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文/月上湄梢 译/黎历
          By YueShangMeiShao /Tr. By Lily

《林间》

林间有很多脚印
一朵朵开成菌子

哪些有毒
哪些没毒
踩出的人和路过的人都不知道
 
译文:《In the woods》
 
There’re many footprints in the woods
Which blossom into mushrooms one by one
 
Which are poisonous
Which aren’t poisonous
Those who trod on or those who pass by have no idea

《雷声》

雷声捶打着大地
它吼开每个梦的一角
灌进闪电

它把做梦的人和雨水捏成一起
烧成青瓷
再猛地一掌拍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时光》
                     文/月上湄梢

       ——好友陈璐女士和皇毅先生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永远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1 11:58)


《误解》

她一直以为
自己驮着一朵云
飞得越高
离家越近

其实,上亿吨雨
和冰雹,就藏在云后头



《瞬间》

脚趾踢翻的痛
甚至大于
选错道路

刻下锥心的问号
给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4 17:31)


不是每个人都有黄昏人,
黄昏人是夕光从你的身体
穿过,投射到府南河的自己。
.
因为另一个黄昏人在远方
所以我也是黄昏人,弃车走在
下班的路上,仿佛第一次
见到河边垂柳、晚霞、树荫、草地。
.
你用电波把琼花栽满我
路过的花园,
我用歌声搀扶你酒后回家。
.
黄昏人的心脏长在对方的影子里,
一个不见了,
另外一个也会消失。
.
相爱时,我们的影子清晰而完整。
如果分离,我们就会变成月光人,
影子模糊,并被风越吹越短。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5 00:52)



      《野鹤一样的男人》
                      贺闲云不语生辰           

47年前,他踩着整片草地出现
缓缓地踏着白云升高
又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评论的评论:
阿九点评:评论这一首的人很少,论者的视点很特别。
格式点评:没有诗意的话题,解读地这么富有诗意含量,足见解读者诗思的兼容性有多强。
阿月浑子点评:——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相遇的感受。
纳兰容若简评:论述这首诗歌的角度,很新。
漆宇勤简评:中规中矩的文学评论,从一首诗兼及诗人的整体创作和身份认同感分析。
 
        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化的当下,我们更多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以职业化、专业性来判读一个人的大致状态,但当我们用这种习惯的方式来面对阿九和他的诗歌时,很显然会失效,这是一位拥有多重身份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发表
存谢,很好的刊物,谢谢采编和译者。
2015年第4期当代国际汉诗发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付稿费栏目]“半月选”(5)入选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故乡》

每次想到一半 就崩溃了
这是我七年来的工作内容
一颗心
被从里面穿过来的风冻得想哭

可你还是悄无声息
你去的地方听不见我
看不见我
我站在你的门外
你也不叫我进去

你去的地方
树木都不长叶子
梅花被你丢在雪地里
我留在你抱过的襁褓里

外婆,你在一个小小的的匣子里
那是我的故乡
对你来说
我想 和不想是一样的

我还留在尘世
春天的心 也许更易枯萎
眼睛里有泪 还在想怎样流下来

阿九点评:情可动人,关键是发乎内心。此时,技巧几乎是多余而可恶的。
刘亚明评语:这样的故乡很大,也很小,但却是入骨入髓的。
蔡启发简评:故乡是一颗哭泣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辛苦选编,也要谢谢高梁先生的点评,问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漫天雪文学论坛12周年庆同题诗赛获奖公告

         漫天雪文学论坛12周年庆同题诗赛圆满结束,诗赛历时一个月,诗赛公告点击率11028次,回帖1314个收获了参赛诗歌100余首,诗歌评论19篇,个人作品展示作品300多首,的确起到了相互学习和交流,促进文本产生的目的,谢谢各位诗友对漫天雪文学论坛的厚爱!

