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我活着全部的意义,就是研究死人的东西。
个人资料
忧伤的晨鸟
忧伤的晨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70
  • 关注人气:2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听老鸟讲灵姑

老鸟讲坛

文不对题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黄金屋
【谈心】
晨鸟朗诵作品

月落汉江

行云流水朗诵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翁振鹏
 
    当代诗坛耳熟能详殷龙龙多年来在几近暗哑的音位系统仅能发出微乎其微的原始语言,他多半凭借手势和神情与这个世界交换着基本意思。在语言本质的考辨中,正常的语言成份,既由语音与语义构成的不可或缺的内容形式,因受制于语音的缺失,和语义的断裂,使他的日常语言如自然界的声音,风呼雨唤。冰凉的“龙椅”殷勤于他的四肢,而每每完成一个寸步的腾挪或位移,都缓慢如一次温柔的拐弯……他在诗中写道:下黄土了。/老天忽然大方起来,/要把高原的礼物送给我。/可,残疾车还在院里呢,/前轱辘抵在西城区的一堵后墙上。/他最近出版的诗集《我无法为你读诗》,已基本道出他的心迹。不谈生命祭祀,以及他的旧鼓楼大街为何会变得如此的长满荨麻,斜坡陡峭;先谈谈他是如何以罕见的语言形式,滑入到人的形迹中,以他远远盖过物理声音的言语(创作、思维),抵达惯常于运用语言发音的人不尽然都能抵达的世界。一个摆在目前的悖论是,他缺失的根音和弱化脱落的语流,在其诗歌文本和绘画作品中,一一找回音位。历史的音变,使其在焦渴的画布中倾斜出一泓泓至纯的泉水。犹如古希腊的使命---我与世界相遇,我自与世界相蚀,我自不辱使命,使我与众生相聚。
    诚然,古希腊的艺术理念作为西方文化尤其是西方绘画的基础,向来根深蒂固。而基督教的禁欲思想,尤不能一展希腊的茂盛,更一度滑落为“黑暗时期”。以出世精神为立场的哥特式大教堂终于高耸入云,崇高的形式为葆有艺术价值的取向,基督教的力量和耐力等景语外,希腊精神作为其真理,正以基督教的形式重生。作为基督徒的殷龙龙,他的黑白系如《夜的女儿》,《黑白树》,《黑白狐狸》,乃至随后各臻其态的《向日葵》,《渉》,《龙的建筑》,《苍穹》,《投足》等,承袭了这一脉思路的蔓延。《夜的女孩》采用黑白的交织混搭,使得黑夜内部的事物,变成一场梦魇。黑的根基源于白,白色借着黑徐徐上升。在布满黑色的壁管中,充斥周身的白色肺泡,是真相大白后的黑斑。夜的女儿,乌笼套头,露出白色的五官。夜里全是黑啊!唯有画面中的二维码显示,她正佩戴黑白相间的肩章。而《苍穹》以烈火,鸽子---象征着神的拯救,举起双手祷告的人,表明人类已经另有关心所在,开始超出尘世之美。《投足》为表示基督已高坐于上苍,把脚摆放在以高于当空皓月的位置,本着宗教精神行事着自身的艺术语言。红色作为基督徒的底色之一,以十字架为标识,代表主耶稣为救赎人类的原罪所流的宝血。《三个人》或就是公元三世纪《三个在窑中的人》又一次延续的明证。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开宗明义地把殷龙龙的绘画作品,放在情结浓郁的宗教意味中进行辨认?只要想起自哥特式在中世纪的出现,我们可以推断出俗事无法立足的情形,来源于一次贯彻极权精神的尝试。正是这失衡的比例,让极权精神走向堕落。哥特式艺术以夸张、不对称、奇特、复杂和多装饰的手法,频繁朝纵向延伸的线条,一次次被殷龙龙书写和描绘着。