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悦读纪
悦读纪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2,522
  • 关注人气:3,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们的作者

海飘雪

木槿花西月锦绣 终结系列

天下归元

《天定风流Ⅱ金瓯缺》、《凰权·完美终结》

十四夜

《归离·华丽终结》

寂月皎皎

《云鬓花颜之风华医女》

风行烈

《傲风》

柳暗花溟

《飘飘欲仙》

安知晓

《芙蓉王妃》、《白发皇妃》

维和粽子

《公子倾城》

释戒嗔

小和尚的白粥馆

浅绿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潇湘冬儿

《唐歌》

购买更便宜

天猫
                    

当当网

亚马逊

京东网


博文
标签:

杂谈

连载①

连载②

连载③

连载④

夜深人静,城中却总有销金窟刚刚开始今晚的声色犬马。

西城有名的Dragon是近几年新兴起的夜店,这里有重量级的DJ、最好的酒和最迷炫的灯光,还有精心设计的错层包房,整面的落地玻璃窗外还能看到楼下舞池里永远骚动的热情。

服务生又端了一些鸡尾酒上来,穆皖南仍旧固执地往杯子里倒瓶中最后一滴“黑方”。

“怎么闷闷不乐的,嫌咱们这里太吵了,还是刚才的晚餐不合胃口?”好友梁沉在他身旁坐下问道。

夜场门外就是小有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1 16:39)
标签:

杂谈

连载①

连载②

连载③

和众医院的案子如期开庭,为了防止有意外,池睿特意让乐言开车去康宁楼下接她。

她看到她,愉悦地笑笑:“怎么,怕我临阵反悔?”

乐言的回答四平八稳:“只是以防万一有什么事。”

康宁指了指身后:“今天要真去不了,大概也只会是因为穆大哥的阻拦吧!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下决心要做的事,谁都拦不住我的。不麻烦你,我还是坐他的车比较好,免得他又担心。”

她步履轻快地上了那辆黑色的车,性能卓绝的轿车方向一转,瞬间超越她的车身绝尘而去。

穆皖南会出现一点儿也不奇怪,好在车窗上黑色的玻璃挡住一切,她看不见他是不是与康宁并肩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载①

连载②

办公室天花板上的空调呼呼地吹着风,大概是设备老化了,噪声不小。

俞乐言却浑然不觉,坐在座位上,手边都是翻开的文件和专业的书籍,眼睛盯着电脑上打开的文档,手指搁在键盘上半天都没敲一个字。

池睿刚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就看到她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他径直走过去,从怀中的文件中抽出一份拍在她的桌面上,语气不善地大声道:“我说大姐,你想什么呢?让你写个memo写成这个样子,这会儿还好意思坐在这里发呆啊!别以为有了律师证就高枕无忧了啊,就您这水平离真正的律师还差得远呢,要是让同行看见你写的这个memo非得笑掉大牙,连我都得一起被笑话!

乐言一惊,连忙关了文档站起来:“对不起,我马上修改。”

“不是修改,是重做!”池睿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乐言还是去药房买了药,明明是他不管不顾地对她做了过分的事,苦果却要由她来承担。

这样肆意的伤害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希望是最后一次。

她本就体质偏寒,以前每次来例假都痛得死去活来,生完思思以后情况改善了一点儿,可是吃了事后药那种疼痛又缠上来了,而且血量很大,才第一天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唇色都发白。

高寂云见她脸色不好,关切地问:“怎么了,身体还没好?要不要再休半天假?”

周围几个女同事的目光又暧昧起来。乐言连忙站起来摇摇头:“不用了,大概吃坏东西了,肚子不太舒服,只是小事。”

她是还在试用期的新人,的确不好接二连三地请假。

“噢,本来还打算中午叫上大家一起吃中饭,当是欢迎你呢,看来也只能改期了。”

“不用这么客气。”

“没事,这是欢迎新人的传统,我请客你怕什么?我本来是想难得那小子今天回来,正好可以让你们熟悉熟悉,可惜了。”

乐言有点儿来不及反应:“嗯?”

“你的带教律师池睿啊,他出差回来了,忘了?”高寂云边笑边抬手看了看表,“这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载①

连载②

连载③

       “新娘子进洞房咯。”

  有人嘻嘻哈哈笑着,在景横波身后推了一把,她向前一冲冲进室内,身后的帘子唰的拉上,门砰的一声关了。隐约还能听见铁锁碰撞的声音,干脆锁上了门。

  这阵仗,搞得她像个被拐卖来的媳妇。

  屋子里很暗。只有桌上点着一对红烛,红烛下放着几盘点心。一扇小小的窗户,透不进黎明的天色。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这里毕竟是贫苦乡村,所谓境况尚好,也不过就是家具还算齐全,最显眼的是雕花大床,垂着深红的布帐,帐上绣着艳俗的喜庆图案。

  帐子是放下来的,半掩着深红的袍角,床上坐着新郎官。

  景横波背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载①

连载②

  随即穆先生空着的手掌微微抬起,劈空一道掌力挥出,掌风炙热,明显是阳火性内家真气。

  从后赶来的纳木尔唇角勾出一抹冷笑——天门内力,天下至阴,不是这些普通的阳性真气可以对抗的。

  他却没有看见,穆先生抓着石头的那只手,悄悄一抬,指甲微裂,一抹冰雪晶光伴随着几滴浑圆血珠飞射而出。

  合力驭冰剑的三名记名弟子,注意力都在那掌风之上,齐喝一声,狠狠挥剑下劈,要将这掌风,连同穆先生这个人,都一劈为二。

  冰剑凛冽,将及头顶。

  景横波在底下听到声音不对劲,疾声道:“怎样了怎样了……”同时挥手对空用力,想要将上头的杀手给挥开。

  忽听咔嚓一声。

  声音很低。

  不断延伸的冰剑,忽然在穆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