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妈妈说
亲爱的女儿,看到你一天一天正在长大,我既欣喜又恐惧。我很高兴你是一个女孩,因为你的生命注定会是一场花开;但我更恐惧你是一个女孩,因为女人的生命太神秘太沉重,你会渐渐遇到很多很多困惑,尝到很多很多滋味……所以妈妈决定在这里和你探讨一些话题,有关女人的烦恼与欢欣。这是你的成长,更的妈妈自己的。
个人资料
玲珑与麦娅
玲珑与麦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145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2012-09-13 10:50)
标签:

育儿

天刚朦朦亮,妈妈走出办公室,疲惫的影子被月光拖得老长。

黎明的天空是一种鸽灰色,东方有浅浅一抹绯红,地平线看不到,被层层叠叠的楼群遮档住。有轻风从楼宇中穿过,微凉。

这是清晨五点半的北京,城市依然在沉沉酣睡中。静,恍惚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我没有叫出租车,而是沿着长安街慢慢走着。加班整整一夜,身体已经极度疲惫,可大脑极却亢奋得吓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3 10:44)
标签:

育儿

亲爱的啦啦,你一定听说过一个词“找乐”。

可是妈妈告诉你,快乐不需要去找,它到处都是,如果——你能够感悟得到。

今天中午我照例去楼下大食代吃工作餐,大食代是王府井区域办公楼的地下餐吧,人多餐少,环境一般,服务一般,饭也很难吃,可生意却好得要死。可以说,妈妈每天中午几乎捏着鼻子吃下那些食物的,连吃带气,也只混个半饱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5 07:52)
标签:

育儿

                         

    啦啦:

就在打开电脑之前,妈妈刚刚做了一件蠢事:你的妹妹美美提出要喝白粥,于是我便放下工作,到厨房里去熬粥。我先是搬出白砂锅,舀了一些大米进去,这时候我犹豫了一下,到底应该舀多少?是二勺,还是三勺?接着我注入清水淘米。这会儿我又拿不定主意了,应该留多少水合宜?是锅体1/3,还是一半?然后我开火煮粥,当然先是大火煮,然后才是文火慢慢熬,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看着米汤慢慢泛着水泡,我放心回到书房继续写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1 18:13)
标签:

育儿

               

亲爱的啦啦,你是否注意到,临走时,妈妈送给你了一只行李箱。

是棕色的,上面有一只维尼小熊,不大不小的中号,专门适合一个少女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亲爱的啦啦,最近我参加了一场高级化妆品发布会,来了很多明星。不过明星没有让我惊奇,惊奇的却是化妆品公司市场部的姑娘们。她们清一色近 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6 12:54)
标签:

杂谈

惊悉,吴冠中走了!

今年开春采访吴冠中,音容笑貌尤在眼前。

吴老已经91岁了,清瘦而矍铄,没有丝毫生命之烛将近的感觉。他住在方庄一幢普通的公寓楼里,顶层,看电梯的人竟然不知道咫尺间竟然有这么一个大人物的存在!

吴老的房间里好温暖,有很好的阳光洒入,有很多绿植,欣欣向荣。阳台上苍老的蜡梅开了花,梅香高远。夫人也已经耄耋之年,满头华发,躺在沙发里。吴老解释,夫人长期脑血栓,躺着会降低脑压,会舒服一点。他自己也已经很老了,还亲自照顾夫人,端茶递药,小心翼翼地搀扶她坐卧起居,每天下午总要拔掉电话线,因为夫人要午休的。言及夫人,即便耄耋之年,他的眼中依然有浓浓的怜爱,浓浓的悲情!

他是不舍的啊,但是谁又阻拦得了时光的车轮?分手在即,只好惺惺相惜,分秒相伴。来生,又不知道是哪一种劫数了。于是,那属于91岁老人的爱情,真是一种幸福的伤悲!

