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情天
有情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496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警告
文贼们请注意:就算欺骗得了别人,也欺骗不了自己,真相就是真相,做人要有良心,不要给自己的人生抹黑!
谢谢关心我的热心网友和编辑朋友们,希望我们一起坚持下去,维护原创写手的权益。
天天的小公告
这个BLOG自2004年至2006年中旬是个网络日志,后来发生“剽窃事件”,愤而封博,下旬陆续有人遭遇同样的“剽窃”事件,包括一个写畅销小说女作家。2007年作为个人作品收集册重新开博,目的作为个人的作品收藏处。
小警句
我很喜欢的一个警句,与君共勉:真实和谎言去河边洗澡,先上岸的谎言偷穿上真实的外衣不肯归还,真实就赤裸裸地回家。从此人们眼中只有穿着真实外衣的谎言,却无法接受赤裸裸的真实。
锐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12-16 16:34)
标签:

杂谈

一年多没有上这个BOLG了,没想到还有很多人关注,很感动,很开心,这一年又快过去了,希望大家事事顺心,平安如意。

圣诞节快到了,祝大家圣诞快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关于那多和“真写运动”专题:(点击查看

 

转贴自腾讯读书:(点击查看原文

一,不抄袭。这点无需多说。有人会不认可这点吗?答案是有的。但我无意在此进行基础德育工作。

二,独立创作。近来工作室化写作之风盛行。我在许多年前,写作之初,曾尝试过以小团体的方式以同一个名字合作创作,但很快就痛苦地放弃,几个原创力丰盛的人绝对会互相扯后腿,不论是作品的质量还是写作的速度,都比不上各自分开写作。我的亲身经验,告诉自己工作室化的写作,无益于真正有价值作品的诞生。其实更多的工作室模式,是一个主脑多个枪手式的,以工业化的方式喂读者,不可否认真有能被此类饲料喂饱的读者,这个时代的悲哀之处正在于此。

三,不跟风。一部作品大热,立刻就会有大量类似的作品跟进,许多作品不仅内容,甚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2-16 13:32)

  纯属教材,老规矩,别抄也别转。

  我是学理科的,最讨厌背课文。

  网络上已经流行好几年的小说,我只知道书名和作者,还是朋友告诉我的,他们的文字,我一概陌生。说我孤陋寡闻,坐井观天也好,但也有不喜欢读书却喜欢写字的人存在。

  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写字,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心得:别老是看别人的书,也别刻意去模仿,要自己去摸索,自己去想象,时间长了,就会有了你自己的风格。

  也别请教所谓的文学前辈,他们的经验并不适合你,写作这个东东属于流动的,随意的,就像指纹一样是独一无二的。

  希望大家都能写出好文字来,拥有自己的读者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1-13 15:36)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文

  前几天在某个大型文学网站看到一个如火如荼的帖子(奇怪我怎么老是无意中看到这样的帖子呢),一个写手毫不留情地将一个斑竹的抄袭证据大白于天下,此斑竹溜了,再没出现,倒是出现了些所谓她的朋友帮她辩解,其中一个女孩是这样说的:“抄你的文章是看的起你呢,别人的还看不上呢。”还有一个女孩说(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她抄你的以后写出更好的文章来回报你。”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那两个风华正茂的女孩说的话,我真是太熟悉不过了,以前别人也对我说过,而且不止一个人,最初听到这话时还上着高中。还有一个现在已是当红作家的姐姐,也为文章被抄袭而大发脾气,只不过现在真是没办法杜绝这样的现象。

  这个博客过去的文,自己删的时候好心痛。我不想自己用心写的感情,被别人原封不动地拿来向别人炫耀她的心情。文字可以剽窃,感情是不可以被剽窃的。当时那个女人并不承认,还有一个她的所谓读者也帮她说话,相信她的“清白”,一起来“抵制”我,当我得知她的那个读者还是个大学生时,就懒得和她解释太多的废话,因为,她居然叫我“阿姨”。

  不知道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当时我还上着大学呢,被一个同龄人称作“阿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06 13:33)

  无意流连于某吧间,有一帖红得似火,进去瞅个热闹,两个人在里面吵得不亦乐乎。

  愿意是因为某吧搞了一个空间装扮活动,斑竹收到举报,有个参赛者抄袭别人的空间,于是封帖置顶警告:公开表明此抄袭者的帖子作废处理。

  斑竹提供了战场,举报者和抄袭者开战。

  吵到最后,又蹦出来一人揭发,举报者也是一抄袭者,她也是抄袭别人的。

  后来举报者承认,只是抄袭了一部分。

  抄袭者得意洋洋的,两人之间的战火不断升级。

  被吵晕了斑竹一怒之下,封帖处理。

  狗咬狗的行为。

  

  PS:在校期间曾任过两年的腾讯斑竹,经常接到抄袭的举报,对于抄袭者,一律封号半年,半年后不改,封号永久,爱上哪投诉上哪投诉去,抄人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章,还有脸叫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07-20 14:55)

  讲个笑话先:一个没有名气的网络写手热衷于其他范畴,某天一人提出交友,但此人不了解那个网络写手,装作很羞涩地将一文给之,名曰是自己写的文章,网络写手一看,哑然失笑,此文正是自己多年前的文章。但没有当场揭穿此人。只因此人年龄尚小,人家青春年少。