其作品一大特征,主要包括以蝙蝠、玫瑰、孤堡、乌鸦、十字架、鲜血、黑猫等为代表元素,隐喻着黑暗、恐惧、孤独、绝望的艺术主旨。而这些元素在殷龙龙作品的精神结构中,都能一一还原。当历史的指针退回原点,举步在人人务须恭顺的国度中,有时行动的圆满是神圣的无为,存在的圆满是神圣的缺席。黑白狐狸成为城市丛林的常客,泽国中有鲨鱼游过美人的头顶。在作品《虎头猫脸》,《风云》,《三滴血》,《黑白花》,《红色指针》中,黑猫上升为虎头的形态,鲜血,十字架,MH-370,指针,一起巩固着论据。如韩国诗人高银把自己的诗集撷名为---《唯有悲伤不撒谎》一样,他们在表现精神向度上,具有对等或相似的语言气质。
    与其他当代艺术实践者不同的是,殷龙龙是个倾心于画诗的履践者。在诗画文本间性的图谱中,他选择了寓意深广的不同词语,把诗兴泄落在画布,并赋予它们超自然的状态。波德莱尔曾经在解释浪漫派的艺术中,把这种艺术化生命的强烈程度归纳为:“灵魂在歌唱,它不得不唱,就像树、鸟、大海一样。”在某种意义上,他的油画作品就是以诗歌为信使,传递着话语主人的讯息。“我无法为你读诗”的殷龙龙,也只有在此刻让他经历的万千磨难化为本性和成熟的经验;独特性和情感表达的可靠性,成就了一个优秀诗人的高贵品质。而源于他诗歌语言的底色,他的绘画常常露出诗性的光芒。他需要这样一个音谱效果一个说话的抒情方式一个抒情的世界---我的声音全部逃走,披头散发,像一群年轻的女人/她们的眼角晶莹/游出苍老的鱼。左手和右手互缚/它们绑我去游街/《逃生》。
    现代诗歌同时兼具的绘画、音乐性、雕塑感、装饰艺术、嘲世哲学和精神分析的多重征象,也只有在此刻,让诗情勃发的画诗人天启梦幻,意气丰赡。在跨界的艺术形态中,处理不同的语言材料,需要书写策略的整体转移;由五官的联感,通感的交叉,上升到造型、哲学感、抒情和幽默精神中,跨界艺术实践者殷龙龙总能交出似曾相识,又别开生面的答卷。面对孤独、对话,自语,爱欲,生死,时间,存在,透明,彼岸,他者等不同主题在一块块亚麻布上的另类叙述,殷龙龙在情态文本的打造上,由比兴、具象筑起的一个个艺术形象,和他对自身的观照中,形成时而平行,时而交集的含混状态。而一路行吟过后,油彩作品《树叶》中,他的头颅与旷野中的土壤持平,颓败的语势和秃干上仅剩的三片叶子,构成单调中的厚重。在他的诗集中,我找到这样的句子:一个人裹着树皮生长/他的样子接近植物/有时,一动不动/像鸟/审视自己///声音在身后静静成熟/仿佛河流在手腕上/泄下光芒/那些清晰的事物:山河水/使他觉得温暖/觉得几片感情飘落在路上/……
    不得不提的是,得益于诗人张维惺惺相惜的慧眼,江南的宽阔使他在这个春天将欸乃作响的轮椅,缓缓驶进艺术土壤膏腴的虞山。“你这受苦难被风飘荡不得安慰的人啊!我必以彩色安置你的石头,以蓝宝石立定你的根基”。兴许,这句录入《圣经》的颂词,是上帝专为殷龙龙量身定制的礼物?虞山脚下,他用丙烯油彩创作了《常熟系列》(2016)等作品---其中《福杯满溢》充盈着苏醒、引导走义路、同在、恩惠之意的葱茏气象;在《盼望》篇幅里,他让几只多维度的鸟,寄居在土黄和殷红的釉料中,以蔚蓝色构成的肇因,作为飞翔的依据;《穿长裙的女人》,又则因绚烂的腰际,激起观者层层斑斓的折光;在《常熟系列》(2016)中,殷龙龙完成了从宗教文化风貌的历史视野,投向江南地域、物象、人事记忆、文化意义的现实视点转换。这个曾经在诗里写过“这条胡同喊过我/喊我:大龙”的北方汉子,在常熟还创作出《虞山脚下》、《海的梦》、《开放》、《透明》、《展翅高飞》、《南方植物》等一批天色明净的作品。基督教《圣经》中通常把宝石指涉为贵重的灵魂,圣城城墙的根基就是用各种宝石修饰的。在油彩丙烯作品---《疯狂的石头》中,这位画诗者用各色宝石、碧玉、玛瑙、碧玺,水苍玉、翡翠,紫金串起的艺术城墙,正以色彩安置石头,以蓝宝石立定根基。
 
