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龙先生
武龙先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6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歌颂我的家人
好友博客
暂无内容
留言
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宝宝资料

钥钥

6岁11个月零13天

  • 性  别:女宝宝
  • 生  日:2011-10-01
  • 星  座:天秤座
  • 属  相:
  • 身  高:75.0cm
  • 体  重:13.0kg

鑫鑫

15岁6个月零13天

  • 性  别:男宝宝
  • 生  日:2003-03-01
  • 星  座:双鱼座
  • 属  相:
  • 身  高:132.0cm
  • 体  重:32.0kg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6-29 07:22)
躲在阁楼上,一睡就错过“日上三竿”,直接到达了中午1点。饿着肚子,耳里听见父亲在浴室引颈高歌,母亲在厅里躺在大条凳上悠闲自得地听着父亲的歌声。而厨房三两个盘子里有隔夜的剩菜——炒蛋,猪肝与鸡肉块。我看了看,有点嫌弃,这两个“坏蛋”竟然没买菜搞饭吃。这段时光己“大侠”惯了的我,于是自己对自己说,“走,下馆子去,残羹剩饭我可不将就呢!我也是学过“词帝”李煜的“小文人呢。绝不节简到吝啬”。
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朵。从自家的三楼下到一楼的街面,来到邻铺的“荆州称菜馆”。这儿的菜按称,十元一两,饭是一元一盒,汤呢任意喝。我夹了菜柜里几份可口的菜,上称一称才八块,心想这馆子下的比自家做还划算。和几个零星的客人各顾各的文嚼武咽了一番,酒足饭饱,抹完嘴巴上的油渍,心内高兴,孔乙己式地咂了咂嘴。
腆着撑饱了的肚子,我学着黑脸包公慢悠悠地走着八字步,闲庭慢步,在街前街后绕了一圈,一个个饭馆都有人在排队等餐,特别是猪腿饭的店铺更是人满为患,那挂在玻璃柜里面酱红的大肘子油溜锃亮,让贪胖的人馋涎不已。而康乐大街几位厂老板顶着烈日在那面朝水泥大路,立了招客牌在待客呢,像似了江面上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周漆黑一片,焕生从昏迷中醒来后第一反应就是寻找秋雅。

终于在爬行了十多米的距离,碰到了秋雅软而凉的身体,于是拉上她纤而细,美而柔的玉手使劲地摇,“秋雅!秋雅,你还好吗?”

一边说一边用另一只手沿着曼妙的身曲向鼻息探去,一丝丝暖风吹到指间,那是秋雅生命特征的表现,摸摸俏丽的脸颊,只留滑嫩却少了爽朗的笑声与甜蜜的回应。

焕生剑眉攥紧,全身肌肉一凛,悲从心起,大着声的嘶吼,“秋雅,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是不是摔到了哪?”焕生手足无措,说着说着,喉咙发哑,眼眶发涩,吧啦吧啦流下泪来,“都怪我没用,不能好好地保护你,让你受此大难。要是磕着伤着哪儿……,老天爷!老天,秋雅要是有个好孬,你说我还如何苟活于世?!”

四处寂静,只有他一个人的哭泣,是那样的歇斯底里,那样的痛彻心扉。如果老天是位少女,或许也会感动得落泪,或许也会捧腹大笑。而何况秋雅这么一位温婉柔情的妙龄女子呢?

