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在村里
老猫在村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9,197
  • 关注人气:3,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圈子

格子部落

一群小动物们

老猫在村里
其他动物的村子

程二爷

我弟弟的房地产评论

玉花簪

巧手色心好皮囊

郎芳

美女给14只猫讲故事

师姑

端庄雅致 子夜魅力女

暮颜

戴花的姑娘,掷地有声的名字

泡泡

干净的镜头,和后面那明亮的眼睛

香迷

要么在吃 要么在减肥

小星星

私房菜就是人生

妖精

美丽夜店女杀手

泪泪

其实没有哭

双人鱼小妹

优雅的标准

一枚糖果

人鬼皆知

乖乖小保姆

来自火星,现在山里

小林妖

依旧是小林妖

老五姑娘

专栏搭档

讨厌又来了

包子和其他小生活

小师妹

吃吃喝喝喜洋洋

小莉

热爱阿妹和逛街

纸裁缝

咔嚓,咔嚓,咔^嚓

优优

美人之范儿

苏绣旗袍

彼岸鲜花,才貌无双

票爷

最白嫩炒汇手

沈文婷

温柔美女收书狂

星叶童话

烂漫文字

牟森

是搞话剧的吧.............

张志钦

永远是型男

李西闽

恐怖大王

秃哥徐爷

秃子也能搞音乐

王军

谁再拆北京跟丫急

李普雷

戏剧摄影师&好心人

钰敏

东营才子

黄燎原

油画,摇滚,庄稼地

大仙

歌罢掉头东三环

杨浪

浪漫主义地图研究者

耳东东

猫头像创作者

猪八牛

其实是猪八牛他爹

王小枪

其实枪不小

庄秦

憨厚的鬼胖子

咏歌两口子

行走与歌唱

宋辰

妖怪山庄主

泥爷

罪犯心理画像师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11-15 12:02)
标签:

杂谈

太阳当空照,

鸟儿喳喳叫,

快递哥哥骑着小车进了小区鸟。

大包摞小包,

挨家把门敲,

不知道我们的猫罐

今天是否能送到?


嘿,来个猫罐!

嘿,来个猫罐!


过了双十一,

天天盼快递,

鲔鱼鸡肉金枪鱼买一还送一。

整箱要混拼,

味道全凑齐,

千山万水biu过来

等得我们心里急。


嘿,来个猫罐!

嘿,来个猫罐!


叮铃铃,门铃响,

有人没,101?

来喽,来喽。

老大小跑去开门我们心狂跳,

整箱罐头搬进来,

前呼后拥,上窜下跳,

土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接下来的日子,灰爷一天比一天好转。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他居然不理我,撅着屁股忙着吃猫罐,一顿大概能吃小半个。虽然被冷落,但心里确实还挺高兴,能吃就说明健康,能吃就说明身体恢复了。猫笼子里搁了猫砂盆,小护士跟我说,灰大喵子拉了很多粑粑,尿也正常,没有血了。灰爷你是真争气啊。

第五天,灰灰开始跟我腻歪了,我一去,各种需求,挠下巴捏脸蛋拍屁股,眼巴巴地不想让我走。我跟他说:“想让我带你回去容易,你得多吃东西,多喝水。”

那天,我搬了把凳子,坐在灰爷的笼子前面,絮絮叨叨和灰爷聊了好长时间的天儿。后来于大夫有点看不下去了,说你看这瓶液输完了,我们就给他把针头拔了。然后再观察两天就能出院了。我说好啊好啊,立刻把这个消息转告灰爷,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

聊天的工夫,我又观察了病房里的其他猫猫狗狗。难怪灰爷有点着急,除了那只烂了屁股的大狗,其他病友都换了一茬了。在桌子上还有一个草编的筐,里边垫着褥子,放着一只巴掌大的小猫,细声细气地叫着,眼睛也就是刚睁开。哪儿来的这么小的猫啊?于大夫说,这是小区里的住户在路边捡的,太小,怕养不活,放到医院来照看些日子,等大点了,人家再领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打吊瓶,花了很长很长时间——三个多小时。也是奇怪,自从挂上了吊瓶,灰爷就老老实实,趴在那里不怎么动弹,显得十分配合。只是脸上,一副愁容。我研究了一下放在笼子上面挂水的小机器,方方正正,水管要从机器中穿过,机器上的按钮可以控制速度,如果水挂完了,机器就会叫,护士就可以过来拔针。真高级啊,前几年我发高烧,挂水的时候,都是自己盯着瓶子,水没了就喊护士。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开始安慰灰爷。灰爷板着个脸,一副对我没话说的样子。于大夫对我说,你先回去吃饭休息吧,下午手术完了,我告诉你,你再过来。我想想也对,别人都在忙,我一个人在病房里,周围一大堆猫猫狗狗,压力大啊。更何况,我还得回去拿饭盆水盆猫粮猫罐一干住院物品。好吧,我隔着笼子栅栏,用手指给灰爷挠了会儿腮帮子,对灰爷说:“好好的啊,开刀别怕,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灰爷别过脸去,相当沮丧。

