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武龙先生
武龙先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4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歌颂我的家人
好友博客
暂无内容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宝宝资料

钥钥

9岁11个月零11天

  • 性  别:女宝宝
  • 生  日:2011-10-01
  • 星  座:天秤座
  • 属  相:
  • 身  高:75.0cm
  • 体  重:13.0kg

鑫鑫

18岁6个月零11天

  • 性  别:男宝宝
  • 生  日:2003-03-01
  • 星  座:双鱼座
  • 属  相:
  • 身  高:132.0cm
  • 体  重:32.0kg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12-04 07:58)
标签:

怀念

亲人

勤劳

情感

逝世

那是一个猝不及防的日子,电话那头传来岳母摔倒的消息——从木质人字梯上后脑勺朝下倒下来,伤了脑袋。起因竟是谣传今年十二月有罕见的冰冻,邻居海兰上午趁着天气晴朗、暖和,把门框、窗户大扫除,岳母也见景起意,早早吃完午饭就搬来人字梯,一个人爬上梯子去抹大门上的玻璃。不知是天意弄人,抑或是自身脚滑失足。总之出事了。

岳母摔倒了,忍着后脑的刺骨之痛,拖着注铅般的双脚,毅然把人字梯收好,然后蹒跚着挪进卧室的床上默默地躺着,心想着休息下痛疼会减轻。下午还要接孙子放学,这可不能耽误,后院的鸡还需谷糠来喂养,水田的鸭子晚上也得'哩哩'引导它们归宿。

岳母拖着沉重的后脑肿涨,支撑身子起来,刚起身,脚上一个踉跄,前额像栽葱似重重磕在铺着麻花石的硬铁般的地板上,一下子前后的碰撞尤如车辗,脑浆混沌。呜乎哀哉!

家中只剩自己一人在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海兰恰此时叫门,打得后院铁门“咣咣咣”响。岳母使尽手足最后的余力开了门。一照面就“嗳哟”一声,惨叫不已。用口中微弱的游丝向海兰诉说自己从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阵阵冷风从黑色的夜中,透过门窗带着秋天的味道来到租住的卧室。穿着短袖短裤一身夏装躺着的我,四仰八叉地舒展四肢百骸,享受身体放松后的快乐。

进入中年的我沉淀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身上一些不大不痛的毛病,正如朋友'佛爷'说的不用鞭鼓不知道清醒,片时不敲又会明知故犯。“贪玩”一贯以来痴缠着我,所幸结交的好朋友也多,他们好学的习惯也渐渐感染着迷茫空洞的我。

三人同行必有吾师。

作为人生的四大戒律'酒色财气',说说轻而易举,真正能把控驾驶的又有几人?!自律自治的人凤毛麟角,却还是大有人在。某友“飞”家教甚严,不赌不嫖,唯小酌一杯豪气干云,以学书为一生志趣,古之杜康不让;另一友“鹏”,早年也是愤青激进一名,但一生求学不倦,释儒道三家精通,最终皈依佛门,立志素食斋饭为乐,并早中晚念经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6 12:56)
标签:

端午节

南海

珠海渔女

旅游

朋友

这个端午,当我赤脚踏在金色沙滩的湿沙之上,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踢着撞来的白浪时,心情顷刻间为之舒畅、奔放。

如脱缰之马,纵情狂骋。多年的日夜耕耘,藏在心里的委屈、辛酸,在面对辽阔的南海,显得是微粒般沙石似的渺小;在面对绵延横亘如长索的港珠澳大桥时,更是聒不及提;对于技艺,那是科技家和建筑家的斧匠神功,造福南海沿岸百姓的千秋功绩。而我是一个幼小的裁缝,只有简陋的灵魂,蚂蚁撼树般重复着简单的缝制,不时的报怨只能裸露出我思想上的狭隘、眼光上的短浅!

于是,我要出门,走向海边,瞭望远山,目览蓝天白云,去亲近最真实的心灵自然。海风的吹拂,带着呼啸,也带着安慰,它让我安静,让我问心;在高远的蓝天白云下,安静地思索人自困之因,让海风抚弄青丝般捋一捋生活打结的脉络。


 


