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易中天
易中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47,677
  • 关注人气:519,0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好友
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博文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2017年12月1日,易中天在北京跟三千五百名中小学老师共同探讨了“怎样阅读中华经典”的问题,这里是演讲提纲。 



  国际学校里,老师提了一个问题:



  所有孩子都摇头。

  原因很简单:

  不知道思考,是因为很多中国的学校里少有课堂讨论。过去的教育是灌输而不是启迪,学生掌握的是结论而不是方法。久而久之,当然不会思考。

  因此,我们今天要一起做题。

  总的题目是:

  这个题目太大,先做一道小题。



​


  孔子有个学生叫宰予

  宰予不按牌理出牌,常常提些怪问题。

  有一次他问孔子:



  这是一道陷阱题,因为“好人掉进井里”并非事实,只是假设。然而这个假设,又是对道德品质和智力水平的双重考验。

  不信来看回答or不跳是什么结果。



  你看,怎么回答都不是吧?

  结果,是孔子掉到井里去了。

  面对这种情况,在过去,老师会怎么回答?


  孔子当然不能这么做。要知道,他可是鼓励学生提问的,再说那时也没有课文可抄。

  那么,孔子该怎么办?

  他的回答是:



  什么叫“何为其然也”?

  说白了就是:你不能这么问。

  为什么不能这么问?

  孔子说:



  也就是说,你跟君子说话,必须实事求是。有就是有,无就是无,是什么就一定是什么,不能搞假设和比方说。当真有人不小心掉进井里,君子肯定要救。但你不能故意弄个人到井里,然后把君子也弄进去。这就是陷害

  你也不能哄骗君子,指着一口空井说有个好人在里面。等他下去了,你又看他笑话。这就是愚弄。再说救人也未必一定要跳井,还可以打110嘛!

  因此孔子说:对待正派的人,可以挑战,不能陷害;可以欺骗,不能愚弄。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就是这个意思。

  但,欺骗和愚弄,又有什么区别?

  这就要看孟子讲的故事。


  孟子讲过一个故事:



  孟子却认为,这件事没有问题。

  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欺骗,不是愚弄

  区别在哪里?

  管池塘的并未事先设局,所以尚可容忍。

  何况真正伟大的人物,内心世界都非常简单和纯净。而且越是伟大,越是单纯。他不会为自己设下心理防线,时时处处小心提防,反倒愿意像小孩子一样,傻乎乎地相信别人。君子求仁得仁,其实无怨无悔,欺骗就欺骗好了,有什么关系呢?

  愚弄则不同。欺骗不过利己,只是利用了好人的良善之心;愚弄却还要损人,哪怕仅仅是为了让他丢人现眼。这是挑衅智力,岂非更加恶劣?

  所以孔子才说:



  那么,如果去问庄子,会怎么样?


  庄子不会回答。

  为什么呢?

  因为庄子不关心道德问题。

  他关心的,是人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

  庄子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常常被理解为励志,其实不对。庄子并不认为大家都要学习鲲鹏,而是认为鴳雀它们不该嘲笑。每种鸟有每种鸟的飞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如果嘲笑别人,可笑的就是自己

  也就是说:

  庄子管这,叫逍遥游

  因此,拿宰予的问题去问庄子,他就会说:

  如果是,庄子就会回答:


  如果不是呢?

  那就得再讲故事。

  原文是:

  所以,对于宰予的问题,庄子还可能说:

  反正,庄子不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是禅师呢?

  就更不会。


  禅宗也不关心道德问题。

  他们关心的,是如何获得最高智慧

  最高智慧在禅宗那里叫般若。这两个字要读如波惹,不能读成班弱。般若的意思是成佛所需的智慧或觉悟,也叫涅槃之道菩提智慧

  智慧不能传授,成佛要靠自己。

  所以,禅师回答提问,往往文不对题。

  不妨来看几段问答。



  请问,这是回答了呢,还是没回答?

  当然是回答。

  答案就是:

  不可说,怎么学?