                                       2016-12-28  晨鸟于常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天空还不能成为笼子

     

       --- 纯系鸟语(牟言)


我们意识到一只笼子存在已久

而现实深陷其中

试图用可以说出的语言

让躯体认领身份

白云飘过青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关于琴山到底是谁?本博主也百思不得其解。山人藏有一张古画,落款就是琴山。转此文学习,只愿遇高人路过,歇脚指点一二,重谢!

(二) 信札

《致琴山先生信札(一通)》


纸本,镜心。纵 23.5厘米,横10.5厘米,两帧。

款识:“徵明顿首拜,琴山先生侍史。”

鉴藏印:红蕅花庄。

2011年6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明代书法专场”上拍,估价30,00040,000元人民币,最终成交价287,500元人民币。

与文徵明有交往的琴山先生,究竟何许人也?

显然不可能是南宋的傅子云。

傅子云(生卒年不详),字季鲁,号琴山,金溪(今属江西)人。南宋理学家,陆九渊门人。

明代称琴山先生者,目前尚不可考,但清代以后,字号“琴山”的文人、画家、琴家、藏家、政客却是大有人在。摘录部分如下:

1)丁凝(生卒年不详),字琴山,号静者。丁尔俊子,沈三曾婿。康熙五十一年(1712)壬辰举人,乾隆元年(1736)荐举博学鸿词。常与竹溪诸沈酬唱最密,入都与诸文士结文酒之会。著有《亮弦堂集》。

2)高元标(生卒年不详),字琴山,嘉兴人。著有《经术要义》(四卷),其书杂采旧文,分门排纂,自孝行至闺范,凡二十五目。

3)章其武(生卒年不详),字琴山,江苏太仓人。能继承其父章邦彦画风,山水尤过之。

4)段琨(生卒年不详),字琴山,号守朴, 山东即墨人.约活动于乾嘉时期, 传统上师法扬州八怪黄慎、边寿民。善画羊,兼画人物。其作品或工笔,或写意,气韵酣畅,构思巧妙,形象生动。

5)苏琴山(生卒年不详),名璟,钱塘人,活动于公元十八世纪。清代琴家,曾编有《春草堂琴谱》。该琴谱是集苏琴山和戴源、曹尚炯等人的琴学经验所成,是当时的重要琴著。

6)高云(生卒年不详),清嘉庆年前生人。号琴山樵者,绍兴人,擅写花鸟人物,晚精篆刻,著有《琴山印谱》。

7)陈枚(?—1864),字简甫,号琴山,清朝官员,坊子区荆山洼镇东房仕村人。清朝进士,军功赏戴花翎,钦加布政使,衔通奉大夫。

8)王述(生卒年不详),字薪传,号琴山,浙江萧山人。同治举人,晚清翰林王景喜之父,祖籍费县,官河南襄城知县。善山水,尺幅扇头,颇类倪瓒小景。

9)赵远熙 (1813—1889),字琴山,四川射洪人。道光丁酉举人。遭冤案株连,遣戍山西,十九年后。左宗棠为其昭雪,滞晋二十九年使得返川。著有《恶鼠二十韵》。

10)黄德峻(生卒年不详),字琴山,号景崧,三十六鸳鸯馆主人,能书善画,富收藏。广东高要人。曾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接替赵镛任漳州府知府一职,道光二十三年(1843)由褚登接任广东高要人。

