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疆郁笛
新疆郁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067
  • 关注人气:3,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郁笛,1964年出生于山东省苍山县(今兰陵县)。1983年入伍进疆,现居乌鲁木齐市。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乌鲁木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绿洲》文学杂志执行主编。

已出版《新疆诗稿》《坎土曼的春天》《鲁南记》《惶然书》等30余种。


微信:yudi0991

微薄
访客
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城邦:格林威治(长诗)

郁笛

 

1

这是乌鲁木齐早春的午后,骑马山或者更为遥远的

一面山坡。山林隐去,阳光浓烈

而风呀,正向着一位山坡上的端坐者

浓烈地,吹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3 22:44)

 长沙书(组诗)

  郁 笛


湘江谣

请原谅我的晕头转向发,我的东南西北

早已经留给了三十年之久的乡间场院

我问,这一条夕阳下温和的奔流,乃是湘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22:39)

午后的雪(组诗)

郁笛


一场雪,遇见去年的芦苇

 

让我们摒弃这雾霾的远方,大雪,已经封锁了进山的路

沿着一场雪,攀缘而上,我只是遇见了去年的芦苇

 

另一些风也是听不见的,山坡上树枝摇动,雪片纷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坎土曼的春天》后记

   郁 笛

立秋过后,天气变得温和了一些,虽然我的身体还停留在已经过去的这个酷热的夏日里。的确,从1983年10月进入新疆的那一天开始,我在新疆的时光里,没有一天不是在晕眩甚至惶惑中度过的。有人可能觉得我言过其实了。其实呢,我从踏上新疆的那一天开始,我的脑子里,就一直糊涂着新疆的“东西南北”,用一句鲁南老家的话说,就是“转向”。是的,我这一“转向”就是三十多年。人家说“东”的时候,我的脑子就是“西”,人家说“北”,我的脑子里一定是“南”。这许多年来,我的脑子里一直装着这么一个“转向”的指南针在新疆大地上行走,时间长了,竟也习以为常,偶尔有一次因为什么奇怪的原因,脑子里有那么一个瞬间的“颠倒”,回归到正常方向了,反而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8 16:36)

零号羊群(组诗)

 

郁笛

 

吐古拉罕·唐广秀

 

这个面目清秀的维吾尔族女子,说她的名字叫唐广秀

她毫不隐晦自己是这个牧场的女儿,她的基因里

流淌着两个民族的血液

 

或许,这些年反反复复采访的人太多了

这个叫名叫唐广秀的女子,谈起自己故去的父母

像是一段并不遥远的诉说,平淡中毫无传奇

 

父亲的影像如此稀薄,那是一些童年的回忆

模模糊糊的父亲,是一位四川老兵

她不记得父亲的模样了,她甚至不记得父亲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4 19:11)

小分子的阳光

 

郁 笛

 

在漫漶无边的夏日里,我们却难以分享到一缕小分子的阳光。

我说的是远在吉木萨尔县新地乡的小分子村。

在来到这个村子之前,关于“新地”,关于“小分子”,我在互联网上做了一点功课。有关于隐藏在东天山深处的小分子村,或者什么画家艺术村的概念,让我多少有些担心和忧虑。因为,我们见证过太多的包装和市场化运作而被“成功”推向世界的乡村范例。不管是艺术家们的艺术认知,还是当地政府的良苦用心,对于一座蜷缩在千山万壑的天山皱褶里的“小分子村”来说,能被这些外面世界的目光,一次次敲开封闭的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1 22:20)

园艺场(组诗)

 郁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聆听郁笛的忧伤

作者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字数:20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