不知过了多少时光,焕生只剩下了干嚎,而秋雅却被这发出的悲声而惊觉,开始慢慢出现意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你无意翻开此页之时,我己絮絮叨叨开始说起最近阅读余华大师所著三本书的主人公来。
三个男主人公,一位一生未婚而两位结婚一生。
首先我来说未婚者,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亿万富翁李光头,因为打小就为节省剃头钱经常一剪发就推个大光头而得名。
他的母亲呢在嫁给他父亲后一直郁郁寡欢,人前低着头,夹着尾巴小心翼翼做人。在李兰(他母亲)心里,嫁给一位不光彩的男人是悲催和没有希望的一生,而男人跑进厕所去偷看女人的下体,更让她做为女性的自尊受到天大的伤害。她在内心中一百遍一万遍在咒骂男人的无知和可耻,自已一位标致而集传统美于一身的女人在时刻陪伴着他,他还不知足。
在“品读”过自己后还妄想自己以外的女性身体,耸鼻撇嘴之余只有啐一口唾沫“实足不是个东西”!
这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无非与男人是多两点而少一竖的货色吗!现今男人吃个雌性激素做个隆胸,你还能说美乳竟尽是女性专利,大胆者挥刀下面去个势再埋个女性器皿,你能说欲仙欲死的好去处只有女性独美。
而说到差异,李兰更是耻笑不已,“这女人就好比一堆瓜子,你非要寻个差异化,美丑高低长短胖瘦的去一一观赏还不如实实在在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我为客户做完最后一批货,带着我的左右二将风驰电掣,沿清远——英德——韶关——宜章——郴州——资兴——安仁,一路吃吃停停,犬般地沿路飙尿,历经6百多公里12个小时而后终于安然到家。
凌晨三点,汽车的大灯直射不锈钢的大门,透过格栏照进大厅,闪到内室。瑆仔为迎接我们,特意熬夜翘首以待,当听到妻子的声音,立即出来开门。
半年末见,定目一瞧,儿已赫然成了个男子汉,身高接近1米7,而我却1米6不到。当年一种欲高的闪念,一种抛去一切也要娶个高个的信念,终于是黄天不负我,让我如愿一场。老话说,“娘高高一屋‘’,果然至理名言。
妻子亮着嗓子喊着儿子的名字,久别重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瑆仔虽然略显木纳却老道地劝我们去睡觉,万千言语当容后再絮。
女儿却吵闹不休,左亲脸右亲嘴的,最近也抽了条长了个,大姑娘似。
一番折腾,睡在床上,思绪涌动,一对儿女跟着我这样低能的父亲,过着留守儿童孤单的生活,性格多少缺失了父爱母慈陪伴后的定形。儿子的孤僻,女儿的疯癫,让我喜中带泣,所有的一切都是自造,人生太多的作弄都将演译成历史。
回看这几年,有人给予我无限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4 06:51)
夜深,睡在床头思念起母亲。
微信上经常地与母亲视频,但却不敢正视她日趋苍老而憔悴的脸。那张最熟悉的脸如今己布满老年斑点,像似了过去的外公,皮肉也开始松驰没有弹性,更看不到水分水嫩。
母亲己六十有六了,终于陪儿一起度过了最艰苦又节俭的十年。
母亲!
你吃苦了,你孤独了,是儿太过无能,儿时不听你鞭挞与教侮,只顾无知贪玩,有能力学书而不锥股苦学,如今几十年都在他人之后拼命追赶,想想愧对你对我的一番养育。
还记得你捧着四千多块钱,送我去深南中路华联大厦等车的路口,你语重深长地叮嘱,儿啊!这可是四千啦,你学要攒劲、抵用!我当时又好笑又感到凝重,自己从没有花这么多钱去学习。但,当时我感觉到竟靠父亲的那点手艺显得太微弱,还不走出去拜师是行不通、走不远的。果然,到如今栽缝铺己过时,工业化己普及,以前去学的服装知识对我如今追求技术层面奠下了坚实的基础,也给我的人生指明了前行的方向与动力。
也许当时母亲的凝重与叮嘱就是一种教慰,她知道我贪玩不求上进,生怕固病重犯。但她不知道我血液里流淌着学一行爱一行的使命,子承父业的血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面对着镀金的观音神像,焕生与秋雅席地而坐,带着对黑暗的一丝无奈,也带着一整天身心的疲累,静静地此刻停息。
焕生大着胆牵上秋雅的手,用诚挚地目光温柔地疑望,此中柔情无声胜有声,只有双方手上的温度能度量彼此内心的那股慢慢升腾的青春之火!
一袭凉风从黑木门吹进,从脑后轻轻地掠过,掀起秋雅的一绺鬓发,尾梢盖住了美人红唇,借着鼎炉里的火光照耀,鹅蛋般的脸庞轮廓分明,清澈的双眸中升起红焰,充塑着撩人之美。
焕生看痴了,手臂自然地去拨开秋雅红唇上的细发,顺着鬓角摁到她美丽的耳廓之上。秋雅温婉地将身子向焕生依偎而来,焕生自然地将手弯环抱秋雅娇细的双肩。
正此时,猝防不及,一枚带着银光的飞刀划破宁静而温美的庙宇,从两人的头间穿过,“啷当”一声,死死地钉在菩萨像的坐莲之上,红缨兀自地飘动,带着野性与施镖人的怒气。
焕生和秋雅惊恐之余,鱼跃而起,双双扭头相拥望上庙门。一位个不高,年纪和他俩不相上下的寸头少年,破门而入,窄衫阔裤,上白下黑,中间一条腥红的腰带,十足的练把子装扮。进门就指着焕生大呵,“放开秋雅妹妹,你个臭小子,娘坯子!”边说边怒火中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言情

杂谈


 

一般心事两般行,纵使含泪尤回顾;

