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iyi01831sh
yiyi01831s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6,024
  • 关注人气: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1930年代外滩公园

徐家汇教堂旁的外国父子

宝山路横浜桥

宝山路鸿兴路岔口,当中为警察纪念碑

北京东路码头

大新公司(第一百货)东南面

德、美等国领事馆外部景观

东门路码头

东长治路上的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大楼

杜公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外滩(1893年)

外滩(从通商银行向南看)

文庙

洋泾浜天主教堂

英国领事馆

英国领事馆

英国领事馆一角

英国总会(1893年)

枕流公寓

正在建造的海关大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欧战纪念碑前
欧战纪念碑前的花圈

纪念碑落成典礼

清末外滩从北京路南望

清末在怡和洋行门前南望

上海摩尔纪念教堂塔上晾晒衣物

上海电话公司士兵与沙袋

圣约翰大学

苏州河和邮电大楼

太古洋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法租界巡捕房前

俯瞰外滩爱多亚路口

国会大厦(光陆大戏院)

虹桥疗养院

湖心亭

静安寺

南京大戏院

鸟瞰林森公园(今襄阳公园


纽约的国家城市银行

百老汇大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北电报公司和亚细亚大楼

爱多亚路江西路西望

百老汇大厦和苏州河

 从德华银行门口北望

从外滩气象台南望

从新都饭店北望

从英国总会门前北望

第二代外白渡桥

第一代海关

法租界(可能是今襄阳公园附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滚地龙·

杂谈

蕃瓜弄

分类: 杂谈

图为蕃瓜弄航拍图,红圈处大致就是当时“滚地窿”展示区。
进入到1980年代后,蕃瓜弄除了增加了儿童乐园,基本上就没什么大的变化了。

选自1986年3月25《新民晚报》

图为1980年代的蕃瓜弄

图为1980年代的蕃瓜弄

图为1990年代的蕃瓜弄

图为坐落在蕃瓜弄小区内的蕃瓜弄小学(1990年代)
到了1990年代末,蕃瓜弄进行了“平改坡”改造。原先的平顶房上盖上了大屋顶。

图为“平改坡”后的蕃瓜弄
今年,为了配合上海北横通道的建设,蕃瓜弄东面(靠近南北高架)的八幢楼房被拆除了。

图为2017年蕃瓜弄小区航拍图

图为被拆的蕃瓜弄东面一排房子
这次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先后2次去了蕃瓜弄小区,发现原先具有教育意义的“草棚简屋” (市文物保护单位)已经拆除。只是在东面的围墙上,挂上了10多张有关蕃瓜弄变迁的图片。虽然,我们还能从这些图片中了解到从“滚地窿”到工人新村变迁史。但是,其震撼力已远远不如当年的实物展出。

图为蕃瓜弄小区蕃瓜弄历史变迁图片墙
蕃瓜弄作为建国后上海第一个旧区改造项目,是当年标志性的工人新村。然而在与时俱进的年代,50多年前的建筑,现在看来有些破旧不堪。合用的煤卫设施也给居民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对比现在建造的新型住宅,两者的落差可想而知。如何合理地对这些老建筑进行改造,成为了解决这些居民生活困难的当务之急。千万不能让蕃瓜弄成为新时代的上海居住条件最差的工人新村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蕃瓜弄

滚地龙·

杂谈

分类: 杂谈
蕃瓜弄的这次改造,还做到了拆迁与安置的就地平衡,所有的拆迁户全部按户原地安置,不仅符合节约用地的原则,也达到了提高土地使用率的要求,为以后上海中心城区尤其是人口密度较高地区的旧区改造积累了经验。 蕃瓜弄改建以后,成为当时闸北乃至上海的标志性地标之一,几十幢五层楼的新工房,在那时的沪北地区也算是“高层建筑”群了,媒体的关注、世人的羡慕,让原本窘迫的蕃瓜弄 居民着实自豪了好多年。《人民画报》对此特地作了报道。


选自1965年第10期《人民画报》

为蕃瓜弄劳动人民新建的居民大楼
当时,作为对外开放、供人参观的蕃瓜弄,在小区的北面,还特意保留了18间“滚地龙”,作为新旧社会对比的教材,成为人们“忆苦思甜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不但要接受中小学生参观,还要接待好多批来自亚非。
1972年,为了批判林彪的“国富民穷、今不如昔”的反动思想。蕃瓜弄成为了新旧社会对比的最好场所。我当时还在幼儿园,也被组织到蕃瓜弄,去接受“忆苦思甜”教育。记得当时我们还去了中山公园,参观泥塑收租院的展览。
下面是一组反映1972年,蕃瓜弄居民生活的照片