首先,对着蓝天白云我不得不自认平庸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广州

服装厂

康乐村

中大

转纺城

当我再次打开心扉,想倾诉我的心境时,我的心情是如此的低落。世情被无情的病毒的侵噬,让我们这些身处异乡的异乡客平添无尽的忧愁和无奈。
无趣无味中只剩下静挨,担心和期盼中只留苦等。一分一秒梯增的疫情让平凡的心感触到死亡是咫尺天涯般的近,又是过份般杞人忧天似的那么远!我向往自由,却又不得不服从禁锢,无时不提醒自己出则戴口罩,挣钱固然重要但保命却是前提。
自从疫情甫始,人们禁足出户少串门,人人自危生怕成为感染者,在一个个为了糊口而必须奔波时也都是十分的小心谨慎,一副惊弓之鸟生怕再受猎人一箭的时候,只要嗅到附近稍有疫情的风吹草动,大家就能明显地感知入卡时排查的严紧。
康乐村从中大轻纺城开市之初,入村必须房东担保,再一天天一步步慢慢放松放宽,开始是扫健康码测体温才能进村,而后随着疫情减轻就不再扫码只是用测温枪点你一下。这种环境下,身在村内的我们每天晨起就要看天色,生怕穿少了风寒地冻来个寒气——发热高温,就苦了。那你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你也得像猫一样给趴着。天高地阔,只有床板与枕头与你为伴了,而且别想轻松就能买到感冒药,更不要想着进诊所咬下牙扎个屁股就能药到病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家乡

情感

亲情

电视

歌曲

咚哩嘚哩咚——春风吹进了稻田,田里的庄稼披上了一层绿茵茵的地毯!此时的樟树下,被港风吹得热火煊天,电视剧,录音机像春笋儿在后园的嫩土地里处处冒尖哩!
        敝人武龙好小子,正在家的木漆高几上,拨弄刚刚从湘潭大姨家买的二手牡丹牌电视机,嗨!别小瞧呢!八几年刚出的第一批彩色电视机,村里各户都是黑白的哩,父亲爱赶时髦讨着城里干部身份的姐夫割舍得的!
        好小子乐陶陶,屁颠颠,鼓捣个没完。一边拉好彩电屁股后的天线,一边逐个档地拨着频道。陡的,拨到有图像有声音的台,妈妈咦,“老豆!”好小子噘起猴嘴,运起丹田罡气,推开木框玻璃窗发一声喊:“摇罗!摇多点!清楚点了。”话犹末落,电视的银幕上霎时成群的黑白蚂蚁堆成了雪花,房顶的水泥晒栏上,老豆声如雷鸣没命地叫:“好了没啊?”呜呼!我喉头蠕动,“摇过了!再回一点!”
        猛地,画面一下清澈如镜,“好啦!好啦!”我声嘶力竭,又跳又叫,稚嫩的脸上开了九十九朵玫瑰花似的灿烂!炕头上咧着嘴戴着雷锋帽的阿公,也拍着他那双满是老茧的鹰爪般的手,乐呵呵,“憨狗仔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成长

童年

家乡

农村


樟树下,是个人杰地灵的福地,也是生我养我的故乡。
这儿地处新市镇的百里水田平原,户户坐北朝南通风而建,屋的前后左右水田萦绕。
樟树下分前排后排,前排人家地势略高于后排人家,呈一字布局。从旭日东升的左边木耳湖一直穿插到夕阳西下的洣水河岸。中心一条主道直通后排人家,后排却是“之”形排列。我家属后排,座东面,毗邻木耳湖。
樟树下以袁刘左何姓人口为主加一户王姓。坐落二十来户人家,早年屋前屋后喜种垂阳绿柳,间中有几棵参天葳蕤的大樟树。小时候最爱摘樟子做竹筒弹,对伙伴一顿乱射。我家屋前是篱笆墙,用南竹编排而成,上面爬满了绿色植物,牵牛花,喇叭花开着红黄兰的色彩。墙外是肥沃的稻田,田垦经纬交错,田垦上绿油油的毛豆,诱着我们去采摘。
我家屋前的八分田,赶稀奇的父母隔年变换着花样,有时种满地藤蔓的绿叶绿皮大西瓜,有时种满枝满头黄灿灿花朵的油菜,有时又种长条臂粗的黄瓜——绿皮的带疹刺、黄皮的光溜短壮,有时种生在地底的黄皮白仁的凉薯,而黄瓜凉薯必须支仔竹帮助瓜蔓成长,要不然就成爬地薯了。
屋右角边,父亲早年请人切红砖,挖黄泥和之,一块一块的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经磨砺,多方开导,儿子终于回归了课堂,开启了他应有年龄的学习生涯。
刚到长沙之时,他的样子是委委缩缩的,孤僻与厌食让我更是担心。我耐着性子开导他要心胸宽广,乐于交流,不要把自己封闭。
知子莫于父,为了这次学书,我答应了他的不住校要求,怕他与学生住寑后不习惯,于是租了环境比较优渥一点的合租公寓给他住。房内清洁卫生,洗漱十分方便,有调节冷热水龙头,全自动洗衣机,衣柜书柜,还有南向望景阳台,凉衣做饭是样样方便。我手把手教他放水洗衣服,怎么淘米蒸饭。早上督促他洗脸漱口。按时去上课。
军训时他的拖拉与懦弱症又犯了,要我帮他请病假,不想参加,说自己搞下去会倒的!我想也不能全怨他,主要是厌食在作祟,平时少食正餐,体魄沒有长出来,单薄四肢无肌,何来力气。于是,我带他进了学校附近的医院治胃治消化,医生说有轻微胃炎,平时不吃饭垃圾食品吃多了的原因。开了三天的吊水和一些药丸,他念叨着我要医生帮他开十天的病假条,我想他只所以愿意就医多半是为了这张病假条吧!
当拿着医生龙飞凤舞般写成的便戋请假条时,他满意地笑了。从不打针的他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就安然地吊上了水。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乡的夜是宁静的!人的心情也是宁静的!

