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eliu
keli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9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02-13 03:14)
标签:

杂谈

中新社今天的消息称,“北科大女生段晓宇,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因此案涉及个人隐私,检方将不公开审理。”

去年的1月2日,段在学院路的七天假日连锁酒店内将其同班同学赵杀死。当时报了个选题后,很仓促的做了些采访,写了篇报道。如今一年多过去了,这个案子算提交到法院了。

在案发前的12月29日,段正在听的音乐是《Pure as snow》。这首歌还有一个副题名叫《Trails of the Winter Storm》,如果翻译成中文,意思是“严冬暴风的痕迹”。被某种莫名其妙的情绪牵引着,我后来听了很多遍的Mono乐队的《 Pure As Snow》。刚才又特意从电脑中找出来听了几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1 22:29)
标签:

杂谈

1230下午,我从乐清坐动车回杭州,这是2010年里的最后一次出差。五天前,这里的村长钱云会死了。

对我而言,这是一次未遂的采访。此前的27日下午6点赶到乐清时,我已接到报社转发到的禁令——此事报道要以权威媒体的发布为准,这意味着我可以立刻返回杭州。

尽管明白没法发文章了,但我实在不甘心这样坐了四个多小时的大巴到,再坐四个小时的车回。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7 04:14)
标签:

杂谈

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4 02:49)
标签:

杂谈

都全民微薄了,博客早就out了,这里也一再荒废。偶尔,还是会上来看看自己以前记录的片段,来体会那时候自己的大脑里装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写不出太多的情绪来,多数的感悟在路上流失了,夜里的时候,也还会做一些梦,醒了也总是习惯性的想不起来。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不那么容易快乐,也不那么随便悲伤,有时候觉得自己眼里没有别人,自私又没有责任心,不屑和社会发生任何关系,不过,却依然在从事着一份需要与社会发生关系的活,或许,这就是庸常戏剧性的一面。

我天天过着老一套的生活,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周围的人也大多如此,我们这些人就像从起点到起点往返行驶的地铁,连乘客的数量和停靠的站点也没有什么出入,但我们又好像住在异国的人,对于这个国家的语言懂得非常少,虽然我们有各种事情可以交流,却只能局限于报刊网络上那几句平庸的话。

刚睡前,在大学同学群里看到一兄弟发上来的儿子的照片,与他在网络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说到最后,我说,“活不明白,不认命,没法子。”他的话是,“其实一样,我到现在也没活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9 19:45)
标签:

杂谈

荒废了这么长时间,这里像是一个被自己遗弃了的旧物,重新拾起来时,觉得它浑身沾满了各种气味,有些让人觉得似是而非,有些则让人疲惫且无助。

已经太长时间没认真厘清自己的思绪了,甚至于怀疑丧失了某种能力,也失去了一些味道,日子让人逐步乏味,并有一步步走向消亡的感觉。随着流水而去的滋味,越来越觉察到,生活中充满了一些值得品味的情绪,譬如最简单不过的忙碌,又或者一些让人觉察不到的细微变化,有一个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逐渐丧失了某种心境,变得麻木不仁又焦躁不安。

王小波说了“沉默的大多数”,其实还有一个“绝望的大多数”。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社会让当下的更大多数人变得绝望无助。中国那些坏人变坏,很多不是本质上坏,而是明白了,看明白了,也绝望了——于是不再说真话,一门心思地为自己搂钱,搂到钱后再去搂其他东西。在一个坏的环境里,会把有趣的人变成沉默的多数,而在一个坏的制度下,是会把很多原本的精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7 22:44)
标签:

杂谈

99年冠军杯决赛时我还是高一下学期,那赛季,曼联拿了三冠,后来班里订了套曼联队服,同桌要了7号,小贝的号码,我技术太糙,只好选了个8号,巴特的号码,这哥们一直在主力与替补之间徘徊,后来转会离开了曼联,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哪个俱乐部养老,还是已经退役了。那时我最想穿的是11号吉格斯,多么拉风的吉格斯啊,十年了,如今他也老了。

 

今晚,冠军杯决赛又来了,这回是曼联对巴萨,作为一曼联球迷,我的猜想是这样的:曼联90分钟

与巴萨2:2打平,点球大战胜出,巴萨罚失点球的是亨利或梅西同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3 23:16)
标签:

杂谈

夜间三点的栖霞岭
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
有一口泉水还在流淌
在梦里
没有衰老
也没有时间
 
她睡了
是醒着的人梦里的公主
她醒着
是睡着的人白日的某某
 
我站在远离她的城市眺望
睡了
也还醒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1 03:05)
标签:

杂谈

    昨夜间回来小钟在,协同在外边大排档吃烤串,谈各自感情问题,至一点半归。回来拼贴一篇小文,地震一周年相关。三点半弄完,凌晨四时睡下。

    中午起。在网上看杭州飙车撞人事件的评价,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帖子,一下子就陷进去了。一共翻看了七八页,竟忍不住落下泪来。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eeling/1/838450.shtml

    中间读到一个评语说:“人家都说夫妻感情太好的一方命不长久。”

    或果真如此。扼腕。叹。

 

 

    下午去东王庄理发。还是以前那位师傅,前后四年,都是在他手下理的发,哪怕是住通州时,也会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理发。没有过什么多的交谈,只知道他是贵州人,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结婚与否。他大概也不知道任何我的信息。但是,这四年里,他看着我的头发从浓密到日渐稀疏。

    理完后走出店,点了根烟,是想,以后找他的机会估计不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4 01:16)
标签:

杂谈

    TY晚上跟我说,你知道最近我越来越为导报忧伤的是什么吗?
    除了它的静如死水。
    人是一个个地走,悄悄的,会上从不提起,也没有任何欢送仪式,好像这些人从没有在这里过,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亦无言,终归是要离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00:18)
标签:

杂谈

    有那么几个夜晚,躺下后就窝在床的一角,是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是前日睡多了的亢奋,也不能说是生活窘迫的焦虑,反正是睡不好,只好再起身来,打开台灯,把枕头竖起来靠着床沿,头倒在枕头上,从床头柜里把先前的记事簿一本一本找出来,一页一页看前几年的同一日究竟记录了什么。这样的次数多了,有时候倒会哑然失笑起来,虽然都是自个写的,但是有些段落却实在分辨不出来,我的字实在过于丑陋,连小学生也不如。

    而自打前个电脑坏掉后,以前所有的资料都好像与这个世界告别了。这时候才发现这些本子的重要。可惜有回搬家,愣是丢了些大学时期保留的东西,是有些心疼,其实自己从来也没有翻过那些东西。其实也只是为昔日时光的一点留恋,在浊世中浪荡久了,终归是沾染各种丑陋,在那样的夜晚,若是窗外下些小雨,是觉得自己可怜极了。

    就这般糊里糊涂过着些日子,觉得时间过的很快,这些年来,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荒废掉了。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无非是买个房子,买个车子,讨个老婆,生个孩子,过过日子。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或者这也是我要的生活。

 

抽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