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_er
Y_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81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12-22 22:17)

2014年国庆节,和老牛携妻去花石崖,当日下坡上山,气喘吁吁,臭汗淋漓,看见补天巨石竟是无话可说,唯有两通石碑文采斐然,特别辑录。

之一:

    渭之滨,岸北有斜谷,盛产花石而呈五色,斑斓绚丽,晶莹如玉,名曰花石崖。盖太古之纪,有女娲炼五色石以补天。此花石崖者,传为女娲炼石补天之地也。地有巨石,状若金鼎,高达十丈,极空而立,纹理灿若云霓,碧绿浅红相间,以石叩之,铿然坚金。凸凹明暗间,浑若女神在焉。溶溶然,风飘襟袖,神采照人。戊寅之春,有号称天水怪叟毛君惠民者,浸游于此,见而奇之,登而赏之,环石云烟四起,峻岭极天,碧野苍苍,大地茫茫,舒目渺溟,颇多洪荒之慨。遂疑此石乃补天之遗石,弃之于无极崖下者也。以其世无知己,日夜悲啼,惠民君深怜其意,遂挥巨笔题之曰补天石。此石有灵,亦当止啼而自慰也。晴野叹曰:世有奇事而必有奇闻,有奇闻而必有奇人。彼太古之石,历经千劫寒暑,依然身染苔绿而而形质未易。毛君惠民,多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6 00:23)

与妻书

 

那一夜红烛闪烁

我们如坚果

却彼此剥开

交出平原、河流和胸怀

我们相互感叹着

你真好

 

我该怎样感谢你——

醋交给你

盐交给你

面交给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8 21:53)

 

原先的干部好干么,老百姓都说是管个催粮要款,刮宫流产,是收钱哩,公事也硬手,村上的干部说一不二,修梯田出人出力,大家都要干的,谁也不敢说一句欺人的话。我干了二十几年,如今是干的吃力的很。钱不收了,倒要发,粮食补贴,退耕还林款倒还好办,是个农业社分的死面积,谁也赖不成。就是年年的低保,愁死人的活。

 

 寒冬十月,第一次去驻村。村口站着三个人,领头的一个笑眯眯,像是欢迎我,又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9 11:14)
分类: 春桃花(散文)

 

 秦亭气候大多高寒阴湿,背靠着关山,关山难越,要不八百里秦川是多么富饶。祖先们没有翻越关山,可上天有好生之德,因了气候,也因了地形,或者更多的是为了活下去,东部就多产麻,麻产麻籽,出麻皮。麻籽作油料,而麻皮制麻鞋。淳朴的男人们都能作务大麻,灵巧的女人们也以麻养家制麻鞋。

参加工作的第一站是秦亭。一日小雪,宿舍无聊的我出了单位,无意识的漫步,走进柳林一户人家,竟发现下雪的小院里,约莫六十岁的老汉独自一人在雪里拨麻皮。雪花点点,麻皮白而亮。见我进门,抬头说,来了昂。我问他一亩地产麻多少,他说不等,产量不一,去年大麻欠收,麻价高些,今年户户丰收,麻价低,儿子儿媳在新疆打工,大约腊月二十七八回家,大麻拨了,准备买些过年的炮仗对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5 15:42)
老兄:
    今晚粤菜馆的饭局我就不去了。在座的有那么多领导和大款,我虽也是局级,但文联主席是穷官、闲官,别人不装在眼里,我也不把我瞧得上,哪里敢称作同僚?他们知道我而没见过我,我没有见过人家也不知道人家具体职务。若去了,他们西装革履我一身休闲,他们坐小车我骑自行车,他们提手机我背个挎包,于我觉得寒酸,于人家又觉得我不合群,这饭就吃得不自在了。
     要吃饭和熟人吃得香,爱吃的多吃,不爱吃的少吃,可以打嗝儿,可以放屁,可以说趣话骂娘,和生人能这样吗?和领导能这样吗?知道的能原谅我是懒散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人家不恭,为吃一顿饭惹出许多事情来,这就犯不着了。
    酒席上谁是上座,谁是次座,那是不能乱了秩序的,且常常上座的领导到得最迟,菜端上来得他到来方能开席,我是半年未吃海鲜之类,见那龙虾海蟹就急不可耐,若不自觉筷先伸了过去如何是好?即便开席,你知道我向来吃速快,吃相难看,只顾闷头吃下去,若顺我意,让满座难堪,也丢了文人的斯文,若强制自己,为吃一顿饭强制自己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4-30 09:27)
小强周末总是睡不醒。早上起来,喝着茶吃着馍说是昨晚上瞌睡被某事或者某人打搅了,吃完早餐便倒头就睡。好不容易等到他午餐吃完,他又说:快睡觉,午休时间快睡觉,中午又睡到了下午。醒来再喝一杯茶。终于开口问我,今晚上有没有啥安排。我说有安排,吃火锅。他低下头,长吁一声,低沉着声音说,这钱谁掏,我说我没钱。他看看我,不说话。我赶紧给他点一支烟,他顺手拉过来一本破书,哗啦啦地翻,工资卡就掉在了床上。
这时候,我瞅准时机说,走。他又看看我,回答我,走吧。
小强可能爱吃火锅,反正和我吃饭总是火锅。我们经常去的一家火锅店,老板是重庆人,个子小,瘦。老板娘却颇有风韵,嘴快手快。老板的儿子瘦地是个猴,头顶染着一撮黄毛,嘴里老是叼着十三元的利群烟。有时候还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跑来跑去收拾碗筷地孕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4 09:32)
标签:

情感

分类: 春桃花(散文)
   12月31日,一兄长父亲去世,钻在夜色里去吊唁,回来的路上寒气逼人,从车里看见远处闪闪烁烁的灯光,突然觉得这些安静的村庄生老病死循环往复,绝对是这世间最为多情最为善良最为无情最为残酷的事。

新年第一天,一好友结婚,又去凑热闹,放炮、撒花、恭席、闹洞房,一天时间匆匆结束。长时间的轻度感冒终于发威,鼻涕不断。晚间妻子大学好友从兰州赶来,作陪三小时,实在不能坚持,早早睡去。

时间真的就是这么过去的,而过去的一年,也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熬到周末,放下一摞又一摞的废纸,出一口长气, 终于可以休息两天。下班途中,小县城大路两侧的商贩点灯夜战叫卖白菜胡萝卜,自然想起上过新疆走过西口的兄长老丁,当年恐怕也是这般模样。

回家,关门,吃面,看新闻。冬天的夜幕说拉就拉,黑色占据着天空,小区内楼房的灯光沿着窗户方方正正地溢了出来,楼下一家人的锅碗瓢盆碰撞着,对面的小两口拉上了窗帘,手机保持着少有的安静,可浮躁的内心仍然动荡不安。盯着电视,惊醒的听手机响动,是不是会有一个酒场或者饭局呢,手机不响;那就再等一会儿吧,看谁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3 11:38)
        某周六,天色阴暗,气温颇低。小强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有人约其上天水北山玉泉观一游。我缠着要去,他不让去,我再三缠着要去,他犹犹豫豫,沉默着答应了。 
   出门打车前往,同去的竟是两个美女。我内心一阵激动,话多了起来。小强却一改常态,严肃的像是要见他们的局长一般,一句话也不说。
   至玉泉观山下,下车步行。我以为要去看玉泉观山上的庙宇建筑,自然欣欣然起来。想起当年喝啤酒至微醺时和同学谈经论道,止不住的话又冒了出了。小强却头也不抬,脸也不转,径自拐到山门下左边的小庙去了。
   庙小也有大神。跟着小强拾阶而上,两个美女气喘吁吁,我工作一年多,长在机关坐,气力大减,小强却走的虎虎生风。三步硬是并作了一步。我看小庙门上写着四个正楷大字“众妙之门”,便问他字好不好,他说好。
   小强再也不说话了,我也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小跑。
   ————真像是那个永远也说不完的故事——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0 16:30)
分类: 天河酒(转载)

《江心洲》


给出十年时间
我们到江心洲上去安家
一个像首饰盒那样小巧精致的家

江心洲是一条大江的合页
江水在它的北边离别又在南端重逢
我们初来乍到,手拉着手
绕岛一周

在这里我称油菜花为姐姐芦蒿为妹妹
向猫和狗学习自由和单纯
一只蚕伏在桑叶上,那是它的祖国
在江南潮润的天空下
我还来得及生育
来得及像种植一畦豌豆那样
把儿女养大

把床安放在窗前
做爱时可以越过屋外的芦苇塘和水杉树
看见长江
远方来的货轮用笛声使我们的身体
摆脱地心引力

我们志向宏伟,赶得上这里的造船厂
把豪华想法藏在锈迹斑斑的劳作中
每天面对着一条大江居住
光住也能住成李白

我要改编一首歌来唱
歌名叫《我的家在江心洲上》
下面一句应当是“这里有我亲爱的某某”


2004.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