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在青山
云在青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368
  • 关注人气:4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0 16:10)
   “不仅藉以温旧梦、寄遐思,披寻钱柳之篇什,往往窥其孤怀遗恨,有可以令人感泣不能自已者焉。”陈先生在《柳如是别传》缘起一文中这样谈撰写是书的因缘。读陈先生的诗集,我们也可以发现,其实此种“披寻”在先生平常的读书中已有所展露,一部分成为后来〈柳如是别传〉、〈论再生缘〉诸著的张本或材料,一部分存之于诗中,成为先生独特的精神感发与凝结。
    陈寅恪先生的诗中有为数不少的题读诗,命之曰题读诗,其实是陈先生在读书或读诗中的有所感而以诗的形式的记录,搜检之,共有19首,最早的一首起于1919年,诗题《红楼梦新谈题辞》,〈红楼梦新谈〉为吴宓先生当年春在哈佛大学中国学生会上的演说,这大致也是二位先生友谊的开始,“世外文章归自媚,灯前啼笑已成尘”,而两人的友谊在近世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在生命的暮年一晤,让人温暖又心碎;最后一首止于1965年冬,诗题〈乙巳冬日读清史后妃传有感于珍妃事为赋一律〉,“家国旧梦迷纸上,兴亡遗恨照灯前”,其间时间跨度近五十年。
   陈先生的题读诗,若以1949为分界,1949前共6首,后共13首。若以此类诗的内容言,则又可分为笺证诗和感发诗。所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9 09:34)
  季羡林先生回忆寅恪师,大约是抗战胜利后的一个春天,“中山公园的藤萝开满了紫色的花朵,累累垂垂,紫气弥漫,招来了众多的游人和蜜蜂。我们一群弟子,记得有周一良、王永兴、汪笺等,知道先生爱花。虽然先生患目疾,几近失明,但据先生自己说,有些东西还能影影绰绰看到。而且在那种兵荒马乱、物价飞涨。人命危浅、朝不虑夕的情况下,我们想请先生散散心,征询先生的意见,他怡然应允。我们真是大喜过望,在来今雨轩紫萝深处,找到一个茶桌,侍先生观赏紫藤。先生显然兴致极高。我们谈笑风生,尽欢而散。”
   读陈师诗集,找到先生纯然写花的诗7首。分别为海棠3首,梅花1首,杜鹃花2首,水仙1首。这几首咏花诗的时间跨度,约从1935年到1965年。建国前3首,均写海棠;建国后五十年代2首,六十年代2首。整体来读,陈师的咏花诗中,绝然看不到季先生所述欢乐轻松的亮色,主体情绪是那种历史的忧患与生命的感伤、时局的感慨。特别是建国前2首,一可作抗战南渡期来读,“此生遗恨塞乾坤,照眼西园更断魂”,“欲折繁枝倍惆怅,天涯心赏几人存”“无风无雨送残春,一角园林独怆神。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国难已深,时局错乱,作为学人,忧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6:10)
  陈寅恪先生诗集共收录先生题赠诗35首,所题赠者计有12人,均为历史、文字、书画界学人,其中友朋8人,学生4 人。先生的题赠诗,影响最著者当为《寄傅斯年》、〈赠吴雨僧〉和〈赠蒋秉南〉。
  一、傅斯年。《寄傅斯年》写于1927年,其后一年,傅斯年创办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历史组陈寅恪,语言组赵元任,考古组李济,傅斯年以学人身份为官治事,是陈先生所交友朋中唯一的一个官员。1949年傅斯年“屡次电催赴台”,拟请先生入台湾大学,先生坚辞不赴。“正始遗音真绝响,元和新脚未成军”,即是陈先生对傅斯年致力于历史研究推进的赞誉。虽说这一年王国维先生去世,陈先生对中国文化受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冲击的衰落状况甚感悲哀,却在傅斯年这里看到了希望,而精神为之大振。
  二、刘宏度。“入山浮海俱非计,悔恨平生识一丁”。诗题为《已卯春日刘宏度自宜山寄诗言拟迁眉州予亦将离昆明往英伦因赋一律答之》,时在1939年春。当时国难初深,陈先生受邀拟往英国讲学,后来未去成,颇有悲观之气。刘宏度为当时著名词家,对屈赋研究成就颇丰。
   三、杨遇夫。即杨树达,著名语言文字学家,1942年陈先生曾为其著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5:18)
  今天已是谷雨,这个春天,还没有好好地看一看,就要走远了,时序推进,潮流汹涌。此时临窗看南山,新绿鲜活,最是生机初现。前几天拟一七句,大致是对这一状态的记录:
       南山春花缤纷还,街边老槐始灿然。
       人间如水水如天,临窗方听市声半。
  这几天继续按类目读陈寅恪先生的诗,忽然发现一大现象,陈先生早年治史,以材料为主体,对比分析,推测比证,少有在史文中著诗,极少带个体的主观色彩,而1949年以后,出现了诗与文融合一体的情形,并以诗将个体的情感引入史著之中,既证史,又抒发,个体生命之感喟渗入史文,此当为陈先生晚年治史一大创获,而个中缘由,却又令人惆怅。
    我们且把陈先生此一类诗称为题著诗。题著诗共23 首,题于陈先生晚年的两部著作,一为《论再生缘》,一为〈柳如是别传〉,其中〈论再生缘〉7首,〈柳如是别传〉 16首。时间跨度从1953年止1964年,共十一年,总体为陈先生生命的最后时期,其实,读这些诗,除了探究先生晚岁心迹外,我们可以想见,正是这些诗文,支撑了陈先生晚年病体走完生命的历程,这一点,令人痛心,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8 16:20)
标签:

