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犬年的春节,基本上算是过完了。有一个叫“小二姐”的云南姑娘,尚未走出寂寞的漩涡,据说她的念珠在元宵前夜数到了108颗,她想放下,但按捺不住,于是大喊出来——

张杨导演,我爱你。

佛悲悯众生,一定也包括小二姐——她自述与导演张杨“一夜情”后的各种相思之苦,并自比三毛转世,将张杨意淫为她的荷西。至此,我狂吐一阵后,立定,用双手抚慰震颤的胸口告诫自己,要有悲悯心,不能骂人。

事实是,小二姐还是被骂得很惨。网上许多激烈的言辞,直指女方,甚至有文字功底弱鸡的昆明小编,要开除人家姑娘的“籍贯”,笑得我双手抽筋,差点生活不能自理。只有少部分冰雪聪明的看客,指出男方“有妻有孩,不婚主义”的虚伪。

先不论对错,所有骂人的观点,都把小二姐的倾诉和宣泄看作事实了,这是明显的逻辑漏洞。他们之间的“一夜情”是否真实存在,没有坐实之前不能成为支撑论点的论据。

情感宣泄这种事,与拉便便一样,是自由的,只要不妨碍别人,丫挺就必须拉,旁人无权干涉。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需要厘清,比方说,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有损观瞻就可以干涉,群起丢鸡蛋,扔卫生巾和鞋子,都是正常反应;但小二姐在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记


都市时报记者 孟祝斌 摄

朋友们,大家好!

    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对这个地方发出赞美。但是有的赞美是发自内心,有的赞美是出于礼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8 23:35)
标签:

文化

分类: 述怀

(2009年旧文存录,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图为梵高作品,与文无关)

     你紧缩一下脖子,赶忙披上去年冬天,自己给自己买的那件灰色厚睡袍。天气确实转凉了,不觉间,已是晚秋。早起的人们陆续从晨曦中苏醒。

    楼下,忙碌的人群、车群,来回穿梭,汽车吼着喇叭。路边那些叫不出名的老树,日渐凋零了,枝桠不再繁茂,直剌剌指向苍穹,一地黄叶铺向远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影像
    一个原始初民的妇女,在干栏式建筑的阳台上,对着夕阳纺出文明史上第一根线,距今至少有9000年。
  一个健壮的男人,在河姆渡文化早期建盖一栋干栏式的房子,掐指一算也有10000年历史。
  人若想回到远古,时间上至少需要倒数万年。空间上,却只需从昆明抵达麻栗坡,进入城寨村,六百公里,十个小时。我们为一个千年古寨和一个盛大的节日而去。

进寨来一杯白倮人自酿的醇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1 14:18)
标签:

狗婆

杂谈

分类: 散记
    狗婆家住四楼,我住六楼。因为她养了许多狗,所以我叫她狗婆。

  狗婆姓什么,名什么,我不知道。她留着短发,脸型瘦削,眼神很怪,有着很阴暗的防避性。她穿一身粗布衣服,夹脚拖鞋,走起路来像电力充足的机器人,上身一摇一摆,双脚一前一后,不留余地。

  狗婆原来养有3条狗,公狗特恶劣,每次见我都狂叫,特别是母狗和一只小瘦狗在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5 20:04)
标签:

朋友

老六

诗人

六哥

杂谈

分类: 述怀

    老六写诗,别人叫他诗人,我叫他六哥。

    真后悔,那夜与六哥小聚,浮一大白,整个儿轻飘飘的,想飞起来。脑里有许多妙语,关于他,却没有记下来。根本原因在于,色咪咪地对付聚会上的几个美妞,比记六哥迫切得多。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丽江木府五百年风云

    从历史的烟云中窥见光芒,找到与现实对应的节点,是一件快乐的事。
  最近每天晚上7点,年过七旬的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余嘉华,会准时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于荣光、秋瓷炫等主演的历史剧《木府风云》。余教授认为剧情非常精彩,但对剧中的“宫廷权斗”套路颇感不悦。以他多年对木府及木氏土司的钻研,发现手足相残、妻妾乱政之事,不大可能出现在低调内敛的木氏家族。
  “云南诸土官,知诗书,好守礼仪,以丽江木氏为首。”《明史·云南土司传》给木氏土司很高的评价。曾经弱小的纳西民族,在生存的夹缝中奔往迁徙,最终崛起为一方霸主,这其中的生存哲学非常值得关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姚美美


夜半且作枕 白昼可当茶

1、
    去年12月中旬,第二届高黎贡文学节在昆明举办。作为本届文学节的参展作家,朱霄华在这天推出了他的一套集子:《丹霞斋笔记六种》,共六本,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坊间流传,当时诗人于坚看见朱霄华那套套装的六本书,说了一句话:“朱霄华,你胆子大嘛,一来就敢仿这种整!”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4 14:32)
标签:

杂谈

分类: 述怀
胸腔冰凉 像火山一座 休眠千年
千年来望眼欲穿
心是一座空房 布满扬尘蛛网
蛛网是看得见的河流与忧伤
肌肤的血管与佯装的笑
笑是地表下的愁绪日夜奔腾
我和你同在一片内陆
却分属不同版块
耗尽往生和来世 冰河纪前修得的擦肩和回眸
只为一片崭新的沃土  嫩芽开枝散叶 滋养于露珠
无法得知做了多少梦
默然无声的碰撞 头破血流的伤
依然隔着大海  风浪呜咽
等候千年 无数情人的扁舟旅过
我们依然隔海相望,相对无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1 18: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谈

    不久前的一个早晨,我刚睡醒,我妈已从菜市回来。

    她把菜放好,急切地跟我说起一路的遭遇。她说在去菜市的路边,一个四肢都没有的乞丐在讨钱,忍不住,就给了5元,这令她心里无比舒坦。

    说完舒坦的事,我妈开始难过起来,脸上掠过愁云,眉头紧锁,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急着追问。

    在一个水果摊上,我妈要了一斤多梨子,递过去一张50块的票子。结果是,年纪大了有些健忘,提着装好的梨子转身就离开。走了几百米,突然想起没找零,再过去找水果摊的中年妇女要钱时,对方不但不给钱,还奚落了一番:“你这老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把钱找给你,怕是自己搞丢了,还来怪我!”

    我妈吃了哑巴亏,心情糟透了。之前的舒坦,被那妇女瘟疫一般的声音掩盖得无影无踪。因为这一次的亏,我妈显得越来越谨慎。有一次,她在菜市买了13块钱的鸡蛋,递过去一张100块,对方找零后,我妈小心地数了数,竟然还差着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