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鱼禾
鱼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6
  • 关注人气: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鱼禾的书。

这里有:http://www.jd.com/writer/鱼禾_1.html


读书随笔《非常在》

 

长篇小说《情意~》

 

散文集《相对》

 

 散文集《摧眉》

 

评论
加载中…
从来。。。

鱼禾原博客点击【这里

博文
标签:

转载

太好了。一直在找这方面资料。

 

                 

 

     西藏藏族自治区与四川省、青海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相邻;与印度、尼泊尔、不丹接壤。西藏环境独特,气候恶劣,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决定了藏式建筑的多元性及独特性。公元六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31 10:26)
标签:

鱼禾

散文

我常常梦见飞翔。

每当被一种莫名的追赶逼迫到走投无路,或者失足从高处跌落,我就会念起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咒语,便能使自己腾空而起。我的双臂化作羽翅,轻轻掠过树梢,在无数的山川河流之上,平展,拍击,如鹰。

这个梦境从童年直到如今不断地重复,似乎我飞过的路线都不曾改变:我飞过了那片褐色尖顶的房子,飞过那堵看上去像是要塌的老墙,那一大片幽暗的树丛,还有弯曲得不可思议的溪流。

 

梦是一出由身体导演的戏剧,我相信它有着十分玄奥的来源。

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满月的时候,爷爷抱着我,无限惋惜地说,瞧瞧这脸,银盆儿似的,要是个小子多好。当亲人们充满遗憾的目光使性别成为一种命中注定的否决,当智力成长到可以意会其中埋伏的欣赏和假设,我就悄悄走向了一条与天赋决裂的道路,而他们并未觉察。

那时候姐姐多病,妹妹乖巧,只有我泼皮,似乎不必用心思疼爱。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31 10:18)
标签:

鱼禾

散文

 

1 

谁都不明白一个人干嘛跑这么远去看盐。不就是盐嘛。一起走的人也不明白,问,没有别的事?问得我都恍惚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鱼禾

散文

 

这是个将要下雨的日子,而我们

并没有屋子可以躲藏。

               ——左手《惊惶》

 

 

1.

某些时候,“说出”意味着陷自己于虚无。

如果不是手持话筒的人穷追不舍,那个坐在废墟上的男人,也许永远都不会“说出”。为什么回到处于地震断裂带上的故乡,为什么在这片吞没了亲人的地方经营起一方小店铺——其中的缘由,还需要解释么?五年前,灾难突如其来,把他的村庄夷为平地。倒塌的房屋埋掉了他所有的亲人。那个午后,他因为外出打工,远在异乡。

在生活重压下存活的人没有夸张痛苦的习惯。他言语寡淡,不激烈也不颓唐,几乎看不出内心的簸动。并非故意要按捺。也许,这只是某种自我维护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鱼禾

散文

 

群鸟锐声逃过黑色的天空

人们沉默着,我等得血都疼了

       ——米尔科·曼彻夫斯基《暴雨将至》

 

 

1

这样有很久了。我沉迷于在这副黑色铁甲中暂得禁闭。

它有着鸟翼般的流畅外型和甲壳虫一样的黑色光泽。它的名字,在德语中意为“信风”——那是一种由副热带高压与赤道低压之间的大气压差推动的气流转移。每年三月到九月,这股大气流便由南北两半球的30º纬线出发,阵势庞大地杀向赤道,年复一年,恒久不变。在这个大风团绕的星球上,只有信风总沿着一个方向吹,年复一年,恒久不变。

当然,我称这副铁甲为“信风”。

每到下午四点半,我们便从伊城人声鼎沸的大街出发,越过七个路口,一座高架桥,一道高架水渠,奔赴郊外,在荒路上闲逛,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