  年轻的抄抄们不断地崛起,曾经没有名气的网络写手们曾经的作品在抄抄们的不断崛起中被改头换面,或者选一大段落加入自己的观点,或者改成脑残体,或者加入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胆大的会顺便附上鼓腮瞪眼撅嘴的“颓废可爱”照片,即使被人拆穿,人家照样脸不红心不跳地高调辩解:“谁说偶抄袭啦,人家才不会这么做的啦,偶不过是摘录了几句话而已嘛,亲们都给偶评评理嘛~~~”然后拉拢一群自己的帮派帮自己壮胆呐喊,或者赶紧注册几个马甲骂揭露者,就这样,年轻的抄抄们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他们也有自己的追随者,往往都是年龄比自己还小的,抄抄们的追随者就像小鬼一样,视主人为完美的化身,不容污蔑。

  对于年龄大的抄抄们我没有话可说,他们已经给自己的道德抹黑,他们心甘情愿地为自己的虚荣付出人格的代价,这是他们自己的悲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此BLOG现为我的个人作品收集处,已另开新BLOG写八卦。居心不良的文贼请记住,网络虽然可以隐藏你们毫无做人尊严的行为,但那也只是暂时的,打击剽窃的法规将会在众多原创写手以及媒体的努力下日趋完善。这个打击剽窃的队伍不只我一人,已经扩展到各个著名杂志社以及各种媒体,即使我们对这种做贼的行为深恶痛绝,却仍然希望有人能够反省自己,洗心革面。希望大家都能够站在阳光下,清清白白、问心无愧地生活。据反馈与调查显示,剽窃者居然有百分之九十为年轻女性,真是悲哀。
  另:普遍有写手反映市面上的各种报刊杂志上是有人从网络上剽窃自己的文章,一怒之下把责任归咎于责权所在的媒体单位,从而引发文字界内部打击文贼的深度策划与行动中。希望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强大!
 
  感谢维护原创写手权益的朋友们大力监督与支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5-19 15:47)
  写字虽是我成长多年以来的一个本能,但依然不能为我热爱。真情幻爱,不过是无数场戏而已,只是过程是真实的,流光溢彩最终化做“不爱”两字。
  正如世界上有一种人,你永远都不会了解。
  我最真的热爱,还是那个永远乱七八糟的画室,水彩已变成化石,新的水笔充当往烧烤上抹蜂蜜的工具。我的画板,早已不知道丢在哪里。
  暂时停止写字,像旅行一样,寻找可以看到的明媚世界。
  那世界,依然在我的笔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02 18:10)
分类: 短篇小说

  很多年前,有一个年轻男人,他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要找到心目中最美丽的宝石,跋山涉水,翻山越岭都不在话下,有一天,一个路人告诉他,从这里一直走下去会看到一个森林,当他一直向前走,穿过二十个森林之后就会看见一座很高的山,山上有很多美丽的宝石。不过,第一个森林里有很多野兽,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兽口。男人不怕,谢过路人之后开始了漫长又艰苦的旅行,这次他不再是漫无边际地寻找,而是充满信心地向着目标前进。

  过了一些日子,他找到了路人口中说的第一个森林,当他历尽艰辛终于快要走出森林的时候,发现前面站着一匹狼-—这是一匹饿了很多天的饿狼,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他感觉自己要命丧于此了,当饿狼向他扑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使他从地上顺手抓了一块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砸向饿狼,正好砸中了它的脑袋,使它一命呜呼,男人很高兴地跑上前去,将热气腾腾的狼皮剥下,当他看到狼的身边一块粘血的石头,犹豫了一会儿,将石头裹在狼皮中,正是那块石头救他于狼口之下。

  又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日子,他越过了二十个森林,终于爬到了那座有很多美丽宝石的大山,但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宝石,山上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02 17:32)
分类: 散文

轨道
  长长的火车轨道,荒凉又落寞,阳光很烈,轨道的尽头不知是何方。
  迎着风沿着轨道走下去,不知何时能见到你。
  手指间的香烟在颤抖,忧伤再一次游离于我的器官,喷薄而出。
  亲爱,你在哪里。
  
  轨道上铺满了荒草,在阳光下泛着旧时代的光泽。
  陪在身边的那个孩子,我有多么希望那是你。
  很难想象,如果那时是你陪我走这条解闷的路,我和你会聊什么话题。
  人生还是爱情,还是你孜孜不倦的事业?
 
  或者,如果陪我走那条路的人是你,一路默默就已足够。
  想起,那个暴雨天,你曾陪我走过那么长的一段路。
  泥泞又狼狈,却是最快乐。
  想起你,顷刻瓦解了我的意志,却始终保持着那丝无法给予你幸福的理智。
  亲爱,如再有一场雨,你伞下的女人,会令你想起我吗? 

荆棘
  手中的烟未燃尽,突然狠狠地丢掉,狠狠地踩灭。
  猫猫远远地望着我,我亦望着它,亲爱,我们都是一样的命运。
  不管谁对我们好,我们都是要离开他们的。
  在离别之前会刻意表诉自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