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郗晓波
郗晓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7,454
  • 关注人气:6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郗晓波,男性公民。乃北方小城市之小市民,普通中学之普通教师。戊午年毕业于某师范学院体育系,遂奠教书匠之基;辛酉年改教语文至今。知浮生有限,然明理无多;间或有得,游戏于笔墨,或博诸君一哂而已。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和老伴在南方住了几年,经常相伴去菜市场买菜,发现南北方有些菜价差异悬殊,主要是北方人喜欢吃的硬菜,譬如,咱村里人喜欢吃的眉豆,在南方最平常的价格也是68块钱一斤,在咱阳泉8块钱能买四五斤。而且南北方人买菜的风格也大不同。很多南方女性常常进菜市场买一根胡萝卜,一头蒜,一个西红柿……令咱北方人一瞬间生出惊讶且难以置信的复杂心情。买这么点东西,不怕老板拍桌子骂你,你这是来砸场子还是来买菜呢?在咱北方,你要买一头蒜,老板会鄙夷死你,“哪有买一头的,没球意思。”或者会嫌弃地说,“给你一头哇,去去去,不要在这耽误我买菜。”那一瞬间你会感觉自己像个要饭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曾经的阳泉市,在我童稚的眼睛里就是大城市。少年时去市文化宫看电影,从北大街往上走,远远看见路两旁的二层楼房,内心就不由得激动起来:啊哟!这就是城市,太漂亮了。用诗人的语言形容,“那一瞬间,我被城市的繁华击倒了。‌‌”一个少年,只见到过石头窑洞,土坯瓦房,羊圈牛棚……猛然进入一个建有许多二层小楼房,并栽种有整齐行道树的街道时,内心受到一种震撼,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就觉得自个儿有点心虚:真没见过大世面。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二层小高楼也早已成为乡村习见的村民住宅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年轻时习惯把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视为守旧老人,待自己也年老了之后,居然亦莫名地喜欢那些古旧的东西了。那些古旧的东西积淀着历史,尘封着往事,牵连着永远不能复原的人物,给我以沧桑之感。譬如老院子、老窑洞、老巷子、老槐树、老戏台、老磨盘……有时候也想回村里小住几日,感受一下村里曾经熟悉的氛围,看看老院,住住老窑,走走老巷,瞧瞧老树,问问老乡亲,听听老土话……童年时的大年地、打谷场、麦秸垛、大粪堆、玉茭棒……拴在树下的驴,奔走觅食的鸡,走街串巷的猫……经常在脑海里浮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年轻时习惯把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视为守旧老人,待自己也年老了之后,居然亦莫名地喜欢那些古旧的东西了。那些古旧的东西积淀着历史,尘封着往事,牵连着永远不能复原的人物,给我以沧桑之感。譬如老院子、老窑洞、老巷子、老槐树、老戏台、老磨盘……有时候也想回村里小住几日,感受一下村里曾经熟悉的氛围,看看老院,住住老窑,走走老巷,瞧瞧老树,问问老乡亲,听听老土话……童年时的大年地、打谷场、麦秸垛、大粪堆、玉茭棒……拴在树下的驴,奔走觅食的鸡,走街串巷的猫……经常在脑海里浮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当年熏黄的手指夹着香烟,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备课时,曾想过一个问题:缘何古代文人只喝酒不抽烟?臆想的答案即,那年代香烟还没有横空出世,故而,李白杜甫苏东坡们,还未曾感受过香烟给文学创作带来的享受和灵感,不然的话,会有更多精彩作品留于后世。甚至设想,李白如果抽烟会抽什么烟呢?以他“会须一饮三百杯”的豪气,一定会抽雪茄。抽雪茄是挺酷的事,李白在皇宫叼一根雪茄,那是高贵身份的象征啊!不知谁说过,没有伤痕的女人是不会爱上吸烟的。故而设想,如果有烟,李清照就不会于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总是枯坐空闺,谛听那点点滴滴……她会在无数个淅沥的黄昏,坐西窗下,静静燃起一支香烟,那种长长的,细细的香烟。烟在纤指之间慢慢燃烧,思念于恍惚间却又化为缕缕青烟,轻轻散去。烟不是一种生理需要,而是一种心理需要。

男人为什么喜欢抽烟呢?估摸有一千个烟民,就会有一千种理由。我抽烟起于无聊,应了那句俗话:女人无聊时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上午有同事微信发来一则消息:丹霞走了。我都很有些吃惊了,甚至完全不敢相信;那种感觉就是去年我们还微信聊天,相约回去见面好好聊聊。但年前我还一直和丹霞联系,而他手机一直处于接听状态。我想,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突然偏瘫,行走不便,心情难免有些沮丧,就想着哪天情况好点,去见见丹霞劝一劝,然而,一瞬间人就没了。看着短信,猛然惊醒: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帕斯卡尔说得没错,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

我和丹霞老朋友了。第一次见丹霞是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父亲节时,我写了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老了后我就成了你》。父亲节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小学同学福银的儿子,他说读了我的文章后特别感慨,也想写点文字寄托对他父亲的哀思,却苦于不善写作,难以用语言表达。问我能否写篇文章说说他父亲。这让我很感慨,孝心难拒,慨然应允。

       福银是我小学的同学,也是我一个很特殊的同学,特殊就在于他是一个残疾儿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鄙视链”是个很新鲜的词,但这类现象很不新鲜啦!

  譬如,改革开放之初,就有段子流行,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6-17 15:38)

少年时初读《水浒》,发现花和尚鲁智深特喜欢喝酒,故而,把花和尚的自称“洒家”读成“酒家”,很受父亲的揶揄。但也发现了《水浒》中的一处“错误”,施耐庵总是把“喝酒”写成“吃酒”,譬如,写武松上景阳冈前,到了酒馆,“把哨棒倚了,叫道:‘主人家,快把酒来吃。’”“武松笑道:原来恁地;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酒能“吃”吗?父亲说,那是宋人的习惯说法。“习惯说法”是对无法解释的语言现象最无可辩驳的回答,但我总觉得“吃酒”不对劲。如今仔细琢磨,觉得酒本来就是用粮食酿造的,二者本质上是一回事儿,酒是饭的灵魂,饭是酒的肉身,故而,梁山好汉一日三餐,每餐必酒,酒乃主食,饭为下酒,打虎的力气非吃饭所长,乃吃酒所生,因此,好汉的酒一定要“吃”。再者,喝酒使杯,吃酒用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老同学书元微信发一文章《二十年前割麦的童年》,也蓦然从我的脑海里闪出碌碡、牛鞭、扫帚、木锨、楋(lage)、风车、骡马……“打麦场。”这三个久违的字眼,引发我久远的记忆……

打麦场,曾经是我们5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