他却先去了。他自己没想到,夫人应该也没想得到,我们都没有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6 12:01)
标签:

杂谈

她是“剩女”。

今天,狡猾的网民根据年龄把“剩女”分为三大类:剩斗士——必剩客——齐天大剩。如果这个分类成立,那么她应该暂属“必剩客”,“齐天大剩”正在不远处向她猎猎招摇。

我们是在西藏回京的火车上认得的。看腻了可可西里的荒凉单调,我们便把从西藏淘来的破铜烂铁互相展示。她睡在我上铺,一翻身跳下来,把数码相机打开给我看,从成都到拉萨,几千张美图,玩疯了。

她去了止贡梯寺,有幸拍到“天葬台”,“腥耗耗的”,她皱着眉头说。我毛骨悚然。

本以为她是资深驴友,没想到却仅入门级。头次旅行便大手笔,滇藏线自驾游,行程数千公里,耗时大半个月。

令我惊讶的是她出行前的准备:在保险公司投巨额意外保险,把存折、银行卡、有价证券、房产证等全部证件收拾打包,交给信任之人保管……

“人随时可能遭遇不测,所以我时刻准备面对一切。”她说。

我匪夷所思地望着她:时尚、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5 15:35)
标签:

杂谈


     又认识到了一种野花,萱草。

“萱”这字,真是好听。楼下有个小女孩名“萱萱”,妈妈解释,萱,是忘忧草。希望女儿一生无忧。

其实,萱,还有另一层含义,是母亲之花。萱草,在古代中国,好比西方的康乃馨,是献给母亲的花。

《诗经·卫风·伯兮》曾说:“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这里的“谖草”便是萱草了。古人说,我可以到哪里去采一枝谖草花,种在母亲住的北房前,让母亲乐而忘忧呢?

朋友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战国时期,一个游子远行,临行前,母亲在门前种了一片萱草,日日精心浇灌,以寄相思。十数载孩儿返回,母亲已经仙逝,唯有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6 17:09)
标签:

杂谈

见到周云蓬。

我应该算是落伍了,最近一段才听到周的歌。他的歌显然是不讨好的,不能做为佐料或者背景的那种,必须放弃手头一切杂事,专心致志地听。

乐评说,他用刺痛人心的高音击中刺痛人心的现实。的确如此,听着听着,会慢慢心疼。

窗外雪下得好大,好冷。窗内周云蓬慢慢弹着吉他。很粗糙,坚硬,经年的颠沛。

弹累了他就读书,不是读,是听。把书下载到MP3里,按下播放,静静地听。

他是个盲人。

我对他说起马丽,那个舞蹈《牵手》的女孩,她断了一只手臂,但能跳出那么美好的舞蹈。她和男友住在一起,和任何一个女孩一样,她照顾他,用一只手臂为他洗衣,为他包饺子,还可以扎出漂亮的发型。曾经,她悄悄对我说,有时感觉人有两只手臂真是浪费啊,因为一只手臂完全可以应付一切。

周云蓬大笑起来,说得好!

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即便看不见,你走遍数十座城市,游吟弹唱,甚至还成为“青年领袖”?

不是的,当然还是看得见好。起码,我摸不到雪山的身体。

有人说太可悲了,这个社会的荒诞却我们看不见,最终需要一个瞎子来提醒。

“看”只需要眼睛吗?很多种“看”可能更要脑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8 13:32)
标签:

杂谈

Kitsch,这个词是从《亲爱的安德烈》里看来的。

安德烈十四岁时,龙应台因公离开。再次回来,儿子18岁了,坐在桌子一边,手握着一杯红酒,眼神略有些“冷”地看着妈妈。

儿子长大了,妈妈不认识了。

龙应台真了不起,为了彼此“认识”, 硬是花费整整三年与儿子通信,试图用这种方式重新回到幼时“亲密无间”。几十封信件我从头到尾细细读完,感觉有些泄气。说到底,母亲依然没有认识儿子,儿子依然对母亲不屑。

他们的确都在努力,但这种努力有点白费。

读过龙的《目送》,认同她的结论,一个人的成长,便是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然而事实上,象所有文艺女性一样,龙的理论依然停留于纸上。她与儿子漫漫三载的通信其实便是一种“追”。

有一个事实是铁定的,父母与孩子不可能彼此“认识'。每个人都过好自己,便已是最好的方式。

是不是有些遗憾?血乳交融,舔犊深情……

是的。可这是无法抗拒的自然法则。

更何况,母子两人私密的通信发表在影响力巨大的报纸上,是交流,也是发表,文字注定无法摆脱粉饰。这样的信件,真的贴近内心?我怀疑。

相比之下,安的信更真实。或许他把自己看得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