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天目山房
小天目山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93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1-29 15:08)
分类: 丁点小时

腊月忙,忙腊月。腊月的人儿忙三分,好象腊月里大人们都是忙忙碌碌的,整天不见个人影。爸爸妈妈们工作的人们还没有到放年假,爷爷奶奶们也是里里外外、锅上锅下的忙,连哥哥姐姐们也不待见我们这些小儿郎,他们也有他们的事,准备响鞭炮和俏衣裳。没大人管束,我们逛到东溜到西,通庄的转悠,也是乐呵呵的。

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粉嫩粹白的年豆腐,合了乡人的“年年陡富”,陡然发财的口彩,当然是过年必不可少的准备的食品。世上三样苦,行船打铁磨豆腐。虽说有加工作坊,但家家户户还是不敢怠慢。爷爷奶奶会守在豆腐坊里,排队等候,抢着替豆腐作的师傅们打打下手。豆腐坊里通宵制作,爷爷奶奶也是熬夜守着,直到方方正正的年豆腐养在桶里、盆里、大瓷碗里,这心里才会有了富的希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2 13:56)
分类: 丁点小时

春阳和煦,春风拂面。正月初二,爆竹声声。簇崭新的衣物穿在我身,母亲还要围着转那么一小圈,拉拉衣袖,扯扯前后襟,平服了,整齐了,又给我围了围巾,裹了大衣。清点了拜年的茶食包数目,这才坐上父亲的二八大杠,兴致勃勃地去婆嗲婆婆家拜年。

我则是坐在自行车的大杠上,眼看着就进入了窑头的庄道了,一路上,进庄的自行车也多,出庄的自行车也多,大多是父母的熟人,都是打着招呼“去丈母家拜年啊!”“去丈人家拜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1 20:51)
标签:

文化

分类: 丁点小时

春风似剪,剪开了柳绿,摧黄了菜花,惹得那密蜂嗡嗡忙。春天里生长的万物,一切都是小儿郎的玩物。要折了那柳枝,可以做清脆的柳哨,吹得啾啾的响。还可以做一项圆圆的柳帽,顶在头上,那是相当的英雄威武。最不济,揪根草叶儿,都可以放在唇边呜呜的吹。

可心是春天,我却了收了玩的心,因为我要安心的上我的私塾。私塾老师自然是师范即将毕业,正在做实习老师的燕子姨。我的私塾有一个半学生,怎么会说一个半的学生呢,这一个学生就是学龄前的我,还有半个,就是上了大学堂的明儿舅。明儿舅只能算半个学生,他明里是来听燕儿姨上课,实则是来给燕儿姨上的课挑刺。

燕儿姨和明儿舅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一对,同庄加同学加同桌,只不过是燕儿姨家里负担太重,只能去读不交钱的师范。明儿舅志向大出息也大,上的是大学,可也害得吉婆嗲嗲早早地驼了腰。窑头庄子上,吉婆嗲嗲却是心灵手巧,是窑头庄唯一的裁缝,窑头的称呼里言做“笃洋机”,可是整天里埋头,日也做,夜也做,做着做着就做驼了腰。

我的私塾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5 20:15)
分类: 丁点小时

    春风里,风带着绿色的声音,丝丝的响。一到春天,我就听到的春风丝丝的响,这丝丝的声音是我听到的,我对丝丝的声音特别感兴趣,那是软软的春风吹着我的风筝丝线发出的。

    窑头的春天绿色非凡,尤其是一色的绿荫荫的红花草地。那是村人种的,大约是苜蓿,后来是沤田作肥料用的。但丝丝的春风一吹,红花草变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又长着红色的小花,这一大块的绿毯子,让你会忍不住要在上面打个滚。

    我一般先不打滚的,那是因为小脚的拄拐的婆太看着,不会让我在这绿荫里打滚,怕是染绿了衣服。我要等我的风筝飞起来,飞高了,我也跑离了婆太很远了,我就装着不小心跌倒了,顺便在红花草场里打个滚,享受这软软的草毯。

    我的风筝是驼子婆嗲的手艺,扎的个燕子风筝或是蝴蝶风筝,我最喜欢燕子的,飞翔得高,飞翔得巧。小小风筝我才拖得动,跑得远。放长了线,高高地,看着风筝飞翔在春风里,我的心也飞起来了。

   官儿舅他们也放风筝,孩子群中最数毛儿舅的风筝最烂污。他就弄个四方方的风筝,上面乱墨水笔涂写点东东,决没我的风筝体俏,我的是有色的,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参与了有奖抢占昵称,活动地址:http://control.blog.sina.com.cn/blog_nickunify/index.ph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0 22:03)
分类: 丁点小时

