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言
一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7,111
  • 关注人气: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噶玛巴千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2-07-23 22:45)
标签:

杂谈

小时候记过好多名人名言,现在只剩一句康德的:“世上最让人震撼和敬畏的是我们内心的道德准则和头顶的星辰。”事实证明大脑自动筛选下来,这原来就是我的世界观。

关于时间。毕竟人类的时间换算来源于天文历法和日月星辰的规律,从古代的玛雅文明到现在的公历农历各种历,你看现在是公元2012年7月23日22:46,这都要归功于日月从来都准时上下班和相对人类的恒定。小时候参加的天文兴趣小组早上测量太阳高度,晚上拿着星空图观察各个星座的位置,至于星座学说,比如最不信星座的王小峰就觉得把人分为十二类就特别不科学,殊不知研究下来星座其实挺复杂,根据每个人的具体出生时间地点会产生一个对应的星座命盘,然后对应的命盘每个人的太阳月亮水星金星木星等等又会有百千万种变化,就跟国内的算命,也几乎都跟出生时间也就是生辰八字有关,什么紫薇星斗、八卦占卜、风水易学等等,倒推过去的理论根基还是在天文历法上,这是经验和规律的学问。比如你可以不信,但其实最终,你也无法证明他们就一定不存在。

关于空间。从我现在走到家门口需要十步,同样的距离,一只大象只要一步,一只蚂蚁需要一万步,一个细胞一辈子都移动不到那,所以空间是一种比较相对的东西。我现在北京的朝阳区、属于中国、属于地球、属于太阳系、属于银河系,属于这个宇宙,假设宇宙是一个爆炸形成的团,如果宇宙可以无限缩小的话,在宇宙中,我就如一个细胞,而对于我自己的人体来说,我大概有一万亿个细胞,所以对于一个细胞来说,我自己就是一个宇宙。霍金的《果壳中的宇宙》理论跟这个有点像。关于维度,我们平常生活的空间是三维度,平面是二维度,有没有四维、五维、六维的甚至无数维度的可能呢,当然,所以人的肉眼是看不到其他维度的,所谓的平行空间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人死后到底是不是变成鬼去另外一个维度,这就无从考证了。

关于内心。这个课题又更大了,改天再说。

我一定是知道的太多了。哈。我真的太无聊了,睡前大脑运动下,洗洗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5 23:01)
标签:

杂谈

写在吃素的六月等待零点欧洲杯赛事的这个夜晚。公元2012年的6月15日。

 

北京最近也末世情怀起来天天阴晴不定时常暴雨。一想到徐浪去世四年了,又一届奥运也将开幕。在时间的长河里又是如此弹指一瞬,过去了。

 

以前老是嘲笑奶奶尽收着一些莫名其妙东西不肯丢,没想到最近整理了些几年尘封的旧木箱,如出一辙,简直能开个莫名其妙展。今天突发奇想检查了家里的碗,不够完美的都淘汰,换上了薄荷绿的新骨瓷碗,再新换了粉色漱口杯和粉色心形皂盘。其实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搁以前大概会吃不下睡不着,但好在现在我都是以恍然大悟恍如隔世的心情看待问题,所以一切问题都不成问题。另外,这几天我决定南下看看各位,在时间长河里,挂念的情谊是最终筛选剩下的。牙齿术后十天,明天终于可以拆线。

 

Wonderful tonight.看比赛才是正经事。哦对了,我真的觉得Bigbang挺好的。(终于找到和九零后的共同话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1 15:42)
标签:

杂谈

午后觅得没听过的歌手一曲。搜别的歌附带搜出来的,《最好的时光》。结果还很好听,就换歌了。

 

我跟朋友讲,五六年前桀骜不驯的自己要是坐着时光机来看现在的我,一定会鄙视现在的我。也许是互相鄙视。生命真是奇妙。人总是无法预料全部,无法规划命运。比方始终强调个性的我也得终于承认了坏个性臭脾气终究不等于强过没个性没脾气。

 

比方我20岁以前从不跟别人说对不起,现在居然语气稍微激烈之后会考虑起他人感受。比方从前爬墙打架徒手碎玻璃窗的我现在居然可以燃香一枚对着古琴弹一下午。

 

我不确定具体有什么理由让每个人渐渐改变自己,也许真的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了。上师有本书叫《就在当下》,英文翻译叫做《The Future is now》,未来即是现在,原来是对的。细火慢炖的汤果真比较好喝,而过于突兀的香料最终还是要丢弃。一切化繁为简。最终无一物。

 

还有月底前要把长错方向的智齿拔掉。还是很怕拔牙。-___-|||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8 19:35)
标签:

杂谈

今天看到一段视频里说韩方事件是“是一个偶像的坍塌。”按照以往我会回一句“我呸,”那些头头是道的可怜人呐,那个自以为是的顶着鼠辈嘴脸的人呐,若干年后再回首一看,终将像十几年前《对话》里出现的麻花辫女人一般,成为一个可耻的笑话。

 

“世上误解你的人那么多,而我永远不会是那一个。”这句话是我在2007韩寒生日那天写在博客上的,好像至今为止依旧适用。

 

世间万物,上师噶玛巴能捞起一只掉进他茶杯的苍蝇并用棉签做心肺复苏救活它,而我们又怎能……好歹也是个生物。所以现在我居然可以对方舟子那个人升起大悲心来,想来也是一种进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3 14:38)
标签:

印度

旅行

杂谈


印度机场。著名的佛手入关处,复古出租车,荷枪实弹的警察,乔布斯依旧是畅销书。



德噶寺。第一次长这么大在一个寺庙里呆这么久的时间。噶玛巴在祈愿法会期间驻锡地。



正觉塔。在这里你能看到全球各地任何教派前来给佛陀顶礼,那棵传说中佛陀两千多年前在它下面证悟的菩提树。






印度生活。不管穷富,没有看到不开心的印度人。虽然他们的动作真是一如传说中的慢。融入他们,你就习惯了。他们都会对着陌生人的镜头笑。以及永远在安睡的狗。



瓦拉纳西,鹿野苑。几千年的时光,战争、岁月、变革没有改变它的摸样。里面还真的有鹿。它们爱吃胡萝卜。



恒河。有亲眼看到印度人涂满肥皂跳进去,当然我们是去完成一个西藏的年龙上师的遗愿,把他的骨灰撒进恒河。很奇怪它的水还是很清。我挖了些河边的沙子回来,它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玛哈嘎拉曾经修法的山洞和另一棵有名的佛陀呆过的树。猴子有点凶。路过印度的田园风光,以及扎堆的乞丐。



印度门,和带着旧殖民气息的旧德里。红堡对面的集市真的有在头上顶三个大箱子的印度人。



德里的西藏村。流亡的藏人在德里的聚集地。到处都是敏感词。偏安一隅的小镇,有着好吃的藏餐,便宜的藏饰,颜色艳丽的毛毯,墙上挂着当地的选举海报。



国家博物馆。一如印度人随意的风格,2世纪的珍贵雕塑像都没有任何罩子,可随意抚摸。绘画和古代器具充满了童话和想象力。可见他们从古至今都不是一个严肃的民族。

 


真是好想念菩提伽耶越南庙的狗狗,它叫西塔。另外,终于体会了为什么印度人常常需要把头包起来了。因为真的很晒。

太多素材。

仅此分享。

谢谢惠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1 19:36)

这个梦

像命运一般

也许它只是

带我去找一个

简单至极的答案

——致上师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

 

慈悲。 

这一个月期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平静又难以置信的时间,我会尽力记住这些淡然美好又风尘朴朴的时光。原来地球上,真的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难以形容的真挚和无私。几乎这么多年看到的菩萨心肠的总数,可能不及这次Kagyu Monlam噶举祈愿法会遇到的多。而我也终于学会了要为可笑的面子认错,去缅怀我以前犯过的傻事。

 

疑问。 

千年以来,都说只要见过他,七世都不会堕入恶道。之前我觉得这句话,夸张了点。再后来听到太多太多关于他神奇的故事,忍不住开始要颠覆我自己的宇宙观。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过得太顺利的孩子,所以当他问我“你有什么疑问”的时候,我对比别人各种悲催心酸的问题一下羞于启齿,我只是有时候不太敢一个人关灯睡觉而已。我这哪算个什么疑问啊。不必劳烦您内。

 

因缘。

人人都说,因缘具足,你就能来。所以我在这里看到的所有人,都是因缘具足的人。好奇问了几个“你为什么会来”,差点吓死,你们牛你们牛,我只不过是五年前梦见过他,只是那时不知道他是谁而已,我这哪算个什么因缘啊。我是路过打酱油的。

 

名字。

这个过程过于简单,简单到当下其实有些失落:“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名字?”“喔,你等一下。”“我不想我等了几年最后变成十秒钟……”我不知道我的小声嘀咕有没有让他听见,但我想他听见了。他的侍者示意我在门外等。片刻,他出来门外和一些团体合影,然后他从人群中向我走来,看着我,表情丝毫没有透露情绪,但是那个眼神仿佛穿透你。但我想我当下的表情一定不是太好,可能是等了太久,可能是一种无力感,然后他伸手递给我一个小册子。没错,事情就是如此简单。然后我离开了。当我翻到册页的最后一页,我看到一个中文名字:噶玛如愿。然后我就突然像被戳中心脏一样开始大哭。不是难过,只是释然。

