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秋雨
余秋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128
  • 关注人气:1,0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

 

  我觉得,这二十年来,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广大读者比文化界那些人优秀得多。例如,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余先生早在十八年前就辞干净了。他可能也指在“作协”、“文联”里的职务,但余先生压根儿就没有在那里出现过。然而,就这样一个什么头衔也没有的余先生,却被全国读者尊重着、喜爱着、守护着,而且热度越来越高。这是中国文化的巨大进步。

 

  因此,保护余先生的老家,其实不一定要经过政府批准。完全可以通过网站或其他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大廖风琪说那些天天只知辱骂别人的文人是“文化疯子”,正义可嘉。但是我还是觉得把那几个人抬高了。疯子还算是一道景观,但那些人早就引不起别人注意,只是在角落里边嗡嗡。我赞成余秋雨先生的一种说法:“汶川地震的大道释放,使这些年文化蚊蝇的狂欢时代终于结束了。”是的,那只是文化蚊蝇而已,可恶,也可怜,从来不敢正面说出自己是谁,却总在暗处准备咬人。它们的日子远去了,但在最后关头还会嗡几下,如此而已。因此,我希望谁也不要与他们辩论。他们根本构不成“争议”一方。

 

  那么,要不要保留余先生老屋?当然要保留。他是一个惊人完整的文化巨匠。一切自以为已经熟悉他的读者,还不了解他在学术研究上的一系列重大贡献,例如最近,他的学术成就便很丰硕,包括他对四千年前广富林文化遗址的判断,对更古远的内蒙红山文化的阐释,对西夏文化的猜测,以及对秦长城的实地考察。说他是文化巨匠,一点儿也不过份。(复旦大学 周明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余秋雨

文化

分类: 文化倾听

  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段话,那个人说余秋雨先生造成了“文化休克”,这实在太费解了。余先生不是国家领导人,不是文化部长,也从来不骂人,又几乎不评论别人的作品,只是一个在写着自己心中的中华文化史,怎么会造成别人的“文化休克”呢?

 

  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原来是,余秋雨受到全国广大读者的热爱,有些自以为是的文人彻底被冷落,他们想卖弄学问,余先生的渊博学识使他们的卖弄无人理睬;他们想卖弄文笔,在余先生前面又显得那么苍白。他们本来应该好好学习,或改变职业,但他们又不是备好学之心,又没有从事其他职业的可能,因此只能发疯;但发疯又没有人理,因此就“休克”了。

 

  余秋雨二十年来的文化功迹,正在于以自己的创造在中国文化界树立了新的价值平台,让一些本该离开的人“休克”了。这是世界上每个文化转型期每个文化大师都发挥过的作用。

 

  文化转型期的大师,是一种以自己的形象宣告其他文化生态破产的奇特文化现象。(北京大学  廖风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秋雨教授在耶鲁大学发表演讲时,我去听了,人满为患。耶鲁东亚系主任孙康宜教授说:“这是我多年来听过的最杰出的学术演讲。”他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也造成轰动。

 

  余教授在休斯敦中央银行礼堂演讲,我听一位朋友说,闻风而来的人之多,难于想象。几百公里之外的达拉斯,还专门开来几辆“大巴”,运来听众。后来,连中国驻休斯敦的领事,也只能坐在礼堂门口的台阶上听,因为里边实在没有空隙了。听完,那位领事不断在感叹:“大家总是大家,大师总是大师!”

 

  中国大陆网上几个人用丑恶的句子骂余教授是“歇斯底里的义和团思维”,真是夫子自道。我立即断定这样的人一定没见过余先生,也没有读过他的文章。余教授从表情到观点,都是最温和、最理性的。在我听的几次报告中,他一直批评中国文人的极端民族主义倾向,批评义和团情结。我没有看到,中国还有哪一个文人在这方面观点比他鲜明。现在那批人完全反过来乱说,真为中国人丢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余秋雨

文化

分类: 文化倾听
  守护余秋雨,是中国文化近二十年来的巨大课题。这么一个毅然辞去了官职,孤身一人用双脚和眼睛亲历遗墟考察文化的当代壮士,一直被一些已被时代淘汰出局的嫉妒文人泼污,而别的文人为了自保也都袖手旁观。这种恶劣态势延续多年,居然没有损害余先生的创造意志,继续步步前行,不断地振奋读者。我认为,历史终将证明: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文化形象是余秋雨先生。

 

  余秋雨先生的家乡村民,文化程度不一定高,却深知自己游子的文化价值,下决心来保护他的老屋。我要对他们深表感谢,并致以敬礼!