图为1972年的蕃瓜弄

图为蕃瓜弄设立的合作医疗站有6名医务人员,他们遵照毛主席关于“预防为主”的教导,深入居民家庭,积极进行疾病防治工作。

图为解放前,两代住在破草棚的老工人王福清一家,搬进了宽敞、明亮的蕃瓜弄新村。

图为退休工人王福清的一家。王福清在旧社会讨饭、拉人力车,颠沛流离,饱受痛苦,现在他是蕃瓜弄里弄党支部委员,积极参加街道的各项社会工作。

图为老工人王福清在保留下的破草棚前,向少年儿童讲述蕃瓜弄居民在旧社会的苦难生活。

图为住宅区里设有幼儿园,职工们上班后,他们的孩子可以受到很好的照顾和教育.
1972年,意大利著名导演安东尼奥尼应邀来中国拍摄纪录片《中国》,他特意把蕃瓜弄作为一处拍摄的地点。

图为蕃瓜弄工人住宅区一角。孩子们放学后,在院子里做游戏。图为蕃瓜弄小学的学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蕃瓜弄

滚地龙·

杂谈

分类: 杂谈
1963年1月,市人民委员会召开会议,传达市委指示:“今后上海市的住宅建设,要结合棚户改造,结合市中心主干道拓建,与改善市容同时进行。”随后,副市长曹荻秋、李干成到蕃瓜弄现场视察,要求在当年3月拿出改造规划,报市里审批。中共闸北区委、区人民委员会按照市领导的要求,立即着手对蕃瓜弄旧区改造进行调研规划,并在规定的期限里将规划上报市有关部门。

图为改造前的蕃瓜弄

图为上海市闸北区蕃瓜弄改建规划设计介绍
规划获得批准后,又于6月份成立了由副区长丛树荫为组长的蕃瓜弄拆迁改建工作组,专门负责拆迁改建工作。当年的拆迁工作成效非常显著,居民也非常理解支持,短短三个多月,边迁边拆,就腾出了场地。当时发给居民的拆房补偿费总共 17.6 万元,人均20元人民币。当时,承建新蕃瓜弄住宅楼工程的是上海市建筑工程第四公司401工程队,他们接到任务后,及时进场工作,于当年10月12日正式动工兴建全新的蕃瓜弄。

选自1963年10月13日《新民晚报》

选自1963年12月21日《新民晚报》
选自1964年3月21日《新民晚报》
1964年7月,第一期新工房竣工,部分居民欢天喜地搬入新居。上海的众多媒体报道后,更是引来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
选自1964年7月16日《新民晚报》

图为第一批搬入蕃瓜弄新居的家庭196512月,第二期新工房竣工,蕃瓜弄共建成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五层楼房 31幢,安置入住居民19648771人,是本市第一个拥有五层楼房的工人新村蕃瓜弄的这次改造,共拆除棚户简屋2.69万平方米,使一个原来棚户简屋密集、公共环境很差的平民居住区,变成一个建筑整齐、绿带环绕、环境优美、生活方便的新型工人住宅区。
图为刚刚建成的蕃瓜弄工人住宅 图为刚刚建成的蕃瓜弄工人住宅
图为新建的蕃瓜弄五层楼公房沿街还有小花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滚地龙·

蕃瓜弄

杂谈

分类: 杂谈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建造了很多工人新村,其中蕃瓜弄就是一个极具代表意义的工人新村。
图为蕃瓜弄大门
蕃瓜弄位于沪宁铁路线的南面,共和新路旱桥的西面。这里过去是吴淞江的河道,明朝吴淞江淤塞这里开始形成低洼地带。清朝中叶,有江淮及黄泛区灾民来垦荒定居。1902年,浙江海宁新昌旅沪同乡在今蕃瓜弄的东北角建海昌公所。