堂前犹在红烛高照,阿公的生日牌位当立桌上,几碟小吃是他在世的最爱,板栗包子甜枣各放些许。晚饭之际,堂哥家早早就贡起阿公的牌位,巴掌宽的木板中间三指宽的红纸条,赫然一行工整的小楷:顕考袁公开元行一爷老大人 神位。那一刻,印在我脑帘里被撩起的是往昔深情的一幕,阿公忝着脸又是哄又是吓的要我写送祖钱包,正面正是此行祖宗名号,一行一行十多位,而每行每位都将封有钱包衣物,越近越亲的祖宗将被嘱咐多写几份,就像特宠有佳开小灶似的,记得当时最喜欢写背面的“封”字和“中元化上”!

这次卸下广州的一切事情,送两个孩子和母亲回新市,主要是为儿子的事,儿子经过一年的休学,跟着我们在厂里,饱尝到太多的人生感悟,勤劳不休日以继夜的工人的生活让他真正见识到了现实的残酷! 人是要挣钱生存的,还要为自己的所做所为买单。服装行业一句话:少来不努力,大来做车位!一天十三四个小时马不停蹄地做还嫌时间不够。虽然说车工工资高,但相对时间牺牲的是生命。大批的大龄青年因为常年扎在车间,没来得及找对象,光棍的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7 08:32)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国事

 

早在三十岁之际,我的朋友们就在一起借着围炉的热乎劲探讨过人生四苦“生老病死!”
有阅览众书后显大切大悟状的佛门者,看破红尘,将人生一切苦楚归结于贪恋得失为起因,如果摒弃看似的繁华,持居安思危般的领悟,几十年纷杂春秋带来的粗俗与不堪,让人怎一个'无奈'所能表达。
我的个性注定了我的人生,酸甜苦辣我独取一味,我喜欢在暗地独埋酸苦辣,表面却乐开花!出生我就喜欢无拘无束四处游荡,屋前屋后疯了似东家窜完去西家,有时我会有意无意赖在人家玩,玩的过程我目睹感受到他人的不同生活,内心里我在嫌弃单一的生活体验,我觉得自我的生活是孤独与乏味的注足。但又逃不脱躲不过,狗皮膏药一贴就粘一辈子!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在反抗斗战,反抗天生的孤独后天的无聊。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创业

广州

康乐村

打工

制衣

杂谈

这几天太闲,我把李小龙所有影视作品看了个遍,我觉得自己的世界太小了,我必须跟他学习,将知行合一运用在当下,将勤奋去补自己的笨拙。搬厂之后的一年多,我谢谢我的两个大客户,是他们让我一直忙碌并最终摆脱了困境。现在的我不但要等还得去追。
整个下半年没有固定而有实力的大客户给我们供养,去年做得好的两个客户,一位弃加工于不顾去大朗进羊毛衫做代销了,弄得我们两个厂都四处找客户;一位信誓旦旦说包厂整个下半年,叫我别接其它客户,我当时还一个劲地暗中开心,觉得可以大显身手能添设备招兵买马打个漂亮仗,却不知我甩开其它客户埋头帮他足足干完两个月后,加工费却迟迟不见他主动来结,而我这边每天都是现金结算给工人,从来不能差一分一毫。可以说信任于人将被动于已,天悯之,可怜跟我一起奋斗在一线苦难的父母和儿子,他们每天与我起早贪黑,父亲要买菜做饭,母亲要剪线打包装,儿子与我牵布搞裁床。虽说累一点,阳光在心头,人会感觉到充实与富足,但是盲目的去幻想希望却会失望而归。
到最后,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重头再来,父亲接了位量大的市场货爆版,每天布料成堆地下来,一点不担心没货做。我想多是布料的特殊性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