11)贺桐岗(1884—1930),名元信,字桐岗(铜罡),后以字桐岗行,改字琴山,号凤起。临朐城东南黄埠店人,清末邑庠生,工书善画。

12)秦凤梁(生卒年不详),字琴山,号时斋,无锡人。著有《秦凤梁诗文杂稿》。

(二) 画书

1)《琴赋》


    小楷书晋嵇康《琴赋》全篇,画仅占全图的三分之一,书法占到三分之二。详见前文《蕉石鸣琴图》。

2)《琴赋》

隶书晋嵇康《琴赋》全篇,详见《仇英理琴图文徵明琴赋合璧卷》手卷,水墨纸本。



    款识:“琴赋,晋嵇叔夜撰:余少好音声,长而玩之,以为物有盛衰而此无变。滋味有压而此不倦,可以道养神气,宣和情致……杨君季静,能琴,吴中士友甚雅爱之,故多赋诗歌以赠,余向留京师,未遑。惟若翁有一诗卷,往岁曾跋其尾,几二十年矣,今闲中季静复以此为言,并请书《琴赋》,余不能辞即节书其上,若传之再世,此幅可为季静左券矣,时嘉靖戊子(1582年)三月廿又四日,文徵明识。”

印文:“停云生(白)、玉馨山房(白)、徵明(朱)”

3)琴诗

详见 《停琴观瀑图》,现藏于瑞典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


    行书落款琴诗一首密荫参差漏夕阳,溅溅寒玉漱回塘。瑶琴抚罢青山暮,一壑松风满鬓凉。徵明

附录:《诗中琴·文徵明》

1)《题携琴访友图》

一箇石矶苔迩边,不沾尘土思如仙。坐临流水心无事,遣兴还须挥五弦。

2)《题携琴访友图》

松涧鸣琴山领黛,碧阴垂盖草敷茵。还应六月驱车者,轮我水边林下人。

3)《题琴鹤图》

茅簷灌莽落清阴。童子遥将七尺琴。流水高山堪寄兴。何须城市觅知音。

4)《题清秋访友图》

清秋携手夕阳台,谁碧山明锦障开。欲写高深无限意,溪边有客抱琴来。


5)《题停琴观瀑图》

密荫参差漏夕阳,溅溅寒玉漱回塘。瑶琴抚罢青山暮,一壑松风满鬓凉。

6)《题山水图》

万山深林曲径幽,携琴时去觅知友。只隔桥南没多路,不愁烟水世外游。

7)《四月二首》

风雨将春去,清和四月天。桐阴摇白日,草色散青烟。

兴寄琴樽外,筋骸杖履前。若为消永昼,窗下有残篇。

8)《题兰竹图》

清香寒如秀,幽独野人心。结意清霞珍,传情绿绮琴。

9)《题唐寅〈临流拭琴图〉》

翠巗乔木昼阴阴,独坐临携绿绮琴。理罢冰弦不成曲,由来山水在知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12-04 13:55)
鸟巢素描

建在落枫簃中的鸟巢
门前的枫叶已掉光
竹子黄了大半
院子内两口大缸
十条鱼相继死去
喂了猫

因为有鱼
我见过去年的春水
在阳光照射的石缸内翻滚
后来水也死了
石壁内长出一些青苔
绿幽幽的,如同一块无奈的冰
具备的绿意

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思
最冷的时候
我只跺跺脚
没有举起双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晨鸟

