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继聪
余继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941
  • 关注人气:1,7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余继聪创作简介

 余继聪,男,1971年6月生,云南楚雄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楚雄州作家协会副主席,《金沙江文艺》月刊副社长。

 1994年7月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1994至2013年任楚雄州民族中学高中语文教师,2013年8月至今在楚雄州文联工作。

  散文作品2010年8月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2004年获云南省文联“边疆文学奖”;2010年4月获第六届“云南文艺奖励基金奖”(云南省政府文学奖)二等奖;2010年5月获第九届“云南日报文学奖”;2014年获云南省作家协会“2014年滇西文学奖”。2018年11月入选楚雄州政府首届“彝乡英才 彝乡文化名家”。荣获楚雄州委政府第一至五届“马樱花文艺创作奖”。

 在上海《文汇报》《少年文艺》,北京《中国作家》《中华散文》《文艺报》《青年文学》《北京文学》《民族文学》,《散文选刊》上半月,《西湖》《山东文学》《雨花》《草原》《四川文学》《鸭绿江》《青海湖》《延河》《散文百家》《都市》《雪莲》《芒种》《青年作家》《黄河文学》《椰城》《海燕都市美文》《青岛文学》《青年文摘》《读者》《畅销书摘》等刊物发表散文。出版了散文集《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

 其散文《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被国家教育部选入2010-2016年高考语文总复习用书,并于2013年被国家教育部选编进入高二语文选修课本《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中国诗歌散文欣赏》同步配套课件,高中语文必修课本第3册(高二)配套课件。《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村狗吠月》《幸福的庄稼》《瓦书》《乡村玩具》等9篇散文,被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等全国近30个省市选编进入中小学语文试卷和教辅书。

 其散文从2003年起连续16年被权威专家选编进入人民文学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漓江出版社、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等出版社出版的全国年度散文选。

  2017年8月12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云南省作家协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召开了“楚雄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白庚胜出席并作热情洋溢讲话,《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民族报》、光明网、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搜狐网、凤凰网等近百家媒体发表了相关评论文章和新闻报道。2017年12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村庄来信:余继聪散文精选》。

  彭学明、王干、赵晏彪、王剑冰、李朝全、牛玉秋、王宗仁、张运贵、张永权、宋家宏、淡墨等30多位专家评论家,评论余继聪散文创作的文章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等刊物发表。

 通联:675000云南省楚雄市阳光大道283号楚雄州文联,QQ号1034641786,微信号yujicong1971,电子信箱yujicong1971@sina.com,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楚雄府后街支行,余继聪,普通工行卡号码6212262516002955543;工行公务卡号6282880013171682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咏楚雄师院四教授》
余继聪
三十年前你我游,
一枚二粒小鲜肉。
今日皆为半老头,
东西南北洪黄裘。

附录:楚雄师范学院人文学院院长曹晓宏《戏答继聪》:
梦里江湖一望收,
东西南北任翱遊。
而今事了英雄去,
座上皆为病老头。
2019年1月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爱庄稼蔬菜瓜果花
  余继聪
  总有人问我最喜欢什么花。一时还真说不清。我出生于乡间,长于乡间山野,一介村夫村汉,赏花的品位境界在某些人眼里肯定不高。说真的,我其实是不爱什么大富大贵的牡丹、脱俗的君子兰等等花中尊贵者的,我其实是极其偏爱乡间山野里那些土土的花的。那些极其普通、极其平凡的村花山花野草野花,其实极其像我,像我这样的地地道道的村夫村汉。也只有这样的土土的山花村花野草野花,与我这样的村夫村汉生活在一起才极和谐极融洽、也快乐开心。
  村花山花野草野花,庄稼蔬菜瓜果花,我都爱。其中,我又比较偏爱梨花、向日葵花、油菜花、稻花和蚕豆花。这是乡野村落间极其常见的几种花,极似我熟悉得如同熟悉脚趾头的那些乡村女子,她们极土气,但是在我这样的村夫村汉眼里,同样很美丽,美丽得不输于城里人眼里的富贵艳丽牡丹芍药西施等等。正是这样一些极其平凡普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乡野花朵
余继聪
  相对于城里人工种植的花来说,我更喜欢春天乡野的花,比如桃花、梨花、野蔷薇、棠梨花、仙人掌花、酸木瓜花……

