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原莽
原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225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蓝本

   原莽(1981.4—),做过记者,当过杂志主编,干过大型集团企业高管,在出卖灵魂的路上苟活。黑夜里的语言不法分子,常与这个时代背道而驰。现居安徽芜湖,经营一家科技开发公司。
   写诗无他,仅为通往心灵的通道。
   受某杂志之托,代收审诗歌、散文(随笔)以及情感与生活小品文,投稿邮箱:yuanmang1981qq@126.com
   QQ:582479763

         471816519

搜博主文章
独唱

纯粹的赠词
原莽


我有不喜与人交流的自闭症
但你无须在意。陌生人。


岁月恒河里
我早没了性别。你若遇见
我的骨头你可以取
用于垫正你那歪斜的书桌。
我栽养在窗台上的花,它们应该开出姿势了
你也可以摘去
插在你喜欢的瓶中。


我曾经在意的名节
现在看来,不如我告诉过你们的
那些生命的秘密。但它们已不重要了。


你喜欢什么就取走什么
无论据为己有,或转赠他人
都是我的意愿。


陌生人,我不认识你
但你尽可取走我的一切
比如这首诗
——其实它也不属于我。


         ——2014年5月2日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有些事我们无能为力》(外一首)
原 莽

记不得多久了,我们在彼此的门外
久久贮立。举起欲叩门的手
像极小时候我们举手提问
这么多年,我们已忘了举手的意义
明明迫不及待,但又欲言又止
一声叹息,让秋天落叶悄然无声
一泓秋水,抹平夜晚的波涛
皱褶的鸟声。太多疑问已经不属于我们
时间让伤痕变旧
中途迷路,它栽种罂粟
最后迷恋。这么多年了
我们都站在废墟中
像两颗遥远的星星
在黑夜,暗淡而寂静

《黑色的雨》

不问不答。这个年纪
早习惯了任何一条河流
滔滔而来
滚滚而去
不在意它的走向,也不在乎
它是否愿意接纳
两岸梅花的落意
空中蓄谋已久的雪
坐在岸边,烹茶观景
醉意是一池湖水
黑色的雨从远处跑来
头顶的月光轻轻走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人间

光阴

文化

分类: 瘾诗生活
《这人间》(九月—十月诗稿)
原 莽

《光阴诗》

它们终于从命运的一边
交出花瓣,时间

那个在病床上,向医生交出身体的人
那匹在黄昏,终于停下迟疑的野马

秋天有些苍茫、徐徐——
远处的风刮过来,山顶上的苦楝子
有折断的声音,向低处的玉米递去果实。

哦,那些从黑夜醒来的人
他们在黑暗中扶起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瘾诗生活
《黑夜之诗(7月诗选)
原莽

《黑夜》

这样的时刻
它并不一定是夜晚
当天空被乌云遮蔽
当你已被蒙住善良的双眼
当你的面前
是深深的黑洞通往远处
你不能破坏这种黑的神秘
你不能将春天的悲歌
引吭于空旷原野
这样的时刻
黑色将我们定义
卑微的光从它的反面照射
在荒唐中闪现
你作为人民一员
经过这里
你一样被爱过
你的沉默一样被赞颂
你将作为黑夜的一部分
与美丽的浪花
消逝于广阔的神秘的海面

《独裁者》

作为救世主
首先他是无所不能的
他是上帝的代表
他的善良与天同齐
他的智慧无与伦比
他的思想高瞻远瞩
他完美得忍不住令人们赞美
啊,这当然也必须是
有一支漂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上海

两个小学生

分类: 瘾诗生活
《清晨我在一张白纸上写诗》(外四首)
原莽

我们在一个恐惧的空间里
手无寸铁

就像,昨天在上海
两个小学生被轻易夺去生命

那个晚祷的人啊
常常在广场的黄昏里哭出声

神原谅了带血的刀
却拯救不了持刀的人
拯救不了
这个日渐相远的世界

当我写下
贫穷、腐朽、权力、邪恶
我的笔
再也不出墨水了……

《父亲的易容术》

多年来
我在黑暗中打理花园
一些新芽
渐渐变为旧枝
我常常在黑暗中打开
父亲准备多年的草籽
陈旧的春天
从里面迸发而出
我在这刻惊讶那些闪电
掠过哀败的花园
划向远处的草原
父亲站在草原中央
空空的身子
像飞翔的鹰

《去怀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母亲从来不过母亲节
原 莽

母亲节这天
我给乡下母亲打了三个电话
但一个也未打通
我的七十七岁母亲
在菜园子忙了一天
她把青菜锄了草
把挂满果的辣椒扶了扶
把抽丝的四季豆围上杆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原莽

文化

分类: 瘾诗生活
《我们只做这个时代的奸细》(外二首)
           ——兼致崔永元
原 莽

嘿,我们永远不要打扰微笑的人
他们已经精疲力尽

他们上帝一样的
一遍又一遍重复故事

昏睡的人
被他们所爱

他们迫不及待
向时间加冕

向一只孔雀颁发
美丽勋章

而我们
只配做这个时代的奸细

《黑裙子》

十四岁那年
同桌小梅
穿一条黑裙子
她坐下的时候
先紧紧地夹紧双膝
再坐在座位上
有一次
后排的皮蛋故意将板凳挪开
我赶紧伸腿接住
小梅棉花般的屁股
小梅啊一声轻叫
脸刷一下红了
去年我去广州考察
二十年未见的小梅
来机场接我
她啊一声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莽

诗歌

文化

分类: 瘾诗生活
《这些年,他在途中》(外二首)
原  

这些年,被漫上的河水驮着行走
他习惯暗流与汹涌
这些年,总有些时候
太阳的逆光从碎叶间洒下来
把他的影子交给沉默的土地
接下来又被雨水冲的毫无踪影
有时,他坐下来
用一根枯枝狠狠地鞭打着眼前泥泞的土地
像敲打祖父腐烂的棺材
把一颗心敲碎后,再起身
继续向黑夜走去……

《白色房子

像经过雪地
内心早已一片雪原
有人来过的地方
留下深深浅浅的足迹
一条路由近及远
由远及近
渐渐寂静
途中的秘密
渐渐遗忘途中
有些错过了时间
有些不再诱人
它们只是偶尔来到白房子
来回踱步
熬过一个又一个
空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文化

分类: 瘾诗生活
杂诗(22首)
原 莽

《月下诗》

一生被梅花所误
埋经卷于南山
洗月于荷池
坐在一张铺满旧纸的桌前
春天从窗下走过
秋天从窗下走过
风从窗下走过
黑夜从窗下走过
所有等待是一种漫长
所有光阴悬在空中
一朵雪花尚未落下来
梅花已开尽

《我们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30 14:41)
标签:

文化

十月

蚂蚁

听众

分类: 瘾诗生活

十月
原  

所有的光
镀满了金色
万丈光芒
稻子统一着姓氏
田野里站着一群
高大的影子
只有
花瓣向下
叶子向下
雨水向下
蚂蚁迁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9 13:27)


青春史
原  

那是一个说谎的年代
钟爱尼采这个疯子很危险
一条孤独的小径
踩满我的脚印
喝着希尼的牛奶
在无数深夜挖掘被大雪
覆盖的道路
掘出一地骨头
如一堆旧兵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