 

偶遇。

第一回,提前溜号上厕所,好奇往一扇玻璃窗里望,迎上他一个诧异疑惑的眼神,被吓。第二回,漫不经心捡着舞台边的垃圾,没有认出他来,又被吓,这回他笑了。第三回,远远看到他过来,这下我准备好了,迎接他飘过来一个极为安定的眼神。第四回,看大伙的反应就算背对他也知道他过来,我的反应越来越迅速,顶礼也越来越顺手。第五回,路上他出现的太突然,而我又正好在喝水,唉,他又露出一丝浅笑。第六回,安静的等他绕完一圈又一圈的塔,他像是在记住这些人,我应该也被扫描进去了吧。

 

送别。

机场果然是个好地方,使得即将离开和刚刚抵达的人们居然还能有机会最后告别,他果然是记得我的,从他没有理会来接他的人而走向栏杆外的我就可以证明,还是那个丝毫没有透露表情的穿透眼神,这回终于吐出一个轻轻的“谢”字。此刻我真正体会到点灯祈愿那天我们代表华人团体在台上唱的《送别》:“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我在心中默念再见。

 

风雨雷电

日月星辰

他们一定

只是为了

迎接你的到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6 13:02)
标签:

杂谈

你们好。

清空拙劣,然后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5 00:27)
标签:

杂谈

有人说杨宗纬这张《原色》是李宗盛的借尸还魂。哈哈。昨天听到杨宗纬现场唱这首的《被遗忘的》。前奏响起的时候,我在纯白的798仁艺术中心。我环顾四周。LOFT层高很高。天窗有光,突然很久没有的释然。

 

我想我要早点去做一些我早就想要做的事。多多遵循自己的内心。就跟选照片一样,把不好的删掉,剩下的就是你要的。如果你长命一点,总有成功的那天。无非是谁先笑谁笑到最后的区别,有些人看似疯癫却比谁都聪明。愚蠢的热闹有时候也比聪明的寂寞要愉快不少。原来这就是从长计议的妥协。

 

有些人本来就是匆匆相遇,匆匆见面然后分别。一个握手的缘分,一个拥抱的缘分。这样的片刻,然后分别。然后互相遗忘。很好,大家都很忙的。很奇怪以前早已遗忘的桥段突然又再想起,想要督促自己记得的事情却早已遗忘。大脑自己做了选择,我得遵循它的意见。谢谢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睡了,允许你自己做一会梦。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说命运都是被安排好的我觉得冥冥中我该更新了。哈哈哈哈。急也没用,恼也没用,高兴没用,坦然没用,虚假没用,奋进没用,懒散没用,淡定没用,原来我是靠好奇心苟活到现在的,好奇之后会怎么样怎么样这样还是那样。原来我这么想也是被安排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5 02:36)

今天微博有个人给我留言:“猜猜我是谁?”我想了各种可能性,决定翻看下这个人的微博。其中一条是:“木星生日快乐。”我一下乐了:“Ma小姐。”我觉得任何词语评论这个姑娘都是多余,夸奖是肯定的。反正这辈子我敬佩的真正高深莫测的名单里有她,尽管我一度很生气,总之我还没见过她。我想她一定是怕自己被揭露其实没有这么高深莫测只好演得很高深莫测。好啦,该出来了,Ma小姐。

 

你看,我是多么懊恼自己专程为你多废这么多口舌,可见我内心挺在乎这个人,或者是在乎我们江湖儿女曾经的各种肆意、才华四溢、不可思议和诚恳死意,我觉得我是年少时期想的太多以至于我最近特别不频繁的才想一次。好啦,该出现了,Ma同学。

 

真是废太多口舌了,太好笑了我今天。

 

哦对了,我最近突然有在考虑了,可以在深夜靠着某个人沉沉睡去,我像潜水艇一样沉在被子里面,而那个人可以替我在被子外面呼吸。这显然是个很蠢的念头,理智告诉我其实就是睡相不怎么好。我小时候觉得我是极其缺乏安全感的人,等到后来的后来才发现安全感本来就是个屁。这样一想,就有安全感多了。小Ma,你安全不?

 

今天早上我陪朋友去看一只猫手术复查的情况,在我听到它撕心裂肺叫喊的时候,我突然像一个傻子一样大哭起来,我朋友也惊着了还有医生,我自己也被惊着了。Ma,你的木星还有那只逃跑了的笨猫都活的可好?

 

我真的很生气,我为什么写了这么大一篇。

 

晚安朋友,我明天准备也去故宫偷点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