  自己觉悟。

  不妨再看一段问答。

  因此,拿宰予的问题去问禅师,他就会说:


  如果你说“我不会”呢?

  他就会说:我更不会。

  各位老师,刚才我们做了一道题,同一道题有三个答案,现在来复习一下。


  哈哈,哪个是标准答案?

  都不是,而且没有。

  这并不奇怪。因为哲学的意义并不在于提供标准答案,只在于教会我们如何思考

  诸位!我们知道,当老师的有三个任务:

  传授知识是最基本的。但是我们要记住,知识不可穷尽,没有谁能够掌握人类所有的知识。而且知识虽然是力量,却未必一定是推动力,也可能是摩擦力。这就像电脑,只有数据没有程序,就不能启动。数据太多,还会死机。

  所以,有知识还要有方法。知识是数据,方法是程序。有了方法,知识才是有用的。

  只有知识没有方法,那叫字纸篓。

  最高级的程序是智慧,智慧就是能够自己设计并且生成程序的程序。但是这很难。因为知识可以传授,方法可以示范,智慧只能启迪。能不能获得智慧,全看每个人自己。

  禅宗把这个过程称为传灯

  启迪智慧的办法是做智力游戏,而最好的智力游戏是阅读经典。而且,只有以游戏的心态去阅读经典,才能真正获得智慧。

  为什么呢?

  原因有三个:

  所以,我和漫画家慕容引刀创作了一套书:

  这套书一共 6 本:

  全套168元,网店打折后只售一百多元。

  正所谓: 


拿得动,买得起。

有意思,好送礼。


○ 现场3500名教育界人士关注《中华经典故事》


12月1日已正式上市,当日迅速跻身当当畅销榜,当当网搜索:“易中天中华经典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今天是重阳节。整理了一篇旧文,谨以此献给老年朋友,以及一起终将老去的人们。


  人生好比文学。少年是春天的歌,老年是秋天的诗。

少年在春天里放歌。这是他们的季节,是他们天真的、烂漫的、稍纵即逝和永不复返的花季。那时,天特别蓝,树特别绿,云彩特别白,花儿特别红,自己的嗓音也特别嘹亮。此时不唱,更待何时!



  接踵而来的初夏是属于青年的。

  那是这样一个季节:初恋的情绪变得成熟或被催熟,美好的理想变成现实或被击溃。事业和爱情时而浪漫时而实际,流溢成一篇篇可圈可点的散文。有些儿支离破碎,如梦如幻,想起来恍如隔世又近在眼前。



  然后就是艰苦奋斗的中年。

中年由充满戏剧性的小说情节构成,是悲喜交加的苦乐年华。它有着盛夏的激情和喧嚣,欢乐和烦恼,可能还有风雨和雷暴。当然,也有着汗水淋漓和硕果累累。掩卷沉思,竟是千头万绪,百感交集。

  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雁去叶飞,桔红穗黄,天高云淡,风静潮平。



秋天到了,诗的季节到了。

  秋天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的,然而又是何等地充满魅力。秋日的和阳不再光彩夺目不再火热骄人,暖暖地只是一片温情。秋日的田野不再燥动不安不再生机勃勃,静静地只是一片收获。秋日的林木不再满身披挂不再密不透风,默默地只是一片质朴和本真。

老年就是秋日的和阳、秋日的田野、秋日的林木,是秋天绵长、醇厚、丰富、深沉的

  秋天的诗是人生的体验和领悟,是一种因太多的阅历而淡泊超脱的境界和情怀,是一种坦然面对生死荣辱的人生态度。有谁比老年人更能拥有这样一份体验和领悟、境界和情怀呢?在走过了人生的沟沟坎坎,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之后,面对秋日硕果和冬季将临,金钱、名誉、地位、享受,这些世俗的追求已不再有意义,也不再值得萦怀。