 

  有这么好的土地,才能产生这么好的大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秋雨先生构成了近二十年来中国最持久、最普及、最深入的文化热潮。从以上几段文字看,好像热在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其实,最热的是在中国大陆。从每年发布的“胡润财富排行榜”来看,余秋雨先生好几年稿酬的收入一直是全国第一。那么多读者十几年来孜孜不倦地在读他的书,而且一代比一代更痴迷。北京、上海好几个部门曾经到八0后、九0后青年那里做问卷调查,最受欢迎的作家一直是余秋雨。因此,这两天有一些垃圾言论说余秋雨先生在参加“青歌赛”点评前毫无名声,真是无知到了极点。全国人民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怎么还敢发言?(据报道,全国看“青歌赛”观众达八千多万,其中83%是为了听余秋雨讲评,每次达40~60天,这是多大的奇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对中国大陆文化界总有一些人排斥余秋雨先生深感奇怪,后来慢慢知道,那是少数极端主义的小文人在无端发泄,发泄对象一定是一个特别值得尊重的人。但遗憾的是,按照大陆读者的逻辑,一个大作家被骂(不管骂谁),就成了“有争议”的人物,这实在不可思议。

 

  在香港,金庸先生曾这样回答王朔对他的攻击:“北京有一位年青人在批评我时说浙江人写不好文章。我是写不好,但从鲁迅到余秋雨,都是浙江人。”

 

  香港最著名的犀利作家陶杰在香港中央图书馆发表演讲时说:“如果诺贝尔文学家由华人读者集体投票,第一位肯定是余秋雨先生。”

 

  香港最大的学者饶宗颐先生一再表示:“如果天假吾时,我也想写一本我的《文化苦旅》。”

 

  香港台电组织市民评选最喜爱的华文图书,第一名是余秋雨先生的《千年一叹》。

 

  从报道上看,余秋雨先生还被马来西亚读者投票评为“最受欢迎的华人作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余秋雨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贡献首屈一指。

 

  前几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访问大陆,他的夫人连方瑀女士发表一篇文章,介绍台湾民众重新认识中华文明的过程,这中间,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立下了“第一功”。后来,台湾出版连战先生访问大陆纪实,也专请余秋雨先生写了序言。

 

  余秋雨先生在台湾的影响之大令人吃惊。每场演讲,听众都多达几千人。在台北演讲,由马英九先生亲自主持,听众为了抢座位居然不小心打掉了剧场经理的门牙。在台中,由胡志强先生亲自主持,听讲者多达四千五百人,胡志强先生还借此调侃马英九先生,说:“一个市长做得好不好,不看谁的头发多,而应该看余秋雨先生来演讲时第一场的听众是两千还是四千。”

 

  大陆有一名教授到台湾讲中国现代文学课,讲到那些五四以后最被推崇的作家时,学生没有反应,而一讲到余先生的名字,全场鼓掌。

 

  这正是台湾的文化追求。我书架里有一本台湾尔雅出版公司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余秋雨先生的家乡浙江某小镇,决定把余先生的老屋加以保护,这肯定是一件好事。网上有少数“愤青”(但很可能是“愤老”)说余先生没有资格。理由居然是:余秋雨先生本来不出名,只因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青歌赛”任评委才出名。做评委也不一定出名,只因为他“尖酸刻薄”地骂了歌手,才出名。

 

  这实在是当众胡言乱语了。我们远在内蒙,也至少能说出余秋雨先生的以下四大贡献:

 

  1、开创了“文化大散文”的文体,左右了一代文风;

 

  2、在文化大散文中,他率先告诉全国,晋商必须研究,以一篇《抱愧陕西》重建了山西人的自信,打开了山西省的旅游,启发了《乔家大院》、《晋商》、《一把酸枣》等一系列作品的创作。他又率先告诉全国,康熙皇帝应该予以肯定,清朝也有不少精采的人物,以一篇《一个王朝的背影》启动了一大批清宫电视剧的拍摄。此外,敦煌、周庄、天一阁、都江堰等等很多古迹,都是因为他的点化,才游客如潮;

 

  3、为了研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05 12:11)

余秋雨

 

  在那想看书而没有书的年代,哪个人藏有一本或一部好书,很危险,很勇敢,因此也显得很神秘。“他为什么会有这本书而没有被抄走呢?”“他藏有这本书的消息为什么会泄漏出来呢?”“泄漏出来之后为什么没有被上级部门没收呢?”……这一些问题接踵而至,使我们对这个人敬佩起来。

 

  我中学的同学曹齐(当时叫曹本厚),现在是上海著名的书画家,在文革时期却是我经常交往的小朋友。他的家住在静安区泰兴路一带,离我家不远。我们一起走过他家附近的一条弄堂时,他轻声告诉我,这里边有一个男子,藏下了一部《约翰·克利斯朵夫》。我听说立即在弄堂口站住,如临圣境。直到今天,我走过那里,脚步还会放轻。

 

  我的另一位中学同学康云家里,很奇怪地有一本邱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一本,只有一本,而那部书的中文版是四本。我为了翻翻这本书,曾有很长时间每星期约几个同学到康云家玩,他们打扑克,我坐在一旁翻那本书。同一个房间里,康云患病的祖父一直在咳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