父母亲情缠幽思,落寞男女心系心!
焕生强作精神,用力甩去脑海里的晦气,定定地瞪着秋雅布满红丝的双眸,轻喟,“秋雅,认识你是我最高兴不过的事,我们别去提那些不高兴的,好好地珍惜当下,好吗!”伸出强劲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秋雅柔而细的臂膀,好想给这对双荑注入一股刚强与坚定之力。
秋稚秀齿一咬,冲焕生一味浅笑,这笑似含苞待放,又像一股将开的浮水般滚腾与奔放,焕生也破冰般心情开始激荡,是啊!此刻,在他心里万物有什么资格可以抵挡这少女的一颦一笑呢!
焕生醉了,心醉。
醉在情窦初开的自然萌动中,醉在天地独设的这场邂逅里。
迎面的北风猎猎吹来,深黄的枫叶在路面横扫纷飞,乌云虽散去,但天色却己暗淡,焕生和秋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焕生一路马不停蹄,些时也是气喘咻咻、汗与雨下。而身上的秋雅在焕生的背上像小猪般依然熟睡不起,而少女独有的青春部位更是毫无顾忌地抵触着焕生渐渐在雨水中苏醒的男性意识。秋雅的睫毛美丽地闭合着,灵动的鼻翼一下一下不停翕动,一息息气流恰恰吹在焕生耳背。一股暖意化破尘封的记忆,丹田之下纯阳但起波斓,这种骚动又野性却又羞愧,怎么会反应如此之巨呢?难不成我也是见色起意的宵小之辈,一脑子低贱意识,看见眉目清丽、气质不俗的少女,邪念顿生?!
哎!罪过,谁叫身上的人恁般有缘,励难中相遇。难不成我焕生与她天生有缘,月老早已红线牵?
焕生怀着春意,即喜于言表,又羞于欲念。思索是种奇妙的东西,晃忽间时间如流云,而不知不觉中乌云开始散尽,雨也霁。当秋风吹在两人湿漉漉的衣服上,一股凉意渐渐袭来,焕生不由地身上一颤,下意识身子抖了抖。就在这一抖间,秋雅长长睫毛动了动,星般的黑眸倏忽睁开,“啊!”秋稚脑中第一闪念,我这是在哪?为何会在别人的背上,还是个迫生男人身上?!“姑娘!是我!刚刚见过的。”焕生赶紧解释,话还未说完,就听到背后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爱情

杂谈

秋雅斜靠在床榻上,一天都粒米未进,本就削瘦的脸庞更加的苍白无肉。一身老旧的兰布衫早就布钉下布钉,自打跟了焕生就再没添件新衫,营养饮食方面更是一日不如一日。秋雅的美目此刻暗淡无光,竟有的一点力气也留给了回忆,也许只有回忆才使她暗淡了的脸蛋绽放出美丽的笑容。

记得那是个微风的秋日,枫叶漫落。秋雅穿着崭新的白色蕾丝长裙,走在满是随风而落红叶的山路上,两旁枫树参天,四下里清静闲雅,只能听见几声鸟儿的欢叫。秋雅听了鸟叫,发自内心的愉悦,人也像鸟儿似快乐起来,身子轻盈得如生了小翅膀般托起了本就纤细如柳的曼姿。

小鸟在蓝天里飞翔

四野下寻觅可爱的地方

不盼直入云霄隐没它国异邦

只求俗世中君心依久

有一份在我心上


 

秋雅呢喃起自编的小调,无邪天真地陶醉在自己的少女梦中。她一点也没察觉到此刻的蓝天里忽起了一片乌云,似蟒似魅,巨人般伸拳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阳春三月,细雨稀落,多日来都寒风抖擞让人不竟要裹衣生凉。

空阔而灰蓝的天空下,无云亦无雾,显得黯淡而无彩。而鸟瞰下面整个的轻纺城却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市场下摊的老板们急匆匆从十三行或南城驶来的面的上跳跃下来,一次十元,从去年的八块一跃到十块可能是司机嫌找零比较麻烦吧!停车的地点在新港西路顺华名庭的前面,一排的参天古树,枝叶葳蕤,蔽日生凉,抬头望天,只有一片片葱绿的树叶杂叠,满眼里找不到罅缝。


顺华名庭的左边有条和新港路交叉的丁字路名曰纺城北路,直插美丽的轻纺城。老板们抬步沿着硕大的猩红入口指示牌,顺着保安用钢管拦隔出的狭窄人行道,鱼贯而行,好不热闹。有人的老板低头斜瞥能看见路沿的抬阶上,有人立着寻找客户的铝框小黑板,一个个言谈低落,大有生意惨淡沦落如斯的感慨!看看市场老板阔步而来,都是一副鹄首以盼红心融融的儿女状,多希望来的就是一位有缘的合作人,真是千里有缘一线牵,只差时运将人忤。


“喂!我那几坨布裁了没了,我这客户催得可急呢!”一位时尚的短发干练女人,一手捏个黑袋一手拿着爱夫7搁在精美的右耳上在不停督促做货的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