陈寅恪

诗集

挽诗

   今年天旱,各种花儿还是应时开放,清明节上山,那些杏花、桃花、李花、杜李花,在荒寂的山野上一片片地开着,春天的脚步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这几天继续按类目读陈寅恪先生的诗,大约是因为清明节怀人的缘故,对陈先生的挽诗特别地多读了几遍,深以为,读陈先生的挽诗,实在是可以读出先生的人生理想、生命精神、性情所寄的。
   一、概略
   陈先生诗集中共收有挽诗7首,所挽者共5 人,其中为王国维先生写挽诗2首;时间跨度从1927年至1965年,约四十年,总体覆盖了陈先生生命的四个在的时期,在这些诗中探寻先生一生的所寄,应是可以有所感知。
   二、主要诗句及所挽者小识
     1、挽王国维
      敢将私谊哭斯人,文化神州丧一身。
      吾侪所学关天意,竟世相知拓道真。
       ——挽王静安先生1927年6月
      许我忘年负气类,北海今知有刘备。
      回思寒夜话明昌,相对南冠泣数行。齐州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9 15:08)
   这些日子一点点地读陈寅恪先生的诗,不时地忆起前些年读陈先生诸书时的情形,连先生考据比对诸史材料的细节也不禁活了起来,所以竟也颇能深入先生作为个体生命的心魂之中,一同随了先生感慨或怅然。
   这两天按类目读陈先生给夫人唐晓莹的诗,今天又把这类诗一一抄写在三页纸上,边抄边读,或许因此颇可以窥知陈先生于家国世事、人生离乱、兴亡离迁的种种情状之一端。
   陈先生写给夫唐先生的诗共12首,又大体有五类,一为结篱诗,纪二人结婚感赋,约5 首;二为赠答诗,二人于年节互相为诗以慰心,约2首;三为写给夫人的生日诗,约3首;四为题夫人之画诗,约1 首。五是忆旧诗,回忆与夫人在京时情形诗,约1首。
   抄出后总起来读,有几点印象十分突出。
   一、陈先生写给夫人唐先生的诗,均出现在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一首是1951年2月6日,题为《答晓莹辛卯元旦见赠》,最后一首为1966年1月,题为〈又题红梅图一律〉,时间跨度大致十六年,空间上又均在广州,总起时间与空间,那就是,这些诗均写在陈先生夫妇二人历经磨难流播辗转来到岭南之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7 08:55)
  今年的春天来的真有些艰难,如苇岸在《二十四节气》中说的,春天还没有坐稳他的江山。但山野里的桃花已经开得粉红可爱了,这就是春天,虽然风还是冷冷的,花,还是挡不住地开了。
  这几天仍然读陈寅恪先生的诗,读着读着,就想,按类目读去,对于了解陈先生那样精神独立、思想自由的心魂情状,或者竟是一种非常切近的路径,而先生于世变中的种种感喟,也会一一地浮现出来。
  陈先生的诗中收有生日自寿诗5首,五十六岁为第一首,然后是六十二岁,再是六十七岁、六十八岁,最后一首是七十五岁,分别代表了先生生命中艰难曲折的四十、五十、六十年代,大体上的时间跨度二十四年,约略可以见出大世变下一代知识者的愁肠苦绪和心怀向往。
   1945年,抗战进入最后的阶段,四五月间,胜利的阳光已经渐次升起,先生的眼疾却日益恶化,这一年的春节,陈先生即是在病榻上过的,“世上欲枯流泪眼、天涯宁有惜花人。”四月最后一天,先生已感知胜利的日子将要到来,“破碎山河迎胜利”,却因眼疾而预感生之大痛更为深,因此情绪慨然,“残余岁月送凄凉”。到六月二十六日,是为先生五十六岁生日,陈先生写下了平生第一首生日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4:41)
  这几天着意地读陈寅恪先生诗集,写了点与他的以史证史有关联的文字,连带着从其他的方面来读先生的诗,今早读着读着,忽然想,试从统计的方法来一读陈先生的诗,能否读出一些滋味呢?
   一、数目统计
   陈寅恪先生计作起于1910年10月,止于1966年4月,历时五十六年,共有诗295首。分年详列于下:
      1910年1首;
      1911年4首;(其中三首为后来追忆录出)
      1912年1首;
      1913年2首;
      1919年4首;
      1927年4首;
      1928年1首;
      1929年2首;
      1930年1首;
      1931年1首;
      1932年2首;
      1935年1首;
      1936年1首;
      1938年7首;
      1939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8 09:50)
标签:

读书

海子

诗集

  每年三月,都会读到许多怀念海子的文章。今年,刚入三月,就心念此情绪,再过八天,海子辞世就整整三十年了。
  三十年,中国大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但每每追怀海子,仍令人唏嘘不已。那个纯粹的诗人、以生命开启中国新诗精神天地的赤子,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他身后的诗意与理想,也已被时代的洪流边缘化、碎片化。
  初读海子,在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那一年,工作的乡中学来了一位从省城回来的诗人,他因为参与当年夏日的活动而受到特殊的待遇,但他的诗意与渊博却吸引了身处避远的我,在他的新鲜的诗句中,我读到了王、石头、神等陌生的意象,他的讲论中也时常提到一个人名,就是海子,他写长长的诗,是过去我所没有见到过的。那时,受这位老兄的影响,我也写一些麦地、麦子、麦芒的散句,现在想来只是拼凑句子、不知所云。到1996年第一次买到《海子的诗》,才比较完整地对海子有了一些认识,也才知道,那位老兄的圆框眼镜,他的散乱的发型,实在就是在摹仿海子。过了几年,那位老兄南下无锡,放弃了在小城的工作,在那里安家,有几次春节期间在小城的街上碰到,已被生活打磨得柔软顺和了。
   这些年,断断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4:49)
  雨水节气过后,天气一直阴着,虽然还是冷冽,下着雪,落地时就成了雨。这时看地上,看树梢,则全然已是春天的情形。
  蒋天枢先生在《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附录〈陈寅恪先生传〉一文结尾总括陈先生一生的治学特色,归为四端:“一曰,以淑世为怀;二曰,探索自由之义谛;三曰,珍惜传统历史文化;四曰,续命河汾之向往。”这四端,亦可谓是知陈先生之深,抓住了陈先生治学精神的大特质,但也明显可以看出,蒋先生作此四端之概括,其基本的依据是陈先生的诗,也可以说是对陈先生诗歌之精神的精当总括。
  而刘梦溪先生研究陈先生,面向陈先生的历史著作,特别提出“陈寅恪创立了独特的解释学”。又首先标举陈先生是最具独立精神最有现代意识的历史学者。没有读过刘先生《陈寅恪学术思想的精神义谛》全文,但还是觉得缺了蒋先生所举四端的精神把握,若将二者“绾合”起来,似更能反映陈先生的精神特质。
   这些天又读了一遍《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仍然围绕两个问题:一是盛唐气象由何处产生;二是陈先生治史之要旨所在。
   陈先生在《自序》中写此书“本旨”:“夫吾国旧史多属于政治史类,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