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垛上渔夫刘春龙
垛上渔夫刘春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66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为渔家子,乃以渔人自居,又好风雅事,遂有博客“渔味无穷”,意在借“渔”说“事”也。可曰“说渔”,说尽乡村渔事,但凡捕钓技艺,趣闻轶事,均可记述;亦可曰“渔说”,渔人自说自话,诸如点滴感悟,世事人情,皆成文章。
   说渔事也好,渔人说也罢,自是不可穷尽,惟求“渔味”“余味”也。其味若何,焉能“王婆卖瓜”?全仗诸位看官评说了。
 
   (注:因实名制,遂改名为“垛上渔夫刘春龙”)
请输入标题

      

         

           长篇小说《垛上》

 

     散文集《乡村捕钓散记》

 

       长篇小说《深爱至痛》

      中篇小说集《无意插柳》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渔人书话(8)

 

回归传统的路上

  

重读格非的长篇小说《人面桃花》,是因为包含这部小说在内的“江南三部曲”获得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而最初的阅读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也就有了检视的必要。

读者已经习惯了格非“先锋小说家”的头衔,忽然听说他的《人面桃花》是“告别先锋,回归传统”的转型之作,自然有了一份好奇,这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呢?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至少我是怀着这种心态去读的。单看书名,自然就想到传统,想到崔护的那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7)

闲来翻翻“天书” 

 

打开厚厚一本大书,里面的每个文字似乎都见过,可又不知道读什么,就像遇到久未谋面的熟人,想不起来人家叫什么名字,只好礼貌地点点头,讪笑一番,过而有些疑惑,以为是在梦里。抬头四顾,除了书架还是书架,原来你是在书店里,再看手上捧着的,却是一本叫《天书》的书,作者韩美林。

就这样,我与《天书》邂逅了。说实话,买下这本“另类”的书纯属好奇,知道看不懂还买,像个“土豪”,买了不是为了看,装装斯文而已。当然也不排除,我是冲着作者韩美林的“鬼才”,冲着序者冯骥才“文化遗产专家”的头衔,冲着我所崇拜的大师们的推荐……这本厚厚的大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长篇小说:现实人生的多点透视

来源:文艺报 中国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2-29

  “2015年的长篇小说创作中,在以现实主义为基调的总体态势中,体现着百花齐放、花团锦簇的走势。

  作家在直面现实的文学追求中,因为人生体验与艺术历练的不断长进,使得他们的创作更具艺术的勇气与生活的底气,从而也使整体的长篇小说创作更接地气,更具生气。”

  据从国家新闻出版有关部门得到的数字表明,2015年的长篇小说年产量约在5100部左右。如果再加上发表于各类文学期刊的200多部长篇小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长篇小说:现实人生的多点透视

来源:文艺报 中国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2-29

  “2015年的长篇小说创作中,在以现实主义为基调的总体态势中,体现着百花齐放、花团锦簇的走势。

  作家在直面现实的文学追求中,因为人生体验与艺术历练的不断长进,使得他们的创作更具艺术的勇气与生活的底气,从而也使整体的长篇小说创作更接地气,更具生气。”

  据从国家新闻出版有关部门得到的数字表明,2015年的长篇小说年产量约在5100部左右。如果再加上发表于各类文学期刊的200多部长篇小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6

那些叫人流泪的文字

   李娟的散文集《我的阿勒泰》和《阿勒泰的角落》,我是在很短的时间里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5)

为找一句话去读一本书

 

只是缘于一句话,我就喜欢上了这个人,进而去读他的书。这句话是“残阳映渔簖,尤其具有画图风味”,说这句话的人叫阿英,本名钱杏邨,剧作家。

先说说为什么喜欢这句话。因我出身渔家,见过太多扳罾打簖这样的渔事,也曾从事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水产工作,关键是后来又爱上了文学,还写了好多渔事散文,当某一天看到这句话时,你该想象得到我是怎样的感受。这样一幅诗意的画面,我也曾用散文、摄影、电视等不同方式呈现过,怎么今天才看到这句话呢?

随即我就想找这句话的出处,那篇文章里没说,问读书的朋友,推测有可能出自他的《敌后日记》。接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4

敢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

 

    名模仿《齐物论》,作者又假托“庄周”,这只能说明《齐人物论》是一本奇书。奇就奇在,作者居然想在区区一本小书里,“将中国文坛大大小小二百多号人物拉来,逐一评论”,可谓野心之大;而更奇的,是我读了这本书之后竟然看不到哪怕一点点的野心,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3)

我们如何摆脱孤独?

 

读刘震云的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时产生幻觉,觉得不是在读,而是在“听”,听一位孤独的老者讲那过去的事情。老者年纪大了,讲故事未免有些啰嗦,还有点饶舌,有时思路也跟不上,想到哪儿讲到哪儿,想怎么讲就怎么讲,你在担心老者会不会跟不上节奏接不上情节的时候,不经意间又往往让你放下心来。你好像面对的是满坡的杂树,或是满湖的荷叶,那些树那些荷都是一个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可泥土下的根却是“紧握”在一起的。由此,不得不佩服刘震云讲故事的能力。

小说写了吴摩西(又叫杨百顺、杨摩西)为了寻找一个“静得下来”的地方、“说得上话”的人而离开延津,若干年后吴摩西的孙辈牛爱国(也就是吴摩西被拐的养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2)

怀念八十年代的时光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文革刚刚结束,人们肉体和精神的禁锢与压抑被解救之后,新的思潮开始出现,文学繁荣,艺术自由,人文风气浓郁,改革开放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是一个注定会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深刻记忆的年代,“一个短暂、脆弱却颇具特质、令人心动的浪漫年代”。作为过来人的查建英,在时隔20年后,著书《八十年代访谈录》,对那段历史来了个回望,试图重现曾经的场景和氛围。她不是简单的自说自话,而是抽取一些在今天看来仍有讨论意义的热点话题,与当时引领潮流的11位风云人物展开对话,既有回忆,也有反思,更有展望。

回忆无疑是美好的。因为那里有一代知识分子的青春梦想,人们渴求在最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渔人书话(1

认识“诗经里的植物”

 

记不清是谁说的了,一个诗人必须认识24种以上的植物。我不知道这具体到“24种”的说法有没有出处,只是觉得,干吗只对诗人说这话呢?写散文的,写小说的,从事其他体裁与门类创作的人,哪怕是个普通读者,难道就不需要认识24种甚至更多种植物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