  然而生命的价值却会空前地凸现出来

  因此,老年人就有可能更接近生命的本真,就像秋日的天空格外澄明。



  这种纯净和澄明正是诗的品格。

  所以,诗总是天然地属于少年和老年。少年的纯净来自天真,老年的澄明则来自超脱,正如青年的浪漫来自热情,中年的丰富来自执著。

  天真可贵,热情可爱,执著可取,超脱可敬。

  超脱不仅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人生智慧。因为智慧,所以用不着喋喋不休;因为超脱,所以犯不着愤愤不平。有智慧垫底的豁达超然,有如一潭秋水,波澜不惊,清澈见底,却又深沉厚重,韵味无穷。

  老年应该是这样的诗。

  老年能够成为这样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31 10:13)
标签:

杂谈

​



  元丰七年(1084)七月,宋神宗命令黄州团练副使苏轼移往汝州(今河南省汝州市)。苏轼上表谢恩,同时请求在有自家田产的常州居住。得到批准后,已自称东坡居士的苏轼便从黄州顺江而下,在前往常州的途中路过金陵。

  听说苏轼来了,王安石十分高兴,穿着便服骑着毛驴前往码头见他。东坡也不戴帽子出船迎接,笑着说:



  王安石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请他同游蒋山。这一游就是好几天,两人谈古论今,说诗参禅。事后,王安石叹息着对其他人说:



  这是实话。

  而且,苏轼是,王安石和司马光又何尝不是。




  现在看来,从仁宗到神宗,真是群星璀璨的时代,这三人则是群星中的巨星。司马光有《资治通鉴》传世,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更是以其在文学和艺术各个领域中的卓越成就,成为两宋文明的骄傲、标志和象征。


○ 司马光手书《资治通鉴》残稿。该残卷是司马光唯一传世的《资治通鉴》手稿,为一份提纲,上面有司马光修改的痕迹。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 王安石千古绝唱《桂枝香·金陵怀古》

○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墨迹素笺本,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是苏轼在被贬黄州的第三年寒食节时作,在书法史上影响很大, 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


  更难得的是,他们不但才华横溢,而且人品极佳。元祐元年(1086)四月初六,王安石病逝江宁。当朝宰相司马光重病在床不能上朝,便写信给副宰相吕公著说:



  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接受了司马光的建议,追赠王安石为太傅。苏轼则利用执笔起草制书之便,给他的这位老对手兼老朋友,以极高的评价:



  有如此朋友和政敌,王安石可以含笑于九泉。

  耐人寻味的是,死后赢得司马光和苏轼如此敬重和好评的王安石,得势时对他们俩却极尽排挤之能事,甚至视司马光为害群之马,苏轼为乱政之人。比如熙宁二年八月神宗问起对苏轼兄弟的看法,王安石的回答便是:



  王安石为什么会这样?嫉贤妒能吗?

  不,政治挂帅


  的确,在王安石那里,政治立场、政治态度和政治路线是第一位的,甚至可以决定对一个人的道德判断。

  至于二者之间的关系,则可以按照“中国式逻辑”来推定——


  这道理看起来很顺,可惜反过来也一样——


  总之,怎么判断都是小人。请大家想想,这种逻辑,是不是很荒唐?

  岂止荒唐,还会制造冤案

  王安石正是这样做的。变法之前他就对神宗说,尧舜之所以是尧舜,就因为能够识别小人与君子,并将那些凶贼统统诛杀。结果怎么样呢?被指控为凶贼的竟是忠诚而友善的富弼,司马光、韩琦和苏轼等人则被指控为流俗。

  这种手法,王安石可以用,反对派也可以。



  比如御史中丞李定,几乎一开始就被定性为小人,证据是他居然不为母亲仇氏披麻戴孝。然而实际情况是,李定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仇氏所生,岂敢服丧?没错,此人在乌台诗案中的表现堪称邪恶,却不等于他可以或应该被冤枉。



  还有章惇。此人是跟吕惠卿等一起被《宋史》列入奸臣传的,证据之一是“从不以官职私授所亲”。他的四个儿子进士及第,三个都交给吏部公事公办,打发到州县任职,只有老四安排在京做了小官。如此“不近人情”,当然是奸。



  呵呵,这样不以权谋私的奸臣,还真没见过。

  御史中丞刘挚的弹劾状也很可笑。他说,章惇明明知道免役法祸国殃民却坚持己见,无非是怕以后见了王安石不好意思,因此宁可辜负朝廷。好嘛,吕惠卿反目为仇,你们说他奸;章惇始终如一,也说他奸。那么请问,如果想做一个忠臣,又该怎么对待王安石呢?装作不认识吗?