    江南多临观之美,曲水流觞。
    追慕前贤,盘桓会友者,常七齐五不齐,三少五不全也。或择茂林清泉,由潭光侑酒,山色伺茶,唱和诗辞文赋;或弹琴味道,操缦安弦,借吴江枫落,代楚岸霜横。雅声杂弄,作无文之文耳。及得箧笥之投,悉授梓刊,以质同人推其要义为乐。
    古吴虞地,文脉流风。始有仲雍逊国居虞,周章开吴之初祖,千载春秋,望成正朔。继尔言偃问道于孔子,优入七十二圣域,吐辞为经。又及梁萧统研读自石梅苑,对景怀物,遂成【昭明文集】。随踵醉尉街,传来张颠之一阵清笑。盖虞人含英咀华,卓荦为杰焉。
    言未既,予观夫书、画、琴,印,金石、核雕、藏书之彪炳过客,多会于此,且典籍之述备矣!惟怀人之不见,推籁静之窗虚,择其三五,清夜鼓之,以期将酒樽酬轮浮之清月,唤月朗之星辉。
    若夫能及陈情者,鲜论周全,尚有元黄公望拾桃源赭石,研色落画,执元四家首。明严天池音韵大雅,缥渺凌云,其创"清、微、淡、远"之格,依流水琴川,成曲之母律;钱牧斋老似孤花,诗迹燕寻;河东君风骨嶒峻,花榜才名。嗟也!虽未成一契,固知来思渺渺。至清时王翚耕烟,一纸腾空,乌目山人论画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或取华滋浑厚之气,清晖山水,随情迁意,独领虞山一宗。
    每视日星隐匿,河山形变,虞邑长空,扬云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为帝师者,常熟翁同龢六艺于治一也,纵栋梁之材,径自造观以叹。唯瓶隐庐为世守口如瓶,颇见时衰鬼亦弄人也。其诗有云:“文章真处性情见,谈笑深时风雨来。”
    悲夫!弹史之尘灰,理当加意体认也,不自足处尚可怡情悦性。举类迩而见荟萃,触梓桑旁通白首。昔王者得之河山,而无暇睹之锦绣,盖霸王之业欲以力征所致。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则四时明媚也。世盛常未得好诗,仕集则鲜有文人。凡未受常规俗识所囿,无组织之组织,盖无所谓门户之章程,而以道义相契结者,为洵美也!亦所谓山水渗透人心。
    乙未秋月,忆甲申已随喜白驹,好友久不相见,斯有虞山张维,陈虞聚议,择云淡晴朗之日,设席捧壶,邀交游之诗者、画家、琴师、墨客,齐复虞山唱和,作缟佇之投,或杯酒之款。居林薮书台,听绿绮清韵。
    今世也,静而无风,母语尽失。正适清高淡远,流水点灯矣!我未操入世之津梁,却只问介高山流水,此际何踟躇?赏菊也,重阳节,落帽风。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持螯也,擘霸物,笑陶杯。断其横行脚,一生长拍浮。或睹跃鱼,视飞骛,兼聆空山声响。
    噫!曾几时,世人皆和解于钟鼓之中,成封蜡之缸,漂流之瓶。何不今日修炼品曲之舌,把那菩提插于两耳,筑庙宇于心哉?后之览者,勿谓吾词穷而忽之。绿野之中,吾愿化为一牛耳,直欲啃原初之草尖。
    其岁十月,金秋召我以飞羽觞。时无有佳作,难畅雅怀。晨鸟定常且记众之燕饮,以序天伦之乐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9 20:57)

屯积在货架上的政治经济学

已卖得所剩无几

今天开始

我出卖女奴伊佐拉

诗人玉屑

三言两拍


凡拉入虞麓山房的纸本

已几近下了诏狱

今天开始,我便是

丽景门中的不良人

身份为,故纸的锦衣卫,东西厂


深夜能打动我的

是一盒止咳生津的芡实糕

我出卖十万个为什么

烟,毒,及爆发

偶尔也看上一两眼微信

启开一瓶冰镇过的啤酒

啃着北国递来的

红蘑菇


我出卖天津卫过大年

出卖波兰、显克微支、和洪流

落枫簃内的深夜

只剩一条狼在号叫


祖国浩大啊

想起大白日,承诺女儿的长镜头还没落实

我今天出卖,全卖了


我出卖水浒

集体主义的一百零捌将

装在黑色袋子里,整装待发

我出卖一个人,一个城市

我出卖

雨,沙沙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易中天先生日前在微信圈中发出一声长叹,大致意思说:“宪政就是契约,契约源自于经济私由化的诚信精神。以暴力为本的无产阶级,从来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永远出不了人权。”我对这句话是感同身受的。他还说道的,封建制思想多元,言论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也同意。当然我同意的是已然周知的先秦部分。凭想象,那是一个野无遗贤,万邦咸宁的时代了!他归纳公有制(中央集权制)就是历史的复辟思想单元,言论禁锢,言多必失,祸从口出。我想,这就是政治的痼疾。
      