灰爷的小石头,刚开始只是小结晶,后来就变大了。


下午三点多,我再见到灰爷的时候,灰爷已经戴上了伊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9月30日一早,小桃子姐姐出差。每年十一都出差,我已经习惯了。

经过纷繁复杂的告别程序后,小桃子姐姐去机场了。我麻溜转身去挖猫砂,众猫雀跃,又可以翻天覆地胡闹几天了。

然后我就愣住了,在猫砂盆旁边,有一滩尿,比较显眼的是,它是红色的。我把诸位爷挨个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到灰爷身上。心说完了,灰爷又出毛病了。

以前,灰爷是犯过尿道的毛病的。头一次是尿不出尿来,没事就去猫砂盆里刨,刨半天也尿不出多少。我当时就琢磨别是结石了,带去医院看,拍了片子,还好只是尿道发炎。打了针,吃了药,恢复畅通,哗哗的。

过了两三年,灰灰再次犯病,尿血了。再去拍片,已经看出膀胱不光滑,但没有明显的结石。打了针,吃了药,好了。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所以,这次依旧是灰灰嫌疑最大。每当天气转凉,都是灰灰容易出问题的时候。啥也别说了,收拾完手头的活,抱着灰灰进了太空舱,开车去医院吧。

果然,大夫压了压灰灰的肚子,啪嗒滴出一滴尿来,红的。来,拍片。


拍片有拍片的问题——灰少胖了。

用大夫的话说,肚子上脂肪太厚,这个医院的X光机貌似分辨率低,拍了片子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猫村·饭桶

管天管地管不好那张嘴



宋高宗南渡,皇家都是北方人,对南方的事情有点不太习惯。比如到了杭州,发现当地人特别爱吃烤田鸡。青蛙扒了皮那姿势,太像个人了,所以皇后就力挺高宗,发了条禁令,不许吃田鸡。南方人吃这东西吃惯了,一下不让吃了,还真不适应。结果就是买卖转入地下,弄个大冬瓜,挖空了,把田鸡塞进去,暗着卖。久而久之,杭州人都知道,叫人去“买冬瓜”,就是去买田鸡。

黄公度被朝廷派到福建当领导,他也喜欢吃田鸡。有天他跟厨子说,你到市场上买三斤坐鸡回来吃,厨子就傻了,什么叫坐鸡啊?问了一大圈读书人,还真没人知道。后来就有人指点厨子,你去问问州学的学录(相当于现在学校的教导主任)林执善先生,他学问大,可能知道。厨子找到林先生请教,林先生说,这是叫你买三斤田鸡去。

厨子还真把田鸡买回来了。黄公度一瞧,这是有高人指点啊,立马追问是谁说的。厨子道清原委,黄公度二话不说,就把林执善请来教馆了,在我家当先生吧。

嘴上事,最难禁,一禁还就禁出学问来了。阳奉阴违偷梁换柱的多了去了。所以说,禁令不是办法,好办法也不在禁令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传说黄猫是所有猫中最闹的一种。一只黄猫有多大能量,可以从糊糊身上看出来。糊糊身为一个女孩,各种胡天胡地,吃饭睡觉骑妞妞,骑抱抱,骑灰灰。小桃子姐姐新买了双鞋,鞋穿走了,鞋盒转眼间被糊糊给撕碎。小桃子姐姐各种耳坠项链啥的,都挂在一个首饰盒里的挂钩上,外面还有个小门能关上。糊糊居然把那个门打开了,然后把所有首饰玩了个遍,最后归拢成一堆……

但这次我们不谈糊糊了。谈另外两只黄猫,黄小猫和小黄猫。他们都是小区中的流浪猫。


一,黄小猫

抱抱把黄小猫带到门口,灰灰在门里张望。


黄小猫,是一只脑袋特别大的猫,都快赶上灰灰了。黄小猫也不是纯黄,下巴、爪子和肚皮是白色的。认识黄小猫,是因为他经常翻墙到我家花园里来睡觉。有时候天刚亮,就能看见黄小猫四仰八叉,躺在花园正中的小桌子上,呼呼大睡。喜欢逛花园的抱抱这个时候就特别激动,闹着要出去。

抱抱出去了,和黄小猫在植物丛中对吼。可能都认定这儿是自己的地盘吧,各种互相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只用了三天,糊糊就把自己身上的绷带小马甲给拆下来了。看看她的伤口,还有一道明显的缝隙,红红的,而且肿着一个大包,跟小馒头似的。这状态不行啊,还得带到医院,让医生再给做一身。由于手术时剃掉的毛还没长出来,糊糊的肚皮露着,白白嫩嫩的。小桃子姐姐看我端详糊糊的肚子,就问,长得怎么样啊?我随口答:糊糊的皮肤比你白哎。就这句话,把小桃子姐姐得罪了,半天没搭理我。

再去医院,糊糊可就没以前那么乖了,挣扎着不肯进太空舱。估计上次挨的那一刀,让糊糊彻底改变了对医院的看法。医生护士们三四个人才把糊糊按住,凃了碘酒,穿上了新马甲,看上去仍然是别别扭扭的。我就问医生,是不是再穿个三四天就可以了?医生说,那可不成,怎么也得十来天吧。

