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的一路
蓝的一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因为关注社会,所以开通博客。
友情链接

《年轻人》杂志

解读新闻人物的杂志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文化博客
<Ahref="http://book.sina.com.cn/blog"target=_blank><IMGstyle="BORDER-RIGHT: #005581 1px solid; BORDER-TOP: #005581 1pxsolid; BORDER-LEFT: #005581 1px solid; BORDER-BOTTOM: #005581 1pxsolid" src="http://image2.sina.com.cn/book/zzw/bloglogo.gif"border=0></IMG></A>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就在我整理书包准备开始我的大学生活时,爹塞给我一个像砖头的东西,我一看是手机,就赶紧推给他,说:“爹,你留着用,我以后自己赚钱买一个。”爹笑着说:“我们父子俩推来推去就不像话了,你要是再推,我就大喊‘儿子不孝打老子’了,让邻居看你的笑话。”我爹就是这么固执,有时还带点幽默。

    我深知这不是一个手机的问题,而是一番心血的问题,一片爱子之心的问题。自我惭愧,我不是孝子,经常拿着他的手机卖弄,填充虚荣。

 

    就在我想叹一口长气时,吕芳拉了拉我的手,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说我想我爹了,不过没有告诉她我爹是屠夫(手机上的油渍是我爹卖肉时沾染上的),因为我是那样的虚荣。

    “我也想我爹了。”女人的情绪就这样,容易被旁人控制。

    “我想爹,你也想爹?”我疑惑。

    “法律规定只有你才可以想啊?”

    “好好好,你想,你想,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那是!”她得意的很。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是女生唉,我是男生。”

    “男女平等嘛!”这话说得我哑口无言。虽说男女在心理上可以平等,可在生理上怎么平等啊。这个家伙还真聪明,善于利用逻辑的片面性。我没话说了,有负我三寸不烂之舌啊。

    她见我没话说了,又找出一个话题:“你手机上怎么有这么多油渍啊?”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我爹,我那个杀猪卖肉做屠夫的爹。我爹快过半百,身材中等,不算魁梧,杀起猪来可一刀也不含糊,村里人美其名曰:“一刀绝”。也就是说,别的屠夫要捅上几刀才死的猪,他只用一刀就解决,他也因此闻名遐迩。

    别小看我爹,在他们那个读了高校就做工的年代,他还读过高中。不过他的老师总隔三差五到我爷爷家告状,说这孩子整天不学无术,就知道打妹子。爷爷也是个屠夫,看着爹厌烦读书,还要从家里拿钱出去,于是就对我爹说:“你还想不想读书?”我爹当然说:“不想读了,早就不想读了。”爷爷就说:“不读算了,明天就跟着我去杀猪吧。”这样,我爹就继承了我爷爷杀猪的手艺。

    起先,爹还以杀猪自豪,因为这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0 10:43)
标签:

美国

枪击

惨剧。

    当地时间16715(北京时间1915),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恶性校园枪击案,枪击造成3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姐,我刚洗完澡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哪有时间去刷卡啊?”我装成很委屈的样子。

    “那好吧,你等会就请我吃啊!”

    “好的。”

    这小女生真是奇怪,没问清楚是否请客就不会把拾物交公,生怕我欠她一顿。说完,她要我把脸转到一边去,我深感奇怪。

    “这么神秘啊,不就是一个破烂的手机,至于这样吗?”

    “你不要问这么多,我叫你转过头你就转过去呗,要不你要我怎么拿啊?”

    后面那句话激活了我身上所有的好奇细胞,我故意转过头,其实余光一直盯在她纤纤的手指上,只见她轻轻地把手从裙领里伸到胸部上去了,摸了几下,很轻松地拿出手机,从背后放在我手里。你知道我这人喜欢开玩笑的,于是调侃说:“怎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跳着乱步、哼着小调又去洗澡了,飞溅起来的水花就像幸福的花瓣一样包围着我的身体。陆杰时不时冒出一句:“你丫的是不是神经突发啊,要不要我帮你去打120……”

    洗完澡,把内裤往水龙头上一绑,今天最大的任务已经完成。陆杰躺在床上,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着《人之初》。

    “你丫的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把他的耳机扯掉一边。

    “我一直都在啊。”

    “不会吧?我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呢?”