         更要谢谢我们辛苦、公正、无偿劳动的评委们,没人知道会有哪些评委,评委们更不知道穿着马甲的、全匿名的作品是谁的,所以,诗赛结果只有评委个人喜好不同,绝对没有人情分和水分存在。很多评委都是熬夜完成的点评,阿月评委更是生病还在为我们赶活,评委主席阿九先生更是百忙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们评我我评他们…
 

    结识浙江诗人蔡启发有些年头了,这位诗坛的老大哥,温和、热情而朴实,在多次诗歌活动中,总是给予了最大的支持和帮助。他的诗歌和为人在圈内也是有口皆碑,一直想对他的诗歌说点什么,但面对他浩浩的多部头,和其他读评者的珠玉在前,倍感压力而屡屡放笔,直到近期翻读到他的《女人之花》系列,为其诗中的真情挚意所感,才勉强写下些隔靴之感。

 

    蔡启发在他的博客中自我介绍道:“早年当过农民,做过小工,还为驻五狮山部队担过军粮,学过木工泥匠,熟悉农业生产,中国最早农民工。那时农民工在农村叫做小工,我提砖头担石头,敲石子,筛坑沙等重体力活样样干。后来父母看我小气力单做不了农民也不是小工料,当兵又不成,就叫我跟表兄学细木工,我学了木工又自学泥瓦工。”在这份坚硬的履历中,一个笔名“硬伤”的诗人平静的坦承着自己的伤痕。

 

    男性诗人,多写大题材,关注历史、哲学、社会等,蔡启发的经历和知识素养也赋予着他充分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他们评我我评他们
没想到的惊喜,好几年以前的小诗让阿月说的这么好真有点惭愧.....谢谢阿月,一直喜欢你的文字常来学习,多指点才是,转走收藏,抱抱。
原文地址:阿月品诗(三)作者:江媛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黄昏中的野蔷薇》文/月上湄梢

你是如此喜欢这落草为寇的人生
整个夏天,你都举着满身的刺
接住一场又一场雨水
修补你的鱼鳞锁子甲

你对青衣的侍女说
这夕光晚照的时分叫宋朝
短风吹拂的浅岗叫天门寨
遇到他以后
你就不再叫蔷薇

蜜蜂流水般的传来线报:
杨宗保已经出了天波府
街上的辽兵很多
他拐上小路
一柱香后,就会来自投罗网

---

如果你有一个出发点,有一个落脚点,那么走哪条路抵达,是心情的事儿。一首诗也是这样。
月上湄梢《黄昏中的野蔷薇》这首诗,绕道宋朝,路过了最传奇的景致:穆桂英与杨宗保爱情故事的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瓷》

      文/月上湄梢

是为了打碎吧?
把泥和水
换千百花样
烧去彼此的性命

再等待
惊心动魄的一声

      诗开首的设问,在收尾响了。这是一个内在的结构,也是意义的完成。看到许多短诗诗意半途,而这首如此完满,很欣慰。青瓷的命运就是如此吗?在第一个层面看,是惋惜。一个人活成青瓷,是一个悲剧。但是,对于一个过程,青瓷或人,也许最后的惊心动魄的一声,是一种完成。之间的“把泥和水/换千百花样/烧去彼此的性命”很像是一次相遇,一次爱,一次蜕变。这也许等同于今世。为了打碎而聚合在一起,此生足矣。如果有别离,那一声惊心动魄,我宁愿相信是飞翔。是下去往一世的启程。《青瓷》一诗,简洁而有力度,中间的起伏内涵丰富,没有生命的体验,没有热爱是写不出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永远振翅的水晶蝴蝶》         
                                              读陈先发先生《前世》有感

    六年前初看陈先发先生的《前世》非常惊艳,我仿佛看到花朵从骨缝里长出,两只水晶蝴蝶在瞳孔里飞舞。在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诗歌可以这么美,这么让人震撼。读第一遍时带着很多疑问,直到最后一句才知道写的是《梁祝》,之前的疑问顿消,全诗贯穿后诗人和读者、和诗里人物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产生一种强大的心理冲击。

    首先惊异于诗人用词的高效、力度和新颖出奇。比如“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什么原因让血流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收藏

文化

分类: 他们评我我评他们

生命因她们而珍贵

 

        ——读月上《风之烛》有感


    “你光滑如缎的皮肤有风穿过/中间松弛耷拉着八十七岁的光景”,我想,把这两句放在整组诗的开头完全是作者的一个阴谋。这两句可以说是这首诗的诗眼,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张力十足。好的诗中必然有好的句子,好的句子必然有好的词。这个好,就是诗眼。

    “城西出名的美人是你的女儿,她们隽刻你田埂上走来的婀娜身影”“你的发梢,拴住他今生的爱恋”这两句虽然也是诗眼,但更为突出的是情感。诗以情为根,情以诗为叶。好诗的一个特点,就是以情动人。爱情,亲情,友情。无情之诗不是好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感人心者,莫贵乎情
       —月上湄梢浅评张凡修先生的《一瓢凉水