  诸如此类,实在不值一驳。



  不过,最疯狂的还不是章惇,而是蔡京。此人堪称大名鼎鼎,读过《水浒传》的都会说他是奸臣,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原本是司马光的党羽。元祐元年(1086)二月,司马光下令五天之内恢复差役法,人人都说时间太紧,只有开封知府蔡京如期完成任务。司马光大喜过望说:



  然而怎么样呢?蔡京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们知道,北宋倒数第二个皇帝徽宗,跟哥哥哲宗一样也是反对元祐年间之政策的。他甚至发明了“元祐奸党”的称呼,将反对新法恢复旧章的人统统列入黑名单,用他著名的瘦金体书写出来,刻成石碑,叫元祐党籍碑。上了榜单的人全都受到迫害,某些人如苏轼的著作还被焚毁。



  这份黑名单,便很可能是蔡京炮制的。后来,他又利用职权将人数扩大了两三倍,位居榜首的就是司马光。  


  这当然足以证明蔡京之奸,却也同时证明道德其实与政治无关。政治讲的是立场,道德讲的是品质。品质好的可以有不同立场,比如王安石和司马光。那些立场坚定的人尽管会被骂作奸臣,却其实大多没有道德问题,比如章惇。可见除见风使舵者外,立场的选择其实无关乎道德。

  改革也一样。改革与政治有关,与经济有关,甚至与技术有关,唯独与道德无关。比如司马光认为,国民经济是个常量,理财就是与民争利。王安石却认为财富是变量,理财是要把蛋糕做大。那么,究竟是常量还是变量呢?这当然是学术问题,跟道德风马牛不相及,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又比如,苏轼认为,免役和差役各有利弊。差役法的问题是,农民和市民要到官府服劳役,势必影响生产。免役法用劳役货币化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却给了官吏横征暴敛的机会,害得民众没有钱用。前一个问题是根本性的,后面这个是技术性的,因此苏轼不建议废免役、行差役。

  显然,这是科学的分析。解决办法则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讨论,实事求是地进行修正和改良。司马光却偏要做道德判断,还执迷不悟,便只能坐失良机,让人扼腕。



  泛道德论和唯道德论,是不是很害人?

  实际上,改革有稳健和鲁莽,聪明和失策,也有得力和懈怠,因此有成功和失败,却没有道德不道德。为改革措施贴上道德标签,只会断了听取意见进行调整的后路。

  这也是给我们现代人的启示。


《易中天中华史》——中国高端历史读物第一品牌,中华史品类全网销量第一,已有6254712位知识型读者拥有。


The Spirit of Chin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易中天说《军师联盟》:废了《三国演义》就能成功


  不可否认,纯粹以文学创作的眼光看,《三国演义》无疑是成功的。标志之一,就是其中许多故事脍炙人口,甚至成为耳熟能详的成语,千古流传经久不衰,比如借东风、空城计、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这些故事,包括草船借箭和三气周瑜,都是罗贯中的虚构而非历史的真实。周瑜甚有雅量,根本气不死;诸葛亮心眼不小,犯不着也不会去气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不是别人,正是罗贯中自己或者毛宗岗父子。

  可是大家都说好看。

  这就没办法了。

  因为对于小说和戏剧,好看是第一位的。

  《三国演义》好看的,也都是虚构部分。

  这说明什么呢?