    那是怎么一条绿荫荫的大街啊,最惹人眼的是街两边是一棵一棵排列整齐的法国梧桐,那树干粗得,要我和勇哥两人抱才能抱得过来。还有那一块块树皮斑驳,满是沧桑的感觉。两边的树枝长得很长,都交叉在一起,遮了整条街,再加上那浓浓的绿叶,再热的夏天,整条街也是徜洋在绿色的风影里了。

    我就在这绿悠悠凉爽的树荫里度过我的暑假。过午小休后,搬张小桌小凳在门房前的树荫里,温一会儿书,再习一篇大字。这大字道是天天要写的,所谓夏练三伏,坐姿端正,腰笔挺,毛笔与鼻悬成一条平行线,不许有歪斜,要不然嗲嗲会说不用心。其时入门大约临习的是柳公权,有硬骨又有秀丽,每天这一篇大字,也幼学如契,今天想来还是觉得有益。

    必竟是小儿郎,还是没什么定力的,要静下心来写字也就那么一会儿。先是蝉鸣扰了我的兴致,一声接一声,恁是叫得很烦,多一会儿,我甚至还可以听到,勇儿哥他们大孩子套蝉时的欢乐地叫声。我心里惦念着“甲牛”(吴陵方言蝉叫做甲牛),那习的大字就出了潦草的迹象,幸亏嗲嗲要跟他的街坊们象棋杀得正带劲,还管不着我的分神。

    还有诱惑我的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2 21:33)
分类: 丁点小事

  

    窑头河湾里水面最阔,得有成百上千亩的光景,那年野菱不知怎么地疯长,几乎占满了河道,除了船行那有限的水道还见到河水。于是那几乎是一河的绿,满河的绿,一河的嫩绿,一河的墨绿,一河的翠绿长在阳光里,长在河风里,直绿得闪人的眼。待到野菱花儿开,细细密密的绿色间或有点白的小花儿,却也在单调的绿意上丰富了点内容。

    独膀婆嗲骂了又骂:“那里冒出这多的野菱,害得我下的家菱一个都不见,害得我家伢儿没得角菱吃!”这么说,那么慈爱的用单手摸摸我的头,吸一管旱烟,那浓厚地青烟从鼻孔里冒出来,几乎喷到我脸上。独膀婆嗲人憨厚得很,干农活的好手,那独膀就是因为脱麦粒时,活干得太累了,被小老虎(乡下用的脱粒机)绞了手指,幸亏他缩得快,但还是绞残了左臂膀,残膀子只能辅助干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9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3 23:11)
标签:

杂谈

似有月似无月,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躲躲藏藏。似有风似无风,风儿是婆婆用大蒲扇子扇到小儿郎身上的凉风。大约是空旷的哂场的中心吧,围坐着那么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十来口乘凉的人们。有人扇个大蒲扇子,晃悠悠的扇风。有人光着上身,不用扇子,肩头上搭件小褂,一会见他挥一挥,掸一掸身边的蚊子。因着月色的关系,这景象是既模糊渐又清晰的,这在微微的月色下,约是一幅绝妙的略显静态的剪影。

围着人群中心,在这广大的晒场上,总是有那么几个嘻笑奔跑的小儿郎的身影。大约乘凉的大人们,看到的奔跑的我们也更是一幅景致。抬眼望高,一轮浅月在云里,月色如水。平眼望去,一排排的草垛立在晒场的边缘,高得似乎那时隐时现的月儿就藏在草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0 22:33)
标签:

杂谈

分类: 丁点小时

打了春,赤脚奔。春天里,卸下了厚厚的冬装,小儿郎们在春天的田野里,踩着软软绵绵的红花草,奔跑着,欢笑着,忙活着自己的游戏。只是在这春天里,小儿郎们要赶紧做着的游戏之事,实在是太多了,单单是小小的虫子,就够我们忙活的了。

先是油菜花开了,春虫之一的蜜蜂,成群的嗡嗡的来了。掏蜜蜂,是小儿郎们春天里必做的一件事。盯紧了那些个墙缝儿,尤其是土墼墙的缝儿,那里肯定会有蜂儿的存在。找个小透明玻璃瓶儿,采朵菜花儿,搁瓶里几只从土缝里千辛万苦掏出的战利品,有种小小的满足感。我本人还是小小不点的时候,看到了一只野乌蜂,当作了家蜂要逮它,被这小虫子叮了那么的一小口,手指肿了,没办法啊,奶奶给抹了几遍的香油,都不行的,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