    “你丫的还说,我在睡觉,你一来就把我吵醒了。”

    “我怎么吵醒你了?”我感觉自己有点冤。

    “你把水龙头弄好了,我就醒了,我本来听着听着水声就要睡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在我要把身上最重要的部位洗个彻底时,他妈的陆杰又喊起来:“刘牛,电话,电话……”我才没那么傻,还受你的骗。

    “你妈的,你以为我还骗你啊,你的电话。”陆杰跑到卫生间门口来了。

    “我才不会再受骗呢!”我吐了一口口水。

    “是吕芳的电话,你接不接呢?”这小子有些得意。

    什么?他怎么知道吕芳呢?这时我想起“狼来了”那个故事,说不定真没骗我。于是我擦了擦身上的水,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陆杰去接电话。

    “喂,我是刘牛,请问你是哪位?”

    “我不是说了嘛,我是吕芳啊。”

    “哦,请问有什么事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样算起来,一台电脑不止一个世界,至少我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我QQ上的头像全是暗色,只好看看网页,听听音乐。就在我被许巍低沉沙哑的声音带入天堂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凉风给我降暑三分。我懒得回头,用余光睃了睃刚才的不明来物,初步判断是一女的。

    自古文人多色客,不知这话是谁说的了。我虽不是一文人,可也在书堆里混了十二年,对女人还是颇感兴趣的。

    最让我吃惊的是这女人还没等我偷偷地搞到她的QQ,然后慢慢进攻,她就来了一句:“你是阿牛吧?”

    我除了吃惊外,还要赶紧解释:“我不是阿牛,我是刘牛。”

    “都是一样,我知道,你是英语系的。”她说这话时异常的自信,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你怎么知道我是英语系的?”虽然我知道她家不是调查户口的,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面就是一个建筑工地,我突然想去楼顶坐坐,看看,吹吹风。奇怪,围墙上和铁门上都贴着封条,我想应该没人会赶我走的。

    透过霜气、灰尘、街灯,从半空往地面看,行色匆匆的人们就像海绵上爬行的蚂蚁。不会吧,有一个家伙注意到我了,还抬头仰面朝我招手呢。真是不明白,他们这样忙碌地生活是为了什么?就像现在我不明白当初的自己一样。

    如果时间倒流,我宁愿自己是个穷光蛋也要和云儿在一起;如果云儿还能回到我身边,我宁愿立刻变成一个穷光蛋……他们这般奔忙不就是为了钱吗?我告诉你,我现在很有钱了,可那又怎样呢,还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题记:如果说,高中是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挤独木桥,那么大学就是只身一人猥猥琐琐走钢索。

 

一.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步出医院,天边绽露一片鱼肚白,一阵寒风偷袭过来,我冷不防打了一个寒战。街边的枯叶肆无忌惮轻舞飞扬,好像是在招呼树上的同伴,告诉它们落叶归根的感觉很好,而树上葱翠的绿叶却说,我们还年轻,还不想回家。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随着太阳光度和高度的变化也越来越多,几个蓬头垢面的家伙从网吧里窜出来直奔早点摊,撞到我身上了也没说声对不起,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懂事了。卖早点的阿婆边张罗摊子,边扯嗓大喊:“新出炉的馒头、粽子、菜包子、肉包子,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0 11:08)

    一年后,当我步过村旁那间小土屋时,我莫名的感觉它有些陌生,它以往的生机全被眼前的死寂吞没。
  记忆中的童年时光,每逢假期我都会大半天地呆在那屋,浸迷于屋主玩弄各种民间的乐器,如二胡、锁喇、竹笛什么的。大概我喜欢戏曲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屋主是一名单身的中年男人,个子矮小,脸颊削瘦,酱黑色的皮肤中附有些许斑点。乡邻都叫他“傻贱”,我称他“贱叔”。
  这次暑假返家本想好好听他来一段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没想到他现在只能天天躺在床上熬日子。听母亲说,他得了脑溢血,左侧上下肢几乎瘫痪。我不敢相信。
  我忐忑不安地推开那扇铺满绿苔的木门,朝着贱叔的床铺走去,他果真躺在床上。床铺没有挂蚊帐,反而多了一张棉被,这在南方的夏天时节显得极其多余与可笑。他那凹陷的双眼时不时地挑动,好像在控诉对稀落的双眉的不满。嘴角和左手有节奏地抽搐着,右手紧紧地抓住被单。那苍白而膨胀的脸已难以分辨。不过,我肯定他就是贱叔。
  我不忍心打搅他,让他好好睡一觉吧,兴许,等他醒过来就能为我吹奏一曲,我祈祷。
  当我带着沉重的脚步缓缓离开那脏兮兮的床铺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