心有灵犀。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为一片云停步,为一朵花伤感,你站在山头远望的时候,置身在那种空旷和辽阔里,会不会觉得天地间只有你一个人,会不会不想说不想喊,泪落了也没有声音。

可我知道,即便那个时候,你也仍旧带着冷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象你一样,我也常常走进山里,远离市区,远离烦杂、拥挤;远离灯红酒绿,远离不必要的点头,远离那些虚荣和面子。

象你一样,到了山里,我们不是过客,是归人。任何的本色、质朴和自然美,都可以让我们踏遍千山万水,无怨无悔。

 

让人动心的都是美的,山也罢,你也罢。

我们就是倚靠着这点点滴滴的美好,对抗着俗世凡尘的种种烦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08:39)
标签:

消息

书页

在我的身体里

罗伯特

弗朗西斯

情感

分类: 原创诗歌

药方

 

 

痛是从暮色压过来后

开始出现的

从一阵风扑打门窗之后

从一场雨在我的身体里下起来之后

从弗朗西斯卡和罗伯特在书页上拥抱之后

 

感觉从来都是有多真实就有多虚无

可即使收回思绪,即使闭上眼

慌乱还是跌跌撞撞地

涌向同一个入口

床头一动未动的一个姿势

有些站立不稳

 

有气无力的黄昏里

我迫切地需要一粒药

可是吃也不治,不吃也不治,如果

你仍旧没有消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7 21:19)
标签:

嘴角

另一个自己

质感

云卷云舒

阳光的味道

情感

分类: 原创诗歌

无关爱情

 

 

那时候,岁月躺在我们中间

漫不经心的山头上

天一径远着,草木一径静着

如影随行的沉默都带着

贴身的质感

 

那时候,你薄薄的呼吸

有了阳光的味道

我们的身体去了很远的地方,那里

有成片成片浮起来的温柔

 

那时候,语言是多余的

我们做的,不过是云卷云舒正在做的

不过是高山流水曾经做的

 

多么完美

这忽然放慢的节奏

让我找到了另一个自己。那时候

他们的笑声到处都有,我们弯起的嘴角

不可复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2 22:27)
标签:

什么时候

时间

重病

全村

弟弟

情感

分类: 原创散文

怎么能说老就老了

 

那天,在淘金小镇,不过走了一小会儿,父亲就落在了后面,我尽量放慢,还是走几步,等一会儿。父亲本就胖,再加上厚厚的羽绒服,整个人臃肿起来,笨重得几乎抬不动脚,可这不是原因啊,什么时候父亲老成这样了?

不过78岁,父亲怎么就老了呢?

 

去年冬天,父亲就因着收拾家累着了。我回去的时候,看他靠在沙发上,疲惫得几乎动不了。我没来由地便责怪起来,父亲开始还在分辩,说闲着也是闲着。我知道他不愿给儿女添麻烦,也知道他们那一辈人不舍得钱,就为他算一笔经济帐,万一累病了会花多少钱,孩子们赶回来又会花多少钱,耽误时间又会少挣多少钱。。。

说着说着,父亲低下了头。那一刻,他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那一刻,我就悲哀地发现,年少时支撑整个家的父亲,早已威严不再。

 

我又记起,母亲突发重病时,父亲一时间的慌乱和无措,呆呆地站在医院里,恍惚得什么主张都没有了,全凭弟弟跑前跑后。那时想,父亲不过是接受不了母亲倒下的事实,不会有事的,父亲的硬朗和能干全村都夸啊,怎么能说垮就垮、说散就散呢,可他还是一日不如一日地萎靡下去。

 

看着父亲一步一步地挪了回来,忽然很自责,载他出来原本是想陪他高高兴兴地看一看啊,而父亲的费力出行却是不便拂了女儿的兴,是想让女儿安心的!

借着转身我赶紧摸去眼角的泪。

生命的传承和延续就是这么地心甘这么地无奈吧?

尽管我是多么地不舍得不情愿,可还是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

父亲老了,真的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2 22:06)
标签:

本质

殿堂

寒冬

基石

佛法

分类: 原创诗歌







*一个人的玉泉寺

 

这些基石、墙体和残瓦

这群山里的谷地,这缭绕的佛乐
在寒冬,更清晰地印证了

生命的本质

建寺的人早已不见了
但群山、殿堂和古树是完好的
佛法和信念是完好的
几百年前的木鱼声,传来了回音

不为人知,广为人知

 

正月中旬的一个上午
我用虔诚在迂回的山路上一步步地

倒空了身体

一个找不着自己的人,成功地
用一种回归来相认另一种

用一种静穆暗合了

一种参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5 19:13)
标签:

梅也开

雪花

清单

心愿

北风

情感

分类: 原创诗歌

冬至

 

 

整整一天,她都在说服自己

如果雪花开了,北风是不可少的

如果那丛梅也开了,独行是无所谓的

 

不过闭了一下眼

太阳就走了

黑暗来的太快,就象手边的那杯苦茗

温度的走失也就一句话,就象

你只用了一个转身

就把她的这一夜,抻到最长

 

整整一天保持一种姿势,也可以说是为了

保持一种波澜不惊

而那张再也无法兑现的心愿清单

烙上冬的印戳后

冷就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