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看云起
远看云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00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客中的文字未注明出处的均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同意,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发布、发表。谢谢合作!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02-01 05:42)
标签:

365

分类: 其他

    正三星掉角走西邻,夜半子时分。骤鞭花爆响,缤纷五彩,

甲午新春。喜漾千家万户,扶老拜亲尊。团聚开年宴,接福盈

门。 酒热情肠慰藉,是夜添一岁,乌发难存。惋时光流逝,

更觉寸时珍。扪心怀、启存心志,拂春风、结友览峰云。群挥

笔、绘山河秀,迎迓朝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252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1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7.0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达子香花开》。
  • 2007.02.03,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38,799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1 13:07)
分类: 其他

微雪疏飘,朝阳初照,一夜红屑销魂。喜迎春节,除旧把香醇。
丢却劳心琐事,望星空、霞彩缤纷。又声起,金星乱闪,紫气绕楼
群。    凝神,谁造访,轻声细语,晨起登门。揖相勉康安,邻谊
清纯。昨夜超时歇息,倦容见、贪乐残痕。愉欢处,语言幽默,晚
会火初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0 15:04)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残冬劲柳试腰身,摇动枝条初感春。

           迎面微风舒臂膀,撩人疏雪点眉唇。

           晨辉四野山河静,夜色三更星斗瞵。

           花鹊频频调七彩,骄阳漫绘北疆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8 04: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我的北大荒知青系列散文在网上发了七十多篇,许多朋友给予了厚爱,这是鼓励我坚持写下去的动力。如今已近收尾,仔细审视这些文章,发现这竟是我的一笔不小的财富。每一篇都是我亲身经历或身边战友们的事情,一件小事就是一个主题。在写这些故事的时候,我把对北大荒那片黑土地的眷恋,对我的那些知青战友们的怀念都尽情地述诸于笔端,我的眼前不时地浮现出他们一个个鲜活的身影……我的北大荒,我的知青岁月,它让我难忘。我要把这一切写出来,让不了解那段落历史的人知道它,知道在那段岁月里曾有许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为了追求理想而曾努力奋斗过。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曾无数次光顾了我的小屋,对我的散文给予了热情的支持。你们从不同角度来审视我的文章,这是对我的最大的支持。你们的评论与我的文章产生了一种神奇的互动,它使得文章充满了光彩,有许多最为精彩的话让我受用终生。在此,让我由衷地说一声,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我的文章是质朴和单纯的,是少有文学语言修饰的,这也是大家喜欢它的一个原因。随着数量的增加,我越来越发现,这其中有许多地方不尽人意,这是我常常感到忧虑的。人写文章不是只为了自己看的,我也有这个梦就是把它推向社会。所以,我想静下心来,再一篇篇的过滤一下,这其中还有四五篇没有写完的,这是我的情感篇,也是最不好把握的,所以一直没敢触及。我要休博一段时间,好好整理这些东西,所以暂时就不能上网,相信每一位朋友都会理解我的这一做法。都说网络是不真实的,可我不这样看,我觉得从你们的文章,从我的文章加深了我们相互的理解,这种友谊是真实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记住你们每一个人对我的帮助。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再见了我的知青战友们!有时间我还会继续关注你们的文章,让友谊永远留存于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8 09:22)
标签:

抗震救灾

分类: 其他

 

神州厚土育精英,

千载文明省世旌。

何故今朝结罹难,

天灾人祸接连倾。

和平崛起民族志,

攀跃巅峰勤奋耕。

天变无畏无却步,

人言不恤不足惊。

风风雨雨铸坚毅,

认认真真奔小康。

坎坷难妨龙布雨,

鹍鹏展翅九天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8 10:39)
标签:

北大荒

分类: 散文
 

下乡那会儿,要是谁的家里来人探望,是最让人羡慕的事情,如同过节,大家跑前跑后,就像是来探望我们大家似的,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连里没有招待所,男宾住男宿舍,女宾住女宿舍,总是有人主动倒出自己的床铺,献一份战友之情。男女生之间多了共同的话题,关系也比平时密了许多。

七一年的夏天,娴的姐姐带着放暑假的小弟来到了农场。他们的到来一下子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尤其那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儿,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一说话,就露出了一对兔板牙,让人觉得好玩极了,大家都由衷地喜欢上他,亲切地称他为兔小弟,连他本来的大号都没人叫了。

晚上睡觉时,兔小弟被迎进了男宿舍,那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男生们为他开了一个“联欢会”,还特意不关门,就是让我们女生也听听他们是如何折腾的。有人吹笛子,有人唱歌,还有人说天津快板,一直折腾到小半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8 14:34)
标签:

北大荒

分类: 散文
 

紫萍说,“女人是花,我是一朵小小的豌豆花儿……”听她说这话时我们还都在农场,当时也就二十四五岁,正是女人的当花季节。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她时,我就会想起一种紫色的、清新的、毫不张扬的、美丽的小小豌豆花儿……

七六年的秋天,我们好几位女同志都相继生了小孩儿,连里无法单独解决这部分带孩子女知青的住房(爱人不在本连),所以,我与焦紫萍一起被安置在场部院里的工业连队。场部在我住的那个城市的远郊区,虽说离市里的家要倒换好几路公共汽车,可我们毕竟是可以每天回家住了,不用再在连队住宿,就如同变相招了工一样,能有这样工作条件的人甭提有多高兴了。既然是工业连队,就有车间有厂房,我们车间是专门生产传送带的,是过去苏联产的老式康拜因(联合收割机)上用的那种大传送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8 10:54)
标签:

北大荒

分类: 散文
 

 

                       

小继是我们连最不修边幅的男生,喜欢穿一件肥大的旧中山装,一天到晚邋里邋遢。有人说他的皮箱里竟好衣服,其中还有一套将校呢的军装,可他就是不爱穿。下乡时,我们都挣一级农工工资三十二元,有人戏谑地称之为三百二十大毛,这可是生存的钱,所有的人都盼着发薪这一天。小继有钱三天乐,开支后,他就经常地光顾营里的小卖部,其实小卖部也没有什么太好吃的东西,无非就是那么几种简单的水果罐头,如黄太平果、苹果、梨什么的,再有的就是一种梆梆硬的蛋糕。偶尔改善一下生活还可以,可要是经常“光顾”,那点工资就不够了,所以,不等到月,小继的囊中就已羞涩。家中倒是时有接济寄些钱来,有指兴的小继就更不把花钱当作一回事。

有一次,正赶上工资花光了,家里的钱又没寄到,这可苦了小继,于是就想方设法地蹭饭吃,同来的哥们都吃遍了。要知道我们当时每个人都不富裕,老是这样,就有人开始厌恶他了。我们从食堂把饭打回到宿舍,坐在自己铺边上吃,一到吃饭时,无论小继讲什么逗人的乐子都没人搭理他。无奈之下,小继只有干坐在那儿,等着别人有吃不了的好帮忙,年轻人饭量大,尤其是那些大男生们,本来饭菜的油水就少,又是定量,很少有吃不了的。吃饭的人偶尔回头说句话,再回过头时,就会发现盘里的馒头少了一个,明知是小继拿的也不好发作,只有自认倒霉,离他远点,换个地方再吃。有时实在是揩不到什么油,见窗台上有大家吃剩下的好几天不要的干巴馒头,他也能拿来嚼吧嚼吧来充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2 09:37)
标签:

北大荒

分类: 散文
 

小霞是我儿时的伙伴,比我大一岁。我们俩家住在一个大院里,读小学的时候又是前后桌,所以,俩人每天都是一起上学放学,几乎是形影不离。听大人们说,小霞两岁的时候父亲就没了,为了生计,母亲带着她改嫁到李叔家,她随李叔的姓,也喊李叔为爸,可小孩儿们都知道他不是她亲爸。

小伙伴们常在一起玩耍,小霞性格敦厚,不善言语,有时玩恼了,有的小孩子就骂她“带犊儿”“拖油瓶”,每当这时,小霞的大脖筋就会绷起老高,红着脸回骂道,“你才是带犊儿拖油瓶呢!”那时我也不明白这“带犊儿”“拖油瓶”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不好听,于是就帮腔说,小霞就是李叔的女儿,你们看她长得多像李叔。这话是话赶话,脱口而出,是小孩子的义气使然。其实我也知道,小霞与自己的五个弟弟妹妹们长得一点都不像,就更不像那个胡子拉茬又黑又瘦的李叔了。

小霞人长得白晰,皮肤白里透红,眍喽眼,头发卷曲发黄,跟我们院里的小孩儿长得都不一样,有点洋气。大人们私底下猜测她可能是老毛子的混血儿,不是个二毛子也是个三毛子四毛子什么的(哈尔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前生活过许多白俄)。当然猜测终归是猜测,谁也没得到佐证。

小霞每天放学后都要帮母亲照看弟妹,除后背背一个最小的外,还要一手拉着一个稍大点的,七八岁的孩子累得东倒西歪,大人看了都心疼,说这孩子命可真苦。李叔是个工人,工资收入不高,小霞妈要揽些手工活贴补家用。我记得她们家靠门的地方总放着一个大麻包,里面装满花花绿绿的小碎布头(棉线衣裤的下脚料),拆成棉线,一公斤能挣角八钱。小霞出来带弟妹玩时,也不忘带出一包活儿和几把小锯齿,于是我们就帮她一起拆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