  桃花
  桃花是乡村的象征。我们童年时,村后山坡上,曾经有几大片桃林。每年早春,桃花就开放了。一树树、一枝枝的桃花,先是绽裂开来,像女孩子穿露脐装一样,露出一圈一裂红艳;也像女孩子被春风吹起一缕裙裾,露出粉红一线肌肤,那么粉嫩,那么艳丽。紧接着,就彻底爆裂开来,真像一个女孩子,发育得很丰满,于是窄小的衣衫束缚不住,或者说哪里关得住她的酥胸藕颈。
  菜园边,竹篱旁,院墙外,山脚下,溪流畔,山坡上,这儿一树,那儿一枝,粉红的桃花,在微笑,在眨眼,在调皮地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4 16:00)
采葛
余继聪
  《诗经•王风》里,有一首感人肺腑的痴情情歌《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那个美丽的姑娘上山采葛、采萧、采艾去了,才一天没见,男主人公却觉得好似隔了三月、三秋、三年那么长。也许采葛女采葛才去了半天,一个早晨,而不是一整天,男主人公却失魂落魄,度日如年。成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由此而来的。
   每当想起这首美丽的诗,心里总是很感动,很温暖。
   自古以来,感人肺腑的爱情的藤蔓,往往如山崖上、古树上缠绵攀爬着的葛藤,扯也扯不断,理也理不清,数也数不尽。
   葛,是一种藤蔓植物,长在山林里,山崖上,牵牵绊绊,攀援曲折,蜿蜒绵长,好似牵牵绊绊,扯不断,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爱小麦
                 余继聪
  我爱小麦,因为我婴幼儿时代,几乎每天都是吃小麦黑面糊,可以说,我是吃小麦黑面糊和小麦面长大的。
  我出生于七十年代初,那是经常吃不饱的年代,缺乏营养的母亲生下了我,却没有奶水给我吃。那时候小城还没有奶粉,没有麦乳精,即便有,贫穷的农家,平时小孩生病,都是找生产队借钱去看病,年年分红,我家都超支,哪里有钱买东西给我们小孩吃呢?父母亲就舂米浆熬煮给襁褓中的我们吃,或者熬煮黑面糊给我们吃,吃得最多的,就是黑面糊。
  每年夏初收割小春作物小麦等等,都正逢雨季来临,收割回来的小麦,放在晾晒稻麦的晒场上,或者刚好打下来,但还没晒干,突然下一场雨,捂着了,就容易出芽。成熟的金黄的小麦,还在地里,还没收割,一场雨来,有时甚至就会在麦穗上发芽,发成一穗穗麦芽,碧绿碧绿的,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闹市蛙声
余继聪
  我家这幢楼后边,是一家建筑公司。每年雨季来临,建筑公司那边的水塘里,就会传来咕呱咕呱的蛙声,把我的乡思乡梦催醒,把我的乡忆乡恋催醒,使得我对稻田、庄稼、瓦房、牛羊、山脉溪流的记忆醒来。
  几年前买了这一套房子,在二楼,靠南,采光很好。我们去年四月初搬进来住着,感到家里每天都阳光明媚。
  睡在床上,听着悦耳也让人心烦的蛙声,就翻来覆去,想着童年生活在乡间的事情,想着远处的乡野,想着老家和亲人们。建筑公司那边那一片地,因为这一带原属龙川旧河道江南岸,早先应该也是一片稻田、一片水田的,雨季就会栽种了水稻、苞谷、黄豆、红薯和烤烟苗,旱季就会种植着小麦、油菜和蚕豆。
  稻谷是我很熟悉、也很喜欢的一种植物,一种庄稼。每年的大春作物,主要就是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乡间芦苇
余继聪
