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筱敏
筱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213
  • 关注人气:8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5-19 10:00)

死亡谷的统治者是死亡大帝,他至高无上,对任一种生命都施以死刑。

山脉重叠高峻,构成屏障,这是死亡大帝布置的城墙。时间擦在城墙上,犹如云絮擦在太阳的芒上,消失的是时间。没有一场春雨能逾越城墙,也没有雪。死亡谷的岁月是不变的,死亡谷的领地永固。

谷地的焚风若地狱之火,竟日猎猎。岩石痉挛着,滚动。它们刮擦,碰撞,互相击打,声若百万铁蹄杂沓,千万刀兵杀伐,日复一日的伤耗,年复一年的战争。外敌是空中过往的云,以及投到谷中的云影。无论薄云还是浓云,含雨或不含雨,都会激怒死亡大帝,引发死亡谷更强大的火力。火焰狂奔扑上空中,将入侵者舔舐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09:51)
“系统升级“,历时一个月,再打开博客一看,我有91篇博文变成”私密“。其实那些博文大都在报刊发表过的,在前十几年里并不是什么私密。领教了。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6 10:57)

思慕我家乡在那边,在荣光的岸上永不迁……

 

他们唱。柔和安详。一位朋友上路去往那边了。

四十多年前我们相识,那时都是渴求荣光的,只不知道荣光的光谱会随岁月迁变,荣光与荣光会相去很远。岁月有无穷多的可能,我们所能够写下的字词篇章再多,放在岁月面前都太轻薄。能够言说的苦难,只是海面照得见月光的部分,深重的那些是沉默的。他经过了难以言说的煎熬,终究找到他荣光的岸。

在那边。

那边,或说,彼岸。起初它是我们口中的哲学词汇,用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的父母认为教我跳舞就像教我走路和说话一样自然,我母亲肯定记得我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却说不出什么时候给我上了第一堂舞蹈课。”

 

在回忆童年时,瓦斯拉夫·弗米契·尼金斯基如此说道。这位被后世称作“世界第八奇迹”的舞者,似乎从降生之日起就注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10-17 09:32)
标签:

散文随笔

文化

一只鹅出现在楼下的小灌木之中。冬日的小灌木萧疏,让其下的土色和草色裸露出来,一小片阳光得以投落。鹅引颈站在阳光里。

都市的构成元件是高楼,钢筋水泥的质地,此外便是车和人,土地这事物是没有的,小灌木不过在高楼的间隙之中勉强求生。那里是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钢筋水泥的顶盖,其上覆了一层薄土,小灌木的根系附着于薄土,敷衍出少许绿意,犹如搁在楼群间的一个盆景。

鹅并非城市的住民,它的出现是一个偶然。它移动在小灌木让出的土地上,姑且叫做土地吧,虽然与它熟悉的土地有大不同。它羽毛蓬乱,灰暗,步子是跛的,脚上牵了细绳子,显然不是天外飞来的吉祥物。再有几天就过年了,这大概是它从乡下来到城里的原因。

它叫。车的喧嚣和人的嘈杂之中,忽然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我喜欢事物的爆发与坍塌,还有引起事物的火种和吞没它的火焰。”

这段话摘自《解体概要》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如果提起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几乎所有人都会立即想到二十世纪中叶的拉美。然而,在马尔克斯创作《百年孤独》以前,在鲁尔福创作《佩德罗·巴拉莫》以前,甚至早在阿斯图里亚斯创作《玉米人》以前,在地球的另一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里尔克虽然与叶芝,艾略特一道,被誉为欧洲现代最伟大的三位诗人之一。但里尔克在世时的命运却与不少天才一样,不但谈不上幸福风光,甚至可以说是凄凉潦倒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7-12 16:11)
标签:

散文随笔

文化

筱敏

分类: 散文随笔

人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时代,冥冥之中被命运一抛,便落到了时空中的一个点上,于是只得面对自己的时代,一如莎士比亚的戏剧人物所说,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

遇到坏时代极为不幸,譬如20世纪前半期的欧洲,先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接着是战后的混乱,大萧条,法西斯横空而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巨大的风暴摧毁世界 ,也将人们的生活击得粉碎,如果人们曾经在家园栽种过梦想,这时收下的是灾难和绝望。

纳粹德国吃掉了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然后是波兰,1940年春,德国又分别攻下挪威、丹麦、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轻松得接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5 11:13)
标签:

文化

散文随笔

那年秋天我去了北京,事由是开会,这是一个糟糕的事由。

当时我正陷入个人的危机,有一种濒临溺毙的恐惧,需要抓住一个漂浮物,随便那是什么,即使是欺骗自己。人心里发虚的时候就会找一些可怜的理由为自己辩护,这些理由无奇不有,我也一样。我带上许多药片,白的,蓝的,黄的,粉红的,它们互相配合,目的是让我的神经粗糙麻木,疼痛感觉迟钝,随之而来的是其它的反应也同样迟钝,这样我就能够稍微平静下来,有可能入睡,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

我住在北京饭店,熟悉官话的人说这叫规格很高,言下像是该有一点感戴的意思。我不懂那意思,只是觉得呼吸不顺畅,色彩太多太乱,眼睛非常疲倦。

房间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