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的师友
个人资料
东巴夫
东巴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85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络


邮箱:

dongbafu@126.com

 

电话:

15887561086

(只接收短信)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3-16 10:36)
看不到东巴夫的新作,是因为东巴夫已成过往,他改名换姓,到人间去了。他在写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20 00:14)
分类: 随记

回忆与怀念 

文\[墨西哥]胡安·鲁尔福

译\朱景东  

 

为了写作,我需要脚踏实地,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任何事情,我都必须把它放在一个地方,以便赋予它生命,一旦它有了生命,我便要跟随它。这样我就被领上了一条我不知道的路。

 

跟我写的东西有关的景物是我童年时代的土地。那是我记得的景物。是我生活过的村庄给了我写作的气氛。置身在那个地方,我觉得对那些不存在的或者也许存在的人物是熟悉的。

 

我非常怀念我的童年和小时侯住过的地方。对那些年代的怀念永远不会消失。后来,当你生活在现实中,面对生活时,我们会很不情愿的看到,事情并非象你原来认为的那样。你遇到的是另一种现实。怀念是一种冲动,使你会忆起某些事情。一心想回忆那些岁月,这就逼使我写作。“我得对你们讲讲那些事情,我来自某个诸位不知道的地方,不过我可以对你们讲述那个地方发生的事情。”

 

在少年时代,我在首都感到孤独,非常孤独。那时无依无靠,感到绝望,跟别人缺乏往来,这一切迫使我写作。我需要回忆那些事情,以便让它们同我自己发生联系。那时候我写了第一部关于孤独的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2-11 23:36)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

孤独的人(三篇)

 

 

审问

                    ——独克宗古城火灾记

 

 

卢江的住所在桂山脚下的一个旧四合院里。一天晌午,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四合院,他没有稍作停歇,径直往北走上台阶,推开了卢江的屋门。

“你好!卢江。”

中年男人一堵墙似的身躯,遮住了窗户口的光线,向坐在床沿边的卢江伸出了右手。卢江嚯地站起身来,两只手在背后一顿摩挲,接着伸出左手握住了中年男人的手。

“我姓夏,这是我的警官证。”

这名自称是警察的中年男人刚一落座,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卢江看见证件中男人的免冠照片,照片下写有男人的名字:夏兵。

“我们仔细谈谈。”这名警官说。

“好的,您请坐。”卢江点头答道。

“独克宗古城一月十一号的那场火真凶猛啊,您听说过吧,是有人故意纵火。”这名警官说。

“故意纵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1-30 01:06)
分类: 随记

 张雷殁,东巴夫世间再无知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随记
十年辛苦不寻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9-19 15:52)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

 发表于《百家》2014.3,写于2011年。它是我的第一个手写小说,涂涂改改,用完一个笔记簿。谢徐兴正兄。


咒语  

农历六月的一天下午,一场暴雨刚刚结束。太阳迫不及待地从云层后面钻出来。大半天的憋屈,让它显得更加粗鲁。肆意发散的热量简直要把这座小城蒸熟。一个多月以来,人们唯一享受的半天清凉,就这样被蒸发掉了。三伏天还在继续,人们还得苦熬。

年老的值班门卫给贾鸣打开了铁门。刺眼的光线让贾鸣感到眩晕,他兀自往后退了几步,胳膊碰到了铁门,老门卫及时上前扶住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13 23:34)
标签:

情感

分类: 发表

林中豹影

 

发表于《边疆文学》2014.5.  旧作,写于五年前。谢冯太兄弟。

 


雨声在瓦檐上响了一夜,言蛇一宿未眠。他静静地躺在床上,聆听院里的风声、屋顶的雨声。墙壁上的指针在走动,老鼠在床底啃噬木踏板。风终于吹开窗户遮布,灌进房间里来,裹挟着碎雨分子、土壤和落花的气息。黑暗中,言蛇披衣下床,走到窗边,把遮布重新扯上。言蛇从上衣口袋摸出一盒火柴,点亮桌上的油灯。他回到床上,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枕边有一包香烟,他抽出一支,借油灯点燃,衔在嘴上。
一个礼拜前,村里的儿时伙伴长春,给言蛇打了个电话,说村后的小树林要被砍掉,村里要在那里建村委办公室和一个篮球场,说他知道言蛇与他一样,对那片树林有很深的感情,如果抽得出时间,他希望言蛇能在小树林被毁掉前,回一趟老家,再看一眼小树林。言蛇答应了他。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村里有四个地主,屋舍都建在树林里。那时的树林面积很大,一直延伸到村后的大山脚下。大树林中的几方池塘至今仍在,就孤单地镶嵌在田地间。(塘中有青鱼,少年时代,言蛇常与伙伴去塘边钓鱼,每有所得,交给祖母煮汤,味道鲜美无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5 02:24)
标签:

文化

分类: 非虚构

初夏

 

初夏是枝繁叶茂的季节,

一切向上,向前,努力让自己强大。

若秋风不剪,冬寒不凿。它们

倒愿意就这么生长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5 02:19)
标签:

文化

分类: 非虚构

遗忘 

 

所有的人,骨血中都浸流祖先的气质,

从他出生时,就已深深刻上,

永远都摆脱不了的;就像

一个人的自卑和耻辱,就像

不堪的往事,龌龊的回忆。

 

我常想起这一生走过的路;

多么坎坷,多么艰难呐!

我是一个十足的笑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0 01:42)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

发表于《彝良文学》2014夏季卷。 

 

 鬼宅

 

 

  一

  符祥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符祥婆娘肩阔膀圆,走起路来呼呼生风。这天她从辣椒地里摘回两大筐红辣椒,原想让三儿子拉到集市上去卖的,可一进村就听人说她的老三下午随村里的船队去了汉口。老大老二都当兵去了,她还能指望谁呢。她坐在门槛上头靠着门框,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符祥这家伙碰巧也在长吁短叹,从那黑魆魆的房间里传出来,符祥婆娘郁积在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撩燃了。她一拳头砸在门板上,后背一顶门框,身体弹了起来。三两步冲进房间,指着暗处看不清的床骂道:“你挺尸啊!一个大男人,好好地整天躺在床上做什么?家里的活归我,地里的活也归我,老子欠你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