图为1918年地图姚家宅是这个片区的地名,蓝色框内为今蕃瓜弄大致位置,红框内为当年海昌公所。
1908年,沪宁铁路建成,原闸北区铁路沪宁以南地区,人口开始聚集。成为了华界较为繁华地带。至日军侵华前夕,姚家宅(今蕃瓜弄地区)有致富里、锦裕里、如意里、吉庆里等里弄17条,并有通河布厂、大中烛皂厂和颇多的商店等。1937年八一三日军轰炸闸北,姚家宅被夷为平地。后来,这里成为了难民集聚地。
关于蕃瓜弄名称的来历,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一二八、八一三两次战争中姚家宅成为一片废墟。战后姚家宅(今蕃瓜弄地区)陆续形成一个棚户区,由于当时荒芜的空地还不少,最早到此居住的棚户居民便在空地上垦荒,大多数种植饭瓜以代口粮。有一次在种植的饭瓜中长出一只头上突出两只角的大饭瓜,看上去有点像龙,于是有的穷人家孩子生了病到这只瓜的面前去烧香,后来侥幸病好了,传扬出去,香火越来越盛,称为“饭瓜龙”、“饭瓜菩萨”。一个流氓利用群众这种迷信心理,还造了一座饭瓜庙,聚敛香火钱。蕃瓜(饭瓜,又称南瓜、番瓜,番与蕃字通用)龙(弄)也就因此得名。
解放前的蕃瓜弄人称滚地龙(滚地窿)。这是一个像形名称,原名“窑棚”,属于草棚中最低劣的一种。它没有屋顶与墙壁之分,用竹片做骨架,形成一个半圆形,上面盖上破芦席、破麻包,一头用破物堵住,另一头挂上破草帘或破布做门,就成为“房子”了,滚地龙都很矮小,人要爬着进出,里面没有桌椅床铺,是由稻草、芦席和破棉絮组成的地铺。就是这样狭小得无法转身的地方,经常要挤上五六口人。

图为当年蕃瓜弄里“滚地窿”遗迹(正面)

图为当年蕃瓜弄里“滚地窿”遗迹(背面)

图为当年蕃瓜弄里“滚地窿”遗迹内景
解放前这片“滚地窿”面积约100亩左右,住着1.6万余人。其中半人高的“滚地龙”占63%,是上海人口密度最高的棚户区。我们从这张1948年蕃瓜弄地区航拍图上就可以看出当时“滚地窿”的密集层度。

图为1948年蕃瓜弄地区航拍图,红线范围内为今蕃瓜弄区域
解放后,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包括蕃瓜弄在内的贫民住宅区的生存状态非常关心。1950年,上海市第二届人民代表 大会第一次会议就通过了《改善工人贫民住宅区环境卫生的决议》,开始了对棚户简屋地区的环境改造。蕃瓜弄也同其他棚户区一样,通过加固危屋、清除垃圾、填埋弹坑、辟建道路和铺设下水道,开辟火巷、接通电源、装设路灯,建起了公用给水站和公共厕所等,并陆续支持鼓励居民拆除“滚地龙”,翻建起一间间矮平房。这些房屋,起先大多用竹片编墙,用芦席和稻草盖顶,竹篱笆墙上抹上黄泥,涂上石灰水,比起原来的“滚地龙”,要干净敞亮多了。

图为1950年代的蕃瓜弄

图为1950年代的蕃瓜弄
以后,又鼓励有条件的人家,翻建起砖瓦结构的平房,进一步改善了居住条件。到 1963 年,蕃瓜弄 1965 户居民,新建茅草屋1238户,木简屋474户,竹简屋178户,砖瓦楼房16户,“滚地龙”渐渐绝迹。住在蕃瓜弄的居民也通过文艺方式,表达他们翻身当家做主人的喜悦心情。

选自1959年7月22日《新民晚报》

选自1959年8月21日《文汇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13 07:58)
标签:

张江

杂谈

分类: 上海街道、乡镇
2011年12月,张江镇再次评为全国文明村镇。

选自2011年12月21日《文汇报》
2013年3月,张江镇机关和孙桥小学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单位”称号。

选自2013年3月22日《东方城乡报》
2015年9月,张江镇被命名为“国家卫生镇”。

选自2015年9月15日《文汇报》
2015年上海开展“五违四必”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张江镇在拆违和环境治理上取得了优异成绩。


选自2017年5月3日《文汇报》

张江镇也是著名的体育之乡。

1994年张江镇获得第二届上海体育明星乡镇。


选自1994421日《文汇报》

2008年,张江武术队获得第三届香港国际武术比赛暨健身气功展示会团体总分第一名。


选自200834日《解放日报》

二十多年来,张江的高速发展和党和国家领导的支持和关心是离不开的。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等都曾先后来张江视察、指导工作。

图为2000年5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视察张江高科技园区

图为2001年4月17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视察张江高科技园区.

图为2006年6月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视察张江镇环东中心村

选自2006年6月14日《解放日报》
如今张江高科技园区内建有国家上海生物医药科技产业基地、国家信息产业基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地、国家半导体照明产业基地、国家863信息安全成果产业化(东部)基地、国家软件产业基地、国家软件出口基地、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网游动漫产业发展基地等多个国家级基地。
张江镇也获得了获得了国际安全社区、全国文明镇、国家卫生镇、国家级生态镇、全国村务公开民主管理先进镇等荣誉称号。
张江园区因张江镇而得名,张江镇因张江园区而出名。张江已经成为上海科技的一张名、张江已经成为文明、美丽、宜居生活的典范。祝愿张江园区和张江镇比翼双飞,成为上海发展的新高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