易先生有很多场次的言论,我都持赞同观点,虽然他有点“油腻,尤其在编排历史人物时,过多流落个人顽艳的遐想和一个类似孱弱文人常有的牢骚。易先生想修订中华历史,并推断出自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制后,中国就没有封建社会了。从大秦伊始直至大清,认为不是封建社会。他令人惊愕的历史观,总是言简意赅,如醍醐灌顶。听其话言,时时如闻天籁,诚如得以一位当世方闻之士的曲赐教益。 民国才子梁遇春曾说过,古今中外的與论是操在文学家的手里,小小的舞台上自己拼命喝自己的采。弄得大家头晕脑眩,胡里胡涂地跟着喝采。不过易先生常妙口生莲,吐出轻妙的诙谐,令人入耳喃喃。啼也不好,笑也不好。也算颜色可亲吧!
      
一个人把天下事情放在嘴里咀嚼,用风趣的语调说出,或行文,穷形尽相,倒也痛快!怕的是听客皱眉蹙额的脸谱,多半会生了一丝对历史被反复折腾后的滑稽。
      “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这句王维的颂圣香词,早已把蔽日的障扇沿着晨曦照临的角度向前转动。屈服于权威的座前,香炉的轻烟总依傍着一件件龙袍升腾。抬出这个国粹,我没有丝毫针对王祐丞的诋毁之意。只是读过蜜语般诗句,暗生出一个文人的行状来。历史的皮条客总不乏后继有人。然标榜君王的零星之过,也非全要看到不可。设身处地为圣贤捧场,不仅仅是东方人的独举。19世纪前半期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霍桑,就替美国一位声名狼藉的总统慷慨过情怀。这位把美国定位为没有阴影,没有古风,没有秘传,没有绚丽而又昏默的冤孽,只有光天之下枯燥乏味的繁荣的清教徒天才,以古喻今,多少次以犀利的笔锋,暴露黑暗,讽刺邪恶,探索真理。即便这样的洋圣人,他在真实的世界和仙境之间,也找了一条现实和想象得以结合的中间地带。再如与霍桑不分轩轾的莎翁,我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的人。莎士比亚的偷鹿之举,西方文学史家总要替他辩护掩饰的。这个温文尔雅的文坛巨匠,又一次被提起是个恶棍兼打手的化身,定然添了一笔令人大跌眼镜的桥段。然而他们非凡的文学天赋,令世人无法模仿。让我们试着把他们和陀翁康拉德排成一队,面对人类与生俱来的脆弱和虚荣时,理应都是肩鸿任钜的人。或许惟事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心。功行名满之士,要观其末路。这世界并没有遮盖起它本来面目,但它无法阻止你用各种东西遮住眼睛。所谓高坡平顶上,尽是釆樵翁。人人尽怀刀斧意,不见山花映水红。
       
观老鸟杂记会发现是随心所欲,不讲究体式的。遇纸则书,纸尽则已。在三星手机的备忘录里,录下一个人在尚湖边干燥时的欣欢之句。偶尔来一小阵子滔滔谈锋,多半不成隽语。故一则则短传,自然也就不成斧斤之作。我曾试着用飘忽着鬼火的笔致,去厘清古今中外几具文人的面目,事后想来全是胡用心力。此时有虚无,从与前朝奇女子枊如是接过香吻的尚湖边,哧溜了出来。带着今世华语的唾沫,怅惘的情绪一节节苏醒,如槁木回忆起通红的炉壁。在守约的日子里,也不记得有多少年不说家乡话了。我最初以山林的向往者,赞美者,与最终的栖息者身份,来到虞邑市廛。观山之永固,水之奔流,草木之枯荣,云霞之变幻,颖悟鸢飞唳天者最终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末了窥谷忘返。问一世又奈何?
      