一瓢凉水

         作者:张凡修


干透了的葫芦一切两半
一半是凌源,一半是平泉
母亲用一半装着金灿灿的小米
一次次跑向平泉的姥姥家
另一半总是舀满凉水递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悬崖下的花朵》

没人见到,也没人知道
野玫瑰落下花瓣
惊起清明后的草
上面站着唯一一只
前生的蜻蜓

2、《洞》

看不见的战场
你疲惫至极
我随子弹呼啸而来
打掉你的帽檐

你捡起
我是你看得见的
一个洞
想你的时候
漏风

3、《从西厢开始》

莺莺,你还在么?
我拾到你遗落的珠花

看见你戴着它摇曳过小桥
穿过竹林后的石山、听雨亭
倒影映在湖面,睡莲相继醒来

琴台上的谱,还翻在第一页
你一抚,后院门就贴近熟悉的耳朵
细听、凝神、望月、怅惘

你来,我把珠花镶回玉簪
张生题在扇面的诗还在
他还踮着脚,在西厢眺望

你在叹息吗,莺莺
轻轻一声“冤家”吹动窗纱
红娘就老了…   

4、《来生二十》

锁住目光,将仅有的一把钥匙
放进你的手心
来生二十桃花开,你要来到龙泉湖
等阿妹冒失地,从菜花地里跑出来
撞在你雪白的衬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阅读的众多诗歌中,《海盗船》应该说是一首难得的好诗,读了让人流泪。真的,在我反复的阅读中,我不得不承认,我被诗中那痴情而疯狂的爱深深地感动。

    面对灾难,这是一种何等的爱情,它带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狂颠与惊恐,在死亡残忍的凌迟中,苦难而沉重地忍受着“一秒犹如一万年!我一步步接近你像接近死亡”般痛苦的折磨。这种折磨本身就是一种生命的炼狱,它不仅是情感承受的残酷考验,也是命运中鲜血淋漓的伤痛与无助,若你仔细听,这伤痛与无助总是在人世与爱情的狂潮中发疯地呼喊、尖叫,“我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跌下,手抓不住绳索鲜血淋漓 / 谁来拉住我?我发疯地尖叫!谁来救救我”。

    是的,谁能救救这样一个为爱而痴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月上湄梢
月上湄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056
  • 关注人气: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野蔷薇

 

《黄昏中的野蔷薇》

 

你是如此喜欢这落草为寇的人生

整个夏天,你都举着满身的刺

接住一场又一场雨水

修补你的鱼鳞锁子甲

 

你对青衣的侍女说

这夕光晚照的时分叫宋朝

短风吹拂的浅岗叫天门寨

遇到他以后

你就不再叫蔷薇

 

蜜蜂流水般的传来线报:

杨宗保已经出了天波府

街上的辽兵很多

他拐上小路

一柱香后,就会来自投罗网

 

《野花》

 

黄昏挟着隐身的河流而来

鸟鸣一声接一声,碎在波浪里

你坐在高于青草的地方独饮

仿佛天一夜黑下来

风再大一些,就要起飞

 

《林间》

 

林间有很多脚印

一朵朵开成菌子

 

哪些有毒

哪些没毒

踩出的的人和路过的人都不知道


 《三分醉》


细雨在窗外劝酒

满园的树中

只有红叶认真喝了

她脸色羞红

还有些站立不稳的摆动

 

《雷 声》

 

雷声捶打着大地

 

它吼开每个梦的一角

灌进闪电

 

它把做梦的人和雨水捏成一起

烧成青瓷

再猛地一掌拍碎

 

《活着是用来破碎的》

 

经历了太多悲伤

我瘦得不能再瘦了

 

像一小片剪纸

再坚强也会,站不稳

哪怕你的一声问讯

也会把我从玻璃窗上

撕走

 

《记忆》


如果不是大风吹,把你弯向我

如果不是阳光,在你的背后猛推一掌

我怎么能用涟漪发现你


如果不是你的影子越陷越深

我怎么会让

一尾又一尾的鱼跳起来

迎向你

一次又一次扔过来的鸟鸣


无边的雨

 

《六月的雨》

 