写历史小说和历史剧,不要怕虚构。

  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指鹿为马,也都是可以的。比如庞统献连环计,关羽在华容道放走曹操,历史上就连影子都没有。但他们的命运结局没改,因此无碍。

正史留下的空白,正是自由想象的空间。

  创作三国戏的人也一定要有这样的观念:



  在古代历史小说中,《三国演义》独占鳌头,没有哪个什么“演义”可以望其项背。根本原因,就在于经毛宗岗父子处理过的《三国演义》有核心价值观。

  价值观也简单,只有两个字:



  但,这个价值观却是恒定的,贯穿始终的。因此它的开篇就一定是“宴桃园豪杰三结义”,关云长也一定得过五关斩六将,尽管曹操根本就没有阻拦过他。

  纲举目张。有了恒定的价值观,就能统揽全局。

  虚构的故事,也顺理成章。


  忠义之害人,也许得另写文章。

  简单地说,宋江和李逵就是被这价值观害死的,南宋以后中华文明不再具有先进性和优越性也有它的责任。实际上,讲忠义就是要否定扼杀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岂能有利于我们民族?

  我反对读《三国演义》,根本原因在此。


  由于时间不够,我只看了《军师联盟》前24集。总体感觉,是除了片名,编剧、导演、演员、摄像、场景和服装道具等等都很棒。比如曹操盔甲的空镜头就用得极好,透过杨修囚车的木栏拍司马懿也是上乘的构图。

  这说明剧组很敬业,很用心。

  戏也好看,这一点观众应该有共识。


  历史剧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处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军师联盟》值得肯定的一点,则是没有把曹操与朝中反对派的斗争,简单地写成权力斗争,而是定位为路线斗争,也就是陈寅恪先生指出的:曹操代表之寒族法家与袁绍等人代表之士族儒家的斗争。这就保证了该剧品味的不俗,也比一般的宫斗戏高了一个档次。

  在此前提下,对历史人物的定位基本准确。尤其是曹操形象的塑造,无论编剧还是表演,都已经超越了包括《三国演义》在内的几乎所有相关作品,目前无人可及。略显不足的是没能表现出曹操性格的复杂性。但由于该剧一号人物并非曹操,所以不能苛求。

  小细节也做得用心。编剧甚至特意将曹操称孤安排在他当了丞相之后。其实按照汉制,封侯即可称孤,别人则尊称他为君侯,自称和尊称都与丞相官职没有关系。如果要突出这一变化,可以让别人称他为相公,曹丕称他为父相。


  这是《军师联盟》又一高明之处:以仁义替代忠义。


  为什么高明呢?

  忠义是不平等的人身依附关系。

  仁义却相反。你不仁,我可以不义。君视臣为土芥,则臣视君为寇仇。仁义是平等的,至少是对等的。

  这就更接近现代文明,却又符合传统文化。

  结果,曹丕立仁义木的那场戏就拍得相当精彩。 


  《军师联盟》对荀彧的理解和定位原本是准确的,符合历史的真实。他就是因为不赞成曹操封魏公而死,跟立储的事毛线关系都没有。当然,如果剧情需要,让他卷进夺嫡之争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一来,就不该出现空食盒。这在逻辑上说不通。后来荀攸站在大理寺门前也莫名其妙。荀彧的真正死因当时一定讳莫如深,所以正史才语焉不详。再说曹操也没有明令赐死,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荀攸又讨什么公道,要什么清白?跟交心那场戏也对不上啊!


  忘了是在哪集,反正挺前面的,司马懿已经在预告将来要跟诸葛亮唱对台戏。这在编剧是埋下伏笔,但在历史则全无可能。诸葛亮和司马懿都不是网红,他们岂能相互知晓并视为未来的对手?即便从《隆中对》到《出师表》,也足足有二十年呢!司马懿竟能如此未卜先知?

  这个伏笔是定时炸弹!

  我最担心的也是他们重蹈造神运动的覆辙,这方面罗贯中的装神弄鬼已经太多了。实际上诸葛亮比曹操难写得多。曹操过去被妖魔化和污名化,还其本来面目就足以让人耳目一新。诸葛亮却是坐在神坛上的,你怎么把他请下来?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军师联盟》充其量也就是一部好看的古装戏,离超越《三国演义》还远着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易中天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易中天

分类: 人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