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觉得这件衣服,也维持不了几天。

果然,没过四十八小时,糊糊身上又变得丝丝缕缕了。为了分散糊糊的注意力,小桃子姐姐发明了一个玩法,就是人躺在床上,手里挥舞逗猫杆,从左到右,在从右到左,逗猫杆会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糊糊可喜欢了,从床的这一边,跳到床的那一边,蹦得床板直颤悠。但因为担心她的伤口,这种相对剧烈的运动都玩不长,玩上三五个回合,就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天,我们年级的大学同学聚会回学校来着。几十年过去了,学校变了样,这些同学也变了样。比如老许,变得胖胖的还剃了光头,我们就叫他仁波切。关键还不止是形似,气场也起来了,在饭馆前一站,光彩已经盖过霓虹灯。几声仁波切叫下来,老许很高兴,说朝阳区一带普度众生的事就交给他了。我们都觉得他喝多了,想普度朝阳群众,那可是个艰巨的挑战。
说到饭馆,也是学校里面的,比较气派。因为要反腐倡廉不大吃大喝,高校又相当敏感,吃多了校长要下台,所以我们全是AA制。饭桌上有红烧肉、清蒸鱼和烤鸭等硬菜。结果剩了一桌子。大家面对狼藉的剩菜,回忆起当年学校食堂最好吃的菜来。那道菜居然叫“鱼香肉片”,好像是三毛五一份。“鱼香肉片”里没有鱼大家都好理解,关键是连肉也没有,实际上就是“鱼香土豆片”。尽管如此,大家还都抢着去吃,去晚了就得排队等。那个时候,实在是太缺肉了,有点肉的意境,就抢。全不像现在的大学生,想吃肉,就有肉。
同桌的,还有一位当年的老师。说是老师,我们都叫他大舅哥,因为他妹妹老来我们学校玩,最终嫁给了我班同学。大舅哥当年还是单身,在学校里闲的没事,老招一帮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像个论文题目,其实不是论文,更像观察记录。
想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昨天上午糊糊喝我的水了。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坐着,搪瓷杯子放在一边,糊糊跳到电脑边,很熟练很麻利地用右手伸到杯子里,蘸了水,往嘴上抹,一把又一把吧嗒吧嗒没完……如此大方不避人,就好像这个杯子是为她准备的一样。
我都看傻了。不见外是一方面,水资源共享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她会使用手。
回想起糊糊刚来家的时候,还不太会喝水呢。水盆放在面前,小孩儿知道是喝的,一脑袋就扎了下去,弄一脸水。当时觉得,这是多小的猫啊,啥都不会。
这才半年,都会使杯子了,教育得真好。
再联想糊糊用手抓着馒头往嘴里送,用手抓着小耗子玩具往天上扔,就更认定,说人是唯一能用手劳动的,属于伪科学。
糊糊扬长而去后,我开始仔细端详我的水杯。心说这次是我看见了,指不定在我没看见的时候,练了多少回呢。

知道使用前肢,显示出猫在进化。知道站立,更显示出猫在进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像个论文题目,其实不是论文,更像观察记录。
想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昨天上午糊糊喝我的水了。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坐着,搪瓷杯子放在一边,糊糊跳到电脑边,很熟练很麻利地用右手伸到杯子里,蘸了水,往嘴上抹,一把又一把吧嗒吧嗒没完……如此大方不避人,就好像这个杯子是为她准备的一样。
我都看傻了。不见外是一方面,水资源共享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她会使用手。
回想起糊糊刚来家的时候,还不太会喝水呢。水盆放在面前,小孩儿知道是喝的,一脑袋就扎了下去,弄一脸水。当时觉得,这是多小的猫啊,啥都不会。
这才半年,都会使杯子了,教育得真好。
再联想糊糊用手抓着馒头往嘴里送,用手抓着小耗子玩具往天上扔,就更认定,说人是唯一能用手劳动的,属于伪科学。
糊糊扬长而去后,我开始仔细端详我的水杯。心说这次是我看见了,指不定在我没看见的时候,练了多少回呢。

知道使用前肢,显示出猫在进化。知道站立,更显示出猫在进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公告
我是在《中国青年报》上写社会七日断想的那个老猫。
还写过这些书:
《喵了个咪2》
《这是哪儿?北京!》
《风月有痕》
《喵了个咪》
《历史就是请客吃饭》
《我的故乡在1980》
《我是你一辈子的试用品》
《深规则》
《焚身之爱》
《废帝_怪胎皇帝荒淫史》
《我爱米臻_一个女鬼的故事》
《城市从此开始》
《天天天黑》
《优雅与恐惧》
《谣言不问出处》
《闲人的眼神》
《城市的性别》
《生于一九六X年》
 
我现在也写小说,也写段子。
 
 
 
博客上的东西,如果有人想用,请联系我yuanlaimao@sina.com
我很好说话。但不打招呼会急。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