  芦苇,是我很喜欢的一种野生植物。喜欢它,是因为它比较像草,透出草的温柔美丽,又比较像竹子,卓尔不群,能够从草类里孤高傲然而出。喜欢它,是因为它的水灵、水性和水韵,像温柔可爱的小女子,像水乡江南的清纯小女子,默默生长于山脉重重、溪涧众多的楚雄。
  每一年,总是有两个季节,叫我容易关注芦苇,一个是春天,一个是秋天。春天,修长肥嫩茁壮的苇芽,透出强大的春天气息,透出蓬勃的朝气。干旱的春季,因为有了众多的芦苇啪啪地发芽,湿露露水淋淋地生长,山野、溪涧边、田埂上显得有些湿润和水汽。楚雄的春天,向来是干旱的,因为野生着众多的芦苇,野生着众多的鸡爪花和金银花,而显得湿润,显得生机勃勃。芦苇发芽,伸开它们的修长衣袖摇曳,鸡爪花和金银花,倾吐出它们嘴巴舌头上的水气,楚雄才不显得干旱。晚秋,田埂上,溪流坝塘边的芦花,一片片开放,洁白轻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睡美人的眼泪
                  余继聪
  住在滇池边,滇池和西山睡美人近在眼前。昆明的天空,高远空阔,傍晚时分,阳光美丽迷人,滇池烟水迷蒙,波澜壮阔。
  我和昆明作家雷杰龙,禁不住浩淼壮阔滇池的诱惑,禁不住西山睡美人的诱惑,懒得绕路,直接急迫地翻过屋后的铁栅栏,跳到了海埂公园里,顺着林荫小道,急匆匆奔向滇池边。
  滇池边是一排排高大的树,有梧桐、垂柳、白色紫薇,也有一些不知名的杂树。
  孙髯翁在大观楼长联里写到的“五百里滇池”,烟水蒙蒙,波澜壮阔,但是波澜壮阔,澎湃着的是无边无际的绝望和悲哀,是翡翠色的绝望,是油腻腻的绝望。世界上,兴许再也不会有如此浩淼的一个绝望了,曾经活泼欢快嬉戏的鱼虾,曾经快乐飘逸招摇的柔柔水草,曾经倩影翩翩的水鸟,曾经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空的琴键
                     余继聪
   总是很怀念那些土墙瓦房上的瓦,那些风雨、阳光、猫和小鸟手指脚趾下的瓦,那些天空中的琴键。但是瓦房越来越罕见了,乡村里人家富裕起来,首先想到的就是掀倒土墙瓦房,盖钢筋砖混结构的洋房,或者水泥浇灌屋顶,或者顶上盖高档波型瓦、彩钢瓦。 
  没有了鳞次栉比的瓦房,没有了鳞次栉比的屋顶瓦,没有了瓦房上、天空中那一排排起伏流畅的、大气无比的青灰色琴键,再灵巧聪慧的云,再灵巧聪慧的风,再灵巧聪慧的雨,再灵巧聪慧的阳光,再灵巧聪慧的仙子,也无法弹奏出风雨阳光敲打屋瓦那么优美动人的天籁之音了。雨的手指、云的手指、阳光的手指、仙子的手指敲下来,哪里去寻找那一排排高高低低的瓦灰色琴键呢?她们的手指,必然在天空里犹犹豫豫,寻寻重寻寻。 
  小时候,听惯了雨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的声音
               余继聪
  有一个人,总是给人温暖,那是母亲。有一个人的声音,总是能牵动我的内心深处,那是母亲的声音。
  母亲的声音,一声声在呼唤子女的乳名,那份亲昵,永远缠绕在梦中。母亲的声音,是生命本原的声音,牵着每个游子的心。
  母亲的声音,总是很温暖。母亲的声音,总是很养人。母亲温暖的声音,风雨中,总是能使人想到挡风遮雨的温暖怀抱,干渴酷热中,总是能使人想到丰美甘甜的乳汁,寒冬腊月里,总是能使人想到温暖的炭火。母亲亲切的声音,枯寂无聊中,总是能使人想到流畅优美的青山,烦闷难耐中,总是能使人想到清澈凉爽的溪流,心乱如麻时,总是能使人想到碧绿养眼养心的庄稼地。母亲的声音,会使负心汉回心,能使薄情郎惭愧,能使隆冬温暖,能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