推枰怎恋全输局,我不过是种一丘豆,落而为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手机写作,部分历史出处全凭记忆和手感,讲究个一气呵成,故疏漏难免。复读上次手记,竟发现把翁同龢的代表著作给写错了。正解是[瓶庐之诗文稿],而不是“判”庐,特向各位读者大人们致歉!也再次感谢诸多好友点贊或评价。一些人从扣扣加了微信好友,部分人通过手机通讯录留下互动平台。我知晓,微友中有威灵显赫的,曾锒铛入狱的,有前呼后拥的,也有吃了“最后的晚餐”,不知“明天的早餐在哪里的”,但他们都是和我有过因缘的人。缘生缘灭,或交臂相守,大都曲折有致。因此上了我类目中的友人,老鸟从不删名。曾因丢过手机,失去了些许友人的联系方式例外。
    古人讲过缘而葆真,其为人也真,这是庄周境界。然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是孔子的谨慎。在老鸟我看来,虽曾交臂相守,却又不可挽留,这是人生常态。智者不得说,美人不得溢,盗人不得劫,伏戏黄帝不得友。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即便你是麒麟阁上图, 凤凰池中立,也无妨俺老鸟庆澜河边住。残鸟蜗舍三橼石屋,也应陶令杯,也拜刘伶墓。说白了,那条路人人都迟早得走。布衣安稳着,长掩故山扉。做人何必要排出个阶级性呢!
    有常自称为朕的人,以寡人自居,实也怕个途程孤单矣!即使做皇帝老儿的人,他也会假惺惺做谦卑状的。与“虎豹真慈物”大概说的意思略同。虎豹虽是食人的猛兽,但同狱吏,酷吏相比,就算是慈善之物了。
    过望半生,因多难而始知非。移目于几千年仕途之现场,三千贯两千石,一品官二品职。只落的故纸上两行史记,无过是重茵卧列鼎而食。在君主制的天朝里,在高度集权的社会里,支配权要么在贵族手中,要么在公仆手里,对不住!你百姓只剩下奉命扛活权了。
    既谈到公私体式,就不得不提提十七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大师约翰.洛克曾讲过的名言:财产不可公有,权利不可私有,否则人类必将进入灾难之门。(我想这只说对一半。)一个国家一旦财产公有,全权交由金字塔尖的几位长老掌控,于情,于理,于法,本身就都不合乎逻辑。如有只蛤蟆,整日振臂高呼:全体中国人民,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奋勇前进!一时间,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急攘攘蝇争血。结果如何呢?一万亿“人民的币”被其家族私饱中囊,落个嘎嘎退朝。看官说说,这是何故呢?权大啊!权大了手痒。如今“功成身退天之道”,老子至理名言被运用得熟烂于胸。但,你你你敢怒吗?
    宫墙内,君主也对奴仆挥舞着赏奖两把利剑,生杀予夺,升䧏沉浮。全然高下在心!所谓尊之则为将,卑之则为虏。抗之则在青云之上,抑之则在深泉之下。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虽欲尽节效情,安知前后?叹乌衣一旦非王榭,怕青山两岸分吴越。欲写这些竞血争穴之事,残骨老鸟手亦残也!进谗,献媚,欺诈,强压,栽赃,嫁祸,诚如史马迁讲的,“炎丘火流,焦邑灭都,群虱死于裈中而不能出。”一种普遍的保存身家办法是,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子之愠而闪,以免风吹草动之时,两鬓惊秋,血染朝衣。
    然而这年月“人才”有虚假“过剩”之势,天下之士雷动云合,鱼鳞杂袭,咸营于八区。天下名士杨雄说的八区,与现代八区的概念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指八方之意,后者可派生出生态维育,发展储备,文化保护,完善更,改造发展等等区域,这也是一个城郭的规划办法。每个区,家家长者自以为稷契,人人自以为皋陶。仕途中新,个个浮出一副食人之禄者忧人之怀。功名百尺竿头,有几个干休?当途者升青云,失路者委沟渠。哪日不是旦握权则为卿相,夕失势则为匹夫。狗争骨头,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如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尚湖积步录---瓶隐庐(4).……我们经常会提到姓氏,可是诸君知道姓氏之间的区别吗?姓源于母氏社会,因此不同的氏族人群,他们的老祖宗大都从“女”旁。如姚,姜,姒,妫,赢等。那么我们称之为炎黄之孙的人,就是来之于不同的两个始祖,以母氏血缘关系组织起来的部落或联盟传承下来的。