您用过的老花镜和圣经放在床头

外婆,当夜晚撤去梧桐和月光

六月的雨从天堂直航人间。

圣.安纳修女,我在您的祷告词里假寐

等您从黑的安慰中把我唤醒

握住我的手。

 

赶车的男子把马鞭声抽进教堂

圣.安纳修女,这鸽子脚环上的短波压住了您的诵经声。

年轻的外公收紧缰绳,隔着民国的铁艺门仰望

您的玫瑰窗,他的车上挤坐着您的六个儿女

外婆,您从神谕里取回假期

走在老戎城缓慢的苔痕上

白色外袍像一生一样肃静。

 

炊烟替代您伺奉上帝,圣.安纳修女

六个天使从红漆剥落的降生池里转世

她们领养了您的后半生

用鹅毛笔蘸取您的乳汁

在您的额头和眼角写不规则的马太福音。

这些如花似玉的婴儿如今也老了,她们已苍老得害怕您入梦。

 

我用力扇去蜂窝煤里的雨水。外婆

您躺在那年的病床上微笑

看我像复活节彩蛋一样滚动着,把小米粥喂进你的嘴里。

那时,您的比喻已经远离信仰:

“丫头,你的小脸黑得像锅盔”。

 

现在,在三更的客厅里,我紧靠着您的水晶棺。

圣.安纳修女,您身着雪白的单衣穿过雨和玻璃的透明

把我再一次拢在怀里

读取泪珠里的呼喊:“外婆,我的圣.安纳”。

而您,却再也发不出声来,只能用

影子,紧紧地、紧紧地裹着我。

 

《酒的上游》

 

夕阳注视着

推车回家的女人。她侧着脸贴紧电话

雨后的叶子像绿色的露水

就要滴上她的额头

 

路过迎春花凋谢的河岸

她丈量心碎与希冀的距离

 

一会,她又把电话举向鸟鸣和

风声

仿佛一行透明的瀑布,正把花香和苹果

从上游运来

 

《那时候我会飞》

 

那时候我会飞

用翅膀来遮蔽海洋 天空和大地

是蓝色的,你,是我的

 

我们在一滴雨上写诗

用全身的重量和湿润的唇语

 

用彼此的心

系上一个目光

我打开的第一道门 是我自己

第二道门:是太阳

 

飞累了,就交换翅膀

那时,雪白的月光 就会照见飞过的日子

波光凌凌的泉水,

细细地

洗过我们的,手臂

 

《在海边》

 

在黄昏和长洲的重逢里

夕光和小船

它们谁会先一步离去

 

风,先是把海鸟的叫声

赶去了别处

然后他们也不见了

金色的鱼把金色的光芒拖向深渊

――――他们吞掉的部分

会在明天早晨吐出来

 

潮水向天空攀爬

但我们看不到通往天堂的阶梯

 

《无声的繁华》

 

我听到一种碎裂来自无声

岩浆沿着大地的裂缝

剖开森林、田野和月光

 

四季分裂......

中秋浮在天上。蔚蓝的雨水下

蜻蜓和蝴蝶握着翅膀告别

 

故乡的河流,一条航向天堂

一条驶往地狱

大西洋,太平洋......

我不认识的海岸线和陌生的鱼群游弋

 

失恋的大陆上

我们的手越挥越远

只剩下最后两粒泪水

仍挂在空中,死死的抱在一起


悬崖下的花朵

 

《悬崖下的花朵》


没人见到,也没人知道
野玫瑰落下花瓣
惊起清明后的草


上面站着唯一一只
前生的蜻蜓

 
《洞》

看不见的战场
你疲惫至极
我随子弹呼啸而来
打掉你的帽檐

你捡起
我是你看得见的
一个洞
想你的时候
漏风

《杨柳转身》

她掰弯了月牙
挽住树影的手
夜有些凉
星光把她拥在怀里

别转身,丫头
你一扭就裹走冬天的魂

 

《三个女人》

雪山脚下,阿妹织着藏青色的梵文
等晨光从安澜茶布,照亮明天早起的路

潭水溢出老木桶,青石板走出阿妹的阿妈
阿妈的阿妈。秋蝉的壳干了
挂在柳枝上等阿妹长大

一条河从双耳的倾听里醒来
绕过青杏的酸涩
磨坊旁低低垂着弯月亮

一个诵经的声音在浪花上
奔跑;一首纯净的歌
里面住着三个年轻过的女人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