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筱敏
筱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515
  • 关注人气:8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如果提起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几乎所有人都会立即想到二十世纪中叶的拉美。然而,在马尔克斯创作《百年孤独》以前,在鲁尔福创作《佩德罗·巴拉莫》以前,甚至早在阿斯图里亚斯创作《玉米人》以前,在地球的另一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里尔克虽然与叶芝,艾略特一道,被誉为欧洲现代最伟大的三位诗人之一。但里尔克在世时的命运却与不少天才一样,不但谈不上幸福风光,甚至可以说是凄凉潦倒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7-12 16:11)

人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时代,冥冥之中被命运一抛,便落到了时空中的一个点上,于是只得面对自己的时代,一如莎士比亚的戏剧人物所说,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

遇到坏时代极为不幸,譬如20世纪前半期的欧洲,先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接着是战后的混乱,大萧条,法西斯横空而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巨大的风暴摧毁世界 ,也将人们的生活击得粉碎,如果人们曾经在家园栽种过梦想,这时收下的是灾难和绝望。

纳粹德国吃掉了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然后是波兰,1940年春,德国又分别攻下挪威、丹麦、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轻松得接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5 11:02)

1955年我在广州出生,之后便居住广州,至今六十多年,一天也没有迁出过,我以为也算得上老广州了。

前两年偶与一位老先生同席,老先生见我自称广州人,便改用广州话亲切问我,自小是在哪一片长大的。我回答道,我出生时家在同乐路,后来搬到中山六路,后来是东皋大道,后来是区庄。答案越长我越觉得心虚。老先生神色似有狐疑,想必他已经明白我这个广州人的成色,我在广州是没有祖屋的,和他不一样,并非世居广州。

大约由于没有祖屋,也就少了故园的情结。居所都是临时性的,一再的搬迁成了生活的基本形式,犹如一株栽在盆里的植物,从一个盆移到另一个盆,提起根已经难堪,更不能提土地。所谓本土,没有寸土的我可是从何说起。世居的老广州则不然,譬如老友杨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1 11:14)

关于空气的传说以前是通过媒介得知,纸媒,电视,网络,一波一波的旧闻新闻,潮一样拍过来,又潮一样退下去。北京的沙尘暴很著名,北京的雾霾很著名,后来跑出来一个黄皮肤的外国人,耍了一个小把戏,让我们知道了空气中有一个叫做PM2.5的东西,一时似乎使人心颇有一些骚动。这点点骚动总是有办法抚平的,爱国主义是好方法之一,更好的方法是个人的无力,反正你无力改变,反正你逃不脱,反正你要呼吸,日子久了,心态也就摆平了。自我安慰法也能管用,新闻报道的是北京,我和家人住在广州,距离还远。即使外面的世界云谲波诡,用一个假想的薄膜把自己包起来,依然可以享受岁月静好。

但是,妹妹患了肺癌,一发现就是晚期。这一无来由的飞矢,瞬间穿过薄膜,静好的岁月就碎掉了,玻璃幕墙变成弹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5 11:13)
标签:

文化

散文随笔

那年秋天我去了北京,事由是开会,这是一个糟糕的事由。

当时我正陷入个人的危机,有一种濒临溺毙的恐惧,需要抓住一个漂浮物,随便那是什么,即使是欺骗自己。人心里发虚的时候就会找一些可怜的理由为自己辩护,这些理由无奇不有,我也一样。我带上许多药片,白的,蓝的,黄的,粉红的,它们互相配合,目的是让我的神经粗糙麻木,疼痛感觉迟钝,随之而来的是其它的反应也同样迟钝,这样我就能够稍微平静下来,有可能入睡,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

我住在北京饭店,熟悉官话的人说这叫规格很高,言下像是该有一点感戴的意思。我不懂那意思,只是觉得呼吸不顺畅,色彩太多太乱,眼睛非常疲倦。

房间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1 10:39)
标签:

杂谈

文化

先前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会写起小说来。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多年以后才知道自己实在太自以为是,对于孩子,做父母的其实非常无知。

他离开家去上大学,我便以为他走在通往物理学家的路上了,这符合我的梦想。待我明白这仅仅是我的梦想,并不能转嫁给自己的孩子,颇费了许多功夫。我知道他在写,年轻人嘛,总有写写什么的心理需求,也许是信,日记,也许是诗或者小说,都很常见。待他真的端出六十万字的一个长篇《永夜之影》,我才知道事态已经不可收拾。

我在电脑上看这个长篇,很耗了一些时间,因为它不适用我的阅读经验,然后我把读后感告诉他——三观尽毁。他笑纳,把这看做褒奖。我指出他许多毛病,比如有些地方拖沓,文字太绕,应该干脆一点,手起刀落。等等。最大的问题是,如此严肃的哲学命题,却给了它一个奇幻小说的外壳,这个外壳会赶走严肃的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4 09:40)

博尔赫斯认为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上帝慷慨给了他一座图书馆,却把他的视力给夺走了。在那样的天堂里,博尔赫斯是不是幸福,我不敢揣测。鉴于上帝的脾性,我不奢望图书馆,我以为天堂是一间自己的书房,哪怕只有几个平米。在我年少的时节,这样的天堂并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时候的世界荒芜如同沙漠,梦倒是会做的,但只会梦想一本书,一本偶然听说却无法求得的书,或是一本自己凭空想象的书,就像徒步在茫茫沙海的人,渴望看见一棵树。我的梦是迟钝的,当我得到一本书,再一本书之后,才会梦见书架,有了一个小书架,才会梦见一面书架并立的墙,而梦见书房,则是中年以后的事情了。记得一位我很尊重的文学前辈迁往新居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去看他。他慨叹道,直到人都退休了,才有自己的书房。那时我多么羡慕他的书房,但我看见他的眼睛是黯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10:53)
标签:

文化

羊城晚报:自2007年《捕蝶者》出版后,去年出版的《涉过忘川》是你近来唯一的散文集,是向来习惯这种慢工出细活的写作速度,还是跟你这几年的个人状态有关系,能否谈谈?

筱敏:我的确写得很慢,我做什么都慢。以前看的书少,还敢下笔,后来慢慢看多一点,就越生畏惧,于是写得就越慢,结果是越来越慢。我不是那种自我感觉很好的人,也不是那种精力充沛的人,近几年身体状态也不理想。《捕蝶者》之后,我出版了长篇小说《幸存者手记》,陆续写的散文,由于各种原因也没有全收进这个集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5 10:02)

梦的起始是安静的。

我走在没有人声的街上,早晨,或是黄昏。我想,这是一个安静的早晨。

雾霭总是不散,让每一座楼房生出灰暗的影子,这些影子相互缠裹,把街衢填满,有半扇窗子张开,又阖起,扇动一股小风,雾霭也把小风填满。天光偶尔把它生锈的长剑斜劈一下,使雾霭裂开一线缝隙,有幸瞥见的人们,就凭着那缝隙估摸时辰。

这个城的落尘量很大,一件物什搁在户外,隔夜之间便已尘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