读过[史记]的人都很清楚。炎帝姓姜,黄帝姓姬。两个都是“女人的后代”。而氏,则出现在姓之后,是以父氏为血缘标识的结果。黄帝称轩辕,炎帝喊列山。标明一种父氏家长制首领的氏族称号。因此我们又是“男人的后代”。所以古人造“好”字,意喻男女之间合二为一云云……但凡事要以女士优先。(此处删掉数百字)                                                                                                   听老鸟拉扯半天,这远古事跟你姓翁的有半毛关系吗?诸君先抽根烟,呷口茶,再听我给搬弄几句。这事还真有关系。                                                                                                  前头说道黄帝以姬为姓,[史记]上说他共有四位妃子,生有二十五子,其中元妃螺祖,生三子,次子名挚。这个挚,待黄帝驾崩后,继位为天下共主呐!!!建都于山东曲阜。也就是这个人,成了我翁氏家族的传世元祖。                                                                                                  我们中华民族的最初基干,是一个叫帝喾的人构成的。他生有后稷,尧等儿子。在尧帝时代,其兄后稷因擅长相田耕农,教民种稼,被帝尧举为农师。别姓姬氏。他成了周朝王室的远祖。也是今天翁氏中国人的远祖。关于此人,[诗经]上亦有记载。“载生载育,时维后稷”。其实这个名字是舜帝封的。再说说黄帝的子孙,传到十九代,就是史上著名的周文王姬昌了。周文王儿子不少,非常热闹,文王便把他们分封各地为侯。历史上真正的翁姓,便是传自于周文王的长子姬发开始的。知道姬发是谁吗?他便是周朝实际的开创者---周武王。翁姓得姓的始祖翁山王溢,便是周武王的玄孙,周昭王的儿子,黄帝的第二十三代。                                                                                                  史上所说的翁山究竟在哪里呢?一说是浙江海宁,一说是浙江宁海。从[姓氏考略]中,“望出钱塘”之句,我倾向于后者。但又据老鸟跑遍江城武汉文史档案馆和汕头翁氏聚集地寻丝问迹,复加网上探究,没有定论。唐代定海以东三十里,亦曾有翁洲一地名,当时还设过翁山县。于是一部分翁老头又说是这边。一个在嘉兴,一个在宁波,路隔数百里地,也因文献无稽,已不得其详。                                                                                                  老鸟因曾久居苏州常熟,一向对常熟翁氏家族颇有探窥之意。据查考,“常熟翁氏家族是明清时期颇具代表性的文化家族之一。赖以代代传承的家风,熏染,翁氏家族以行动上的自觉,通过科考而仕途进身,由耕读之家酿成了文化世家,即以读书力学、著书立说为职志,透过家学、家教、家风等因素,重视自身的文化积累与建设,凸显家族的品行修养与文化传承,秉承了清廉自律、志在报国的优良家风。由此经年累月,终于在江南大地上坐实了一个赋有社会资望的文化型望族,堪称地域文化的独特精神坐标。”                                      

翁同龢的意义,还不仅仅因他能考个状元而就名炳千古,也不是因他的一部[判庐之诗文稿]或载入史海。自隋朝开举至晚清的一千二百年间,状元多如牛毛。然而历史不是由状元书写的。在被掩埋的历史烟尘中,只有很有限的几位状元为后代留下显赫功绩。写出[正气歌]的文天祥,以21岁拔得头筹的文韬武略,征服了主考官的心府。其忠君爱国之心坚如铁石,最终被君主制的帝王通过了殿试。而另一个就是翁同龢了。这位绵世泽莫如为善,振家声还是读书的六桂堂异芳,实不亏于“源自夏代,望出钱塘”的翁氏郡望了!(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据《清史稿·列传二百二十三》记载,同龢久侍讲帏,参机务,遇事专断。与左右时有争执,群责怙权。晚遭谗沮,几获不测,遂斥逐以终。著有瓶庐诗稿八卷、文稿二十卷。其书法自成一家,尤为世所宗云。                                                                                                  常熟虞山西麓鹁鸽峰下,谢家浜据尚湖之滨,登楼揽翠,开轩面湖,具有山林胜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