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半夏心茧
半夏心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4,338
  • 关注人气:9,2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半夏,云南人,生于滇东北会泽铅锌矿,籍贯滇西保山昌宁,远祖明朝时来自金陵城。云南大学生物系毕业。高级编辑。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长篇小说《心上虫草》《活色余欢》2004年由广州花城出版社发行。写文革长篇小说《铅灰暗红》最先的篇章2003年发《天涯》杂志,成稿后约10万字刊发于2009年第3期《芳草》2017年5月由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发行。城市现实题材小说《潦草的痛》发2010年第4期《小说月报原创版》,2011年5月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发单行本。2013年10月,长篇小说《忘川之花》发于《十月》长篇小说5期,2015年8月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发行。有中短篇小说散见报刊。
   心上虫草——花间半夏
   活色余欢——雕心染心
   铅灰暗红——如是我闻
   潦草的痛——咽泪装欢
  忘川之花——爱恨情仇
  熙………——人生若寄
  用耳朵倾听生活内部的叹息,用眼睛凝视世相背后的真实面目,怀着对人世间的悲悯和爱写作,尽可能地趋近世事及人性的复杂真相,回到人的处境……







 

 长篇小说《忘川之花》发2013年第5期《十月·长篇小说》(10月10出版发行)
  
   2011年5月《潦草的痛》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潦草的痛》先刊于《小说月报原创版》2010年第4期
   
《铅灰暗红》刊于2009年《芳草》第3期,待出单行本。

    2004年5月《活色余欢》由花城出版社发行

   2004年3月《心上虫草》由花城出版社发行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岁月的证词

                                             张庆国(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狗屎花和勿忘我

——《铅灰暗红》后记

 

晓得大耳巴吗?那是一种病,学名腮腺炎。

我10岁的时候得了一次大耳巴,大耳巴是一种传染病,因为突然间好多小孩都生了大耳巴,两个腮帮一下子像发面馒头肿得厉害,脸孔变形,一家人有个孩子得了病,其余的兄弟姊妹也马上就会得。职工医院里一时间全都是吃药打针的小孩,可能那时的医疗水平很低,我吃了很多药打了好多针,腮帮子还不见消肿,而且把病也传给了妹妹,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我的长篇小说《铅灰暗红》已由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发行,该书即将入库上网销售,在此我也可把这本迟来八年的书的自序发出来了。在自序里我写到:

    我悄悄地藏身暗处,看着光亮的世界,分辨其纹理,理解、体会并穿越别人的生命。于是,我通过书写,再次聆听到了那被历史的喧闹和欢乐之声轻易盖过的一丝微弱之音。穿越时空我可以把那地方的故事,以一块一块碎片来打补丁似地缝缀它。那是我年方10岁的眼睛看见的故事,我的眼睛里还没有揉进杂质,我的眼白还微微地蓝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在萧耳的小说里我遇见了我自己……我一直很喜欢“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诗。导演费穆1948年"感时"拍出一部电影经典《小城之春》,我看过很多遍这电影,喜欢。费穆的感时我以为是时代之感借人内心情感的游丝遐想及幻灭为线索。萧耳整理的我与她就她的长篇小说《中产阶级看月亮》进行的谈话录用了“感时花溅泪”为题,这里的感时之“时”于个人来说仅只是一段深情的格局了……但我很喜欢萧耳借用此句为题……我与耳的谈话很大一部分是删了的……此为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3-29 15:36)
标签:

杂谈

按:录我给《滇池》的小说编辑包倬的信——小拙同学,你好!2013年知道十月发我忘川后,我疯了一样写了四五个短篇小说,它们一直在折腾我,我一下觉得它们不错,一下又觉得它们是狗屎。天冷了,无虫可拍,又拿它们出来折腾,把它从9000多字削减成6千字,想到12月5号前必须交稿,这就交了吧!小拙看了后若觉没意思就不发,我写一个老人家对先人的怀念以及对后人的无以掌控的失落感,中国老年人的哀伤和丧失感不是主流生活,却越来越是无以挽回的逝去。
祝编安!
照片

小说
半夏

1
婆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右手拿着一块绒布,抱着相框,在揩拭。阳台窗那斜射进的晨光让她的脸一半在阴影里,一顶银发在光里的那一半,白如雪。
夏至已过,并没觉得白昼变短。早晨六点半钟,天已大亮。内急,梦头梦脑地从卧室里出来奔向卫生间。
 “妈,你今天不锻炼么?那多睡会儿呀!”
趿着拖鞋往卫生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照在曼德勒金殿柚木雕像上的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桥下看桥上,每个人都以黄昏为背景成为瞬间的剪影……每一定格皆是已逝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曼德勒(Mandalay),是缅甸第二大城市,位于缅甸中部偏北的内陆,是几个古代王朝曾经建都的地方。也是华侨大量聚居的城市,昨早在玉石市场还遇见一杨姓玉商,其祖上为腾冲籍,他是第六代侨民。曼德勒的华人据说都很富有。《忘川之花》里”我爷爷”的叔叔许祚楠早年从腾冲出去即在缅北勐拱、帕岗等翡翠矿石产地做玉石生意,发财后迁居曼德勒(我父母他们把曼德勒叫瓦城)。
曼德勒地区被列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可看的古迹很多。伊洛瓦底江从城市西边流过。明天(20日)一早我们将登船顺伊洛瓦底江而下前往蒲甘,船票已购,票价42美金,江上行程约11个小时。
曼德勒城非常“矮”,空中俯瞰很美,在几片湖泊的亮水间绿色的树木间点缀着金色的塔白色的塔,彩色的屋顶像全城的建筑皆是别墅,田畴拾掇得齐整色彩丰富。
这两日穿行其间,我见过的最高建筑不超过十层,极稀见高楼。同行的朋友贾先生说缅国缺电,无法盖高楼。我想,那给云南广西输送的优质天燃汽是从哪起送的呢?
离开古色古香的柚木寺我们赶往曼德勒山,此山位于曼德勒市区以北,旧时被称为罗刹女山,是缅甸著名的佛教圣地。这也是曼德勒最高的山丘,海拔231.6米,这样的海拔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完《收获》2015秋冬卷上陈永和女士的长篇小说《一九七九年纪事》后给她写了封长信……

永和姐:
你好!今天上午读完大著,你的这个小说正如收获上项静所言,是一个陌生的作者带来了陌生的文本。无论如何你的这个小说在人性的开掘上是极成功的,是很有深度和力度的,这与你的丰富人生阅历以及你个人的出生都是分不开的,这样一个小说,没有人或者说没有另一个出身于三坊七巷的人能写出,天注定,由你来完成,非你莫属!故事到后面反而是越读越抓人的,长篇小说虎头蛇尾的多,但你却相反,是引人入胜的,是越写越精彩,这就说明了,你驾驭故事的能力非同一般,这与你的文学修养以及你个人的悟性有很大关系。旧年去新年末以及年假中我反而是时间随时被切碎的人,所以看得很慢。

我说了我是带着挑剔的眼光来看的,更多的好我就不说了,因为你说你要修改,我来谈点个人之见,以供参考。前面部分的节奏似可再精炼一点,我个人感觉小说里“我”的评判和自言自语可以简约一点(其实这个也是我的大毛病,或许是潜意识里我们总要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