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郗晓波
郗晓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226
  • 关注人气:5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郗晓波,男性公民。乃北方小城市之小市民,普通中学之普通教师。戊午年毕业于某师范学院体育系,遂奠教书匠之基;辛酉年改教语文至今。知浮生有限,然明理无多;间或有得,游戏于笔墨,或博诸君一哂而已。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最近看央视新闻,说冬天的北方,烧煤取暖导致了雾霾降临。就想起了陶渊明写的诗句,“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暧暖”“依依”都指模糊不清依稀可辨。原来觉得村里轻烟薄雾的景色特具朦胧的魅力,如今才明白,这其实就是雾霾,老陶那会儿没有科学仪器测量pm2.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有一旧学生,前段时间忽然联系我,说她孩子正读高三,她经常让孩子读我写的博文。孩子很喜欢我的风格,希望我能够传授一些独门绝技,孩子明年就要高考了。啊哟!风格这么高大上的词儿用在我的文章上,怕是风格自个儿也觉得很委屈。窃以为,风格无非一个写作者的习惯而已,哪有那么神秘的东西存在呢。我说,参加高考的孩子千万不可效仿我的“风格”,那在考场会栽跟头的,到时候摔得鼻青脸肿别怪我没提醒噢……我给旧生支个招:你让孩子多去“水先生的语文世界”看看,那里有不少语文老师乃至研究语文的老师写的各种文章,孩子如果能多多揣摩老师们写的文章,对高考会大有益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央视的气象播报员穿得单衣凉褂,隔一会儿就款款娉娉走出来,说西伯利亚形成一股冷空气来袭,北方最近又要大范围降温了……就想起年轻时在村里过冬天的日子。

       冬天,本来是咱村里的农民最清闲的时候,故而叫做“冬闲”,冬季农闲。地里的庄稼都收拾回家了,该晾晒的已经晾晒了,该入瓮的已经入瓮了,该储窖的已经储窖了。月台墙上垛着玉茭,窗户台上摞着南瓜,窑洞前墙挂着辣椒……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食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但不沾人间油腻也不猥琐的中年男,我最欣赏唐代的王维。李白杜甫王维是盛唐诗坛三大实力派诗人,但三人截然不同。李白天生的炽热,是热血青年的偶像;杜甫性近于忧郁,是悲愤寒士的知音,所以有人说,李白从未老去,杜甫不曾年轻。我们喊杜甫总是老杜,却没人叫李白是老李。而李白也自命青莲居士,暗喻青葱永驻;杜甫却号为少陵野老,潜意识感觉自己有些衰老。而王维则永远定格在“大叔型男”的中年。王维从鲜衣怒马走进了从容雅致,既有入世之成功,又达出世之境界。文化教养深厚的士大夫们最感亲近的是王维,王维就像一道清茶,不油腻,不猥琐,沉稳清淡。

尽管长安市市长贺知章一见李白就惊呼“谪仙人”,但据盛唐的白粉们口述,李白“丰颊细眼,三缕长须”,“丰颊”就是说腮帮子有圆圆的两大坨肉,相应地李白也应该有个能折叠两三层的大号啤酒肚。这个有些油腻的形象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一是唐代有以胖为美的风气,二是李白天天大碗酒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油腻

中年

猥琐

冯唐

分类: 生活五色土

能创造一个社会上流行起来的新词儿,很不简单。中学课本有林庚写的一篇文章叫《说“木叶”》,夸赞诗人屈原不说“树叶”而创造了新词儿“木叶”,是以“惊人的天才”才发现的奥秘。而诗人杜甫不说“木叶”又创造一新词儿“落木”,后世啧啧称奇,就流行开来。屈原、杜甫被夸赞为“敏感而有修养的诗人”,能认识语言形象中一切潜在的力量,把这些潜在的力量与概念中的意义交织组合起来,于是成为丰富多彩一言难尽的言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过去农村是一个“具”的时代,农民的生存离不开种种传统农具,镢、锄、镐、锹、镰……这些农具带着农耕社会的坚韧和岁月的年轮与村民们朝夕相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而今成了“机”的时代,电视机、计算机、照相机、手机……从文字角度看,农村现代化过程,就是“机”取代“具”的过程。有时回村,当那些散落在院落中的农具带着生命的品格和温度展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常涌动一种感动与温暖,那些呆在乡村、默不作声、其貌不扬的农具曾经与我的生活劳动紧紧纠缠在一起。在历史的背影中,这些简陋粗糙的农具经常引我追忆与怀念,其中最令我记忆深刻的是镢和锄两个铁家伙。这两兄弟是中国千百年农耕文化精神的象征,是中国农民和土地之间不断去耕耘的一个象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少年时有两“社”去得比较多,一是供销社,另一则是药社。过去村里卖药的店铺,村人有时也叫药铺,但很少有人呼之为药店,更没有如今大药堂之名称,更多上年纪的人叫成药社。“哪去(ke)呀?”“去(ke)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昨天是重阳节,第一次收到学生发来的“祝老师重阳节快乐”的短信,由不得感慨:都说岁月催人老,到这把岁数了才理解这话真的不错。眼看着岁月把自己逼成一花甲老汉,也逼进了重阳节里。由此,感悟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0-28 16:38)

  苇泊村边有条苇泊河,河对岸就是凤凰垴,凤凰垴脚下有一块地方,村民称之为“河南边”,“河南边”顾名思义即苇泊河的南边。也有村民习惯称之为“宿舍”。一叫“宿舍”显然就是工厂、机关等供工人、干部及其家属住的房屋。曾几何时,那里横三竖二立着好几排瓦房,皆是青砖砌墙,钢瓦盖顶,感觉比村里的窑洞整齐、美观。我不知道这些瓦房是什么时候修建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修建的,在我记忆的时候,那几排瓦房就神气活现地矗在苇泊河的南边。我在文革前还经常去前几排瓦房里玩耍,那儿至少有段时间无人居住。

后来横排的瓦房就成了部队营房,整天有战士们操练、唱歌。军营里永远歌声嘹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0-17 10:55)

苇泊是故乡的大地名,一个有些诗情画意的名字;除此之外,村里还有一些小地名,后底沟就是其中之一。其实,阳泉郊区的村里叫后底沟的小地名比比皆是。譬如苇泊的邻村河底村也有一后底沟。村里的小地名主要是按照方位来命名的,比较随意;譬如东头、西头、西沟、河南边……“后底沟”其实是村里人习惯的称呼,意思就是村子后边的沟;因为咱村人的口语中说“后边”总习惯说成“后di”譬如,“张三今晌午来不来?”“后di哩,一会儿就来了。”

       把后底沟与整个村子隔开的是红崖(hong a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